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要上天:廢柴風水師第一章:不敬鬼神的後果(修)   
  
第一章:不敬鬼神的後果(修)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柳大人的注意力卻在檢查解圓父親尸體的楊仵作身上,並未注意到蘇秀秀可憐兮兮的眼神.

這片刻,和劉能一起來到大堂的楊仵作已經檢查完尸體:"大人,解圓的父親乃是中毒而亡."

柳大人顯然早就料到:"可是雙重毒藥,單中一種不會致死?配合一起才會讓人身亡?"

蘇秀秀沒想到會聽到這個,一時間忘記自己要做的事情,不由看向楊仵作.

便見楊仵作面露驚訝:"大人您也知道這種下毒的方式,這解老捕快確實是碰觸了兩種毒藥,一種應該是在胃中,和他吃的東西有關,另一種是這大堂之上的香氣,想來是有人帶上大堂,當場下的毒."

"兩樣東西,單獨碰上都不會出事,但是時機選擇正確,卻能致人死亡."

蘇秀秀沒想到竟然會有這樣的事情,同時想起柳大人之前對劉能的吩咐,難怪柳大人說凶手在這衙門之中,吩咐劉能立刻去查.

沒想到平日里清清冷冷的柳大人還有這種才能.

蘇秀秀看著柳大人的目光又忍不住亮亮的.

若是在現代,有那麼多才能,那可是超級牛逼的存在.

蘇秀秀湊近柳大人:"大人,您怎麼知道這一點的?"

柳大人清冷的看向蘇秀秀.

蘇秀秀鼓鼓臉,看來大人又不會回答了.

就在蘇秀秀放棄詢問的時候,柳大人清冷的聲音響起:"解圓父親死的時間湊巧,如果我料想不錯,是有人控制弄出這樣的結果,為的就是我們查的太深,特地用此來恐嚇我們,讓我們不繼續深入."

蘇秀秀皺眉,沒想到其中還有這樣的歪歪繞繞,可就為了這些事情就要一條性命,這樣蔑視生命:"大人,那我們要怎麼辦?"

問話間,一雙杏眼盯著柳大人.

"既然有人出手了,正好繼續查下去."柳大人聲音清冷,語氣卻堅定,好看的臉似乎蒙了一層韻味,越發的好看.

蘇秀秀看著,只覺得心中忍不住快速跳起來,趕忙捂住胸口:"怎麼突然心跳加速,難道我也被下毒了?"

柳大人聽到蘇秀秀的話,直接掃向楊仵作,楊仵作趕忙上前給蘇秀秀診脈,卻是丈二身高摸不著頭腦:"蘇姑娘沒什麼問題,只是氣血突然浮動的厲害,沒中毒."

蘇秀秀瞪大眼睛,不是中毒那是什麼?

┗|‘O′|┛嗷~~,難道又是被美色蠱惑的?

~~~~(>.<)~~~~,絕對不能叫柳大人知道,這,這會丟人丟到姥姥家的.

蘇秀秀卻不知道自己這會看著柳大人突然臉紅.

好在解圓的聲音適時的響起:"我父親是在大堂之上被人下毒害死的?竟是被人在大堂之上下毒害死的!"

柳大人沒有回答,卻是吩咐劉能將今日出現過在大堂的衙役都叫上來.

只是楊仵作對著劉能喚來的人全部查看了一圈,都沒看出有哪個有問題.

剛剛下毒,身上必定染了毒的味道,而且會是最重的,不可能沒有.

楊仵作不由皺眉.

柳大人卻是看向解圓.

蘇秀秀見柳大人看向解圓,想了想湊近解圓,便感覺解圓身上有些不一樣的味道,蘇秀秀眼睛一動,對著楊仵作說了兩句,楊仵作便看向解圓,對著解圓一檢查.

楊仵作查完眉頭直接皺起:"這毒,在解圓身上."

解圓的臉色蒼白,顯然沒想到毒下在他身上.

"解圓不可能殺害解老捕快,若不然也不會替他父親頂罪."蘇秀秀開口,只是下毒的人好陰損,若是一般的衙門,恐怕直接定了解圓的罪,就讓這個案子再也查不清楚.

柳大人沒有說話.

蘇秀秀卻是趕忙對著楊仵作詢問:"楊仵作,解老捕快中的毒,若是放在身上,保留害人的藥效,最多能在身上停留多長時間."

"最多半日."

楊仵作說完,趕忙仔細檢查解圓身上,眼睛亮起:"解圓身上的毒是用藥草泡過的水弄到衣服上,才留下的,可能半日都不到,就會消耗在空氣中,不複存在."

"也就是說,若是間隔半日後,解老捕快就是出現,這毒也不會對解老捕快產生什麼作用?"蘇秀秀快速詢問.

"是."

柳大人聽到楊仵作的回答,看向蘇秀秀.

蘇秀秀的眼睛卻是亮的讓柳大人看著她愣了愣,蘇秀秀沒注意到這點,卻是快速繼續開口:"解圓昨日便被關到大牢之中,並不知道自己的父親回出現,所以也就不可能中途弄來什麼毒藥放身上,所以這毒,必定是在牢房之中沾染的."

解圓聽到這話,趕忙開口:"我想起來了,我今早想要喝湯的時候,和我同個牢房的人,突然將水打翻,我沒喝著也就罷了,衣服也濕掉了,會不會就是那時候弄上的毒藥."

解圓說話間,眼中全是憤怒.

蘇秀秀趕忙開口:"大人,應該立刻派人查看牢房."

柳大人看向回來的劉能.

劉能趕忙離開,只是不一會就臉色十分難看的回來:"大人,和解圓同個牢房的人自盡了!"

這也就是說,今日之事的線索直接又重新全都斷掉了.

解圓氣餒憤恨.

柳大人讓人將解圓父親的尸體送下去,同時也讓解圓下去.

解圓想要說話.

柳大人卻不看解圓.

只是在解圓走到門口時開口:"解圓,沒我命令,不得輕舉妄動,這個案子我會具體安排你需要做的事情,若是你不服命令,擅作主張,我便趕你出衙門,再不讓你插手此案!"

聲音一貫的清冷.

蘇秀秀卻是覺得略暖,柳大人說出這樣的話,至少能讓解圓不因為害死父親,突然做出一些可能出格的事情.

只是弄出害人把戲的人太狠心,竟利用解圓害他父親的性命.

這樣的事情放在誰身上,恐怕都會癲狂.

想到暗中的對手在這大堂之中殺害解圓父親,很可能是挑釁衙門,蘇秀秀心中忍不住沉重.

真的是挑釁衙門的話,她和柳大人以及這衙門查事情的人都不一定安全.

特別是想到以往柳州府的縣令們的結局,蘇秀秀忍不住擔心的看向柳大人.

柳大人見蘇秀秀看向自己,清冷開口:"衙門里的人都不會出事."

"誒?大人,您怎麼知道我是在擔心您和衙門里的人?"蘇秀秀目瞪口呆,要不要那麼厲害,連她突然升起來的擔心都能猜測到,這簡直比她能看到鬼,能聽到鬼說什麼,還要厲害.

"因為你笨."所有的情緒全寫在臉上.

柳大人一貫清冷的開口.

蘇秀秀直接愣住,大人剛剛是和她在說話嗎?

熬,好一會,蘇秀秀才反應過來,幾乎是瞬間,蘇秀秀差點沒跳起來.

說好的清冷無垢呢,為什麼突然畫風變了,竟然……竟然這麼變化.

這變化叫蘇秀秀忍不住心中一跳.

不對,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得告訴柳大人蘇敬堂和她的關系,然後懇求到柳大人繼續讓她參與這個案子.

就當蘇秀秀這麼想著,柳大人卻是帶頭前往牢房.

蘇秀秀暫時放棄開口,便見柳大人將牢中所有差役叫出,一個個審問,詢問都有誰接觸過死去的犯人,以及解圓食用的食物.

半天時間過去,就在柳大人審到第三個之際,離開辦差的劉能突然從外面沖進來:"大人,不好了,柳州城又死人了."

"這次是城外的池中發現一具男尸,村里的人說,這是詛咒,詛咒外面的人對村子里的神不敬,于是被神明討要了性命!"

上篇:第三十八章:蘇敬堂的身份    下篇:第二章:死者是認識的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