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隨身空間之一品農家女第兩百一十八章 果斷的胖成球了   
  
第兩百一十八章 果斷的胖成球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大妞和小白它們都眼巴巴的看著安好,安好原本是不想給它們吃的,怕辣著它們.畢竟她給它們做的吃的,都沒怎麼放辣椒.

吃了安好給的辣白菜後,一個個都跑去找水喝了.

朱雀看著不免好笑,它都不敢嘗,它們還吃.青龍吃了點,也辣得不行,到底是沒怎麼吃辣的,一點辣就覺得很辣了.不過它還是喜歡安好做的吃的.

晚飯吃得很飽,一家人就圍坐在一起閑聊了起來.安好要開燒烤店的事,還沒有告訴蘇氏他們,所以聊著聊著安好就說了出來.

"長姐,敢情你這些日子往越寒城,就是因為你打算開燒烤店呢,燒烤好吃嗎."

安二丫最關心的問題還是這東西好不好吃.

"二姐,長姐做的東西,有不好吃的嗎.你還說我傻,我看你才傻."安三丫看著安二丫笑著說了起來.

"娘的兩個傻丫頭誒…"

"娘…"安二丫和安三丫同時開口,都不承認自個兒是傻丫頭.

安好和蘇氏都不由得笑了起來.

"燒烤好是好吃,就是有些上火,所以還是不能經常吃的."所以在賣燒烤的同時,安好又免費給每桌都准備了清火的茶水.

聊了會兒,她們就各自回屋睡覺去了,安好有些睡不著就走院子里走了走.今夜繁星點點,明日又是大晴天呢.安好坐在亭子里,看著天空上的月亮發呆,月亮就快要圓了,他要什麼時候才能歸來呢.

殊不知在帝都那邊,君深也處于水深火熱之中.

朱雀看著坐在亭子里落寞的安好,進屋將瘋玩的小白它們叫了出來.小白它們看著坐在亭子里的安好,就跑了過去.

"主人…"小白喊著安好,一下就跳到了她的腿上,用它那毛絨絨的腦袋在安好的手上蹭著,撒嬌意味十足.小黑也跳了上去,看她心情不好就讓她摸摸自己好了.

大妞看著在安好腿上撒嬌的兩只,也不服氣的將頭放在了安好的腿上.青龍本也想貼過去的,可是地方都被它們給站了,只能和朱雀坐到了亭子里的凳子上.

"你們咋這麼可愛呢…"安好笑著揉了揉小白的頭,又摸了摸小黑和大妞.

"主人,我們一直就這麼可愛呢,而且我們也會一直陪著你的…"

聽著小白的話,安好笑了有它們陪著也挺好的.一人幾獸就這麼的坐在亭子里,聊著天欣賞著這美麗的夜空,沒有汙染的天,星星也明亮了許多.

"主人,已經夜深了,還是快回去休息吧."主人天天都有事忙,不休息好怎麼行了.朱雀看著安好還沒有回去的意思,不免開口說道.

"好…"

安好笑了笑答應著就站起了身,抱著小白它們向著屋子走了去.回了趟空間,洗了個澡回到床上沒多久安好就睡著了.

看著她睡著後,青龍把小白它們叫到了一起,商量了下就一起向著安家跑去了.大妞想跟著去,可是它這麼大一個怎麼好去呢,小白就讓朱雀留在家看著它.

青龍會飛,自然比小白它們去的快.看了看下面安家的屋子,青龍的嘴角劃過抹壞笑,整個身形都比之前變大了許多,小白它們剛跑過來,就看到安家房頂上的瓦片全數往外飛了出去.

"剛剛都不知道把我們帶過來的,還讓我們跑.這招好,把他們家的房頂窗子都拆了,最好把那老太婆吹出來…"

小白埋怨了兩聲後又激動的跳了起來,一邊蹦跶還一邊給青龍加油.

主人不開心了,它們自然要做點讓她覺得開心的事了,小黑也護短自然也就跟來了.

青龍沒有理會小白,隨著它的動作,整個安月村都刮起了風,整個村子的窗子門都吹著啪啪作響,不過沒有一家像安家這樣的.

小白見青龍不理它,就蹦跶著進了安家,叫著小黑將安家的窗子一並都拆了丟在一邊.瞧著床上睡著的人,看了看一邊放著的衣服,又看了看櫃子里的衣服,小白壞笑了下到處都尿了點,看得小黑嘴角微抽,這樣的事它還是做不出來.

因為是夜深,所以驚醒的人並不多,看到有亮的燈火,青龍就隱身了起來.

小白幾乎跑遍了安家的每個角落,最後在豬圈那停了下來,硬是進去將安家老宅的豬全都給揍了一頓.

臨走前,青龍給整個村子都來了一場雨,對安家更是特殊照顧了下,大雨傾盆而下,安家沉睡的人身上一涼趕忙坐了起來,隨後就驚叫了起來.

青龍帶著小白它們趕忙飛了回去,要是被他們看著了,問題就大了.

第二天,安家屋頂被狂風掀走的事就在村子里傳揚了開來,因為其他人家里都沒事,大家不得不認為,這安家做多了缺德事,所以連老天都看不過去了.因為他們的屋子都沒事,就他們家的爛成了那樣.

安家的人心里也很是惶恐,只覺得很是邪門,因為家里的豬似乎被什麼打過,窗子也被風吹掉了,可是昨晚上他們明明就沒有聽到響動,還是淋到雨後才驚醒的.而且一個個的衣服,都很臭,可是又不得不穿,天剛蒙蒙亮安大河就和林巧回了成衣鋪換了身衣服,又給家里的人都帶了些.

不少的人都圍繞著安家看了起來,風吹過空氣中就飄散出了尿騷味,一個個都嫌惡的捂住口鼻離開了,一時間說什麼的都有,氣得江氏不行.

想著昨日的事,江氏心里就很是不甘,昨晚的事也甚是詭異,江氏覺得這安好分明就是個妖孽,不然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大的變化呢.等安大河他們回來帶著衣服回來後,她就換了起來,穿好衣服後拿著錢就坐著牛車去了越寒城,准備去找南風道觀的道長來.

既然她安大丫眼里沒有她這個奶奶,那麼就怪不得她了.此時的安好卻是不知道江氏已經惦記上她了.

安好一早起來後,就帶著他們去訓練了,訓練完回來吃過早飯跟著安二丫他們去工坊的時候,就聽到了關于安家的事,心里有些痛快不過也有些奇怪.

但是也沒有多去理會,就在銀耳房里忙活了起來,最近她澆灌靈泉水勤,銀耳長得很快也長得很好.銀耳摘完後,她又用靈泉水全部澆灌了下.

小白它們也跟在安好身後打著轉,想著安家今天的情形,它們就高興不已,卻不想也給安好帶來了一些麻煩.

至于追命,顏九他們一早安好就給他們分派了事情,讓他們先去地里幫著摘野山椒.

之前種下的野山椒結的少了,但是這邊地里新種下的野山椒已經結上了.安好去的時候,追命他們已經摘了一大筐了.小白它們見安好來地里,跟著她到這後就跑回去了,它們才不要在這里,踩著苗後又得挨訓了.

"東家你來了…"

見安好來,林大山,胡月,林滿園,王源,容娘都跟安好打起了招呼.安好也笑著跟他們打了下招呼,視線看向了遠處忙活的顏九他們.

林大山今年三十五歲,妻子胡月三十四,兒子林滿園十八,他們家也是村里的一個困難戶了,十年前家鄉遭遇了大水侵襲,所有的一切都被大水給摧毀了.村子里的人就都逃難了出來,後來朝廷就給他們重新安排了地方落戶,他們就這樣來了安月村.在村里的人幫助下,他們家就建造了土胚房的茅草屋三間.

林大山就只會種地,也沒個本事,房屋建好後云正德就讓村民幫著給他們家開了兩三畝的荒地,他的妻子胡月因為以前生林滿園傷了身子,沒有調養好,所以身體一直都很差.逃難過後,身子就更差,所以他每天要照顧她,又要照顧地日子過得很是艱難.

兒子一天天長大,這眼看著能娶媳婦了,可是這麼窮誰願意嫁給他們家呢.林滿園就離開了家去越寒城找了點活做,卻不想得罪了一個霸道的客人,直接將他打成了重傷,雖然給了點錢但是林滿園的身子卻受了很重的內傷,就只能回家調理了.

後來安好家地里要人,林大山就來幫著做了段時間,得知安好家的地需要照顧的人,還沒等云青峰他們找人,他就先給自己報了名.隨著跟他們的接觸,安好知道了他們家的事,就給胡月和林滿園都看了下,有了她的針灸,如今他們干活都沒啥問題了.

王源和容娘是夫妻,家里條件一般,他們的孩子已經死了有些年了,如今容娘已經有三十六歲可是還是沒懷上,安好給她看了下,她屬于嚴重的宮寒要孩子的確很難.給她針灸了下,又開了點藥,現在一直在調理中.

"東家,他們都好能干的,一早來就跟著我們摘了起來…"林大山笑著說了起來,要是以前的他根本笑不出來,如今一切好了,他心里的結也打開了.在存點錢修繕下房子就能給他們的兒子娶妻了.

"林叔你們也很能干呢,這半天不到的時間,你們都摘了這麼多了."

"東家幫你干活,我們心里高興.要不是你,我和滿園現在還不知道什麼樣呢."胡月摘著野山椒,感激的看著安好說道.

"就是,要不是你也沒有我們的現在…"林滿園也看著安好笑著說道.

"客氣的話,咱們就不說了.畢竟我幫你們,你們也幫了我."

寒暄了幾句,安好就向著一邊的容娘他們走了過去,說了幾句將容娘帶到了一邊,又給她把了次脈.經過這些日子的調理,她的身子也好得差不多了,停藥一個月後就可以試著受孕了.

容娘聽到安好說的,高興得眼淚都留了出來,一邊的王源聽不到她們的談話,看著妻子激動的樣子趕忙跑了過來.

"咋啦,咋還哭上,咱不要孩子了,你別哭…"

王源看著容娘哭,有些不知所措,舉起袖子就想給她擦拭眼淚.

容娘一聽哭得更厲害了,一把就抱住了王源,著實把王源下了一跳.一個勁的拍著她的肩膀安慰著,安好看到他們抱著也沒在這當電燈泡了,就向著追命他們走了過去.

"相公,東家說我的身子已經沒大礙了,只要停藥一個月,就可以試著懷孕了…."

容娘剛說完,王源就愣住了,隨即連問了容娘幾次,又掐了自己幾下,高興的一把抱起容娘旋轉了起來.

"你,快放下我,他們都看著呢…"容娘先心情激動沒想那麼多,如今看著胡月他們看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意思了起來.

"剛剛可是你先抱我的,看就看唄,你可是我媳婦…"

王源的心里高興,完全不在意這些,抱著容娘還是沒放手.天知道他等這天等了多少年了,以後容娘也不會在夜晚暗自落淚了.這些年看著她難過,他的心里又何嘗不痛呢.

追命看著安好來,手里的動作也快了幾分,想他堂堂的暗衛,居然還摘野山椒,真是殺雞用牛刀啊.

安好看著他們笑著說道:"真是辛苦你們了,回去給你們做好吃的…"

"為主子做事,是我們的份內事,不過好吃的可以有."追命一聽有好吃的,心情也好了幾分.

"吃貨…"飛花白了一眼追命說道.剛剛不知道是誰,在那里像綿蟲似的要摘不摘的.這家伙就是這麼愛吃,以前怎麼沒發覺呢.

"我就是吃貨怎麼了,沒辦法,誰叫我怎麼吃,都吃不胖呢,不像某人都快胖成球了…"

"你再說,信不信我揍你…"

"啊呀,不得了,你揍得到我嗎,來呀…"

安好沒想到自己一過來,才說一句,他們就掐了起來.

飛花和追命是站在一行的,追命如此挑釁她,她怎麼忍得了,雙手捏緊變化成拳對著追命就襲擊了過去.兩人站在那邊過了好多招,安好難得看人打一次架,見他們沒傷著野山椒,就在一邊看了起來.

顏一和顏九相互看了眼,也沒有去管他們,這兩人現在老是斗嘴,他們看著倒是覺得特別有意思.

從他們的對打中,安好也看出了所謂的實力懸殊,這追命滑得跟個泥鰍似的,飛花一直攻擊卻連他的衣服都沒有摸到,更別提揍他了,不過有些時候沒到最後結局誰也猜不到.

"哼,不跟你打了."

見飛花轉身,追命好笑的走了過來.還沒等他開口說話,就見飛花突然轉身,一拳就朝著他的肚子襲擊了過去,正中目標.

"你個凶女人,居然襲擊我."追命捂著肚子,看著飛花有些咬牙切齒的說道.剛剛還覺得她可愛,現在看來哪里可愛了,分明就是凶殘.

"呵呵,主子常說兵不厭詐,誰叫你這麼蠢,今天免費給你上課了,不收你錢."居然敢嫌棄她胖,下次再說就把他打成胖子.她那里胖了,明明就是比之前圓潤了些.

"你…"追命氣得無語,這丫頭打了他還真是夠理直氣壯的呢.

飛花好笑的看了眼追命,就往剛剛沒采摘完的地方走了去.不過剛走出沒幾步,就感覺到身後的人動了,他居然想襲擊自己.回頭一出手就被追命一把捏住了手臂,兩人拉扯間一下就撲到在了野山椒的行道里.

顏一剛采完一些,站起來就沒看到打斗的兩人,仔細一看嚇了他一跳,這追命也太不要臉了,居然直接就把飛花撲到了.

安好看著也是一愣,當真滿滿都是激情啊,她要不還是走吧.她的野山椒的泥土磊得高這撲到在了里面,還真是外面的人都看不到呢.

"混蛋,你放開我,你居然占我便宜,唔…"

顏九看過去,就看到追命居然親飛花,她的臉頓時就紅了起來.他們這發展也太快了吧,剛剛不是還在打架嗎.

"不准看…"

顏一見安好走了,又見顏九還在看,黑了下臉沖著顏九說道.還沒等顏九說什麼,就拉著她去了另外一邊摘野山椒去了.

飛花被追命這麼一吻,整個人都不知所措了,一種不受控制的感覺在她的身上蔓延著.

看著被自己吻得嘴唇破損發紅的飛花,追命趕忙起了身,將飛花拉了起來.

"那個,我…"

"追命,你混蛋…"飛花見他支吾半天沒句話,罵了他一句就准備跑,卻被追命一把給拉住了手.

"飛花,我,我喜歡你…"目光相觸,觸及到飛花含淚的眼,追命心里一急就說了出來.

"你,你喜歡我,騙我呢.剛剛還說我快胖成球了."

"那個,我就喜歡胖成球了的."追命被飛花的話給梗了下,早知道他就不這麼說了.

"滾,你才胖成球了."

"那個,你不胖就是長得圓潤了點,可好看了…"自己這破嘴,說出的話怎麼也得圓回來啊.

"你個虛偽家伙…"

"難道,你不好看嗎.我哪里說假話了,你長得可對得起觀眾了.再哭可不像你了,快給爺笑一個…"

"追命,你大爺的."

一秒變悍婦,果斷這個風格才適合她.此時不跑,待那等她揍呢.

上篇:第兩百一十七章 江氏上門,爽口辣白菜    下篇:第兩百一十九章 斷親,蘇氏生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