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云傾天闕第53章 廟堂之高(1)   
  
第53章 廟堂之高(1)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翌日,清晨的天空晴朗而靜透,晨光初起天際刺破第一層輕云,清新的空氣直往鼻子鑽.

今日是罄冉第一次上朝,坐在轎中她探頭出去深深呼吸著清新的空氣,勾起一抹淺笑來.

沒一會便到了皇宮,燕奚痕的喚聲傳來,罄冉忙鑽出了轎子,跟著他一步步邁入皇宮.官員們紛紛讓道,恭敬的問早聲隨行一路.

罄冉跟在燕奚痕身後,他笑容溫暖地和她說著話,引來不少觀望目光.眾大臣皆在紛紛猜測,這個青衣少年是誰,一介布衣竟得翼王如此賞識.

大內刻漏房報了寅牌,悠揚而又威嚴的鍾鼓聲在一重重紅牆碧瓦間跌宕回響,參加朝見的文武百官朝服冠冕,肅穆低垂.

罄冉沒有功名,便只能站在了最後,金台上,傳旨內侍清亮的聲音高高響起.

"皇上臨朝,眾卿進殿."

三聲響亮的鳴鞭後,文武官員分列登台,緩緩走入高殿巍峨之處.四下靜寂,只聞大臣們整齊的腳步聲,肅穆而威嚴,未曾入殿已讓人對那九五之尊的聖上心生敬畏.

罄冉微微抬頭,目光所及,能看到步與最首的燕奚痕墨紫官袍一角隨著他動作揚起蕩下,帶領眾大臣肅穆入殿.

待罄冉脫掉鞋履步入殿中,剛剛站定,便聽傳侍太監悠長通亮的聲音再次響起,"皇上駕到."

一時間眾文武忙撩袍跪拜,高呼聲傳動天庭,罄冉跟著跪地,此刻當真明了那九五至尊的寶座為何會那般令人瘋狂,甘為它頭破血流,父子成仇.

"眾卿平身."

低沉而威嚴的聲音響起,百官起身,肅然而立.

罄冉習慣性地抬頭望向高高的禦座,此時已陽光高照,殿中明亮,高高的龍椅沐浴在金華光耀下更是添加了幾分威儀,讓人不敢直視.她尚未看清旌帝神情,便接收到了他銳利的目光,一驚之下忙低了頭.

目光掃過殿中,燕奚儂輕咳一聲,沉聲道:"自我朝建國以來,戰國屢屢犯境,掠我土地,殺我臣民,一直是我旌國的心腹之患.此次松月道一戰我旌國力阻戰軍,殺敵萬余,令戰國大敗,砮王負傷而回,又兵不血刃令蒼松密谷歸入我旌國,從此邊境多了一道天險屏障,實乃快意之事,不知眾卿家以為如何?"

殿中一陣靜默,接著一個頭戴文官官帽的大臣出列,朗聲道:"此乃皇上聖明,翼王神睿,我將士英勇.以臣看來,戰國並非我旌國敵手,不如趁此大勝,我軍氣勢高昂之際,傾我全國之力,召集各路大軍殺入戰國,以絕後患."

他的話一落,又一文官出列,笑著道:"陳大人所言極是,我國多年加強西面防務,花了大量財力和物力,可是收效甚微,戰國仍屢屢犯境,而如今戰國砮王大敗,戰軍氣勢定然大減,我軍正該一蹴而就,殺入戰國,揚我國威."

……

"陛下,幾位大人之意正是我等所想,有王爺之神勇,將士之忠誠,殺入戰國指日可待,易如熱鍋翻餅耳,請陛下聖明決斷."

自鎮西軍打了勝仗,朝廷上下便就出征一事議論紛紛,如今有人帶頭,眾大臣紛紛請戰,越說越激昂,似乎已經看到戰國覆滅之景.

燕奚痕微蹙眉宇,這些人心中所想其實他也明白.

一來,自皇兄登基以來,清吏治,懲貪腐,對官員的管制甚嚴,尤其是對京城的文官更是逢錯必懲.相反對武將,由于戰亂不斷,倒是拉攏為主,恩多于威.

自古文臣就看不起武將,再加上皇兄的偏袒.文臣們自是心有不憤,覺得武將付出不多,得到的卻比他們多的多.

此刻他們力持一戰,一方面是覺武將深受皇恩,該當為國歃血,另一方面,他們也是想擺高姿態,讓皇兄和武將看看,他們並不是膽小懦弱的文弱書生.

再來,這些年旌國日益強大,京城歌舞升平,繁華富饒,再加上戰國雖多次來攻,但都被擋在邊關.以至于這些京都的文臣沒有危機感,也不知道邊關艱難,自視甚高,認為旌國已經無堅不摧.

反正打戰也跟他們無關,此刻請戰,又能對皇兄歌功頌德一翻,又能留個忠勇的美名.出征後就算攻克不了戰國,也不必他們擔責,何樂而不為.

燕奚痕望向高階上的皇兄,見他右手微握著龍椅,心知皇兄已經有些動怒.他一拂廣袖,正欲出列,卻聽一個晴朗異常的聲音自殿中響起,如珠玉碎裂,聲聲清澈,令人耳目一新.

"熱鍋翻餅?哼,怕是這餅難翻吧."

燕奚痕回望,不自覺勾起了唇角.這個易青,平日淡然,遇到在意的事卻是一點也沉不住氣.倒是天生的悲天憫人,惦念著邊關的百姓和將士們哪.

"你是什麼人,竟敢在朝堂上如此放肆!"

"無知小兒,這里豈有你說話的余地!"

……

一愣之下,眾人見那發出狂妄之語的竟是一名少年,且乃是布衣之身,雖是此人今早和翼王同行,但到底無官無職,他們如今被駁了面子,豈有不反擊之理?

他們的怒目譴責罄冉並不看在眼中,朗聲道:"以前聽聞旌國文臣武將上下一心,朝風清如朗月,眾臣一心為民,易青曾心向往矣.如今得見……卻如罵街潑婦,真是讓易青開了眼."

她雖是說的輕,但是畢竟是有內力之人,頓時便將那些文臣們的怒言全壓了下去.

此言一出,滿朝皆驚,那方才第一個出列的左永祿呂大人更是氣得滿面漲紅.

罄冉並不留意自己一句話造成了多大的轟動,只青袍浮動,走向殿中,拂袍跪地,沉聲道:"草民易青,拜見皇上.草民出言無狀,請皇上降罪."

眾臣又是一愣,此人前後相差也太大了,方才還狂妄不可一世,怎麼這下又請起罪來了.不過他這一請罪,倒是令他們不能再說什麼了,正欲群起攻之的羞憤皆因他的自請服罪憋在了心頭,悶得難受.

"哦?你倒是說說看,你何罪之有?"

高台上傳來威嚴低沉之聲,聽不出任何情緒,罄冉不慌不忙道:"易青一介布衣,卻因心系邊關百姓出言無狀,令眾大人蒙羞,此乃罪之一.易青直言聖聽,卻因此辱罵朝臣,有礙聖顏,此乃罪之二.請皇上降罪."

朝堂之上,頓時便是又一陣沉默.這……這……這算什麼認罪,分明就是挑釁!

半響一聲冷笑傳來,旌帝收了冷笑,大喝一聲,"哼,易青,你這是請罪?!"

"皇上,這易青狂妄之極,一介布衣卻在此大放厥詞,出言不遜,辱罵朝臣,請皇上為我等做主."

一大臣一聽皇帝動了氣,忙撲通一聲跪下,聲淚俱下.頓時眾大臣跪倒,紛紛附和.

罄冉又笑,抬頭冷聲道:"照眾位大人這麼說,這金殿上倒不許平頭百姓說話了?"

"不錯,金殿從來都是文武大臣稟奏國之要事之地,商議的都是國家重大要事.是神聖之所,豈容你一介布衣隨意插口?!簡直是有辱聖聽啊!陛下!"

罄冉淡淡一笑,挑眉道:"這位大人說的好.不過易青有一事不明想請教大人."

她聲音一頓,見旌帝沒有阻止,便再次看向那寬袍儒服的大人,道:"敢問天子執政為的是什麼?"

那大人面有不屑,冷哼一聲,揚手道:"自是為了福澤天下蒼生."

"哦,既然大人知道是為蒼生百姓,為何這金鑾殿上卻不允百姓說話了?這不是本末倒置嗎?"

"你……你……你這是強詞奪理!"那大人頓時一愣,被氣地伸手指著淡笑的罄冉卻說不出反駁之語.

"我皇聖明,親民愛民,這金鑾殿自然是允百姓說話的.可是金鑾殿乃是聖上臨朝,百官議事之所.每說一句話都應經過深思熟慮,豈能狂妄亂言?"

罄冉見方才第一個出列的大人銳眸看來,沉聲說著,她回以一笑,淡聲道:"大人所言極是,可易青所說並非未經過深思,相反,乃是發自肺腑."

"哼,那你倒是說說看,這戰為何打不得?這兵為何發不得?"

一大人冷哼一聲,面上已經擺上了看玩笑的得色,顯然是看罄冉年紀尚小,不曾將她放在眼中.

"說得好,朕自會納言,說得若是不好,易青……朕可要重重治你的罪."旌帝冷聲道.

罄冉尚未說話,卻是燕奚痕上前一步,對著禦台躬身稟道:"皇上,易青腿上有傷,此番雖是沖撞了聖顏.但還請皇上體諒她一心為民,允她起來回話."

眾大人一聽這話,心中咯噔一下,翼王竟是站在少年這邊的,看來翼王也是不主張發兵的.翼王的態度通常就是皇上的態度,難道這少年今日之舉都是皇上授意的?

"起來吧."

罄冉目含感激望了眼燕奚痕,雙手一撐站起身來,朗聲道:"眾位大人言戰國新敗,士氣低迷,而我旌國正應趁此大勝之際一鼓作氣永絕後患,這想法也未免太過想當然了.當年先帝以士氣之盛,出師西征,卻致受困橘城,顛沛鍾嶺.也是那時戰旌兩國結下了不世之仇,自那之後兩國紛爭不斷,互有輸贏,迄今難有結果.如今戰英帝雖非明君,但卻志在一統天下,戰國朝中更是不乏能征善戰之輩.砮王強悍狡詐,手下雄兵能征慣戰,又有高山險峻,地勢之利,要想一蹴而就,談何容易?"

"此話差異,英帝雖志在天下,但其人殘暴荒淫,致使朝中百官腐敗,朝綱儼然衰敗.砮王雖英武,但終非君王,其如今一掌戰國軍權,難免遭猜忌防范,陷入皇位之爭,實不足為慮也."

"錯!敢問大人,若是戰國果真不足為慮,為何這些年我邊疆屢屢遭到侵擾?!"她見那大人張口無語,又道.

"此次我旌國確實打了勝仗,可是萬未挫到戰國銳氣之萬一,且我軍亦傷亡甚重,冒然出兵只能令百姓再次陷入水深火熱.何況,百姓所願乃是和平安定的生活.我旌國之所以能屢屢阻擋戰國雄兵,並不是國力比之強盛,兵勇比之勇猛,而在于百姓痛恨戰國!可若是旌國主動挑起戰火,百姓是否還能如此萬眾一心,怕是難說.畢竟,連年征戰,百姓早已苦不堪言,厭惡戰爭.若是逆民心而行,悍然出兵,易青實不認同."

大殿之上一陣靜默,站于左側的武將們更是面有贊同,望著罄冉的目光多了幾分探究和贊許.

卻有一文官仍覺不服,上前一步指著罄冉,冷聲道:"我看是你怕了戰國人,才如此長別人志氣,滅我旌國威風.若是戰國那麼厲害,此次王爺怎麼可能沒傷及多少兵勇便輕松拿下戰軍精銳四萬余,更是殺得砮王重傷而歸?!若不是我旌國威名在外,那陸元賀又何以舍戰國而投我旌國?!"

"王大人可真是高看本王了,這次擊敗戰軍,用八珍陣法力據戰軍于松月道,和前往蒼松密谷說服陸老將軍的乃是本王燕云衛小兵易青,本王可不能奪人之功!"燕奚痕笑著道.

"易青?哈哈,恭喜皇上,喜得良將.一個小兵便能擋戰國鐵騎之鋒芒,我旌國人才輩出,此刻伐戰,大業可成啊."

那王大人一臉忘形,說著便深深拜倒,待跪下叩首半響不聽有聲音,他微微抬頭只覺殿中氣氛甚為奇怪.

他茫然扭頭,迎上身旁一人目光,那人滿面痛惜地搖了搖頭,目光竟帶著憐憫.洋洋得意的王大人還沒有明白怎麼回事,就聽高階之上傳來一個冰冷的聲音.

"王大人好見識,朕心甚慰!"

皇帝的話幾乎是咬牙說出,冷酷而滿含嘲諷,縱使王大人再一時忘形也知道自己闖了禍,惹怒了皇帝,他頓時汗流浹背.

"哼,朕萬沒想到朕的大臣竟都是大放厥辭之輩,退朝!"旌帝冷聲說著,霍然起身,拂袖而去.

旌帝這一走,大殿頓時便陷入了沉寂,片刻,百官有拭汗的,有唏噓的,也有慶幸的,更有斜著目光打量罄冉的.

罄冉承接著一道道或怨毒,或好奇,或贊賞的目光,神色泰然自若.

"我倒不知易青的嘴也能如此刁毒."燕奚痕湊近罄冉,笑言著,目光中幾分調侃幾分激贊.

罄冉分明感到,他一靠近,那些大臣們便紛紛轉開了目光,不敢再盯向她.看來燕奚痕雖是終年身在邊關,可在京都的影響力,威懾力倒是絲毫未減.

"我是有王爺撐腰,有恃無恐."罄冉眨巴兩下眼睛,目含笑意.

燕奚痕一面和大臣們拱手打著招呼,一面和罄冉一道往外走,兩人剛出大殿,高全便匆匆自側廊追了過來,對著燕奚痕一躬身,看向罄冉.

"易公子,陛下在禦花園召見,請隨奴才來."

罄冉神色不變,輕勾唇角,宮中之人果真懂得察言觀色,片刻間已從易青變成了易公子.

"我隨你一起去見皇兄."燕奚痕說著就欲邁步.

高全卻是一躬身,笑道:"王爺,太後和公主此刻都在晨明園,奴才過來時太後吩咐,若是王爺還未回府,就去陪她老人家賞荷,您看……"

燕奚痕微微蹙眉,罄冉卻笑著道:"王爺快去吧,多陪陪太後,易青先行一步,高公公,煩勞帶路."

高全忙笑著側身,對燕奚痕一個躬身,這才轉身打前而行.

禦花園中,燕奚儂負手站在涼亭中,尚未換下朝服,頭上珠玉幕簾隨風輕蕩,發出微脆之音.

高全將罄冉帶至涼亭十步處便躬身退下,罄冉一步步走向涼亭,撩袍跪地,揚聲道:"草民易青拜見皇上."

"起吧,你上前來."旌帝獨有的威嚴聲音響起,他並不回頭,目光仍舊望著前方一片花海.

罄冉起身步入涼亭,站于他的身後,亦望向花海.涼亭前種著兩種截然不同的海棠,一面乃開得紅豔的西府海棠,一面則是冠枝扶柳的垂絲海棠.

"易青覺得朕這兩片海棠開得如何?"旌帝抬手一揮,回身在石桌邊落座,望向罄冉.

罄冉微微俯身,目光凝向那浩瀚花海,笑道:"西府海棠花姿瀟灑,花開似錦,更被文人墨客題詠不絕.易青聽聞旌國不少文臣家中都供養此花,譽為"國豔".而垂絲海棠,樹冠高展,樹姿高拔,花梗細長,曆來被武將所喜.依易青淺見,西府海棠雖嬌媚無雙,卻少了幾分剛折蒼勁,垂絲海棠亦然,也非完美.陛下這處海棠花海,交雜兩種海棠,雅俗共賞,易青以為甚妙."

燕奚儂隱在珠簾後的目光微閃,這少年不簡單啊.前些年旌國勢弱,文武大臣倒是上下一心,可如今朝政漸穩,朝中文武漸生嫌隙.單單拿這海棠一事,他就聽聞,武將指罵文臣所養西府海棠徒有其表,嬌弱不堪,文官則譏諷武將所養垂絲海棠空有花枝,不倫不類,說他們附庸風雅.

旌帝揚眸盯緊罄冉,淡笑道:"你倒是什麼話都敢言,你今日在朝上一翻話儼然已將滿朝文臣盡數得罪,如此鋒芒畢露,怕是武將亦不會領你的情."

罄冉回身一笑,躬身道:"易青不怕得罪人,昔有慕公之管賢,云英宗之邵伯公,皆為剛正不阿,為是非曲直,據理抗爭,不昔得罪權勢,觸怒聖顏之人.兩人雖是受到滿朝排擠,卻終成一代名臣,留名青史.易青不才,願效仿先賢,做陛下之諫臣."罄冉沉聲說著,撩袍便單膝而跪,字字堅定.

燕奚儂眉宇一跳,心也瞬間一沸,旋即他壓下心頭跳動,沉聲道:"你倒是甚為自信,朕可不敢自比慕公,英宗."

罄冉一笑,沉聲道:"若陛下無意自比慕公,英宗便不會宣召易青."

"哈哈哈,起吧."一陣靜默後,燕奚儂朗聲而笑,起身扶起罄冉.

罄冉忙站起身來,微微一退,恭敬地低頭.旌帝滿意地點頭,笑道:"坐."

他說著重新落座,罄冉微微躬身,這才在他身旁落座.旌帝淡笑,目光比之方才溫和許多,徐徐道:"今日你挫挫那些大臣的銳氣也好."

他話語一頓,又道:"你昨日歇在翼王府邸吧?可還住的習慣?"

罄冉因剛到京城,無從落腳,恰在宮中有受了傷,便受了燕奚痕的恩典,昨夜住在王府之中.現在聽皇帝如此關切,她忙笑道:"謝陛下關心,易青一切都好."

燕奚儂點頭,沉吟半響忽而揚聲道:"易青接旨."

罄冉一愣,忙起身跪地,神色肅穆.

"易青入軍以來屢立奇功,堪為良將.今朕特封易青為清華君,享侯爵銜,官拜九陽府少卿,賜府邸一座.欽此."

罄冉猜到旌帝會重用自己,可此刻還是一驚,萬沒想到他會封自己為侯爵.而且那九陽府少卿官拜一品,乃是要職,她縱使再膽大,此刻也是一愣,未敢領旨.

"怎麼?怕了?"旌帝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沉聲問道.

罄冉抬頭,"易青不明,請陛下明示."

上篇:第52章 景炎歸來(3)    下篇:第54章 廟堂之高(2)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