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邪帝心尖寵:鬼醫廢材妃第088章皇後用死來汙蔑他   
  
第088章皇後用死來汙蔑他

g,更新快,無彈窗,!

第088章皇後用死來汙蔑他

很快,皇後看到個讓她更不敢相信的人.

"葉天音!"

她尖叫出聲,腦中嗡地一下子懵了,這怎麼可能?!

兩人都活著!

左相的臉色也是唰地變了,心中不免有些慌亂,但他到底比皇後沉得住氣.

老祖是武侯,就算失敗了,沒能殺死兩人,日後多得是機會.

"皇後冷靜."

左相壓低了聲音.

皇後咬牙,卻也知道自己剛剛太失態,深吸一口氣後,她竭力穩住情緒.

"皇兒,天音."

皇帝笑呵呵地沖兩人招手.

看到兩人安然無恙,他的心就定了,至于皇後和左相,秋後的螞蚱,根本無需在意.

"父皇."

楚玄溟拉著葉天音的小手,緩步走到皇帝面前.

"陛下萬安."

葉天音笑盈盈地福身,不過膝蓋剛一彎,皇帝就已經熱情地叫起.

"自家人何須客氣,天音不用多禮."

葉天音眨眨眼,站直了膝蓋,卻沒有回應這句話.

嗯,目前來說,應該還不是自家人吧.

"安全出來就好."

皇帝樂呵呵,也不在意葉天音沒有回應,小姑娘臉皮薄嘛,可以理解.

"父皇放心."

楚玄溟笑道.

平凡的一句話,皇帝卻聽出了意味深長的意思,而後眼睛陡然亮了.

激動得就要去拍兒子的肩頭,卻在手要落下時,忽然發現,好像沒法拍.

兒子肩頭趴著的那一團小東西是什麼?

"啾啾?"

小毛團搖搖晃晃地站起來,警惕地瞪著懸在那兒的大手.

這是要打他?

葉天音連忙伸手把小毛團撈過來,捏了捏他的小嘴,避免他噗地一下子噴出火焰,造成不必要的慘劇.

"陛下,這是小毛團,我的寶貝."

"嗯,小傢伙很可愛."

皇帝頷首.

懸空的手很自然地轉了個方向,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視線一轉,落在楚玄溟身上時,皇帝眼中透出調侃意味.

兒子還是很會哄人的嘛!知道用可愛的小東西逗天音開心.

好事果然近了.

"音兒說錯了,小毛團是我們的寶貝."

迎著皇帝促狹的目光,楚玄溟面不改色,伸手就將葉天音給攬入懷中.

皇帝好笑.

若非這小毛團是只小雛鳥,他還真有種兩人在給他介紹金孫的感覺.

不過,金孫什麼的,恐怕他還有得等了.

"皇兒修為大漲,看樣子要不了多久就能突破武將."

楚玄溟點頭:"一月之內,必能突破."

"好啊!"

皇帝開口誇贊.

心情卻是有些複雜.

一旦兒子突破就要離開曜國.雖說好男兒志在四方,但是作為被丟下的老父親,唉,頗有些淒淒慘慘戚戚的感覺.

葉天音眼尖,注意到皇帝眼中飛閃的失落,不由好笑,扭頭去看楚玄溟.

宣貴妃.

她比了個口型.

楚玄溟笑著點頭.

待母妃蘇醒,父皇就不會覺得失落了,到時他們不走,反而會被嫌棄.

"朕的兒子就是出色!"

皇帝沒察覺到兩人已經交流了一波,很快收拾好了心情,不無得意地大笑起來.

不遠處的皇後聽到這一句,氣得心口都疼.

兒子兒子,楚延坤不是他的兒子嗎?

這個男人,為何偏偏對她的兒子如此狠心!

她怨毒地瞪向楚玄溟,氣得指甲都掐到肉里了.

楚玄溟感受到注視,冷淡地瞥了皇後一眼.

只是一眼,皇後被嚇得心驚肉跳,不由退後了數步.

"嗚嗚嗚……"

周遭忽而響起抽泣聲.

楚天秘境關閉了.

沒有出來的人,便是徹底地死在了里面.

沒能等到親人的,忍不住壓抑地哽咽起來.一人哽咽聲小,但不少人加起來,這哭泣聲一下子就響亮了.

"這不可能!"

左相驚懼道.

老祖沒出來,太子也沒有出來,族中派出的那些個武將更是全都不見蹤跡.

他頓時有種天塌地陷的感覺.

"我兒……我兒在哪里?!"

皇後一時間有些茫然,她視線游弋,不斷地搜尋著,可惜都沒有太子的身影.

"太子,太子!你在哪里?"

皇後的聲音太淒厲了,嚇得哭泣的人都不敢繼續哭.

有機敏的人立刻發現,太子竟然沒出來!

不對,再一看,奚家那位老祖竟然也沒出來!

意識到這個事實後,反應快的人已經忍不住偷偷去看皇帝.

面帶微笑的皇帝,卻比沉著臉的皇帝還要叫人畏懼.

有人忍不住跪下了,很快,周遭所有人都跪下了.

帝王之威,在這一刻深深地映入所有人心中.

"老祖是武侯,怎麼會折損在秘境中……"

左相喃喃自語,他的視線也在漂移,腦中不斷否認著,或許是他眼花了,才沒有看到老祖.

但是場上空蕩蕩的,凡是活著出來的人,都已經回到了親人身邊.

"怎麼會這樣?"

皇後腿一軟.

"主子."

嬤嬤眼疾手快地扶住皇後.

"完了."左相嘴唇哆嗦了一下,整個人跪倒在地,看著神情自若的皇帝,他竟有種無法直視的感覺.

奚氏一族完了,都完了.

不僅左相意識到這一切是覆滅的開始,早早過來的奚氏族人,全都哆哆嗦嗦地跪伏在地,所有人臉上都掛著絕望和害怕,哪里還有往日的半點囂張.

"不,不會."皇後瘋狂地搖頭,"老祖可是武侯!有誰能殺武侯?有武侯護著,我兒延坤不會死,不會死!"

她忽而扭頭,撲向皇帝.

還沒等她靠近,皇帝手一揮,禁衛軍立刻行動,攔住皇後.

"陛下."皇後眼眶通紅,"我兒延坤還在楚天秘境內,必須要重新開啟秘境,派人進去救他啊!"

她這撕心裂肺的聲音十分具有感染力,之前被嚇得不敢哭泣的人,此時聽到這仿若泣血的聲音,又忍不住哽咽起來.

"皇後,別丟了皇家顏面."皇帝淡淡道,"太子已死,你節哀."

"不,我兒沒死,我的兒子怎麼會死!"皇後眼神陡變,隱隱透出了瘋狂,"你這個無情的男人,你是他的父親啊,你怎麼能這樣無動于衷?!"

她厲聲指責,忽而拔下頭上的金釵,照著前面擋著她的人戳去.

"滾開,不要攔著本宮!"

頭發散亂,眼神瘋狂,此時的皇後哪里還有半點尊榮的樣子,看著和潑婦沒什麼差別.

禁衛軍一時之間有些亂了,面前的畢竟是皇後,這該怎麼辦?

一個不察,有人被金釵狠狠刺中肩頭.

"護駕."楚玄溟冷冷道.

敢在禦前動手,皇後真是瘋了.

隨著他話音落下,又一隊禁衛軍連忙上前,護衛在皇帝身側.

就算是皇後,如此行為也可視作謀逆,禁衛軍盯著皇後的眼神變冷.

"你,是你,是你殺了太子.戰王,太子是儲君,你這是在謀反!"

皇後胡亂地揮舞著金釵,狠辣的眼神直刺楚玄溟.

皇帝臉色驟沉.

"來人,皇後受了刺激,送她回宮."

都這種時候了還不消停,皇帝一點兒情面都不打算給她留了.

"不,我不走!"皇後猛地倒退一步,避開來抓她的人,突地把金釵抵在自己的咽喉上,"我要讓曜國所有子民都知道,我兒是被戰王害死的!楚玄溟為了當儲君,害死了太子!"

說著,她手上用力.

她要用最慘烈的方式讓所有人記住,楚玄溟狼心狗肺,害死了太子.

嘭!

數道魂力同時落在她的身上.

"啊!"

皇後重重摔落在塵埃中,她手上的金釵已經融化成灼熱的金色液體,將她的手燙得紅了大片.

"皇後可不要胡言亂語."葉天音眼神冷冽,揮手讓小火回來,一步一步走向皇後,"奚仲秋是武侯,戰王殿下只是武宗師.試問,殿下要如何在奚仲秋的眼皮底下謀害太子?難道奚仲秋是豆腐做的,不堪一擊?"

"皇後用心險惡."

"就算戰王沒做,可她要用死亡來汙蔑這事,戰王的名聲便是不臭也臭了."

眾人都被皇後過激的舉動嚇了一跳,但仔細一想,天音郡主說得對啊,奚家老祖的實力大家有目共睹.

"楚天秘境可真是危險,連武侯都抵抗不住."

有人感慨.

而後眾人紛紛附和.

沒錯,就是這樣.不然他們的親人也不會死在秘境中.

楚玄溟緩緩放下手,視線落在葉天音身上,眼中冰雪消融.

皇後的汙蔑他根本不懼,音兒卻氣得懟上了皇後,用最直白的行動來維護他.

這樣的音兒,讓他恨不得將她時時鎖在懷中,好好憐愛.

"天音是個好姑娘,皇兒要好好對她."

笑呵呵的聲音自身旁響起.

楚玄溟扭頭看向皇帝.

"音兒已經應下定親之事."楚玄溟笑道,"兒子不日便會去青云城,向岳父問好."

"的確該和葉國公說一聲,該講的禮數可不能缺."皇帝頷首,"朕私庫里的東西皇兒隨時都可去取,絕不能委屈了天音."

"兒子不會."

楚玄溟眼中含笑,視線一轉,落在葉天音身上.

葉天音扭頭,看到他眸光灼灼,不由默默抬手.

臉好像有點兒燙.

真是怪了,她明明應該反駁.這人故意曲解她的話,答應定親可是有前提的.

可聽他一口一個岳父,而後又用這樣灼熱的視線看著她,她忽而就不太想反駁了.

上篇:第087章捏碎了舔舔吧    下篇:第089章果然腦子有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