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要上天:廢柴風水師第二十五章:傷口的秘密   
  
第二十五章:傷口的秘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蘇秀秀沒想到柳大人還有後招,招的證人還是賈媽媽,也不知道是怎麼說服的賈媽媽,面上不由露出欣喜,不愧有那般貴氣面相的人,辦事能力也是一流,跟著這樣的貴人,果然只需要安安心心等結果就好了.

按照師傅教的面相學來說,跟著這樣擁有貴氣面相的人,做事情就比一般時候都容易成功,如果單純憑她自己,沒有柳大人這樣支持查這個案子,即便她也說出李老夫人是凶手,即便她從白衣公子那便知道一些李老夫人動機相關的東西,恐怕也沒用.

心中這麼想著,蘇秀秀還是擔心柳大人雖然傳賈媽媽了,卻不知道賈媽媽手里有嫁妝單子,更重要的是,不知道李府常去當鋪的事情.

便逮住一個送犯人的差役,對著差役說了兩句,示意差役去和柳大人說話.

差役哪敢做這樣的事情.

"這可是大功勞,一會若是對這案子有用,說不得你就被大人賞識了,到時候可就不是這樣送送犯人的差役了."

"放心,你大膽直接到柳大人身邊說句話,別人以為你是柳大人心腹,不會說什麼,柳大人在審案子,也不會說你的."

差役被蘇秀秀一說,也動了心,最終走到柳大人身邊說了幾句話.

蘇秀秀忍不住認真的看柳大人表情,好吧,柳大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練過的,竟然看到差役這麼莫名其妙靠近,聽了差役的話後,還能這麼面無表情,果然是個冰坨子.

厲害的人果然也是有缺點的嘛,人太冷清.

就在蘇秀秀低頭吐槽之際,堂上的柳大人視線瞥了一眼蘇秀秀的方向,不過這一瞥就仿佛所有人的錯覺,柳大人依舊清冷的看著堂下新進來的人:"堂下跪的可是賈媽媽."

賈媽媽看到李老夫人哆嗦了一下,還是對著柳大人點頭:"是,是老奴."

"你可知道堂上和你一起跪著的人是誰?"柳大人看向賈媽媽.

"是害死我家諍少爺的李老夫人."

李老夫人聽到這話,眉頭微皺,又一派自然.

"那李老夫人害死你家諍少爺的動機又是什麼呢?"

"一切都是因為財."賈媽媽眼眶微紅:"為了我家夫人給我家少爺和小姐留下的財產."

"笑話,李府乃是柳州府四大家族之一,不缺銀子怎麼可能為財."李老夫人看向柳大人:"大人,您應該知道李府在柳州府的地位才是,這婦人說的話,並無法證明什麼,這和您剛才那般詢問也沒什麼差別."

"可是我查看我家老爺夫人給少爺小姐留下的東西少了."

"我女兒姑爺的東西留下,讓你們這幫下人管著,如今少了,還要賴到老身頭上嗎?恐怕是你們監守自盜吧,沒想到我女兒姑爺竟誤信了你們這種刁奴."

"嗯,李老夫人說的是,不過剛剛本官又得到一個證據."

老夫人眉頭皺起.

"據說李府經常前往常府當東西."

老夫人臉色微變,顯然老夫人對這個事情也是知道一些的.

"劉能,去常家當鋪,將當鋪的掌眼管事招來."

老夫人握緊佛珠,背卻挺的筆直:"大人,即便李府會當一些東西去常家當鋪,恐怕也說明不了什麼,每個府邸總有些陳年舊物,放著占地方,扔了又可惜,便送去當鋪的."

"那要看量是多少,不是嗎,李老夫人."柳大人看著李老夫人.

"即便李府當了東西,也不能說明什麼,我難不成還能為了點東西害我外甥的性命不成."李老夫人快速開口:"我們李府可是柳州府有頭有臉的家族!"

"您會."不等柳大人開口,一旁的賈媽媽已經開口,只是狀態明顯和之前對付她時的狀態不同,就仿佛變了個人一般.

"你這刁奴,偷主家東西也就罷了,還這般汙蔑主家,誰給你的狗膽."

"早在小姐和姑爺去世,小少爺和小小姐回府,小姐和姑爺的遺產便交給老夫人您管了."賈媽媽開口.

"胡說."

"李府奢靡,早就不複往日風光,有了這些銀子,正好填補李府的空虛,本來這也無所謂,可老夫人您不知道,姑爺和小姐早給小小姐定了一門不錯的婚事,陪嫁是一半的家產,而就在前段日子,親家還突然找來了."

"這麼些年,李府早就將姑爺和小姐的家產用的所剩無幾,哪里陪的出這些嫁妝."賈媽媽低頭:"偏偏姑爺和小姐給小小姐定的婚事不錯,親家厲害且精明,是糊弄不了的人."

"啪!"李老夫人直接給賈媽媽一巴掌:"我李府是柳州府四大家族之一,是有頭有臉的,容不得你這麼汙李府的名聲."

"放肆,公堂之上,豈可隨便動手!"柳大人眉頭微蹙,下面的差役趕忙將兩人拉開.

李老夫人卻不放松,手依舊高高的抬起,顯然還想打賈媽媽.

蘇秀秀看著皺眉,怎麼也沒想到記憶里慈祥的老太太,凶起來竟這般凌厲,不過對方對于李府是柳州府四大家族之一這樣的事情,以及家族體面的執念倒是叫人有些驚訝,除此之外,就是老夫人手掌高高抬起,恰好能叫人看到手上的傷口,傷口有些奇怪,在虎口上.

而這片刻,李老夫人已經被拉開:"大人,您若是想侮辱李府,也不必這般找一些下人來陷害我們李府."

"李老夫人,您應該知道,李府是否虧空,再好查不過."柳大人淡淡開口.

李老夫人神色變化.

可不是好查,只要查一下李府的家產.

李老夫人的呼吸變重:"即便如此,您也不能說我害我外甥的性命,定是這刁奴自己做了虧心的事情,害了我外甥的性命."

說話間,李老夫人對著柳大人磕頭:"大人,求您一定要為我那苦命的外甥報仇."

"哈哈哈……"蘇秀秀皺眉,賈媽媽卻是突然大笑起來,蘇秀秀不由看向賈媽媽.

"虧心事,我可不就是做了虧心事."賈媽媽笑的眼淚都出來了,那滿是皺紋的臉看起來不是那麼冷和無表情了:"我貪生怕死,也害怕家里的幼女丟掉性命,就按照老夫人您說的,給表小姐下毒."

這話一出,全場嘩然.

大約除了中毒的蘇秀秀,以及知道蘇秀秀中過毒的柳大人和劉能.

"我差點害了表小姐的性命啊,還好表小姐沒有死."賈媽媽滿臉淚水.

"你胡說八道!"李老夫人的聲音略略尖起來:"我根本不知道還有這樣的事情."

李老夫人說著看向柳大人:"大人,還請您為老身做主,這個刁奴汙蔑老身,就不說這一點,我外甥女活的好好的,哪來的被人下毒一說."

蘇小弟氣恨的牙癢癢,半透明的身體沖到李老夫人身前,捶打李老夫人:"為什麼要害我和姐姐,為什麼要害我和姐姐,為什麼這麼撒謊."

蘇秀秀手一握,上前:"李老夫人,我被下毒了,只是運氣好,沒死而已."

其實死了,換了個芯.

蘇秀秀忍不住走到大堂中央,站在李老夫人身旁:"李老夫人,您現在還要狡辯,您究竟要狡辯到什麼時候呢?"

"秀秀,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李老夫人怒目而視:"你難道甯可信個下人,也不信你嫡親外祖母?"

"我也想相信李老夫人,可惜證據就擺在面前."蘇秀秀說著走向砸死蘇小弟的凶器青瓷瓶碎片前.

蘇小弟在哭,傷心的在哭:"姥姥,我是您外甥啊,您為什麼要害我們."

"李老夫人您說您手上的傷不是拿凶器傷的,而是撿茶杯碎片碎的是嗎?"蘇秀秀看著蘇小弟傷心哭泣無比心酸,卻對著李老夫人開口詢問.

李老夫人大約是下意識覺得不對,並沒有立刻回答.

高堂上,柳大人眼睛微微一眯,周圍的衙役看蘇秀秀沖到大堂中間,想要阻攔,被柳大人眼神阻止.

蘇秀秀看著李老夫人:"李老夫人,連自己說的話也不敢承認了嗎?"

"是撿茶杯碎片傷的."李老夫人深吸一口氣,看著蘇秀秀開口.

"這是撿多大的碎片能夠傷的不是手指而是虎口呢?"蘇秀秀詢問.

李老夫人終于瞪大眼睛.

"我來回答老夫人您,撿瓷器碎片永遠都不可能傷到虎口,只有握著瓷器碎片太用力,才會弄出這樣的傷口."蘇秀秀看著李老夫人一字一句的開口:"您砸蘇小弟的時候,太用力了,以至于瓷瓶砸到我弟弟腦袋上碎了,你沒能立即松手."

"可是我想問一句,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要害我弟性命,他不是你親外甥嗎,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

前兩章修了一下,喜歡的可以重新看,下一章,是蘇小弟死的所有前因後果.

第一個案子比較簡單直接,不過很快就要結束了,希望大家看著喜歡能收藏或留言支持一下這篇文,感謝大家.

上篇:第二十四章:史上最能狡辯老夫人    下篇:第二十六章:蘇小弟和蘇小妹的故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