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要上天:廢柴風水師第十八章:所有事情的始末與端倪   
  
第十八章:所有事情的始末與端倪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劉能這話一出,蘇秀秀和柳大人不禁互看一眼.

不等柳大人開口,蘇秀秀忍不住已經先開口:"大人,眼下這情況,是不是就可以解釋牛五讓人故意給衙門提供假證據的原因了?"

"提供假證據的原因?"劉能聽到這話不禁疑惑,怎麼才給柳大人和蘇姑娘提供個單獨相處的機會,蘇姑娘說的話他就聽不懂了呢,一時間劉能忍不住看向柳大人.

柳大人依舊清冷,根本不說話.

蘇秀秀卻沒有停頓,忍不住將自己的猜測,噴薄出來:"我們不是一直好奇,牛五為什麼要給同個村子的鄰里銀子,讓對方和衙門說莫須有的證據嗎?"

"我們之前好像沒好奇過."劉能開口.

"不要打斷,讓蘇秀秀繼續說."柳大人清冷的看向劉能.

劉能立刻閉嘴.

蘇秀秀對著柳大人點頭,這會認真分析案子,蘇秀秀忘記了面對柳大人時的不好意思:"牛五給同村鄰里銀子,讓對方和衙門說莫須有的證據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總要有點原因做這樣的事情才是,我之前仔細想了一下,唯一能解釋的通的是,對方因為自己原來呆的山寨的人被抓了,于是給我們搗亂."

"可後台聽了提供線索的百姓的話,卻又想不通了."蘇秀秀微微一頓:"據提供假線索的人說,牛五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很緊張,若按照我第一個猜想來的話,牛五不應該會緊張."

"他緊張,也可能是因為他是亡命之徒,和官府折騰,總擔心被抓的."劉能漸漸進入蘇秀秀的思路,不由開口.

蘇秀秀搖搖頭:"一個亡命之徒,這麼早就脫離了山寨的人,能對原來的山寨的人有多少感情,就算有感情,他也不需要做這樣的事情,因為他並無法對衙門造成實質的傷害,也就是說,他感覺危險的話,他可以不打交道的."

劉能眉頭皺起:"你是在說這牛五明明可以不去做,卻偏偏去做."

"是的,因為這樣,就顯得更奇怪,我唯一可以猜測的是,他有必須這麼做的理由."蘇秀秀認真的開口,說完看了一眼柳大人,見柳大人沒有阻止便繼續說:"可他這麼做的原因,我一直在猜測,如今知道他屋中的死者是華七,我終于知道原因了."

"究竟是什麼原因."劉能忍不住開口:"蘇姑娘,你真是越來越愛賣關子了,你可不能被大人帶壞了啊."

柳大人清冷的看向劉能.

劉能一縮.

蘇秀秀不禁笑起,眼珠子一動,突然調皮的開口:"你這麼說,我可不願意了,我決定不告訴你了,你要想知道,就讓柳大人和你說好了,後面我不說了."

劉能傻眼:"蘇姑娘,當年可是我幫你留在衙門的,你可不能這樣."

蘇秀秀直接躲到柳大人背後.

柳大人看到蘇秀秀躲到自己背後,嘴角不禁微微勾起,(☉v☉)嗯,看著劉能無奈的看了蘇秀秀一會,蘇秀秀也躲了一會後,才開口:"牛五在求救."

"牛五在求救?"劉能這次是真的被饒的有些迷糊了:"一個亡命之徒,向衙門求救,這怎麼可能."

蘇秀秀聽到這話,也停頓下來:"是啊,就因為不可能,所以做出這麼奇怪的事情,讓人提供假線索,一個亡命之徒總不想和衙門接觸的,總還想要自由的,自然不能親自和衙門的人說這件事情,親自上衙門,說不得就被抓了,于是就想辦法迂回的引衙門的人發現這件事情."

"他這是發現華五的行蹤被人發現了,又或者他們和那幫人的合作出現了裂痕,于是,覺得危險了,偏偏因為本身就是犯罪之人的身份,沒辦法直接求救,才做出這麼婉轉的事情,若是我們沒注意到,就完了."蘇秀秀說著卻是忍不住微微歎氣.

"但聽你這麼說的話,現在我們知道了,這個時機也有些晚了啊."劉能不禁開口:"首先,我們並不知道背後對付他們的人是誰.第二,我還不知道這個求救的人在哪.而今華七已經死了,常三失蹤,唯一一個我們知道有人最近見到過的,和我們求救的人,行蹤無解,也代表著,我們沒辦法直接幫到對方."

"這個案子,真是難查."

"難查,也要繼續查."柳大人清冷的開口:"現在立刻讓厲捕頭去牛五的村子里仔細的查問和牛五有關的所有線索,一個也不要放過."

說話間,柳大人微微一頓看向池青:"我記得你說過,你查袁三死亡的事情時,去看過跟著袁三一起到柳州城的人,對方還是個女子,就是為了找和解老捕快有一樣情況的人來的,而且對方很有銀子?"

蘇秀秀突然聽到柳大人詢問,不由微微一怔,趕忙點頭:"那女子確實有錢,吃住是咱們柳州城最好的酒樓,還每日的菜都有不同的菜譜,顯然應該是貴重人家出來的姑娘."

柳大人點頭:"你讓解圓仔細跟著那位姑娘,及時關注這姑娘的動向."

蘇秀秀抬眼:"大人是感覺那姑娘有問題?我和那姑娘接觸了一番,覺得尚還不錯."

"我在想,常三和背後神秘的人合作那麼常時間,為什麼突然這個事件出現了問題."柳大人沒有多說,只是說了這麼一句.

蘇秀秀卻是心中一驚.

是啊,常三是三年前到常府當三管家的,這三年來安然無恙,可突然在這個時候出問題了,這是為什麼呢,她之前一直沒想這個問題,如今想來,最可能動搖常三管家和牛五華七的是什麼,自然是好日子.

而好日子需要什麼,那當然是銀子了:"大人,您這麼說,我覺得驚恐,因為想起一件事情,提供線索的百姓說過,牛五很有銀子,一直不缺銀子.可那牛五已經不當山賊那麼長時間,這些銀子究竟哪里來."

"而若是一直擁有足夠的銀子,花慣了,胃口會不會漲,胃口漲了,也許就變了."

"世人都認為,只要用銀子能控制住的人,就是最好控制的人,殊不知,一開始就用欲望控制,最後是欲壑難填."柳大人淡淡的開口:"更何況,誰能一直滿足別人的欲望,這種欲望也有繼續填充不了的時候."

蘇秀秀心中一動,看向柳大人:"比如說,柳州府四大家族去掉其三,少了三個供應足夠銀兩的家族?"

蘇秀秀手不禁握緊,常三背後的人顯然很重視他們組織的嚴密性,最怕就是自己的信息透露出去,而偏偏這位姑娘出現,無論是身份還是其他,出現的太恰到好處了,正好是能打破這個局面的存在.

這樣想起來,陳二姑娘確實危險.

不知道為什麼,蘇秀秀想到這里,又忍不住想著這些日子以來,查案子的怪異之處,常府的案子順利到極致,這邊的案子也總像背後有人推動他們到這一步,特別是陳二姑娘會到柳州府的原因,讓她特別的在意.

是有人同他父親說,有找到她定親夫婿線索的事情,陳二姑娘忍不住接觸後才來的.

究竟是誰到陳二姑娘府上提供的這個線索呢?

提供線索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若說柳州府所有的案子都是從開始到結尾有人刻意引導前行的,那布的是什麼局呢,是不是從一開始,就是為了對付這個她到現在,才了解一絲的組織.

想了想,蘇秀秀對柳大人開口:"大人,陳二姑娘那邊,我想親自去跟."

上篇:第十七章:確認死者身份    下篇:第十九章:陳二姑娘失蹤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