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隨身空間之一品農家女第一百七十四章 你這個小沒良心的(四更)   
  
第一百七十四章 你這個小沒良心的(四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到了城西福滿園門口,安好,云凡就下了牛車,敲了下門,剛敲沒多久安東就跑過來開了門,搬東西進去的時候,他們還在裝香腸,一個個都做的很認真,安好看著倒也滿意.

"東家,最近的香腸熏了不少了,所有的開支我都按照安玄教的全部給記賬了."

安北看著安好笑著說了起來.

"嗯,干得不錯.到時候他們要貨,我會叫人給你們聯系的.這兩百兩你拿著用,另外去買個秤到時候好稱."

這些日子他們的日子過得不錯,一個個的臉上都有了肉,看見安好一個個都喊了起來.

云凡坐在一邊沒有參言,看著他們麻利的手腳,感覺比他們做的可還快呢,上次倒是沒有注意到.

"東家."

"林伯,你現在身體怎麼樣,那些藥我已經吩咐安北給你拿了.你現在不用這麼著急干活,慢一點也沒事."

"東家,有了你開的藥,我現在身體好得很,真是謝謝你了,老頭我無以為報啊."林伯看著安好,笑著說道,他做夢也沒有想到會有這麼一天呢.

林伯說著又要跪,安好趕忙攔住了他,要不是他就救了這麼多孩子,眼下她手里哪能有這麼多幫手呢.他們一個個賣身給她,都沒有要錢,只要他們不背叛,安好也絕對會善待他們的.安玄之前還覺得膈應,可是隨著時間推移,他現在也能好好的裝好香腸了.

"學的不錯,有進步.你現在的臉看上去可是好了許多,繼續用這臉上的疤痕應該就能夠散去了."安好坐到了安玄的對面,看著他說道.安好越看越覺得,這安玄有幾分像阿九,可是想了想又甩了甩頭,不由得嘲諷了下,自己這是太想他了嗎.

安玄沒有錯過安好臉上的落寞,不免有些奇怪,她為什麼會對著自己露出那樣的表情呢.

"至于你的記憶,你現在有恢複嗎."他的傷都好得差不多了,體內的毒素經過這段時間的吃藥也快沒有了吧.

"東家,如果不是你我的臉也不會好,真的很謝謝你.至于記憶,我…"

安玄說著皺了皺眉,最近他時常頭痛,晚上更會做噩夢,那些亂七八糟的片段他也不知道到底是曾經發生過的事,還是他自己的想象.

"想不起就罷了,若是想起,你要走就走吧.不過你現在是我手下的人了,我自然是該照顧好你的,不用客氣.你們這一個個的晚上也別做太晚."

安好說著站了起來,看了看他們說道,他們的勤奮她可是都看到眼里的.

看他們的香腸都裝的差不多後,安好就將他們叫到了空壩子里,得知安好要教他們武功一個個都高興不已,安玄卻是很落寞,因為他已經廢了怎麼可能還能習武呢,不過他也想看看她會教他們些什麼.

云凡原本就想學武,這些日子學的都是些基本功,眼下看著安好教他們,他也跟了過去.

"我今天教你們的叫近身搏擊術,你們有願意來做對手的嗎."

倒是有幾個願意的,安好看了看隨意挑了一個,安玄卻是在一邊仔細的看了起來.因為她說的這個名字,他可是聽都沒聽過.

"掐喉跪肋,閃身要快,抓腕要准,掐喉推頂和右腳後絆要相錯用力,一致完成,跪膝頂肋要借身體下沉之力,使力量貫于膝尖…"

安好一邊說一邊示范著,一個個看得熱血彭拜,安玄的心情也是很激動,因為她說了這功夫不需要內力.那麼對于他來說就可以練了,這樣他就不是廢人了.

教了會兒,安好就讓他們各自挑選了對手,練了起來.林伯畢竟老了,練習他是參加不了了,安好就教了他一套健身操.看著安好教林伯,他們都好奇的看了過來,看了會兒又趕忙練習了起來.

安玄到底是學過武的,領悟要快些,現在出手幾乎也學了六七成了.看著他們練武,安好時不時的就去指導下.

這樣忙活下來,太陽又快落山了,想到家里的某位爺,安好趕忙讓云凡駕著車回家了.

回到家,就看見了跪在外面的安二郎,此刻的他裸著背部,身背著荊棘匍匐在地上.聽到牛車的聲音,安二郎抬起頭看了過去.

還好他剛來,不然還不知道要跪多久呢.

此刻地里的人都散工了,看著他跪在這,不免好奇的圍了過來.

有意思,他這是想學古人負荊請罪嗎.安好可不相信,他安二郎會有變好的一天.

"大丫你別走,聽我說,我知道過去都是我們的錯,今天特來請罪,我娘和舅舅已經流放了,妹妹也被關進牢里了,怎麼說一筆也寫不出倆姓來,你就原諒我們吧."

安二郎說著,還抬手一巴掌一巴掌的往自己臉上扇,扇得那叫一個狠.

圍著的人群也議論開了,聽到安二郎娘和舅舅他們的下場,一個個都唏噓不已.不免覺得這安好做得太狠了,都是親人咋這麼狠呢,如今人家都上門請罪了她還不為所動.

"安二郎,你知道我平生最討厭什麼樣的人嗎."

"那就是敢做不敢當的人,一句對不起有用的話,要官差來干啥."

安二郎見道歉不成,心底一冷,見安好要走,沖上前就想扯她衣服.但是手還沒觸碰到就被飛身而來的封井給一腳踹了出去,直接跌落在了一邊,吐出了血.

他的這個動作,著實激怒了封井,安好卻是沒有注意到.

蘇氏也是剛出來,封井的突然一腳也是把她給嚇了一跳.

江氏他們一趕來,就看見這麼一幕,頓時沖過去抱著安二郎哭了起來.安大河也趕忙去了村子里找許大夫.

"安大丫,怎麼說二郎都是你的兄弟誒,你咋這麼狠.你毀了他腳還不夠,還想要他的命嗎,你真的要毀了整個安家,你心里才舒服嗎.蘇氏你這個狠心的女人,你是想讓你女兒報複我們嗎."

看著現在越發圓潤好看的蘇氏,江氏的心里就很得不行.憑什麼他們能過得這麼好呢.

"他是我踢的."

封井剛說完,落風就走了過去,直接一百兩的就丟到了江氏的面前.安好看著皺了皺眉,這人是不是常干這種事呢,剛剛不用他出腳她也能避過去的.

"你,你踢了我家的二郎,一百兩你就想完事嗎,他都吐血了,還不知道怎麼樣呢.我的二郎誒,你咋這麼命苦啊."

江氏打量這封井,這些日子她也聽說了,既然他能隨隨便便甩出一百兩,那肯定是不差錢的.

"看我,他可是你踢的."

"…"這死女人,若不是因為她,他會動腳嗎.等被他扯了衣服,敗了名節一邊哭去吧.

一百兩已經不少了,落風緊了緊拳頭,要不是看她是個老太婆,他真想揍她一頓.

"閉嘴,在這里嚎什麼嚎."

得知消息的安老頭,鋤頭一丟就趕忙跑了來.他本來一直就在想要怎麼修複他們間的關系,等時間久點她們就會忘記那些不愉快,可他們倒好又湊了過來.

僵持了會兒,江氏也不敢再罵人了,但是卻是一個勁的哭.許大夫來的時候,老遠就聽到了江氏的哭聲.要不是安大河說安二郎性命危機,他還真是不想管.

"還不讓開."安老頭不悅的看了眼江氏,喊著將她拉了開.

見許大夫蹲了下去,安大河就將藥箱放到了許大夫身邊.許大夫給安二郎看了下,皺了皺眉,喂了顆藥,拿出銀針扒開他的衣服就紮上了銀針.

"許大夫,我二孫子怎麼樣了,他嚴重嗎."

"死不了,但是需要好好養養,他原本就受了內傷,如今更是嚴重了."

許大夫說著,抬眸看了眼階梯上的封井.這人到底是誰呢,這氣質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你聽見了嗎,都是因為你."江氏抬眸看向封井吼道.落風他們看著自家主子被吼,走上前就想揍她,不過卻被封井攔住了,怎麼說她都是安好的奶奶,目前他還不想給她惹麻煩.這安家的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實在是粘人.

"老許,你就說說二郎要養好得用多少錢吧."安老頭只覺得雪上加霜.

"一百兩左右吧."許大夫看了眼安好,又看了眼江氏手里捏著的錢,開口道.

江氏捏著手里的錢甚是不甘心,一百兩這剛得的豈不又沒了嗎.那二郎今天的傷豈不是白挨了嗎.

"你要再鬧,我就休了你.你也不想想如今這安好我們惹不惹得起."

安老頭也看出了些問題,這許大夫現在怕是已經向著安好了.否則他怎麼一開口就是這麼多錢呢.江氏聽安老頭要休她,越發的哭了起來,最後還是被他給拉回家的.而安二郎呢處理好傷後,安大河就將他背了回去,心里也是氣得不行.

這場鬧劇完,鄰村的人都有些不好意思的說了起來,他們到底是不清楚里面的彎彎繞繞.

見江氏他們走了,外面的人也都紛紛回家了,蘇氏也回了屋子.

那邊收拾地基的人也都回家了,材料今天下午送來了些,安好正想過去看,就被封井給拉住了手,剛想動手就被他點了穴道了,抱著她飛身就去了山上.

"你什麼意思,放下我."自己這搓衣板的身子,他也不可能下得手吧.

安好剛說完,就被封井給抱進了帳篷里,一把丟在了床榻上.

"你這小沒良心的,今天我幫了你,你居然這樣對我.一天都不見,你倒是會跑呢,陪我待會兒再回去,有沒有覺得我今天有什麼不一樣嗎."

封井說著,挨著安好趟了下去,兩人都側身睡著.他撐著腦袋打量起了安好,見她那氣鼓鼓的模樣,不禁失笑,還伸手去捏她的臉,又想去摸下她那果凍般水潤潤的唇,可是剛摸過去,就被她一口給咬住了.

"你這丫頭,還不松口."

安好感覺到嘴里的咸味,她皺了皺眉趕忙松了開.脾氣倒是忍得,居然沒打自己.

"知道疼,就別做這樣的事,下次可沒那麼輕松."

落風他們想的辦法真是沒用,什麼美男計,她根本就沒一點反應,到底是不是女人.今天他可是特意給自己打扮了番.

"還不解開."

"不要,解開你就跑了."封井看著此刻臉色緋紅的安好,心情莫名的好.他也說不出他此刻心里是種什麼感覺,反正他更多的還是想帶她回西涼.

"那你今晚上就吃土吧."這家伙今天是吃錯藥了嗎.今天居然騷包的穿一身紅色錦袍,看上去還真是跟那百里星辰不相上下.

"好,那我給你解開,那你陪我說會兒話再回去."為什麼她對別人那麼熱心,對他就這麼冷呢.就因為他們幫她家做活嗎.

還真是豬就知道吃,說話,說你大爺,跟你沒話說.

封井的手指一揮,安好只覺得胸口一疼,身體就能動了,起身後手指一動,直接點在了封井身上,過去就是一口直接咬在了封井的手臂上.

"你丫的屬狗的嗎,居然又咬我,還對我動手."

"呵,我不僅動手,我還動口了呢,你要覺得不夠,還有腳.你才屬狗,不對你該屬豬,就是豬.離吃飯還有些時間,好好休息休息."

安好說著抬手就點了封井的啞穴.說不了話,封井氣得不行.

外面,落葉他們見兩人進了帳篷後,就離得遠遠的.眼下看著安好走下來,發型有些凌亂不免有些多看了幾眼.

與他們擦肩而過,安好也沒有多言,直接就走了.

守了好一會兒,不見里面有動靜,落葉他們這才走了進去.就看著封井躺在床上,瞪著他們,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趕忙給他解開了穴位.

"落葉,你這招根本不管用."

"本王穿得這麼好看,她都沒有反應的,居然還咬我,你們今天必須給我想個辦法出來."

見封井沒生氣,還問他們一個個有些無語.他們現在不也是單身,連喜歡的人都沒有,主子分明就是在給他們出難題嗎.這還是他們的主子嗎.

沒辦法,他們只得趁著天還沒黑,去了村子里.看著四處坐著說話的人們,也湊了過去.隨意給了點錢,就得到了些主意.

"下藥,這肯定不能夠.要是真干出那樣的事,照那安大丫的脾氣,還不得拍死我們.不對她這麼小,主子不可能這麼饑不擇食的,不然剛剛…."

"送金銀珠寶,這個倒是可以試下."可是上次送了那麼多東西,都沒見她們帶的.

"幫忙干活,日久生情,這個可以考慮下,主子能干嗎."

"直接上門提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能行得通嗎."

落葉只覺得腦殼疼,這分明就是在為難他們嗎.這安好姑娘對他們爺到底有沒有意思呢.糾結到晚上,落葉他們都沒能想出招來.

回去後,安好先是去看了材料,全都是清一色的紅磚.又去了風天翔家聊了會兒,就去找了云青峰經過商量,讓他幫著找了兩個人在材料那邊搭棚子照看,一人六十文一天,忙完後她才回了家.

晚上吃飯的時候,安好直接去的另外一桌,看著她不過來,封井沒吃多少就離開了這里.

經過這些天的忙碌,地里的雜草清除完了,地里的底肥也全部都下到了土里,今天下午基本就可以收工了.雖然還要種秧苗,但是安好還是打算先結算下前面的工錢,這樣大家干起活也更有勁.

早晨起來吃完早飯後,安好就讓云凡去了越寒城換了不少的銅錢,回來後就去云青峰那里拿了干活的名冊,這上面寫了每個人干的天數,算好錢後,安好就叫著蘇氏她們幫著自己串上了銅錢.

封井他們來的時候,就看見桌子上全部都是銅錢,而安好她們一家呢都在忙活著串錢.

"封井哥哥."

安好看著安二丫喊封井,皺了下眉,他們什麼時候這麼熟了.這丫頭,也不怕被他騙來賣了.

"嗯,大家早上好.你們這是在干什麼呢."

"封井哥哥,快過來坐,我姐正准備串錢給地里的人發工錢呢."安二丫笑著說道.

封井聽著,喊著落風他們也坐了下來,幫著她們串錢,坐下後一邊穿一邊跟蘇氏她們寒暄著.長這麼大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多銅錢,一般到他手里的都是銀票.

人多就是速度快,吃了午飯串了沒多久,安好他們就把錢給串好了.錢串好後,安好就去了地里,四下看了看讓他們晚點去他們家門前領工錢.

聽到要領工錢了一個個都高興得不已.

封井默默看著安好四下忙碌,他似乎有些明白她為什麼不願意跟他走了,說到底她喜歡這樣忙碌充實的生活,她那個所謂的未婚夫是真是假還說不定了,因為他來了這麼久都沒有出現過.

將錢核對好,拿上名冊提上錢,安好就往大門去了.此刻所有的人都在那里等著了,看著安好出來一個個都看了過去.

"忙碌了這麼多天,真是謝謝大家了,等下我叫道名字的就過來領錢,領完就在你們簽名的地方摁個手印.接下來還願意來我們地里栽種的,就去里正爺爺那里報名."

上篇:第一百七十三章 你這個凶丫頭(三更)    下篇:第一百七十五章 開始建房 (五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