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爆笑後宮:皇上爬床,皇後出牆第295章 手法   
  
第295章 手法

g,更新快,無彈窗,!

姬淵不明白,但是澹台子魚好像明白了,在證據一環里面最多出現的是不在場證據,而在死者身上那些無法理解的事情,往往是凶手刻意設計的,只是沒有相應的聯系想不到而已.

澹台子魚想了一會兒看著秦洛:"許大人帶了仵作來,你去仵作那里核對一下我推算的死亡時間對不對,另外把如絲的頭發剃掉,看後腦有什麼異常,還有她的衣服是不是被勾掉了一些細絲."

"恩."秦洛也越來越有興趣了.

姬淵看著秦洛下去看著澹台子魚:"你是不是已經知道了?"

"不到最後一步不能確定,再說凶手實在太狡猾,反偵察意識太強了,還偏偏挑了這樣一個時候,連借口都為那些敷衍了事的人准備好了."澹台子魚搖頭.

秦洛饒有興趣的看著澹台子魚:"你究竟什麼不會?"

"對我來說什麼不會就學什麼."澹台子魚得意.

許茂山覺得這件事非同尋常,于是提了一百二十個小心,這宮里死一個人的事兒,往往不是死一個人的事兒那麼簡單.

如絲的頭剃到一半就發現了異常,好在這里只有許茂山,秦洛和仵作三個人,三個人對視了一下當即停下來了.

如絲的後腦有一些淤青,而那淤青竟然是一個手印的形狀,顯然她曾經被人用大力按住後腦,而且從淤青的大小來看,應該是一個女人的手.

"這位姑娘……"許茂山招呼了一下秦洛.

秦洛走到許茂山身邊低頭,竟然比許茂山還略微高一點.

"這頭還剃嗎?"許茂山小聲說.

他確定這不是什麼落水,而是謀殺.

"大人繼續讓仵作檢查,我去請示一下."秦洛明白澹台子魚為什麼要仵作給尸體剃頭了.

許茂山點了點頭,秦洛直接出去了.

姬淵知道這樣一個結果意外的看著澹台子魚,澹台子魚卻在那里搖頭沒有照相機.

"只要讓人去試一下手掌印就知道誰是凶手了."姬淵看著澹台子魚.

"你覺得這個時候讓人去摸尸體的頭合適嗎?"澹台子魚看著姬淵:"再說如果那個人是姜云姬的話,你怎麼像姜紀法交代?"澹台子魚一臉趣味的說.

姬淵瞬間愣在那里了,他正心熱誰是凶手,竟然把這件事給忘記了.

"那你們要怎麼辦啊?"秦洛覺得有些窩火了,這宮里的事情就是麻煩.

"你去用紙先把那個手印給描下來."澹台子魚思想著說.

"人的後腦不是平的,這樣描出來會有差別吧,如果遇到手差不多大小的人,可能就弄錯人了."秦洛有異議.

"那你會翻模嗎?"澹台子魚覺得科技不發達就是麻煩.

翻模出現是到比較早的,最早做漆器的時候用的就是翻模,不過那屬于專業手段.

秦洛搖頭.

澹台子魚看著桌子上的紙:"仵作應該會."她想到仵作這個特殊的存在:"告訴仵作用紙做成紙糊糊翻模,然後把那痕跡給印上去.這樣誤差就會很小了."

秦洛吸了一口冷氣:"你真是什麼都會想到."他說完就出去了.

這個手印就是誰是凶手的證據,仵作推算出來的死亡時間和澹台子魚的一樣,衣服行刮下來的細絲也的確是如絲衣服上的.

忙到雞鳴的時候仵作把翻模給做出來了,而且把那一塊淤青的印記和完美的印上了,現在就等著干了之後做個模型出來了.

澹台子魚打了一個哈欠,熬夜真的不好,可是她昨夜就是沒有睡意.

"如果是姜云姬動的手你打算怎麼處理?"澹台子魚有些困了.

現在凶手用的什麼手法她已經很清楚了,只是如何處理凶手是一件麻煩事兒.

姬淵看著澹台子魚認真了一晚上的樣子,他知道澹台子魚是想讓凶手付出代價的,可是還是先和他商量了.

"先說說凶手是怎麼殺的人吧."姬淵有些地方還沒有想明白.

"凶手先把如絲淹到半死,這個過程可能一個水盆就會實現,這樣如絲也是溺水的樣子,只是如絲掙紮的時候把指甲給抓裂了,指甲抓裂證明掙紮的很厲害,卻完全沒有淤泥,也就是說不是在水里掙紮的."澹台子魚淡笑.

姬淵點了點頭:"然後呢?"

"然後就是凶手最為精明的地方,也是留下證據的地方."澹台子魚歎了一口氣.

"怎麼說?"

"沒有讓如絲死亡,這樣她有了完美的不在場證據,而也就是如絲沒有直接死亡,所以才留下那個淤青的手印,若是當時就死了,血液停止流動會沉積成尸斑,而不是彙聚成淤青."澹台子魚解釋到.

"那如絲後來是怎麼直接掉到水里死的?"

"如絲暈死之後,凶手把如絲藏在了棧橋下面的橫木上,那個橫木藏如絲不是問題,而且現在這麼冷的天,一般人沒事也不會去那里,更不會逗留.如絲昏死的時候一動不動自然不會掉下去,而只要她醒來稍微一動就直接掉到水里了,剛醒來的如絲身體很弱而且也是迷迷糊糊的,只要掉到水里連呼救的力氣都沒有,只要不是立馬被人看見就肯定是死了."

姬淵想了想的確是這樣的:"那如果如絲不是掉到水里淹死的,而是在那橫木上凍死的呢?"

"的確有這個可能,但是凍死也是需要一定時間的,凶手依然有不在場的證據,這兩天都有太陽,棧橋那里還是比較暖和,而且如絲穿的特別厚,還是絲質的棉襖,凶手肯定不想如絲是凍死的."澹台子魚很自信的說:"她穿的很厚也更方便被塞到棧橋下面的橫木上."

姬淵想了想的確是這樣:"看來凶手對周圍非常熟悉."

"我記得一般的棧橋下面是沒有橫木的,你可以先去問問掌造司那個棧橋下面為什麼有橫木."澹台子魚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姬淵還從未關注過棧橋修成什麼樣這個問題,那完全都不是他可能關注的事兒嗎:"行,我讓錢德貴去問問."

上篇:第294章 危言聳聽    下篇:第296章 腿腳這麼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