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要上天:廢柴風水師第三十五章:張三被害的真相   
  
第三十五章:張三被害的真相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解圓的父親的臉色一變,呼吸變的重起來.

蘇秀秀盯著解圓的父親,自然注意到這一點,不但如此,解圓的父親幾乎是目光下意識掃向解圓,而掃完解圓後,重新變得堅定:"大人,您說笑了,哪來那麼多驚心動魄的事情,如果我不是當事人,我恐怕都以為大人說的事情是真的了."

解圓聽到這些話,看向自己的父親,卻是目露失望.

解圓的父親卻是迫不及待求判刑:"大人,我既已認罪,您判我罪便是了,又何必再多說其它,所有的罪我都認了,快判我斬立決,了結此案吧!"

"斬立決!斬立決!你要死,自盡便是,到這衙門上承認什麼罪過,裝什麼好人,認什麼罪!反正你回來不就是要我和張三性命的嗎!"解圓大聲開口.

解圓的父親瞬間愣了愣,嘴巴張了張,又張了張,說不出來話.

解圓別過頭:"我不需要你假惺惺!"

蘇秀秀沒想到這審案會突然變成兩父子在公堂上大吵.

解圓的父親從欲言又止,變成頹然:"這柳州府鐵打的衙門流水的縣令,你看那麼多縣令就那麼不明不白的都走了,你安安穩穩的就當你的小捕快多好."

"平平安安是福啊,沒事情就是福啊."

蘇秀秀這幾句話卻是聽的真切,這是解圓以往常對他說的.

"安安穩穩的當到任期結束多好,插手那麼多事情做什麼?"

"鐵打的衙門,流水的縣令,那麼多教訓,難道還沒看透嗎?"解圓的父親說著,看向柳大人,又仿佛透過柳大人看著旁的什麼人.

柳大人依舊清冷,完全不為所動:"要安安穩穩為何要到柳州城來,倒是解老捕快,剛剛解圓開口提及張三,倒是讓我想起來一件事情,方府案子了結,可張三的死卻沒有人承認,你在張三死後回的柳州府,張三的死,和你可有關?"

解圓的父親微微僵硬:"張三運氣不好,查方府的案子,卻意外遇到了我."

解圓聽到這話眼睛猩紅.

解圓的父親抬頭:"反正耿老四和張屠戶的死我都已經承認,也不介意再承認一件我做的事情,張三是我殺的!"

解圓握起拳頭:"你怎麼下的了手,張大哥一直將爹你當個人物崇拜,就連當年令你丟了性命的案子,都一直沒有放松沒有放棄,一直繼續查,甚至替你照顧你的兒子,讓你兒子一點點長大,獨立."

"你對于這樣的人,你怎麼下的了手!"解圓對著父親大聲開口:"你就該把我也殺了!"

蘇秀秀微微歎息,而這片刻解圓的眼淚已經掉下來了.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你可知道張三對我來說,就如同另一個父親一樣的存在!"解圓對著老捕快開口:"他是你的徒弟啊!"

聽到解圓對著自己父親說的話,所有在場的人都忍不住唏噓.

解圓的父親低下頭:"他不該看到我沒死,也不該追問我九年前的事情,我也不想的,我迫不得已!"

"哪里那麼多迫不得已,他為什麼就不該發現你沒死,你的出現,他自然會疑惑,怎麼可能不問,倒是你,他去查方府的案子,為什麼你會在存在方府案子線索的地方出現!"解圓對著自己的父親一句一句的問.

解圓的父親一雙虎目也是紅起,在這公堂上面對著自己的兒子這麼一句句的質問,最終化成一句話:"我只是意外到了那個地方,解圓,你只要知道,這些事情都和你無關便是."

"這事情和解圓無關,但和這公堂有關."柳大人清冷的看著解圓的父親,繼續問最重要的事情:"你為何要殺張三,張三這些年在查什麼,又查到了什麼?"

解圓的父親不說話.

柳大人對解圓的父親開口,眼睛卻是看向解圓:"殺人的事情你都已經承認,其它的動機,還有什麼不能承認,不能說的."

這是在問解圓這些年查到了什麼.

解圓握了握拳,最終開口:"我們一直沒有放棄害死我父親的案子,大人也熟悉,便是害死陳大人的案子,聽張三說,我父親和他其實都不相信陳大人會做出私扣軍糧的事情……"

卻原來,當年新來的縣令會查這個事情,也是因為解圓的父親和張三,因為這兩個覺得陳大人出事出的有些奇怪,于是開始暗中調查,卻沒想到最後……縣令死了,一手查案的人也死了……

"當年張三是我父親帶的徒弟."解圓認真的開口:"也因為這樣,我父親帶著張三一起查案子,只是查到一半,我父親認為這個事情太危險,就不讓張三參合了,自己一個人繼續,卻不想就沒了."

"我一直以為父親是最頂天立地之人,是我和張師兄最崇拜之人……"解圓眼睛睜著,濕潤的眼睛圓睜,一絲一毫都不想讓眼淚落下.

可越是如此,越能感受到越向往,越失望的痛苦.

後面的事情蘇秀秀已經聽柳大人說過,隨著解圓的父親過世,新來的縣令也出了事情,也因為這個事情,張三一直後悔沒跟著一起查這個案子,不然的話,說不定解圓的父親不會出事.

而解圓的父親不出事的話,解圓不會剛失去母親,就緊接著失去父親.

解圓說到這里,盯向自己的父親:"難道你就沒有愧疚過嗎,一個人為了你的死,內疚了九年,而內疚完後見到你那麼開心,你卻趁著他毫無防備之際,給了他最致命的一擊."

"你怎麼知道?"解圓的父親開口.

蘇秀秀瞪大眼睛,沒想到會聽到這樣的事情,雖然之前便聽到解圓父親承認殺害張三的事情,卻沒有這一刻那麼直觀.

畢竟是能夠為了自己兒子生死,自己出現承擔自己真正罪責的人,卻這麼殺了最崇敬自己的人.

聽到父親問,解圓悲愴開口:"我為什麼不能知道,張大哥這些年狠狠練武,都是跟著厲捕頭學的,今非昔比,你的年紀又大了,怎麼可能正常的方式下要張大哥的性命,必是你先穩定了張大哥,然後……"

蘇秀秀看著解圓父親微微縮起來的眼睛,便知道這是真的了,不禁歎氣.

一個衙門里的戰士,查案子破案子的戰士,卻是被一個自己崇拜之人算計而亡.

解圓的父親嘴巴張了再張,最終低聲:"我對不住張三!"

"你連道歉的資格都沒有!"解圓眼睛通紅.

解圓的父親低下頭.

柳大人才清冷的看向解圓:"你和張三這些年查到什麼線索?"

解圓的父親聽到問話,瞬間變色,快速開口打斷:"哪有什麼亂七八糟的線索,我都已經認罪,大人就趕緊治我死罪吧,像我這樣的人活著死不足惜."

說完這些話,解圓的父親一雙虎目還哀求的看向解圓,就仿佛在求解圓不要再說了.

蘇秀秀看著這一幕忍不住微微皺起.

死都不怕了,為什麼還怕揭露以往的事情,除非……有比死更可怕的事情!

而什麼事情,比死還可怕?

上篇:第三十五章:九年前的局    下篇:第三十六章:比死更可怕的事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