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爆笑後宮:皇上爬床,皇後出牆第266章 穿山越海   
  
第266章 穿山越海

g,更新快,無彈窗,!

王家就王承瑞這麼一根獨苗,突然成了這樣不出大事才怪.

關鍵是王家和董家是姻親,想想王振陽小妾也不少卻沒生下一個子嗣,現在眼看王家就要斷子絕孫了,王振陽怎麼可能坐以待斃.

那些大宅子里不知道發生過什麼事兒呢,這次很有可能是一個導火線,讓王家進一步瓦解.

拔其藩籬,剪其羽翼,舒夫人這句話說的好啊,而且她一定也是這樣做的吧.

查到林夫人身世的時候澹台子魚就懷疑舒夫人了,不過她幫了林家,舒夫人那邊沒有一點反應,現在王家出了這麼大事,舒夫人那邊若是還沒有反應,她算真服了舒夫人能定性了.

澹台子魚想到這里搖頭感慨,這內宅之事三十六計都不夠用啊.

"這還用你說."秦洛一臉得意:"你說會不會有幾個私生子什麼的?"

"你想象力真豐富."澹台子魚白了他一眼.

澹台子魚最擅長的就是把天給聊死,更何況在這個喜歡藏著掖著旁敲側擊的大環境下.

慕容華出宮的時候許茂山還沒有出宮,她就在馬車上等著,仔細思想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讓皇後這麼不待見.

既然不待見為什麼還要給她對牌?

她手里握著對牌思想起來了,想必是皇後娘娘不喜歡她試探吧,她今天穿這一身的確是示弱試探的.

想到這里她把手上金鑲玉的大鐲子給取了下來,又取下幾支晃眼的頭釵,她也厭煩這個.

又等了一會兒許茂山才回來了,見慕容華手里握著對牌靠在車里,一臉思索的樣子有些不解.

"老爺."慕容華虛扶了一下算是禮儀.

"見到皇後娘娘了?"許茂山有些疲憊的說.

"見是見到了,可是和沒見差不多."

"怎麼回事?"許茂山示意車夫趕車回府.

"哎,我也不知道哪兒惹皇後娘娘不高興了,皇後娘娘說話十分直爽……"慕容華說著困惑的皺眉:"卻有一種讓我完全不知道怎麼接話的感覺."

許茂山皺眉,他夫人接人待物他還是清楚的,讓她夫人感覺不知道怎麼接話還沒遇到過.

"可是皇後娘娘卻給了我對牌,說讓我想好問什麼再來找她."慕容華有些為難.

"是不是態度不對啊?"徐茂才猜測著說.

"我覺得好像是這樣的."

"算了,我們先回家把."許茂山也不知道女人天天想的都是什麼.

許茂山離開了之後姬淵直接去找澹台子魚了,這些事情他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兒,還是親自問問澹台子魚的好.

澹台子魚嚼巴著牛肉干在看內務府的賬目之類的東西,這些人現在也學乖了,寫出了自己遇到的問題,然後又寫了解決的辦法,所有的事情都井井有條的,比之前人多的時候做的都好.

這些人就是欠收拾,狠狠的收拾幾次就變的服服帖帖了.

姬淵悄無聲息的進了紫辰殿,夏夢和夏影要行禮被制止了,揮手就讓她們出去了.

夏夢和夏影只能祈禱自家小姐不要再做出什麼誇張的事情,然後灰溜溜的退下了.

澹台子魚現在也習慣了他們的記賬方式,看起來也比較快,只是看到菜單的感慨古代人真是可憐啊,雖然記載的有反季節蔬菜,但那畢竟是少數,而大方並沒有反季節的蔬菜.

"哎,穿越的日子還真不好過啊,我好歹是一個錦衣玉食的,都不如現代尋常人家吃的豐富."她說著去摸一邊的牛肉干吃.

"穿越是什麼?"姬淵看著澹台子魚那一臉感慨的樣子.

"就是……"澹台子魚一愣眼珠子一轉看到了姬淵,當即干笑了起來:"穿山越海很遠的意思."

姬淵才不相信澹台子魚這個表情的時候說的話:"許夫人來找你做什麼?"

"沒什麼,裝作一個粗鄙無知的婦人,也不知道想干嘛."澹台子魚一臉不在意的說.

姬淵想了一下知道她們可能是在相互試探,那許夫人不應該是一個粗鄙的,要不然也不會成許茂山的賢內助.

"說說偷我令牌的事兒吧."姬淵坐在一邊的蒲團上,看了看澹台子魚桌子上放著果盤自己端過來拿著水果叉吃,他也不知道澹台子魚是怎麼做的這個.

澹台子魚看著姬淵一臉你慢慢說的樣子,先把面前的賬本整理了一下放在一邊,然後試圖距離姬淵遠一點.

姬淵直接拉著她跪坐的蒲團把她拉的和自己挨著:"就這樣說."

澹台子魚就知道姬淵一直沒找她事兒是因為太忙沒顧著她,這想起來了就要秋後算賬了.

她聳拉著頭跪坐在那里:"反正我已經偷了,你說怎麼辦吧."

姬淵差點兒笑出來:"你就不能態度誠懇一點?"

"我都這麼誠懇了,直接認了這件事了."

"這認不認都是你做的,你推脫的了嗎?"

"當然推脫不了啊,所以我認了,還這麼誠懇的認了,而且是罵不還口,打不還手,不管你說什麼我都洗耳恭聽,你還不滿意嗎?"澹台子魚偷偷的看了一眼姬淵.

姬淵算是一點脾氣都沒有了,潛意識的看了一眼澹台子魚的小腹,這都三四個月了,怎麼看著一點動靜都沒有.

澹台子魚還在想姬淵會怎麼罰她呢,只要不問出去干嘛了,別的什麼都好說,誰知道姬淵已經在那里莫名的跑題了.

"那你偷我令牌出去干嘛了?"姬淵回了個神.

這簡直是莫非定律啊,只要想到糟糕的事情就肯定會發生,她一臉賠笑的看著姬淵:"就是出去溜溜,不是年關嗎,街上那麼熱鬧,逛街是女人的天性."

姬淵搖頭:"沒看出來你有這個天性."他支著膝蓋靠近澹台子魚:"你昨天就算是偷我的令牌都要出宮,偏偏孟家和王家都出事了,連百里公的女兒都被太後給抓了,這個也太巧了吧?"

"不巧怎麼叫巧合呢."澹台子魚笑的腮幫子有點疼,可是怎麼看都不真誠.

"你真不打算給我解釋什麼?"

"那你問洛洛啊."澹台子魚攤手.

上篇:第265章 不知道在說什麼    下篇:第267章 把衣服給換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