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云傾天闕第110章 女帥出世(2)   
  
第110章 女帥出世(2)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罄冉頓時雙眸一凌,怒言道:"那被責為禍水的子姬,悅心二美,不過是尋常婦人,終日守于後宮,敢問何以便有禍國之能?子姬,悅心終日固守後宮,然天下男子皆責之禍水,何也?那是因為,禍國者乃男人自己!哀,合二帝乃有名的暴君,昏君,亡國乃其自身昏聵無能所致何以歸咎弱質女流!諸君平心而論,若無二美,高韓兩國便不會滅亡嗎?!"

她聲音微頓,目光在眾人面上掃過,轉身又道:"各位只看到了蔣後亂政,先秦誠德高太後輔佐三代明君,終開創文承之治,前朝昌言郡主領軍抗擊南方異族入侵,守護一方百姓.這難道也是婦人亂政?禍國則責之婦人,以其掩飾自身過錯,這種人亦敢稱之為丈夫?婦人賢德有才,便罵之以妖,矯飾自身無能,這種人何德何能敢在這廟堂之上大言不慚!真是可悲,可歎!"

見眾人面色難堪,紛紛避開她的目光,罄冉越發面色冷然,再度啟口:"諸位大人瞧不起本帥無非因我為婦人,然本帥敢問,男人既瞧不起婦人,那諸君又是從何而來?諸位難道非是婦人所生所養?婦人生養子嗣,到頭來卻被其輕賤,實為心寒!"

她一番話擲地有聲,據理力爭,卻又殺氣十足,頓時殿中陷入一片死寂.卻有一坐于後面的儒服男人四下張望了下,憤然站起,抬手顫抖著指著罄冉,憤憤然道.

"你這是強詞奪理!女子本就該恪守婦道,謹遵三從四德之禮,你不尊婦道卻還在此狡辯,實在是無恥之極!"

他的話罵的極為難聽,見罄冉轉過頭來面色沉冷,卻半響無語,他雖是害怕卻揚起頭來,露出可笑的得意來.

罄冉卻忽而一笑,雙眸微眯,目光冷冷逼視過去,冷哼道:"聽聞張大人有一小妾,異常潑辣,致使張大人懼妾成為京中笑談.每每張大人于自己庭院罰跪,引來小兒爬牆觀望.哼!卻不知今日張大人何以站在此處于本帥談論婦德?難道便不怕回去罰跪嗎?"

罄冉一番話語速極快,邊說邊邁步直逼那張庭諸,罄冉何等氣勢,再加上言辭滔滔,殺氣十足,那張庭諸直嚇得腿下一軟,直直倒在了座位上,將桌案上的酒水打的翻掉灑了一身.

罄冉見他面色慘白,頓時譏嘲一笑,甩袖轉身.

"夏蟲不語冰與,請勿複言!"

經過這一幕,大殿之上竟再無人言語.一時氣氛陷入了冷凝,半響卻見一人似是恍然而悟,啊的叫了一聲,霍然而起.

見眾人頗為期待的望來,那人咽了咽唾沫,刻意沉聲道:"世人皆知云姑娘乃戰國人,後嫁藺琦墨為妻.你既為戰國人,先前卻幫助旌國攻打母國,你的夫君更是公然叛國幫助青國去攻打麟國!你本就不是我旌國之人,如爾等這般,對母國尚且背叛,何談大義,談何為我旌國守護山河?!"

他一番言辭引得眾人紛紛附和,罄冉卻已是滿腔怒火!他們怎麼說她,她都可以忍,可此時此刻,在四郎為旌國做了那麼多之後,在她的思念已到鼎盛之時.他竟敢拿藺琦墨出來說事!這簡直就是在罄冉心頭點上了一把熊熊烈火!

大步上前,罄冉怒極反笑,接著她忽而冷面,抬手直指那人,怒罵一聲,"天下怎會有此忘恩負義,不知好歹之人!四郎大義,豈是爾等燕雀之輩能夠明白?!"

"你!哼,什麼忘恩負義?藺夫人莫不是惱羞成怒,胡說八道了吧?"

罄冉卻沒有理會那人,只猛然轉身目光直逼高台上的燕奚痕.

接收到她的目光,燕奚痕站起身來,沉聲道:"諸位有所不知,當日馬兒河擋圖吉大軍于橋頭的金甲將軍正是劍影候藺琦墨!"

燕奚痕一句話頓時便在殿中炸開了鍋,此事在罄冉的意思下,一直被燕奚痕壓下,並非所有人都知曉.

當時雖然有很多傳言,說在馬兒河發現了藺琦墨的,不少百姓都傳言那金甲將軍便是藺琦墨.

但是這些終是傳言,畢竟這麼大的事旌帝和燕奚痕從沒明確點明那金甲將軍是誰.

當時罄冉是想,若四郎真落在了圖吉人的手中.圖吉人不知道他的身份反倒會好些,他們定然便不會對他嚴加看管,這樣憑借四郎的能力,自然能逃出.

"王爺此言當真?!"

"竟果然是他!"

……

"本王豈會戲言!當時在馬兒河發現了劍影候的佩劍,並且是萬將軍親自送回交由本王手中的.可是如此,萬將軍?"燕奚痕沉聲道.

萬亭記鏘然起身,朗聲道:"正是!另外當時陳將軍帶金州軍趕到北云山時,還曾見到了在山峰上點燃烽火報信的兩名壯士,他們都是飛翼軍舊將.有一人臣還認識,乃飛翼軍左郎將江明."

燕奚痕點頭,"之所以先前未曾向大家透露,是為了保護劍影候的安危.本王早已上奏皇兄,封藺琦墨為我旌國的英義王,皇兄也已擬好聖旨,只是一直沒有頒發而已.此次旌國凶險,若無英義王大義,我旌國……不堪設想啊."

見眾人面色赧然,罄冉回頭盯向方才還大言不慚指責藺琦墨的那位馬大人.

雖是他已面露怯意,罄冉卻沒有那麼好心就此放過他.大步逼近,罄冉冷聲譏笑,"本帥早就聽聞,馬大人一直在力勸皇上與圖吉議和.聽聞當年馬大人在江左帳下時就曾勸說江左王棄左周,而歸順旌國.如今一大把年紀了,又來勸今上對圖吉乞和.如大人這般只懂搖頭擺尾乞憐投誠之人,還妄談什麼恩義,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那馬吉盛頓時被堵的面色難堪,胸口上下起伏,顯是氣的不輕.

罄冉卻再度逼近,連聲又道:"牲畜尚有知恥之心,懂得遮其丑態,枉爾舔居廟堂,卻自揭其短,竟連畜生都不如嗎?!"

她此番話說的何等刻薄,那馬大人本就是白發蒼蒼,年近古稀.罄冉本不欲如此,可他偏往她的傷處說,也只能怨其刻薄在先,才有罄冉反擊在後.

被如此辱罵,對方還是一個雙十年華的婦人,那馬大人出了這麼大的"風頭"豈能安然?此刻他倒在座上,早已經上氣不接下氣,面色死灰.

罄冉卻將目光掃過大殿上神情不一的眾人,朗聲又道:"國家之計,社稷安危,曆來要靠有主謀的人.而並非那些誇大其詞,無理狡辯之徒!如馬大人這般終日將大義放在嘴邊,臨危卻只知勸主上投降之輩,本帥實不敢苟同!"

她說罷甩袖轉身,大步便向自己所在的案席走去.而那馬大人一口氣憋不過來,竟忽然噴出一口鮮血,仰倒在地,引得大殿上一陣驚慌.

罄冉施施然在位置上落座,冷眸注視著殿上慌亂之狀,不置一詞.

這夜罄冉回到云府尋尋早已睡去,屋中燃著一燈如豆,窗戶上映出藺琦茹甯和的剪影,她正輕輕的推著小搖床.罄冉在窗前默然站了片刻,這才歎息一聲推門而入.

"回來了……"

藺琦茹並未回頭,只細語問道.罄冉輕輕邁步,在搖床邊蹲下,趴在床沿兒上去看尋尋.

小家伙睡的很沉,粉粉的小臉在燈影下顯得更加圓潤好看,紅紅的水水的小嘴巴不時還吧唧幾下,異常可愛.罄冉目光一下子便移不開了,眼睛也漸漸有些笑意的濕潤.

半響她才眨眨眼睛,輕聲道:"姐,我怕是不能親自照顧尋尋了……"

藺琦茹一愣,接著面色黯然地歎息一聲.前幾日罄冉已和她商量過要上戰場一事,她拗不過罄冉已經同意.現在聽罄冉這般說,已然明白,只是還是覺得心酸.

哽咽一下,藺琦茹才拉過罄冉的手,笑道:"你放心,尋尋有我在,只是戰場凶險,你可一定要照顧好自個兒.這事都賴姐,若非我四郎……"

罄冉笑著搖頭,"姐,我不喜歡聽你這麼說,四郎聽了也定然不悅.這都是命,命中注定我們會有此劫.姐,我以前總覺上天對我不公.可自從遇到四郎,我便想上天是公平的.他給你多少磨難,便定然會給你相同的收獲,若非曾經痛過,又怎能懂得珍惜,懂得幸福的真意?我相信四郎一定還活著,在和我一樣想方設法的回家.我也相信,等重逢的那一日,我們會幸福,會永遠幸福,會比任何人都更加幸福!"

罄冉的話堅定而有力,她的目光熠熠生輝,藺琦茹面色動容,流淚點頭.輕輕的,她將罄冉的頭壓在腿上,手指撫摸著她柔軟的發,顫聲道:"你說的對,你們會比任何人都幸福的."

翌日,天還黑沉著,罄冉卻忽而自床上坐起,凝神靜聽遠處傳來的隱約鍾聲.聽著聽著頓時大驚,那隱約傳來的九響鍾聲,正是帝王駕崩才會震響的九鼎樂!

燕奚儂,這個亂世明君,自其父手中接過一個千瘡百孔的旌國,不辭勞苦勤政二十三年,終于在這個秋寒露重的深夜走完了他極為不凡的一生.

顧不得感歎,罄冉忙翻身下床,動作麻利地穿戴起來.待她走出小院,何伯已匆匆而來,面色沉重.見罄冉一身朝服,已然知道發生了何事,何伯便不多言,只躬身道.

"車架已准備好了."

罄冉點頭,大步而出.待出了府,同往皇城的路上已滿是大臣的車轎,奔走匆匆.

到達皇宮時,那里已一片肅白,宮人披麻戴孝面色惶恐,來去匆匆,罄冉也不覺面色沉痛了起來.待到了乾明宮,遠遠便聽到里面撕心裂肺的哭聲,那是老太後和燕奚敏.

上篇:第109章 女帥出世(1)    下篇:第111章 女帥出世(3)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