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邪帝心尖寵:鬼醫廢材妃第086章你倆怎麼不湊一對?   
  
第086章你倆怎麼不湊一對?

g,更新快,無彈窗,!

第086章你倆怎麼不湊一對?

"呵!"葉天音轉過身,似笑非笑地盯著兩人,"瞧這一唱一和的,你倆怎麼不湊一對?"

真當她脾氣好,還來勁了.

柳詩琴面色一變,眼眶都有些泛紅,仿佛被氣得不清.

"郡主別胡說,我和世子是清白的."

說著,她看向楚玄溟,露出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樣.

聽到柳詩琴飛快否認,守在她身邊的石戈眼中閃過黯然,但還是冷冷開口:"郡主的眼神看來不……"

"住口."楚玄溟雙眼微眯,"你們可以走了."

他不計較,只是看在兩人的父輩都是忠于父皇的朝中重臣,若兩人再敢放肆,他定不會輕饒.

"殿下."柳詩琴一驚,"您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此處可並非郡主的私產啊,何況我真的只是一片好意,想要幫助郡主而已."

看似好意勸說,句句綿里帶針,直刺葉天音.

楚玄溟眼中閃過冷光,抬手間,魂力立時凝于掌中.

石戈大驚,擋住柳詩琴的同時,脫口質問:"戰王這是要以權勢壓人?!"

就在石戈咆哮的當口,葉天音也飛快地拉住了楚玄溟.

"雖是你的桃花,但我看著實在不順眼."她笑眯眯地抬眼看他,"讓我玩玩,你不介意吧."

楚玄溟緩緩散了掌中魂力,縱容地說道:"音兒莫氣,只管隨意."

反正有他看著,定不會讓她吃虧就是.

葉天音仔細看著他的眼睛,確信他的眼中只有對自己的寵溺,這才滿足地笑了笑.

移開視線,她上下打量石戈.

"你說戰王仗著權勢欺人?"

"不錯!"

石戈負手而立.

"那好,星羅大陸向來以實力說話,你個武宗師五重境,哪來那麼大的臉,敢在戰王面前叫囂?"

葉天音緩緩抽出流火劍,笑盈盈地問道.

石戈的臉色一下子漲得通紅,他不知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戰王的實力的確比他強.

可是他看到葉天音拔劍後,一下子找到了宣泄口.

"你也不過是個武宗師二重境,敢沖我拔劍,不過是仗著戰王的寵愛."

"我不必仗著他的寵愛,也能把你們給打出去."

葉天音揚起手中的劍,劍身隨著魂力的注入,緩緩泛起紅光.

"郡主不要太過分了,世子可是石王之子,可不是您能隨意羞辱的人."柳詩琴蓮步微移,從石戈身後走出.

"殿下,您實在不該任由郡主如此."她輕輕搖頭,"眼下奚氏一族猖狂,我們都是站在殿下這邊的,可郡主偏要將我們打走."

"呵,你們?"葉天音冷笑,"你們是朝中重臣?我怎麼不知?"

開口就說助力,還敢用奚氏一族來威脅楚玄溟,這女人腦子有病吧.

"我父親是右相."

柳詩琴挺直腰板,很是自傲.

"原來是你父親,我還以為是你呢."

葉天音譏諷一聲.

手下再不留情,揚劍一甩,紅光立時打出.

"啊!"

柳詩琴嚇了一跳,連連後退,卻一腳踩到了長裙,險些向後栽倒.

"柳小姐!"

石戈眼疾手快,連忙伸手扶住她,而後怒瞪葉天音.

可當他想要動手時,卻感到了一股恐怖的威壓.

視線一轉,就見楚玄溟正冷冷盯著這邊,眼中透出殺意.

石戈心下大駭,他竟有種若敢動手,就會丟了性命的錯覺.

也就是這麼一晃神的功夫,他聽到葉天音冷冷說道.

"再不滾,本郡主可不會手下留情."

"葉天音,你太無禮了,就算你今天把我趕走,戰王身邊也絕不會只有你一人."柳詩琴被氣得失去理智,直接向楚玄溟表露真心,"殿下,詩琴愛慕……"

嘭!

一道澎湃的魂力毫不留情地擊向兩人.

石戈嚇得魂飛魄散,這分明是武將境的威力.

戰王突破到武將了?!

他只來得及回身護住柳詩琴,背後就遭了重重一擊,抱著柳詩琴前撲出去.

"啊!"

柳詩琴慘叫一聲.

她雖是被護著,卻被石戈重重地壓在了身下.

"你快走開."

柳詩琴尖叫.

當著戰王的面,她怎麼能被其他男子壓在身下.

"抱歉,噗!"

石戈忍著劇痛,勉強爬起,結果剛開口說了兩個字,就噴了柳詩琴滿頭滿臉的鮮血.

"你,你……"柳詩琴抬手一抹,滿手鮮血,一股惡心感直接從心中生出,她氣得眼淚都出來了.

長這麼大,她何曾受過這種屈辱.

葉天音,都是這個賤人!她不僅霸占了戰王,還教唆戰王變得心狠手辣!

這種賤人,絕對不能做戰王妃,否則戰王就毀了!

她眼中閃過陰狠,卻不願讓石戈瞧見,畢竟石王之子挺好利用,于是她干脆眼一閉,裝暈.

"柳小姐!"

石戈驚呼.

翻身從柳詩琴身上起來後,他連忙將柳詩琴扶起,不斷地搖晃她,想叫她清醒過來.

"噗."葉天音看得都要笑死了,這柳詩琴分明就是裝暈,卻被這樣拼命搖晃,不得不說,有個豬隊友還真是挺慘.

也不知道這柳詩琴還能堅持多久.

"音兒,走吧."楚玄溟伸手攬住她.

"不是讓你別出手麼,你剛剛怎麼還是出手了?"

葉天音戳了戳他的手臂.

"你的臉色太蒼白,我瞧著心疼.兩個不知所謂的人,隨便打發就是了."

楚玄溟帶著葉天音往百草園內走.

他只是不想聽柳詩琴再廢話下去.

天下之大,他只要音兒一人.

若是音兒因柳詩琴的廢話而猶豫起來,不願與他定親,他怕自己會忍不住殺了柳詩琴.

"別搖了,世子,我醒了."

柳詩琴實在受不了了,再被晃下去,她就要吐了.

"柳小姐,你醒了!"

石戈驚喜,松了一口氣的同時,臉上微微一紅,連忙收回手.

他剛剛情急,竟是抱住了她.

柳詩琴不屑地掃了一眼石戈,被戰王一招就擊敗的廢物,哪里配得上她.

但她很快就將這抹不屑收好,深吸一口氣後,露出一副憂心的表情,扭頭看向戰王和葉天音遠去的身影.

"戰王被迷惑了,天音郡主實非良人.待我出了楚天秘境後,定要與父親說清楚."

石戈原本垂著頭,聽到這話,像是被提醒了似的,抬頭道:

"沒錯,這女人刁蠻任性,哪有半點好.我也會同父王說清楚."

曜國有兩位異姓王,一位是戎王,一位便是他的父親石王.

比起戎王已與皇帝已離心,石王可是一直對皇家忠心耿耿,說話也更有分量.

在他心中,唯有柳小姐才是這世上最好的女人.她既然愛慕戰王,他一定會想辦法讓她如願.

"多謝世子."

柳詩琴溫柔一笑.

若是以往,她這笑容必定是如水一般,叫人心軟.可是她忘了,她眼下滿臉鮮血,這一笑,甚是驚悚.

就算石戈滿心滿眼都是她,還是暗暗驚了一下.

且不說這兩人如何暗中謀劃,葉天音看著滿園的草藥,第一次失去采摘的興趣.

"一生一世一雙人,這個承諾你能給我嗎?"

她看著迎風搖曳的草藥,沒有去看楚玄溟.

"音兒,此生我只愛你一人."

他低沉的聲音自耳畔響起,腰上的手臂似乎更加用力了一些,葉天音忽而就安心了.再看滿園的草藥,她的眼睛霎時亮了.

"我去摘草藥了."

"等等."

腰上的手臂沒有松開,葉天音剛邁開腳步就被禁錮住.

"嗯?"葉天音狐疑扭頭.

"音兒也該給我一個承諾."楚玄溟正色道.

葉天音眼波一轉,笑了笑,湊過去在他的唇上啃了一口.

"這下滿意了吧."

楚玄溟輕笑一聲,雙臂交叉,將她完全禁錮在自己懷中,不讓她離開.

"若是本王修理慕容晟時,音兒能不為所動,本王便滿意了."

"我和慕容只是朋友."葉天音好笑,伸手摸了摸他完美的下巴,"乖啦,不要亂吃飛醋,小心傷胃."

楚玄溟沒說話,只是專注地看著葉天音.

"你覺得我是那種拋夫棄子的女人嗎?"葉天音一手撈過小毛團,意有所指.

"不是."楚玄溟開口,嗓音微微暗啞,"就算你想,本王也不會讓."

他一手罩住懵懂的小毛團,一只手攬在她的腦後,照著她誘人的唇瓣壓下.

一番唇槍舌戰.

良久.

"唔……"

葉天音輕哼一聲,她有些喘不過氣,渾身發軟,只能癱在他懷中.

聽到這聲動人的呻吟,再看她水潤微腫的唇瓣,楚玄溟心下很是滿意.

他憐愛地伸手輕撫她透著紅暈的臉頰.

"需要什麼草藥,我和暗衛一起幫你摘."

"不用."葉天音軟軟地擺手,"我自己來就好,好不容易進一趟楚天秘境,你們還是抓緊時間修煉吧."

"好."楚玄溟又輕輕在她唇上啄了一口,"有事叫我."

"嗯."葉天音應了聲,等楚玄溟放開她,視線直接偏轉到滿園的各色草藥上.

下一瞬,她充滿了干勁,捧著小毛團飛快沖向心愛的草藥.

難得的機會,正好芥子手鐲中又有煉丹爐,她可以試著煉制補血丹藥.

上篇:第085章哪兒來的桃花,礙眼    下篇:第087章捏碎了舔舔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