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要上天:廢柴風水師第九章:陳桂娘的故事(求訂閱)   
  
第九章:陳桂娘的故事(求訂閱)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9

蘇秀秀好一會才忍住驚訝,仔細觀察院中長一模一樣的一人一鬼.

這麼仔細一看,倒是分出一絲區別,兩人雖然身段相似,眉眼相似,但鬼魂身子略傴僂,透著長期勞作生活留下的痕跡,活著的人卻是線條柔順,顯然生活優渥.

這,不科學.

就在這個時候,院中的女子撤回撫摸菜架子的手,轉身向外走.

不多會,路過蘇秀秀.

蘇秀秀下意識開口:"陳桂娘?"

鬼魂回頭,那女子繼續前行,走了兩步,才回頭.

蘇秀秀忍不住倒退兩步.

"你叫我?我們認識?"女子看向蘇秀秀開口,聲音暖暖的,柔柔的.

蘇秀秀沒有立刻回答,她感覺有些東西,她似乎需要好好消化消化,好一會才開口:"你臉上受傷了?"

這麼走近了,仔細看,才發現鬼魂和陳桂娘眼瞼下都有一道疤,雖然遠了看不清,可近看卻有些猙獰.

也因為這面相,蘇秀秀心中忍不住一驚.

這是先死後生的面相.

按照面相學來說,大致就是,擁有這樣面相的人,都會遇到一次大的變化,只有"死"掉,才能換一種生活繼續.

當然,這變故可以是自己選的,也可能是別人選的.

而眼斂下的疤,幾乎是死過一次的代表.

陳姨娘和陳桂娘長相幾乎一致,所以面相其實也是一致的.

一時間,蘇秀秀心里有無數猜想.

陳桂娘摸摸眼瞼下的疤痕:"這是陳年舊傷,有十年了,姑娘是?"

"我是賈家菜鋪的新招替換你的."蘇秀秀趕忙開口:"只是好多事情都不懂,就忍不住過來想問問前輩."

說話間,蘇秀秀面露羞澀,只是眼睛卻忍不住看向陳閨娘的疤痕.

陳桂娘沒注意蘇秀秀的神色,回憶了一會才認真的開口:"其實很簡單,只要跟著送貨,交接貨,將賬算清了就好."說完頓了頓:"賈老板是個好人,不會為難人的."

蘇秀秀想了想,還是開口:"閨娘姐姐,能問問您這疤痕是怎麼來的嗎?"

陳桂娘下意識撫上疤痕,好一會才說:"疤痕太久了,記不得怎麼來的了."

蘇秀秀若有所思:"我會點面相,按照面相說,人面上出現大的變化,都預示著生活大轉變,可如果生活轉變很大的話,您應該不會記不得這變化才是."

陳桂娘抬眼:"不想記得,就忘記了."

說話間,陳桂娘直接前行.

蘇秀秀不放棄,趕忙跟上:"桂娘你這是要出遠門?"

"柳州城呆的太久了,現在不想呆了."

蘇秀秀不經意開口:"我聽說你和方家的陳姨娘關系很好,真羨慕你,和那般人物都能交好,我若是能和那樣的貴人交好,說不定也能過的很好."

陳閨娘腳步一頓:"我要走了,約好了馬車應該已經到了."

蘇秀秀快步上前:"我送你一程,說到底,我們同在賈家做過事情."

陳閨娘想要拒絕.

蘇秀秀卻是上手就幫陳桂娘拿東西,硬生生搶過陳閨娘手中一個包袱,幫忙背著.

陳閨娘看著蘇秀秀手中的包袱,又看看蘇秀秀,估計覺得拒絕不了,最終沒有拒絕.

"我看你剛才走出院子,又忍不住在院子里站了會,你看著很舍不得."蘇秀秀一步一步跟著陳桂娘.

"是啊,舍不得,這里有許多記憶."

"那為什麼要離開呢."

"到了該離開的時候,自然要離開."

"陳姨娘是個什麼樣的人?"

陳桂娘腳步一頓,才又開口:"一個可憐人罷了."

"可憐人?"

"是啊,可憐人."陳桂娘不再說話.

腳步聲一時間有點沉重.

蘇秀秀好奇詢問:"哪里可憐,方家可是柳州府四大家族之一,吃的好,穿的暖,還不用干活."

陳桂娘回頭.

蘇秀秀喏喏的低頭:"我說的不對嗎?"

陳閨娘搖頭,笑容淺淺的,溫柔的,只是看著涼涼的,透著一股陳年的傷痛:"你還小,你不懂."

"那桂娘姐姐給我說說好不好."蘇秀秀最擅長打蛇上棍.

陳閨娘腳步一頓:"你很好奇?"

"好奇."蘇秀秀點頭.

跟在陳桂娘身旁的鬼魂卻認出蘇秀秀,瞬間急切:"姐,快走,這是衙門里的人."

蘇秀秀看向陳桂娘身後的鬼魂,若不是不像讓人知道自己能見鬼,說不得會同眼前的鬼魂打個招呼.

只是這會卻看著陳桂娘.

陳桂娘不知道是不是發現了什麼,看了蘇秀秀一會,終于開口:"我快要離開柳州府了,或許以後都不會回來了,陳姨娘的事情便不講了,我給你你講個故事吧."

"什麼故事?"

"一對姐妹,和她繼母的故事."

蘇秀秀疑惑,卻認真的看向陳桂娘.

陳桂娘眼睛放遠:"十多年前,有個縣令帶著繼室和一對女兒入駐一座邊關府衙,雖然府衙略破,但一家人幸福美滿,父慈子孝.縣令很善良,想要在邊關做出一番政績,只是."

陳桂娘微微一頓:"只是陳縣令不知道,這邊關府城被四大家族聯手控制,早就形成很多潛在的規矩,誰也打不破的規矩,輕易碰不得……"

縣令到這邊關後,只是查看一般的事情,觸碰不到利益關系,所以一直相安無事,直到有一天,有個半死的人敲了衙門的陳冤鼓,狀告其中一個大家族收斂不義之財.

縣令細查之下,發現卻有這樣事情的痕跡,便將那大家族的族長請到衙門,而這一請,卻是壞了,這個縣令才發現,衙役差官早就被幾大家族控制.

那大家族家主直接開口:"你恐怕還不知道這柳州城是誰的地方,想要在這里好好呆下去,便要聽我們的,好了,話也說完了,你就好好在這里呆著,當好傀儡便是了,否則小心小命都丟在這柳州城中."

說話間,大家族家主向外走,一往外走,卻是撞上來找縣令的縣令小女兒,大家族家主眼睛瞬間一亮:"你是哪來的姑娘,長的真是標致."

說話直接動手,嚇得縣令小女兒直接喊救命,還是縣令和縣令繼室聽到聲音快速趕出來,才制止.

大家族家主眼睛全是興趣,看向那縣令:"沒想到你家還有這等標致的姑娘,也罷,你不是想好好在這邊關活下去嗎,也簡單,把你這夫人和女兒送給我,我保你一世平安."

縣令臉色鐵青:"滾!"

陳桂娘說到這里停了下來,蘇秀秀注意到那呆在陳桂娘身旁的鬼魂呆呆的,不知道在回想什麼,不禁詢問:"後來呢?那家主恐怕不會善罷甘休吧?"

"是啊,並不善罷甘休."

"那家主做了什麼?"

"那家主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弄出陳縣令貪汙的證據,讓那半死的告狀之人改了口供倒打一耙,指證縣令,一把將那縣令告上去."

"啊."

"縣令被告垮了."陳桂娘閉上眼睛:"縣令的繼室和女兒都拼命的救縣令,都是毫無功用,後來,那家主又來了,說,只要縣令繼室跟了他,便放過縣令."

蘇秀秀手忍不住握緊:"那繼室跟了嗎?"

"跟了."

"縣令可有救回來?"

陳桂娘笑了笑,沒有說.

蘇秀秀心往下沉:"再後來呢?"

"再後來,那家主玩弄了縣令繼室後,又要縣令家的小女兒."

"那縣令的小女兒,如何了?"

"死了."

"怎麼死的?"

"小女兒為了替換當年替她去那家主手邊受苦的大姐,自殺了."

一旁的鬼魂看著陳桂娘忍不住開口:"姐姐."

蘇秀秀深吸一口氣:"小女兒和大女兒長的很像?"

"是啊,她們是雙胞胎."

冥冥之中,一根線,全部牽在了一起.

抓住陳桂娘,陳姨娘的案子就直接了了,她肯定比衙門的人早查清這個案子.

蘇秀秀的心緊到一塊,陳閨娘這片刻卻站起身,拍拍裙擺:"故事講完了,我也該走了."

上篇:第八章:避而不談的方家管事    下篇:第十章:十年前的案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