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凡女仙葫第六百三十六章 天階覓仙門   
  
第六百三十六章 天階覓仙門

只是一瞬間,莫清塵眼前就恢複了清明,耳邊響起女子的尖wf聲.

然後是衣袂翻飛,常玉夫婦快速套上了衣服,看著莫清塵二人又驚又怒,常玉冷喝道:"你們怎麼在這里!"

琉璃則羞惱的躲在常玉後面,有些不敢抬頭.

雖然是敵對的立場,莫清塵還是覺得他們要是知道自己被人圍觀了三年,委實有點殘忍了,一時有些沉默

葉天源卻不管這麼多,冷冷掃了常玉一眼道:"我們一直在."

見常玉露出質疑的表情,接著道:"比你們來的還早些."

"你說什麼!"常玉打個哆嗦,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葉天源不耐煩的道:"我說,你們掉進來時嚇了我師妹一跳."然後大步向前走去.

莫清塵見狀跟上,二人在玉階前停了下來.

常玉夫婦則愣在原地,好一會兒,琉璃聲音顫抖著道:"玉……玉哥,他的意思,他的意思是不是--"

說到這里,臉羞得通紅,咬著唇道:"玉哥,我無顏見人了!"

常玉忙把琉璃摟進懷里,看向遠處葉天源的目光露出殺意:"放心,死人是不會記得這三年的事的."

"可是,我們不是他們的對手--"琉璃悄悄傳音道.

常玉嘴角翹起,無聲笑了笑,然後拉著琉璃走過去.

莫清塵站在玉階之下,向上望去.

玉階好似憑空而生,第一階是在地面上,到了第二階第三階就這麼半懸著向空中延仲而去.

再往上看去盡頭處是一片云霧,不知曉這玉階通往何處.

看著這奇異的景象,本來各自戒備的四人反倒分了神,歇了立刻開打的心思.

看了片刻,琉璃一聲低呼:"玉哥,你看這-這不會是仙域吧?"

常玉臉色凝重起來:"很有可能."

然後,就瞅著莫清塵二人不做聲.

聽到"仙域"二字,莫清塵心中一動,早和葉天源私下傳了音.

四人僵持片刻-還是常玉先開口道:"二位道友,既然到了此處,也不知盡頭是什麼樣,我們雙方暫時停手吧.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可以."葉天源並沒猶豫,點了點頭,然後手伸向莫清塵,"師妹-我們上去."

莫清塵抓住葉天源的人,二人並肩邁上了玉階,一步一步往上走.

常玉夫婦跟在後面.

"玉哥,你說他們怎麼主動先走一步?"琉璃不解的傳音道.

常玉也鬧不明白,按說這種未知之處,先去探路的必然危險大,這玉階只容兩人並肩而行,他們怎麼就毫不猶豫的先走了呢?

這樣一想-心里反而更加沒底了,默默跟在後面不敢靠近亦不敢落後太多,生怕莫清塵二人有什麼貓膩.

隨著玉階往上-寒意漸生,慢慢的已經到了尋常元嬰修士都難以忍受的程度.

好在葉天源身具至陽奇火,又是火靈之主,這人間界能夠出現的極寒之地已經無法影響他.

他抓著莫清塵的手,把真火源源不斷的輸入對方體內,幾乎是沒有停頓的拾階而上.

跟在後面的常玉夫婦卻停下來了

這樣的寒意,再往上走,就會傷了身體,在還有敵人的情況下,和送死沒有區別了.

"玉哥-用逆天鉤吧."琉璃蹙著眉道,眉毛和睫毛上都凝結著一層冰霜,臉色凍得煞白.

"嗯."常玉取出逆天鉤,刈著上方一甩,墨色的鉤子飛射而出,竟勾住了十數丈之外的一朵流云.

光芒一閃-拴住鉤子的半透明絲線一下子漲到三尺寬.

常玉拉著琉璃躍到上面,寒意立刻被阻在了外面,當下腳尖一點就順著絲線到了流云處.

緊接著重施故技,向上攀登的速度竟一點不比莫清塵二人慢了.

莫清塵心里默數著,大概登了九千九百九十九階,原本的寒氣陡然消失,玉階底下忽地竄出火舌,呼的一聲,由此處往上的玉階猛然變成了一條火龍.

葉天源招出火靈,命它化作火蓮花的模樣,拉著莫清塵踏上去,火靈載著二人徐徐上飛.

常玉夫婦跟到這,發覺逆天鉤在這片天火中無法穿梭,生生阻住了去路.

看著越走越遠的莫清塵二人,心中極為不甘.

"玉哥,怎麼辦?"琉璃問道.

常玉沉默了一下道:"琉璃,用九洛翎羽扇."

"玉哥?"琉璃嚇了一跳.

常玉面沉如水,一字一頓道:"我們上不去,也不能白白便宜了別人,更何況是他們!"

琉璃聽了,緩緩點頭,抽出九落翎羽扇對著玉階狠狠一扇,狂風頓起,火舌猛然暴漲起來,整個火梯被狂風吹得猛然傾斜.

火靈一直與玉階之火相克,玉階之火驟然猛烈,措手不及之下現了原形,莫清塵二人頓時從玉階上側跌去,底下就是萬丈之淵.

莫清塵十指大張,飛射出十根小指粗細的銀絲,竟不畏懼烈火,牢牢的纏住了玉階.

接著也沒有借著銀絲之力重新躍上玉階,反而就勢一蕩,往下方飛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抬起右腿,狠狠踹了玉階一腳.

常玉夫婦下冷手時莫清塵就發覺這階猶如風中浮萍,稍有個風吹草動就會搖晃,這樣大力一踹果然不出所料,下半部的玉梯一下子翻了個滾,常玉夫婦利落的掉了下去.

葉天源施展的神通至情極炎斬接踵而至,斬破了下方所有浮云.

常玉夫婦經過玉階的冰寒區域,逆天鉤無處下手,很快身子被凍僵,靈力難以駕馭,就這麼栽了下去.

葉天源冷冷看了一眼收回目光,這才控制著火靈重新化作火蓮花,載著莫清塵緩緩往上飛.

莫清塵心中正尋思常玉夫婦有沒有隕落,怎麼連個聲音都沒傳出來,玉階已經到了盡頭處-眼前的景象立刻讓她把所有心思拋到了一邊去.

玉階盡頭,云端之上,竟是兩扇緊緊關閉的高大玉門,玉門兩側各立著四根白玉柱子-一側雕龍,一側畫鳳,看著仙氣飄渺.

二人欣賞過後,嘗試數種方法,大門皆無動靜,最後莫清塵就想到了皎皎如意鏡.

或許,開啟這大門的辦法-就是那段遺失的仙訣.

依照曦韻真尊傳授的口訣,莫清塵控制著皎皎如意鏡繞著大門緩緩飛行.

足足半日後,鏡面一陣水波抖動,顯露出一行字來.

莫清塵收回寶鏡,照著那行字打出法訣,靈光沒入玉門.

靈光沒入後,玉門光華陣陣卻寂靜無聲,忽的發出八道靈光射向兩側白玉柱子.

緊接著-就是龍吟鳳鳴聲傳來,四龍四鳳一下子活了,從盤繞的柱子上躍下-來來回回的交錯飛行.

一時之間,云海生濤,狂風大作,豆大的雨點就落了下來.

莫清塵和葉天源是站在大門前,那些雨點並沒落到他們身上,而是向無盡的下方落去.

二人默默看著,心中隱隱一動.

這場龍鳳齊鳴帶來的雨,可能會引起什麼變化.

孔雀谷那邊,過了這三年,絕殺天陣飽飲鮮血威力日盛-大半的元嬰修士已經死于肅殺之氣或同類之手,只剩下不足百人苦苦支撐,雙方共六位出竅真尊亦是隕落了二人,慘烈至極.

此時四位出竅真尊碰到一起,默默相對,已經說不出是恨是怨-還是懊悔.

經此一劫,中琅至少蕭條數百年!

"曦昀真尊,我們罷手吧."地墓派古硯真尊長歎一聲.

曦昀真尊入鬢長眉一挑,冷笑一聲:"罷手?你們為了一個虛無縹緲的仙域,糾集各派修士毀我長溯門十萬年根基,亦是累得無數高階修士隕落.堂堂中琅,由修仙聖地淪為海外修士不敢踏足的人間煉獄,現在一句罷手就算了麼?"

說到這里又是一聲冷笑,看著遠方天地相接處呼嘯而來威力無邊的肅殺之氣緩緩道:"二位應該知道,我長溯門絕殺天陣一啟,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我們,誰都逃不過!"

絕殺天陣之所以恐怖,就是因為它遇強則強,到最後飲夠了高階修士鮮血,甚至能化出凶靈來.

"曦昀真尊,你好狠的心腸!"凌霄派鶴鳴真尊冷聲道.

長溯門璨燃真尊怒道:"反咬一口,說的就是你們這些人,首座師兄,不必和他們廢話,今日就死戰到底,為我長溯門死去的萬千弟子報仇!"

四位真尊各站一方,一言談崩,立刻各展神通.

他們已經擁有了排山倒海的力量,招式一出就是劇烈無比的靈氣波動,當即就是風起云動,山崩地裂,天地為之變色.

遠處的肅殺之氣像是聞到腥味的貓,立刻奔來.

四位真尊,一道威力強大的肅殺之氣混戰在一起.

絕殺天陣中任意角落還幸存的元嬰修士,都感受到了這種風雨欲來的殺氣.

正在戰斗的,受殺氣感染出手更加狠厲,當下就有元嬰修士紛紛隕落.

而受夠了殺戮躲藏起來的修士則更加膽戰心驚,絕望在心頭彌漫.

如果出竅真尊都難免一死,那他們又能如何?

就在這時,七彩的雨點從高空落下,一串串連成七彩雨簾,絕殺天陣幾乎凝為實質的殺氣為之一緩.

遠方天際,四龍四鳳盤旋飛舞,在云霧中忽隱忽現,隨之隱現的,還有兩道青色身影.

上篇:第六百三十五章 情難自禁    下篇:第六百三十七章 娃娃果與傳承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