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打臉日常第一百五十五章 契機(二更)   
  
第一百五十五章 契機(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娘娘,有件事老奴拿不得准主意,還請娘娘做個決斷?"

"什麼事?"云汐抬頭望向許嬤嬤,明顯有些意外.

許嬤嬤在宮里的時間最長,平日里云汐多倚重,且因著宮里的彎彎道道她最清楚,所以很多事情云汐都會習慣性地先聽聽許嬤嬤的意見.現在聽聞有許嬤嬤拿不定主意的事情,云汐倒是有些好奇了,什麼樣的事情居然能難道許嬤嬤這樣的老人兒.

"近來娘娘不是讓老奴多關注一下慈甯宮的動向麼?老奴常通過以前的老姐妹打聽到一件事."許嬤嬤見云汐一臉關切的模樣,細細說道:"太皇太後身邊有一對姐妹倆,姐姐池姑姑管著太皇太後的衣裳首飾,妹妹小池姑姑管著灑掃粗使,都算是太皇太後的心腹,可前幾天,池姑姑卻被太皇太後給賜死了."

"賜死了?為什麼?"云汐一臉訝意,她似乎並沒有聽說後宮有人被處置啊!

後宮里的太監宮女會被刁難,懲罰是常事,但是打殺什麼的並不隨便,更不像那個文明時代的各式作品里表現的那樣誇張,動不動就是'一丈紅’.不過這並不表示太監宮女的日子就好過了,事實上宮里捧高踩低是常態,除了主子之外,奴才之間也互相傾軋,畢竟主子身邊的紅人也不是誰都能當的.

當然,像太皇太後這樣的身份,要處置一個奴才且不讓人知道,肯定是再簡單不過的了,但是被處置的既然是太皇太後的心腹,卻一絲消息都沒露,那就不一般了.

心腹可不必一般奴才,忠心,能力缺一不可,要培養出來並不容易,即便太皇太後身邊能人多,卻也不應該隨隨便便就舍棄其中一個心複.再說犯錯這種事,誰能沒有,可大小事情的懲罰也是有區別的,大多都是罰跪和挨板子,上來就是杖斃的很少,像康熙那樣的例外,至少云汐進宮這麼久,後宮還沒有見過這種情況.

"對外說是侍候不經心,打碎了太皇太後最心愛的如意把件.可據老奴提知,對方是被人當成了替罪羊,而太皇太後心知肚明,卻依舊順水推舟地要了池姑姑的性命."許嬤嬤想著自己查到的消息,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他們這樣的人,能跟對一個主子真的不容易,因為一不小心就可能被他們傾注一切跟隨的人當成棄子給舍棄了.

"嬤嬤的意思拉攏這位小池姑姑?"云汐望向許嬤嬤,面色平靜地問道.

"是.老奴出宮之前同池姑姑和小池姑姑有過接觸,關系尚可,且對她們的心性也有一定的了解.既然知道池姑姑是被人當了替罪羊,那小池姑姑就一定會報複,但礙于太皇太後這個主子……"許嬤嬤語焉不詳,但該表達的意思都表達清楚了.

太皇太後身邊的人內訌,對于云汐而言就是一個機會,若是能助小池姑姑報仇,不說讓她轉投永和宮,最起碼在云汐有難時,可以幫上一把.

云汐微微思索一番,心里對比一下利弊,再想想能辦成這件事的可能性,有些不確定地道:"嬤嬤可知推池姑姑出來當替罪羊的人是誰?咱們幫著小池姑姑除掉對方的幾率有多大?"

太皇太後的勢力何其之大,宮里宮外都有,何況是太皇太後大本營的慈甯宮.

別以為對方是個奴才就好對付,有句話怎麼說來著,打狗還要看主人.太皇太後那樣的人,她可以隨意處置自己的奴才,卻不定能容忍別人在她的地盤上處置她的奴才,所以這件事並非她答應就能做到.

"老奴打聽過了,推池姑姑出來的是太皇太後身邊掌管起居被褥的,平日里就跟池姑姑不對付,最近不知道因什麼事入了太皇太後的眼,得了不少賞賜,慈甯宮里有不少人追捧.若要對付她,就得從太皇太後的起居以及被褥上著手,但太皇太後的衣食起居都有專人負責,即便小池姑姑願意里應外合,怕是也很難動得了對方."許嬤嬤雖然想促成此事,但是面對云汐的問題,她還是盡心盡力地幫著分析和解答.

云汐瞧著一臉猶豫的許嬤嬤,臉色古怪,這事明顯不可違,但許嬤嬤卻特地提及,這讓云汐有些好奇:"嬤嬤可是有什麼為難之處?"

許嬤嬤神情複雜地看著云汐,猶豫再三,最終退後一步,跪在云汐腳邊道:"還請娘娘恕罪,池姑姑這事老奴多少還是有幾分私心的?"

她說這話並非是推卸責任,池姑姑姐妹同她還是有幾分情份的.當初在慈甯宮,若非她們幫忙,有可能她就活不到出宮,更別談遇上昭嬪了.現在她們姐妹出了事,找上她,她自然是想幫上一把,再者昭嬪也有對付太皇太後的心思,她這才開了口,只是昭嬪的話讓她意識到了自己的魯莽.

真沒想到,臨到老了,她既然還有這般沖動的時候.

實在是因為小池姑姑兩姐妹的遭遇太讓人難受了,眼瞧著昔日幫助自己的姐姐一死一傷,她就算再冷靜,此時此刻也難免會產生一種沖動.

都是奴才,沒人希望自己付出一切後被自己的主子輕易拋棄,太皇太後的舉動著實太讓人心寒了,再思及昭嬪和太皇太後之間難以理清的矛盾,許嬤嬤喉頭發干,意識到眼前的池姑姑的事就是昭嬪攻破慈甯宮的一個契機,便動了心思,這才有了今天這個舉動.

云汐愣了愣神,隨後歎了一口氣將許嬤嬤扶了起來,"嬤嬤重情是好事,但是嬤嬤怎小池姑姑願意忍著心中的悲痛陪著我一起等待時機呢!要知道慈甯宮被太皇太後圍得跟鐵桶,想要在這里面生事,別說一兩天,就是一兩也不一定能成功!"

許嬤嬤聽了這話,便沉默了.

憑心而論,昭嬪說的一點不假,一個永和宮都能在昭嬪手中慢慢地變得固若金湯,那就更別說太皇太後的慈甯宮了.也許有小池姑姑在,她們有突破的機會,可想要除掉桂姑姑而不使太皇太後起疑心,怕是不容易,就更別提其他的計劃了.

"娘娘的意思,老奴明白,這事老奴會再做確認的."許嬤嬤輕聲道.

小池姑姑一心想要報仇,若時間被無限延長,就是許嬤嬤自己也不能確定小池姑姑會願意,所以為了昭嬪和六阿哥的安危,她得反省自己的急切.

情份這種東西,只有雙方都認可,那才叫情份,若僅止是她自己一廂情願,那她離死路亦不遠矣.

云汐透過碧紗櫥看向外面的那一抹綠意,手指輕點著桌面,可能是有些用力過度的關系,指尖泛紅,帶著一絲麻麻的疼痛感,不重,卻讓人不由自主地想要皺眉.

"確認是一定的,關鍵還是要看她本人的心性,是否真的能沉得住氣.畢竟太皇太後不是一般人,只要一次讓她察覺到不對,那咱們別說機會,可能連小命都難保."云汐語氣深沉,說的話卻像針一樣紮進了許嬤嬤的心里,讓她瞬間注意到自己已忽略的重點:"若真的能促成這次合作,付出是相對,我助她報仇,那她能助我什麼?"

既然是合作,那就要拿出誠意,她若是答應幫她報仇,就必定要收取相等的東西.

身在後宮內苑,明知是塊石頭都能長出耳朵來,又怎麼可能隨意使用自己的同情心,畢竟有的時候他們連自己身邊的人都不敢輕信,何況對方還是曾為太皇太後的心腹的小池姑姑.

云汐既然動了算計太皇太後的心思,那她就不可能一直等著機會上門,但凡有可能,她不介意制造機會,且就算她得到機會,要麼不出手,要麼一出手便能致太皇太後于死地.

許嬤嬤意識到自己的急切,緩和一下情緒之後,低聲道:"娘娘顧慮的對,小池姑姑現在的只是被仇恨沖昏了頭,與其說她是顧念昔日同老奴的那點情份,還不如說她是病急亂投醫,逮著機會就想試一試."

云汐笑著點了點頭,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好似根本沒有將此事放在心上,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小池姑姑的出現擾亂了她的心湖.

久久不曾有過動靜的計劃,突然遇到了可以成為契機的引子,別說許嬤嬤心動,就是云汐自己也難忍心動.若不是上一世的經曆太過淒慘,她怕是不可能像現在這般謹慎.

傍晚,聽聞康熙翻了她的牌子,云汐並不覺得有什麼意外,這段時間因著七阿哥的事情,康熙已經有好些天沒有踏足後宮了.現在康熙一舉震懾住那些別有用心的臣子,定然是要好好放松一下的,原本云汐還以為他會像從前一樣先翻衛常在的牌子,卻不想這次卻是先翻她的牌子.

這下子,太皇太後怕是又要多想了,而後宮那些嬪妃,大半又要夜不安枕了.

不過因著小池姑姑的出現,云汐難得主動冒頭,畢竟之前因著太皇太後的屢次敲打,她一直表現得很老實,萬事不出頭,即便被人刁難,也是直接回擊,少有耍心機的時候.雖然不知道這樣的印象是否深入人心,但云汐清楚,要讓有本事的人投奔自己,首先她就該展現自己的優勢,而得寵就是她最大的優勢.

當然,這後宮得寵的並非只有她一個,但是她會讓人知道她不僅得寵,她還有足夠的實力往上爬.

上篇:第一百五十四章 罪己詔    下篇:第一百五十六章 撩與被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