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云傾天闕第30章 青絲飛斷(1)   
  
第30章 青絲飛斷(1)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一夜落雪,天光大盛時,院中已銀裝素裹,紅梅披了雪衣愈發俏麗.

鳳瑛昨夜盛酒,這日他起的極晚,推門而出時陽光照的梅枝輕雪亮光閃閃.他輕笑著任由侍女披上暖裘,抬步入了院子.

瞥向對面緊閉的門扉,問道:"公子可是已用過早膳?"

侍女忙躬身道:"公子尚不曾醒來,奴婢們不敢打擾."

鳳瑛目光一凝,眉宇微跳,大步便向對面房直直走去.上得台階,一把便將房門推開,目光四掃,面容一冷,輕哼一聲.

"讓外面的風嘯衛都進來,去請你家少爺."

鳳瑛撩袍在小桌旁落座,眼見侍女慌慌張張跑出去,他雙眸微眯,隱有冷意.

風嘯衛一進院落見鳳瑛坐在罄冉屋中,面色不悅,便心頭一驚,隱約猜到發生了什麼事.鳳捷更是幾步邁上台階,在廊下單膝而跪,"屬下失職,只是屬下們守護一夜,並不曾懈怠,不曾察覺異常,亦未曾聽到房中傳出響動."

鳳瑛卻目光不動,亦不開口讓他起來.院中風嘯衛瞬間跟著跪地,氣氛低到了極點.

陸悅峰大步進入院中,看到的就是這般情景,他面容微變,心中不免對罄冉的身份更加猜疑.他眉宇微蹙,想著昨日晚宴上妹妹的神情,目光微閃,邁步進了屋.

"相爺,這事怨不得他們,想來……是君悅那丫頭惹的禍."陸君峰說罷,回頭吩咐.

"去請小姐過來."

"不用請了,我自己來了.人是我放走的,跟他們無關."清脆的女聲在院中響起.

陸君悅邁步而來,上了台階,在廊下站立,低頭又道:"鳳哥哥要罰就罰我吧,人是我放走的."

"你!小妹,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真是哥哥寵壞你了!越來越無法無天.相爺,您看怎麼處置,不必顧念,這丫頭真該好好治治了."

鳳瑛見陸君悅一直低著頭,余光瞥了眼陸君峰,忽而一笑,"算了,也不是什麼大事.放了就放了吧,她既無心在這里,留了人又有何用?"

陸君悅卻突然抬頭,滿臉詫異,"鳳哥哥肯放過他了?"

鳳瑛又笑,"這話怎講?我何時為難過她.她是戰國逃逸的重犯,我見她身手不凡,便幫了她一把,要籠絡與她.她利用我逃出了戰國,如今眼見已經安全,不想報恩,竟又利用你跑掉.鳳哥哥還真好奇,她是怎麼說服你的?"

陸君悅啊地一聲大叫,氣得渾身顫抖,轉身就跑,"他騙得我好苦,看我找到他不扒了他的皮!"

陸君峰一把抓住她,將她拎了回來,蹙眉喝道:"他到底是怎麼騙的你,還有你可是昨夜借故退席的時候送他走的?"

"他無恥,說……說鳳哥哥有龍陽之好,還說他家中有妻子相候,說他甚為思念妻子,是鳳哥哥強迫他……我真是瞎了眼了,怎麼會相信這種小人!"陸君悅氣惱,沖口而出.

陸君峰一愣,隨即卻一陣憋笑.

龍陽之好?相爺?

院中風嘯衛也是一陣好笑,憋的面色微紅,有些自制力差點的,已是雙肩顫抖不已.

"你這死丫頭,真真是……沒腦子."陸君峰強忍著笑,悶聲罵道.

鳳瑛面色陰沉,霍然而起,眾人忙收拾表情,各自將頭垂得更低.

"看守不嚴,各去領十軍棍."

眾人忙躬身而出,鳳瑛瞥了眼顯是知道說錯話的陸君悅,瞬間便平複了心緒,清風一笑看向陸君峰,道:"仲卿,這可是今冬第一場雪,有沒有興趣一登東坪山?"

陸君峰一愣,朗然一笑,"相爺相邀,仲卿榮幸之至."

陸君悅眼見二人先後而出,只覺一陣氣惱,欲出言跟上,可又不好意思,一時呆立當場,望著鳳瑛的背影怔怔出神.

東坪山頂,鳳瑛勒馬崖邊兒,馬兒嘶鳴一聲,人立而起.他俯瞰著銀山素裹,遠近蒼茫起伏,他眸光微斂,遠眺間,身影拂去清和,隱有睥睨天下的傲氣凜然.

馬兒嘶鳴聲傳來,陸君峰也攀上了山巔,勒馬在鳳瑛近前,笑道.

"還是相爺先了一步."

鳳瑛淡笑,翻身下馬,負手在崖邊站立,仰望浩瀚天幕,素日含笑的面容平靜無波.

陸君峰跟上在他的身側站立,望著崖下,風攪雪,雪裹風,好不壯觀.他默然片刻,笑著道.

"小妹魯莽,相爺……"

鳳瑛擺手而笑,"罷了,是我疏忽了."

"相爺為何不派人去追,仲卿願帶人親往,定將人拿回以補小妹之過."

"她既然已走了一夜便追不回來了,算了,我再想法子找尋吧."鳳瑛暗歎一聲,輕瞥一眼陸君峰,見他滿面愧意,這才又是一笑,道.

"仲卿不必掛懷,也不是多重要的人."鳳瑛說罷,遙望蒼茫雪山,目光落在西山的方向,長聲一歎.

"明日就要回京了,軍營是來不及去了.許久不見兄弟們,甚為想念啊.回去又得過那種勾心斗角的日子,還是仲卿在這邊關好啊,能活得光明磊落,舒心暢意."

陸君峰一怔,鏘然道:"相爺,弟兄們誓死追隨相爺.相爺將這十五萬邊軍交給屬下,屬下定誓死守衛平郡."

鳳瑛朗笑,回身重重拍了下陸君峰的肩膀,卻只用力道出一字,"好!"

他沉默良久,仰望天幕,迎著寒風呼卷,面容微沉,沉聲道:"你自小聰穎,我們又一起讀書習字,素來親厚.有你在此鎮守,幫我守住著半壁江山,我在朝中便能進退自如.只是這千里沃土,安民施政卻非一日之功,你性子剛毅有余,沉穩不足,還需再磨練磨練."

陸君峰赧然一笑,道:"如今方知相爺早年讓屬下細讀曆年民聲考錄的緣由了,相爺放心,屬下定不辱命.有余遠守著瓊北,高複鎮守江甯,相爺在朝中大刀闊斧,無需顧慮."

鳳瑛回頭與他對視,二人會心一笑,他翻身上馬,廣袖一揮,搖指四野,目光炯炯,"仲卿,終有一日,這天下會四海歸一,百姓會安居樂業.這些絕非短短數年可以實現,也許窮盡你我一生都未得見,但我卻相信,這耀國終會在我鳳瑛的手中內政清明,萬眾歸心,四海來朝!"

陸君峰只覺馬上之人渾身散發著懾人的氣勢,和他平日的溫潤如玉判若兩人,卻又是那般的風姿卓越.他遙望蒼茫山嶺,壯志直沖九霄,忍不住肅然道.

"仲卿願終生追隨相爺,立下不世功勳."

鳳瑛朗然而笑,"好!仲卿,我們再來賽一程,你若贏了便將我書房珍藏的那把青云劍贈予你."

"相爺此話當真?那劍相爺可珍藏了十五年,連擦拭都不假他人之手,仲卿心往久已啊."陸君峰一個縱身騰上馬背,目有興奮.

鳳瑛淡笑,"本相何時說話不算數了?小子別高興,需得贏了才行."

"哈哈,今兒仲卿誓要贏了相爺這彩頭."

兩人相視而笑,同時清喝一聲向山道沖去,馬踐落雪,蹄破山河,暢快酣然,乃是英雄本色.

罄冉在露州買了匹上好的馬,一路風餐露宿,換了幾匹馬終在第四日趕到了旌戰兩國的邊境城市同洲.

她找了家茶樓,隨意點了幾碟小菜,一壺清酒.一面用著,一面聽著樓中雜人的閑談.

突然,她面容一沉,望向東首窗邊的幾人,只聽那些人興致勃勃地在談論著不久前戰麟兩國的結盟.

這兩國的結盟罄冉是知道的,可卻從不知這其中尚且有她一份功勞.

"什麼?燕國竟敢派刺客在戰英帝壽辰上行刺殺之事?你是怎麼知道的,別是瞎說的吧,還女刺客,誰信!"

"嘿,你們還別不信,我前日剛從戰國回來.現在整個戰國都將這事傳遍了!聽說那女刺客極為厲害,眾目睽睽下殺了禁軍統領曲東平.後來還從守衛森嚴的皇宮中逃了出來,愣是沒找到人!你們也不想想,皇宮防守多嚴密,那刺客就是再厲害,沒有內應怎麼可能逃走."

"有道理."

"你們知道是誰幫了那刺客嗎?戰國的砮王可是親自搜查,最後在華英宮中找到了女刺客的夜行衣,那華英宮的秦妃娘娘可和燕國有很大關系的.秦妃的生母,那可是燕國人.你們說,刺客不是燕國派來的又是誰?"

"恩,難怪戰英帝這麼著急發兵,哎.這燕國被兩國夾擊,怕是氣數要盡了."

……

罄冉聽著這些話,唇角漸漸勾起一抹笑意,譏諷而冷極.

本以為他是單純的只為救她而冒險,卻不想他竟也在不覺中利用了她.是啊,藺琦墨少年有成,乃是麟國第一將,豈會簡單?是她太過天真了,還是她太過苛求?

罷了,這樣也好,省得每每總也想起臨別時他的笑,總也覺得有愧與人.

罄冉想著,竟再無胃口,昂頭飲下一杯清酒,扔了一錠碎銀,起身便出了酒樓.

她翻身上馬,待行至西城門,卻見城門緊閉,士兵把守森嚴.她這一路已聽聞,自翼王燕奚痕在戰英帝壽辰上送了那黑鋼蓮花,戰旌兩國的關系就越發緊張,不想竟連邊關都已關閉.

她微微蹙眉,打馬上前,立馬便有旌國士兵上前喝道:"停下!做什麼的?不知道封境了嗎?趕緊走開!"

罄冉無奈,只得回馬向東門而去,唯今也只能從城外西面的峭壁翻過,繞道回云蕩山了.

她一騎飛馳,到了號稱萬夫莫開的云蕩山東面懸崖,收缰引轡,欲止坐騎.不料勢激力迫,駿馬突然人立而起.她忙左手按住銀鞍,用力一撐,身子微微升起寸許,化去坐騎騰沖力道,複又安然落坐馬上.

接著她才翻身下馬,將馬鞍歇下,輕拍馬兒,"去吧,這些日辛苦你了,如今你自由了."

她說罷猛然一拍馬身,馬兒嘶鳴一聲,向谷中跑去.

罄冉見它消失,這才提一口氣,手攀凸石,足踩凹岩,猱身躍上,縱到高崖崖邊,沿著峭壁向上攀爬.

高崖之上罡風猛烈,呼嘯作響,烈風狂飆之中,罄冉卻含氣凝立,披風當襟,輕衣飄揚,她望了眼腳下的山巒,歎息一聲.

本以為此去能手刃戰英帝,卻不想終是失敗而歸,看來自己需得考慮另外的道路了,行刺一事,終是太過天真了.

她深吸一口氣,目光堅定邁步下山,身影輕盈,待夕陽低垂時終于到了云蕩山中的馬原村.

可她尚未進村便察覺到了異常,以往這個時候鄉親們會三三兩兩的聚在街頭巷尾閑談,可這日竟不見一人.

而且村中竟毫無炊煙,這豈不奇怪!

她正兀自驚異,鼻尖卻嗅到了一絲異味!是血腥味!

罄冉大驚,四顧之下,尋找隱蔽的小道閃進村中.

卻見整個村子尸積如山,血流成河,陰風慘厲,猶若鬼市.單是斷手殘足便到處皆是,更重要的是,所有的尸首皆被砍去頭顱,慘不忍睹.更兼四下里一股股血腥尸臭味道,彌漫其間,令人欲嘔!

罄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見,她緩緩閉目,平複下心頭驚懼,這才一步步踏入村中希望能找到尚有生息的村人.可是,找遍了整個村子,竟沒有一人生還.

她心頭沉重,大步向家中去,步入院中,進了內室,頓時面容一僵.卻見一個小小的身影爬在床沿上,一手還死死地抓著床單,頭顱卻被一刀砍去,牆上尚且還留著一灘汙血.

罄冉不忍相看,閉目間,面前似乎還晃著男孩燦爛的笑臉,漆黑的眼珠.

"冉姐姐,你今天下山好早啊!"

"冉姐姐,我娘說等爺爺腿好了,要請姐姐到我家吃飯呢,姐姐可一定要來啊!"

"冉姐姐,你要去哪里?去很長時間嗎?"

小六……那是小六,連這麼小的孩童都不放過,何其殘忍!

罄冉雙拳緊握,抑不住胸間劇烈起伏的怒氣.她默然半響,跨步上前,將早已僵直的小小身體拉入懷中.掰開男孩緊緊抓著床單的手,將他放在床上,抖了凌亂的被子給男孩蓋上,遮住他血肉模糊的脖頸.

默然片刻,她憤然而起,大步便出了院子.在東牆下有節奏的輕敲幾下,腳下咔嚓一聲,顯出一個石階來.她邁步進入地窖,輕扣機關,窖頂轟然合上,與此同時,窖中也火光大亮.

她下了台階,但見窖中一切如故,這才松了一口氣.地窖中乃是師傅留下的各種珍貴書籍,藥劑,沉酒,及珍藏的幾件神器等物.

罄冉在軟榻上坐定,明燈下面容清冷,薄銳的雙唇更是緊緊抿著,顯是壓抑著情緒.

雖然村中家家戶戶皆被洗劫,可她卻不會傻傻的以為村中百姓是被山賊所掠.一來山賊沒有必要趕盡殺絕,二來殺死這些百姓對山賊毫無益處,若是山賊將百姓留下,過幾年再來行搶豈不更好.再來,山賊也沒必要將百姓的首級砍下.

首級……

怕也只有一種用處,戰國曆來以首級點算軍功,誰斬殺的敵軍首級多,便會得到厚賞,將領更可加錄軍功,待軍功到了便能加官晉爵.

如果她沒有弄錯的話,戰國和旌國剛剛在云蕩山不遠的平陵源起了一次沖突,兩方皆有死傷呢.

亂世!這便是所謂的亂世,煌煌一國,竟荒謬到用自己同袍的血來做升官發財的墊腳石!

軍隊不再是保家衛國的存在,而成了百姓的夢魘!這便是戰國!便是這個令人窒息的亂世!

罄冉越想越是氣憤,越想越覺荒謬,竟是哈哈大笑起來.半響她才收住笑,恨恨起身.

爹爹,這便是您守護的戰國,女兒十多年來只欲取戰英帝首級為您報仇,從未想過要與您深愛的戰國為敵.

可是現在,您老看到了嗎?戰國已經不值得女兒信仰,女兒今日要忤逆爹爹了,自此女兒再不固守戰國之人的成約.女兒只做自己覺得對的事,這亂世女兒受夠了,亦要如男兒為蒼生謀福祉,女兒要皆盡所能,令這亂世早日結束!

罄冉目光炯炯,心中已有了決斷.她要從軍!而且,她要投軍旌國.

放眼天下五國,戰英帝好功喜大,雙目閉塞,致使戰國百姓深受其害.耀國鳳瑛專權,皇權旁落,朝中大臣勾心斗角,不能同心.麟國新皇心胸狹窄,極難容人,疑心甚眾,非為明主.燕國更不必多提,如今被戰旌兩國夾擊,怕是不日而亡.

唯今只有投身旌國,其國主旌文帝,素來愛民如子,心胸寬大,又有翼王燕奚痕這般才能俱佳之人衷心輔佐,百姓雖深受戰國欺凌,可卻頗有傲骨,萬眾一心.

她若投軍旌國定能一展才能,為民立命.況且,戰旌兩國關系緊張,終會一決沙場,投軍旌國,早晚有一日她要領兵長驅直入,令戰英帝生不如死!

罄冉拿定主意,便忙碌了起來.首先是將一身打扮重新改過,既是要從軍,便是長久打算,不能馬虎.

她將長發散開,在鏡前端坐,用梳篦梳過,長袖一揮,抽出長劍,寒光一閃,青絲飛落.

她看都不看一眼,用方巾將頭發裹好,從水甕汲了水,細細清洗過臉,恢複了本來的面貌.接著走至案架,從架子上翻尋了兩個瓷瓶,倒出一紅一黑兩粒藥丸來,用水送下.沒一會便覺一股燥熱之氣從胸間湧出,喉間更是刺痛難言,直嗆得她口鼻辣痛,淚水連連.

她蹙眉忍住,片刻那股難受遠去,她再對鏡而照,抬起脖頸,那光潔的頸部已多了一處凸起,分明便是男子的喉結,形狀,樣子竟絲毫不差.

"老頭的藥果真好用!"

出口的聲音再不如原本的清雅動聽,略帶沉音,雖聽上去依舊清朗,可卻少了女子的圓潤清麗,而多了幾分男子的沉啞有力.

她望著鏡中人,絕美俊秀,如黑緞的發僅用一方青帕束起,膚似寒冰,眉如墨裁,鼻挺秀峰,唇點桃夭.

雖略顯女子妖媚,可姿容卻清冷高潔,眉宇間更是多了這個時代男子才有的堅毅,睿智.再配上明顯的喉結,和男子的聲音,縱使有人生疑,覺得她女態,想也不會懷疑她的女兒身.

夜色淒迷,罄冉才出了村子,身影如電向云蕩山下不遠的戰國駐守軍營掠去.

到達軍營已是月上中天,整個軍營靜悄悄,唯有一堆堆篝火發出微弱的光.

罄冉閃身入營,見營中高台上懸掛著一顆顆頭顱,夜色下那頭顱上的亂發飛舞著極為可怖,她目光陡然陰冷.

接著她也不再多看,顧目而盼,將營中情景收入眼中,找准主帳便小心地避過守軍,穿過數座營帳,到了那主營近前,身影如同鬼魅般掠過,她已利落地解決掉了立在帳前打盹的四名守軍.

罄冉入了大帳,目光落在床前衣架上掛著的高級將領穿戴的盔甲上,接著在地上一滾,便到了床前.床上一個大胡子男人正睡得香甜,罄冉不再等,手中長劍出鞘.

上篇:第29章 喋血迷情(3)    下篇:第31章 青絲飛斷(2)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