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云傾天闕第31章 青絲飛斷(2)   
  
第31章 青絲飛斷(2)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顯然那床上的將軍也是身經百戰,生死關頭不知遇過多少,劍光一閃,他竟猛然睜開了雙眼,然而罄冉動作實在太快,他只覺寒氣撲面,只來得及張大了嘴,尚不及反應頭顱已被罄冉斬下.

兩國交戰,向來不屑用此暗殺之計,可她云罄冉非是將士,只為鄉親們報仇,亦不怕被指點什麼光彩不光彩.

罄冉閃身避開噴湧而出的鮮血,扯了床帳將頭顱包住,細細聆聽後,便出了帳,施展絕好的輕功沒一會便神不知鬼不覺地沒入了夜色.

天光方亮,同洲不遠的旌國鎮西軍營中已聲響不斷,操槍聲,搏擊聲,跑步聲,嘶喊聲……顯是營中士兵已投入到了新一日的操練之中.

這支鎮西軍是翼王燕奚痕一手帶出,乃旌國首屈一指的精兵,不知多少次令戰國人受挫,軍風更是嚴明,被稱為旌國的鐵血戰士.

守營的一隊士兵此刻精神抖擻地執槍而立,目光炯炯.

卻在此時,遠處傳來馬蹄聲,雖只一騎但馬蹄聲踐踏如雷,迅捷有力.看守的兵勇不免對望,這樣的蹄聲,這樣的速度,也不知是何人策馬而來……

眾人齊齊看向遠處,不一會一人一騎出現在視野中.

好風姿!

卻見那馬上之人青衫飛揚,馳騁間自有一股灑脫不羈,飛馬疾馳,風華翩翩,如明波朗月春風過境,俊雅而舒朗,竟是個美男子.

待那一騎而近,眾人不覺又心生喟歎.

好容貌!

但見男子神情清冷,駕馭馬上,一雙星冷深寂的眸子中迸發出沉靜的目光,卻又自帶一股威勢,便如鋒冷長劍漠漠寒光,讓人折服.

一名小兵上前,不由躬身道:"這里乃軍中重地,公子可是有事?若是無事,還請速速離去."

罄冉見守備森嚴,且那上前問詢之人態度雖謙恭卻也不卑不亢,不免微挑雙眉,心知自己此來,沒有來錯,此軍果真稱得上是鐵血戰士.

她正欲說話,卻聽不遠處傳來清朗之聲.

"怎麼了?"

說話間,一個相貌出眾,著鎧甲的男子大步而來.

罄冉凝眸望去,輕勾唇角.這個男人她見過,正是那次在酒樓中,大肆打量她的兩名男子中的其中一個.想到當時和這男子在一處的那位穿月白衣服的男人,罄冉思緒微動.

翼王燕奚痕,原來我們早就見過了.

蘇亮大步而出,望向罄冉,方才他遠遠便注意到了這邊情況.來了這麼精彩的男子,他蘇亮豈有不過來結識的道理?

"在下乃軍中少郎將,敢問這位仁兄可有事?"

罄冉也不多言,將手中布包向前一扔,蘇亮抬手接過,笑著道:"仁兄有話只管說來,軍中可是不能私自收禮的."

罄冉揚眉,"不是禮品,乃是本人的投軍誠意,郎將大人不妨打開看看,可是襯心."

聽罄冉這般說,蘇亮卻一怔,見面前男子形容優雅,再加上莫名的熟悉感,讓他心生好感,爽朗一笑便兩下打開了那布包.

"啊!"

眼見手中乃是一顆血淋淋的人頭,蘇亮不妨,縱使見慣了此物,也不免驚呼一聲,險些將手中之物拋出.

耳邊響起一陣輕笑聲,他抬頭憤憤然盯著笑意盎然的罄冉,實在不明自己哪里得罪了這人.他這分明就是有意戲弄自己,方才任誰看了他的表情都會以為布包中是什麼極好的東西.

蘇亮心中悶悶,卻不願承認自己被嚇到了,他低頭將人頭拎起,一望之下卻是一驚,"這不是……不是……"

罄冉見他一臉驚異,結結巴巴話也說不完整,便接口道:"正是戰國的驍勇將軍馬國成,也是本公子投軍的誠意."

蘇亮面容微變,隨即卻一笑,樂呵呵道:"小兄弟怎麼稱呼?先跟本參將進營中細細道來,待本參將稟明了王爺,自會安排,如何?"

罄冉翻身下馬,抱拳道:"在下姓易,單名一個青字,還望參將大人在王爺面前多多美言."

蘇亮吩咐小兵將罄冉的馬帶往馬廄,一面道:"那是那是,本參將和易兄弟一見如故,自希望易兄弟能留在營中.本人姓蘇,單名一個亮字."

罄冉想起蘇亮在酒樓中放肆的目光,忙躬身揚聲道:"啊!原來是蘇兄?以後還請蘇兄多多照顧."

蘇亮在她晶亮的目光下莫名一陣寒顫,怎麼聽怎麼覺著那"蘇兄"在他口中說出聽上去極為別扭,倒似"酥胸"?

他眼望面前男子,卻見他一臉清風笑意,分明就是儒雅之人,這才暗道定是自己多心,尷尬一笑,"呵呵,易兄弟還是叫我蘇亮吧,你先等等,我去向王爺請示."

罄冉點頭,望著蘇亮腳步匆匆而去,輕勾唇角笑了起來.

蘇亮進了大帳,卻見燕奚痕一身便服正坐在長案後反反複複擺弄著一把巨弓.他見燕奚痕神情專注,也不敢打擾,躬身立在了一旁.

燕奚痕調試了幾下弓弦,霍然起身,將一支金羽箭搭在弦上,輕輕一拉便是滿弓,他右手一松,弓弦發出一聲極大的轟鳴,竟似弓弦上積壓了強大的能量一般,與此同時金羽箭破空而出,直直飛出大帳,射入轅門之外的木樁上,接著竟破樁而出,沖向了天際.

射程威力竟是亙古未見!

蘇亮忍不住驚呼一聲,"好強的威力!這射日弓總算是被王爺研制成了!"

燕奚痕亦眸光微閃,面帶欣悅,大臂一伸將巨弓遞給蘇亮.

"拿去兵器司趕制,務必讓每個弓箭兵能人手一支.若是軍費不夠,就從本王的食祿中扣.那是什麼?"

蘇亮這才恍然,趕忙將布包扔在了地上,一腳踢開,"是一個自稱易青的男子送來的,說是要投軍,這是他投軍的誠意."

燕奚痕目光掃過地上的人頭,微微挑眉,"馬國成?他既要投軍,便令他先去步兵營吧."

他說著在主座撩袍而坐,端起茶盞輕呷一口,見蘇亮站著不動,輕挑雙眸,"還有事?"

蘇亮面有不解,"王爺不見見那易青?此人來的著實奇怪,他又殺了馬國成,別是戰國故意嫁禍我旌國,別有圖謀."

燕奚痕輕笑,"不必了,就算是心懷不軌,這人頭已在我大帳之中.欲加其罪,何患無辭.果真戰國前來興兵問罪,本王求之不得,倒還要趁此試探下戰國虛實呢,你多留意他便是."

蘇亮應聲領命,轉身把玩著手中勁弓,正欲大步而去,燕奚痕卻微微蹙眉,"慌什麼!把這髒東西帶出去扔了."

蘇亮一愣,忙沖燕奚痕嘿嘿一笑,彎腰提起那人頭,似是想到什麼目光一亮,腳步輕快出了大帳.

他出了大帳便直直走向罄冉,面有難色地將那布包遞上,蹙眉一歎,"哎,你這誠意王爺看不上,你還是趕緊走吧."

罄冉一愣,眉宇蹙起,心知自己只怕是被懷疑成奸細了,原想現在不是征兵之時,拿了這人頭一定會被重用,倒是欠考慮了.

她心頭郁郁接過那人頭,再不多言,轉身就走.

蘇亮卻一陣呆愣,忙上前攔住她,"喂,你這小子怎麼說走便走,一點堅持都沒有,現在的年輕人都你這樣嗎?"

罄冉目光狐疑看向他,"莫不成我還求你們收下我?"

蘇亮鼻翼微跳,撇撇嘴氣悶道:"我方才是逗你的,王爺讓你先去步兵營報到,這人頭你自行處理了吧.本參將還有事,你自行去步兵營吧."

蘇亮說罷,轉身便走.

罄冉向前走了兩步卻又站定回望主帳,方才那力運千鈞的一箭該是出自燕奚痕之手吧,不枉有當今四大名將之稱,果真有非凡之處.

只是她云罄冉也不會差了,早晚有一日要讓那帳中之人刮目相看!

罄冉化名易青投入了鎮西軍中,可她萬萬沒有想到,軍旅生活會如此艱苦.

燕奚痕治軍極嚴,每日天尚不亮便要起來操練,有時甚至要頂著寒風刺骨,頂著飛雪穿身.她雖多年來日日到山頂練武,可卻也沒有這麼早起過.

操練到天亮才能用些膳食,軍營的膳食自好不到哪里去.接下來便是一日的對練,步兵營會分成兩隊,相互練習搏擊.待到下午又要練習陣法,一日竟是沒片刻空閑.

不過令罄冉欣慰的是,那嚴厲的翼王竟每日都和大家一樣早起,好幾次遠遠看見那個挺拔的身影.罄冉便升起幾分激贊,默默將心中的苦都壓了下來.

鎮西軍的士兵們也把燕奚痕當神一般崇拜,罄冉倒對這個翼王越來越好奇了起來,每每望見那個身影,都忍不住多看幾眼.

戰云密布,戰事將起.

在旌國和戰國交界處,有一個小鎮名曰駝馬店.小鎮位于旌國關卡寒谷關的西面數里,身在山谷之中,極為隱蔽,但曆來便被視為是旌國之境,鎮中人也自稱是旌國子民.

可便在近一月前,旌國寒谷關駐軍巡邏至這個小村落,卻發現這個村落的人憑空消失了,數千人的小鎮空無一人.駐軍多次偵查卻毫無線索,此事一下被傳為奇聞.

直到三日前,一名婦女跌跌撞撞到了寒谷關哭喊著要見駐軍統領,小鎮之事才浮出水面.

原來是駐紮在戰國邊境的守軍,不甘軍旅寂寞,又恰逢朝廷新任命的守軍將領萬年達乃是個極為好色之人.于是在一個月黑風高之夜,萬年達竟親自帶兵,血洗駝馬店,殺掉所有男人,擄走了鎮中婦女.

上篇:第30章 青絲飛斷(1)    下篇:第32章 青絲飛斷(3)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