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要上天:廢柴風水師第十九章:審問耿中   
  
第十九章:審問耿中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蘇秀秀說完,不看常三的臉色便走了.

走出一段路後,才低聲對著蘇小弟開口:"諍兒跟著這個常三管家,看看對方在我們走後,做什麼了."

蘇小弟對著蘇秀秀點頭,便留在了常府.

卻說南村.

柳大人吩咐劉能隨著常銘去常府,繼續詢問死掉小厮的事情和情況,查找線索.

"大人,您不和我們一起去嗎?"

劉能見柳大人是要他一個人和常銘去常府,忍不住開口:"這小厮的死詭異,總覺得死亡地點選的太恰當好處,就仿佛設計好的,若不然的話,為什麼這里會正好有人曾用過神明殺人的手法殺過人."

"然後小厮也死于神明殺人,我們又這麼恰到好處的,就查到之前借這個名頭殺人犯下的案子,然後知道這是犯人曾經在常府見過這種殺人手法,模仿作案."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需要你跟著常銘去常府,除了查死者外,順便再查查常銘這個人."柳大人清冷的吩咐.

劉能瞪大眼睛:"大人,眼下的線索看著就很重要,說不得能查到不少東西?"

為什麼讓他一個人去一個出過命案,卻這麼長時間都沒爆出來的府邸,平時大人查案,不都親自跟進,讓他打下手的嗎.

"這次你去."柳大人看出劉能內心的想法,清冷的開口,重複吩咐一件事情.

劉能知道沒法改變,看向柳大人:"那大人您呢?"

"我要回衙門一趟."說話間,柳大人轉身離開.

劉能卻是百思不得其解,難道衙門那邊發生了什麼大事,有比這個線索更重要的事情發生?

蘇秀秀不知道柳大人這邊的事情,為了吩咐蘇小弟做事不叫人發現,幾乎是快步離開常三管家的視線范圍.

厲捕頭心急跟上蘇秀秀,盯著耿中的目光也變得嚴厲起來.

待得耿中跟著,厲捕頭便快步追上蘇秀秀.

三人一起離開常府,蘇秀秀便不再說話,也不看被厲捕頭盯著的耿中.

倒是厲捕頭幾次想開口,都被蘇秀秀一個眼神制止.

耿中幾次看向蘇秀秀,終于忍不住開口:"蘇姑娘這般找我回衙門,可是有什麼事情?"

"也沒什麼事情,只是解老捕快被害的事情沒有查清楚,需要再問問你."蘇秀秀的聲音不快不慢.

耿中放松下來:"這件事情,厲捕頭不都查清楚了嗎?"

蘇秀秀瞥向耿中.

耿中皺眉.

"耿差役真覺得厲捕頭查清楚了?"

耿中一頓:"自然."

"厲捕頭,你有仔細詢問耿差役?詢問耿差役這兩天去過什麼地方,做過什麼事情,什麼時候回的牢里,看管犯人之中,都做過些什麼,和哪個差役說過幾句話,是否有幫別的差役做過事情,這一件件的事情,都有詢問過?"蘇秀秀看向厲捕頭.

厲捕頭直接懵逼:"蘇姑娘,查案不就是問問最有可能下藥的時候,這差役在哪里嗎?還要問的那麼仔細嗎?"

蘇秀秀看著厲捕頭,終于忍不住搖頭,老娘都沒當過捕快,都知道事情要問的詳細一點,因為問的越詳細,人越可能出現漏洞.

這厲捕頭能當上捕頭,自然是當過很長時間捕快了,竟然連這一點都不知道.

厲捕頭見蘇秀秀看自己,也忍不住不好意思.

蘇秀秀只能再次搖搖頭,恐怕風水師都要比厲捕頭靠譜,好歹風水師看了地後,還會仔細的詢問這地面上曾經發生過哪些變遷,給人算命之前,也會根據八字和紫微斗數,大致的測驗一下已經發生的事情,算命的人身上是否曾經發生過,以此來測試一下給的生辰八字是否正確呢,以便後面繼續算命.

到了厲捕頭查案這里,合著就隨便一問,啥目的不放.

蘇秀秀不再看厲捕頭,直接看向耿中:"本來這些問題我打算回衙門再問,既然耿差役這會提及了,那是否能給我仔細說一下,這兩天你詳細的生活情況?"

耿中想了想開口:"蘇姑娘想知道什麼?"

"解圓自首的時候,你在什麼地方?"

"解圓自首的時候,我正好當值,直到今天下午輪休,因為案子詢問完了,又輪休,我便想著出來走動走動,畢竟解老捕快這麼突然沒了,對我這個在牢里當差役的打擊也不小."

"誰能想到為衙門做事,竟也會有這樣的危險,解老捕快因為查案失蹤那麼久,回來竟然……"

"耿差役今年多大?"蘇秀秀打斷耿中的話.

耿中愣了愣,卻還是很快的開口:"我今年二十有五."

"耿差役十六歲就開始在牢中當差?"

"這倒不曾."

"我記得沒錯的話,解老捕快失蹤有九年,今天才出現,可耿差役對解老捕快似乎挺了解."

耿中小心的看向蘇秀秀:"蘇姑娘說笑了,當差的人總是會努力了解和自己一樣當差的人,畢竟一個衙門也就這麼一些人."

"厲捕頭,耿中可曾婚否?"耿中剛說完,蘇秀秀突然對著厲捕頭詢問.

厲捕頭茫然.

蘇秀秀又看向耿中:"耿差役可見過厲捕頭家的內人?"

耿中搖頭.

"很好,你和厲捕頭如今算是都在衙門中做事情,還有交集,而我詢問厲捕頭,問他你是否婚配,厲捕頭茫然,而我問你是否見過厲捕頭的內人,你是搖頭,而不是直接打斷我,說出厲捕頭事實上不曾婚配這件事情."

"我在這衙門之中只知道幾個人,比如厲捕頭,比如劉主簿,還比如解捕快解圓,別人卻都不了解."蘇秀秀看向耿中:"這說明,人對周圍的事物,一般只會關心周圍的幾個重要的人,而其他人最多也就知道名字."

"而解老捕快失蹤快十年,衙門里的人也都沒有提及過解老捕快失蹤的原因,一出現,你作為還不曾當過十年差役的人,竟就知道解老捕快是因為查案失蹤,你能說說為什麼嗎?"

耿中額頭微微冒汗:"我……我畢竟看管著解圓,作為牢中的差役,總要了解一下自己掌管的牢中的犯人的."

"你是說,你通過解圓知道的他父親的事情?"蘇秀秀直視耿中.

"是,不對,不是."耿中微微喘氣.

"究竟是是,還是不是?"

"我……"耿中被蘇秀秀看得腳步微頓,忍不住停住:"蘇姑娘你這是在懷疑我?"

"我只是例行公事詢問,任何和這個案子可能沾上一絲一毫關系的人,我都會這麼詢問."蘇秀秀一頓:"耿差役這麼在乎,難道是心虛?"

"怎麼可能!"耿中雖然繼續跟著他們走,腳步卻更慢了.

蘇秀秀也不說什麼,待得耿中距離他們略微遠一些的時候,對著厲捕頭開口:"厲捕頭,扶著耿差役走,耿差役今日走了不少地方,這會恐怕也累了."

耿中的臉色開始略略泛白.

蘇秀秀看著路前方,維持原本的節奏前行,聲音不高不低,不快不慢的再次響起:"厲捕頭,天色快暗了,外面也不安全,我們要快點回衙門才成,今日還真是忙了不少事情,耿差役的事情,便回衙門繼續審問吧."

"啊,這就不繼續問了?"厲捕頭有些失望.

蘇秀秀卻不看厲捕頭,只是快速往衙門走.

直到快到衙門的時候,才看向耿中:"對了,耿差役,你為什麼要對厲捕頭說,查問牢中住在解圓旁邊的犯人說不定能得到有用的線索."

耿中的腳步一頓,又慢慢邁向前:"查案不就是把所有可能和案子有關的人都查一遍,看看能不能發現什麼嗎,我看厲捕頭查不到害人的凶手,便想著幫忙出個主意了,蘇姑娘,難道這樣也不行?"

"自然可以."蘇秀秀邁過衙門大門:"只是我好奇一件事情,我不小心聽到你和別人說的一句話,你說,交代你的事情你都完成了,我能不能知道你究竟幫人做了什麼事情呢?"

上篇:第十八章:和常府的人聊聊天    下篇:第二十章:柳大人驅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