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邪帝心尖寵:鬼醫廢材妃第091章照顧好天音,我走了   
  
第091章照顧好天音,我走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091章照顧好天音,我走了

"天音,抱歉,我要失約了."

慕容晟收起長鞭,眼神變得嚴肅.

"怎麼了?"葉天音見他表情不對,連忙問道,"出什麼事了?我能幫上忙嗎?"

朋友一場,她不會看著慕容晟孤軍奮戰.

楚玄溟緊抿薄唇,收起兩儀笛.

"我要立刻回瀚海學院一趟."慕容晟搖頭,"不是什麼大事,但我必須要親自解決."

說著,他看了楚玄溟一眼.

"音兒,這厮身受重傷,你的芥子手鐲中有療傷丹藥嗎?賞給這厮一粒,免得他死在半道上."

楚玄溟淡淡道.

慕容晟咬牙.

這傢伙說話太欠抽了!

"好."

葉天音集中精神翻找療傷丹藥.

趁著她視線偏轉的刹那,慕容晟無聲開口.

小心戎月華.

看明白慕容晟傳遞的訊息,楚玄溟眉頭微皺.

看來這兩年的時間,戎月華在瀚海學院已經建立起了自己的人脈.

都是為了葉天音,慕容晟才會提醒楚玄溟.提醒完,他立刻道:"天音別找了,本公子這有一瓶四階療傷丹藥."

說著,他取出丹藥瓶,倒出一粒丹藥服下後,將整瓶丹藥丟給楚玄溟.

"照顧好天音,我走了."

他雖然不待見楚玄溟,但不得不承認,這貨實力不錯.

他離開後,就指望這傢伙保護天音.

"音兒是戰王妃,不勞你費心."

楚玄溟神情一冷,隨手就將丹藥瓶砸了回去.

慕容晟差點兒被丹藥瓶砸中腦袋,氣得又想抽鞭子和楚玄溟打一架.

但葉天音的視線已經掃了過來,他只好按捺住暴起的脾氣.

"慕容,一切小心."

葉天音叮囑道.

"放心吧,等我回來."

慕容晟得到葉天音的擔憂和關懷,心情立刻飛揚.得意地瞥了眼楚玄溟後,他瀟灑地一擺手,轉身疾掠出去.

"他都沒影了,你還看."

身旁響起涼涼的聲音,葉天音好笑地扭頭.

"行啦,你才是我心愛的人."

說著,她踮起腳尖,就要在他唇上啃一口.

楚玄溟卻忽而擋住了她.

"等等,我先療傷."

他可舍不得音兒親一口血.

他飛快地背過身,找出療傷丹藥服下.

待臉上的痛感消失,楚玄溟伸手摸了摸臉,確認沒有任何傷痕,他這才回身,而後就看到葉天音憋笑憋得臉都紅了,眼睛里水汪汪的.

"這下順眼多了."

葉天音笑著伸手,在他臉上摸了一把.

但哪怕眼前的俊顏再讓人沉醉,她還是忍不住想起剛剛那張大花貓似的臉.

"噗."葉天音笑得捂住肚子,"不行了,你倆太逗了,怎麼想起沖對方臉上招呼的?"

楚玄溟眯起眼,邁步上前,輕輕捏著她的下巴,而後俯身壓下.

待葉天音軟在他懷中,眼中只倒映著他的俊顏,他的眼中閃過滿意.

"還要笑嗎?"

他的視線在她微腫的唇瓣上流連.

"……"葉天音默默伸手,照著他腰上的軟肉掐.

楚玄溟面不改色.

"原來還有力氣."

這話說得那叫一個意味深長,聽懂弦外之音的葉天音,沖他翻了個白眼.

楚玄溟輕笑一聲,毫不客氣地再次品嘗人間美味.

作為被品嘗的那一個,葉天音表示,她要加快速度修煉,氣息不夠長,快要憋死了!

"親,親……"

小毛團差點被娘親給摔了,但他反應極其靈敏,小絨翅一拍,蹭蹭兩下就踩到了楚玄溟的肩頭,而後眼巴巴地瞅著兩人壓在一起的嘴巴.

"唔!"葉天音連忙推開楚玄溟,而後一眼就看到小毛團期盼的眼神.

"男子漢要獨立,不可以纏著娘親."

楚玄溟扭頭,對著小毛團義正言辭.

"啾?"

小毛團懵了.

他已經是男子漢了嗎?

"走吧,帶你們去吃午飯."

楚玄溟伸手抱起葉天音,飛掠向城內.

"飯!"

隱隱向著吃貨發展的小毛團,立刻就轉移了注意力.

葉天音縮在楚玄溟懷中,默默捂臉.

在酒樓里用完了飯,楚玄溟帶著葉天音到了皇宮.

凡是看到他的宮人們,都極其的恭敬.

"要去見陛下?"

葉天音狐疑.

他帶她走的地方怎麼越來越偏?

"去見我母妃."

楚玄溟沉聲道.

聽出他的聲音有些壓抑,葉天音握緊他的手,沒有再多說.

走到一處雜草叢生,荒蕪的宮殿外,葉天音更困惑了.

雖說宮中一直沒傳出宣貴妃的死訊,甚至也沒有辦過喪葬大禮,但京城的世家大族們都知道,宣貴妃定是死了.

如果沒死,她為何突然就沒了音訊?

可如果宣貴妃活著,這十三年的空白又是怎麼回事?

她四下一掃,看清此處的破敗後,眉頭微微皺起.

以皇帝對宣貴妃的寵愛,如果宣貴妃真的活著,不應該住這種地方啊.

"殿下."

剛一邁入殿中,立刻有一道身影出現.

葉天音腳步一頓.

高手!

"開啟地宮."楚玄溟開口.

聞言,那人身體一僵,大著膽子看了葉天音一眼.

"殿下,您身邊的這位是?"

他是負責守護宣貴妃安危的死士,戰王忽而帶著個陌生人出現,職責所在,他必須要問一句.

"戰王妃."

楚玄溟語氣平靜.

死士頓時不敢耽誤,連忙手一揮,又是數道人影出現.

葉天音看到這些人手中都握著一塊奇形怪狀的石頭,而後他們分散到宮中不起眼的角落,將石頭安放下去.

很快,殿中響起隆隆聲響,地面也輕微震顫起來.

不多時,一條向下的通道出現.

通道打開的刹那,一股寒意撲面而來.

"下面冷,穿上."

楚玄溟手中多出一條厚實的斗篷,遞給葉天音.

"好."葉天音笑著接過.

其實以她如今的實力,哪里會畏懼這點兒寒冷.

但楚玄溟的心意,她不會拒絕.

順著台階往下,寒意更重.

葉天音仔細打量後,才發現地宮竟是由寒玉堆砌.

巴掌大的寒玉都價值千金.

這地宮雖清冷,卻透出十足的豪氣.

走了一會兒,葉天音站住腳步.

面前是一面寒玉牆,沒路了.

她扭頭看向楚玄溟,只見楚玄溟伸手在寒玉牆上敲打了幾下.

轟隆隆.

寒玉牆緩緩移動,竟是一道門.

入了門內,葉天音眼神一凝.

散發著冷意的寒玉床上,正躺著位身著宮裝的女子.

"她就是我的母妃."

楚玄溟拉著葉天音,走近寒玉床.

走近後,葉天音清楚地看到,這位貴妃娘娘有著極其出眾的美貌.歲月在她身上仿佛停滯了一般,若她能夠醒來,恐怕會被旁人當做楚玄溟的姐姐.

"母妃當年中了極樂."

楚玄溟開口,聲音微微暗啞.

"竟然是極樂."

葉天音神色一動.

極樂之毒十分陰狠,服下了極樂後,根本不會察覺到中毒了.

因為極樂會在短時間內,讓中毒者的身體變得十分健康.

直到服毒的十日後,中毒者的身體會在一個時辰內迅速衰敗.這時再想解毒,已經來不及了.

葉天音伸手摸了一下宣貴妃的手.

雖然冰冷,但肌膚柔軟.

"宣貴妃還活著."

"當年,父皇知曉母妃中了極樂後,為了留住母妃的一線生機,勸她服下了冰魄丹."楚玄溟道.

"原來如此."

葉天音仔細給宣貴妃診脈.

果然,極樂的毒素還在,只是被冰魄丹暫時凍結.

"冰魄丹雖然能保住貴妃的一線生機,但同時也是一種奇毒."葉天音收回手,"兩種奇毒融在一起,的確難以救治."

"紫紋魔蠶可解毒."楚玄溟說道.

葉天音搖頭:"就算解毒了,貴妃的身體極其虛弱,根本撐不住.所以……"

"那就不解!"

一個威嚴的聲音陡然響起.

皇帝大步邁入,急切地走到宣貴妃身邊.

"哪怕是這樣看著,只要你的母妃還沒死,我就能一直等下去."

"父皇,音兒的話還未說完."

楚玄溟開口,他沒有錯過葉天音的那個"所以".

"嗯?"皇帝的視線立刻轉向葉天音.

葉天音發現皇帝的眼眶竟然有些泛紅,心下不由觸動.

"陛下放心,我只需要一點兒時間配置藥浴用的藥粉,而後就可以動手救治貴妃."

"你真得有法子?!"

皇帝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父皇,相信音兒,她從不做無把握的事."

楚玄溟眸光灼灼,凝視著葉天音.

十三年了,他所期盼的事終于要實現了.而這一切,都是她帶來的.

"好,不論你要什麼,朕都能立刻讓人提供給你."皇帝激動道.

葉天音伸手握緊楚玄溟的手,而後笑著對皇帝道:"陛下放心,臣女一定會讓貴妃醒來."

皇帝看著葉天音,怎麼看怎麼喜愛,直接脫口道:"好孩子,以後別這麼生疏,直接喊我父皇就好."

葉天音眨眨眼.

皇帝在說啥?

"父皇,音兒臉皮薄."

楚玄溟淡定道,卻沒有否認皇帝的說法.

葉天音扭頭瞪他.

薄什麼薄,分明是話題不太對啊!

"沒事,姑娘家嘛,不好意思是正常的."皇帝笑道,"天音啊,你需要用多長時間才能讓你母妃醒來?"

上篇:第090章打人不打臉啊    下篇:第092章這是朱雀!不是肥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