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隨身空間之一品農家女第兩百一十九章 斷親,蘇氏生產   
  
第兩百一十九章 斷親,蘇氏生產

g,更新快,無彈窗,!

看著追命被飛花追著打,顏一微微蹙了下眉,親一下被打一頓他倒是挺想得出來的.想著他不由得看向了一邊正在認真摘著野山椒的顏九.他要是像追命那樣,顏九會怎麼對他呢,想想他的心里就莫名的很高興,很期待.

安好從地里回去的時候,就見不遠處跑來了一個馬車,從她前面的大道跑過,直接向著安家那邊的方向跑去了.安好也沒管那麼多,就回了家.

回去的時候,就看見不遠處蘇氏正和雨竹她們正坐在亭子底下做著繡活.安好走到了蘇氏的身後,看著她一針一線的繡著,她的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整個人比平時更柔和了幾分.看著蘇氏越來越大的肚子安好的心里不免有些擔心,照日子也該這個月生了.

"娘,你這繡的是什麼呢,看著怪好看的."她娘的手藝還真的是很不錯,可謂大師級別的了,真是盡數得了她姥姥的真傳.

"大丫,你回來了啊,這個啊,這個是胎帽.等他生下來後,就可以帶了."蘇氏看著安好笑著說著,還不由自主的摸了摸她的肚子.

"娘你繡得真好看,地里有他們忙活,所以我就先回來了."安好說著拿起其他繡好的東西看了起來,也不知道飛花和追命怎麼樣了.這飛花的小脾氣這麼火爆,這追命能吃得消嗎,這兩人在一起可是歡樂多呢.

"夫人的繡工真的挺不錯的."雨竹在一邊幫著做著衣服,聽安好誇蘇氏,也開口說道.

"小少爺生下來後,帶著肯定更好看."梅靈也笑著說道.

"那是必須的,娘親都這麼好看,我弟弟肯定長得好看…"

蘇氏聽著安好這番話,不由得笑了起來.這丫頭還是真是一點都不謙虛呢.

安家老宅這邊突然來了一個馬車,看見的人都跟了過來,站在一邊好奇的張望了起來.只見江氏從馬車上走了下來,她下來後馬車上又下來了兩個人,他們身上穿著淡黃色的長袍,老一點的那個手上拿著浮塵,年輕的那個背上背著一個布袋,手上拿著桃木劍.這穿著打扮一看就是道觀的道長.

周圍的人見江氏請來了道士,一個個都議論了起來,這安家的情況的確有些詭異,難不成真的是有妖孽作祟嗎.

安老頭正在收拾屋子,出來後就看見江氏和兩個道長站在了自家門口.

"老頭子,這是我特意從道觀請來的道長."江氏看著安老頭說道,言語里都是難掩的興奮.安老頭聽著江氏的話不由得皺了下眉,這才仔細的打量了下來人.

"道長快里面請,老頭子你愣著干什麼啊,真是個木頭,大河快將桌子搬一個出來."江氏見安老頭沒動,又見安大河從屋子里走了出來,這才趕忙沖著他喊道.

安大河愣了下,看了下走進來的兩個道長,趕忙去搬桌子去了.

為首的白胡子老頭,捋了捋他那長長的胡須,裝模作樣的打量了起來.突然他像是發現了什麼,大聲說道:"果然是有妖氣…"

外面的人一聽,害怕的趕忙走了,膽子大的卻是湊了過來,想聽聽看到底是什麼妖精在作祟.真要是妖精,會長什麼樣呢.

林巧一聽心里也有些後怕起來,這安家莫不是真的有妖精作祟,否則昨晚上的事怎麼解釋呢.還好沒對他們動手,否則怎麼可能看得到今天的太陽呢.

安大河心里也有些疑惑,真要是有妖精,那以前怎麼沒有出來呢.

安老頭雖然迷信,可是總哪里怪怪的.

這時候屋子里的安二郎和代曉曉也走了出來,安二郎一聽有妖精拉著代曉曉站在一邊聽了起來.代曉曉被安二郎拉著,也就沒能跑過去湊熱鬧.

"道長,你可得幫我們,到底是什麼妖精呢."江氏趕忙問道.

"待我做法看看就知道了,余藝擺香案…"見安大河已經將桌子搬出來,那白胡子老頭看了看沖著一邊那個年輕的道長說道.

年輕的道長走到了桌子面前,取下了他背上背的袋子,將里面的香蠟紙燭這些東西都拿了出來,擺到了桌子上.

白胡子老頭見香案擺好後,就走了過去,點燃了一只香,對著香案上擺放的三茅真君拜了三拜,隨後拿起一旁的桃木劍,搖晃著身子四處撒著白色的粉末,嘴里還嘰里呱啦的念叨著.一時間地上牆上四處都沾上了粉末,念完後,他拿過一旁畫好的符紙燒了起來,端著那燒著的符紙,沿著安家的院子走了一圈.

隨著他的走過,安家老宅的牆上出現了詭異的黑色腳印.外面看戲的人議論聲更大了,難不成他們安月村真的有妖怪.

回到案桌邊後,那白胡子老頭就拿了一張紙出來:"現在我們就來看看那妖精在哪里…"

那白胡子老頭說完,將那張百紙放到了桌子上,念叨了句:"天地玄宗.萬氣本根羅天地.養育群生.誦之萬遍.身有光明.三界侍衛.吾帝司迎.萬神朝禮.役使雷霆.鬼妖喪膽.精怪亡形.金光速現.急急如律令…."

念完後之間見端起一碗酒喝進了嘴里,對著那燭火噴灑過去,一時間火光大得嚇人,酒水落下那紙上已然顯現出了東西,外面的人都不由得擠了進來,站在一邊看了起來.

"居然是狐狸精…"

"圖紙上還顯現了方向,那個位置可不就是安大丫她們家嗎."

"誰會是那狐狸精呢."

"怎麼可能有狐狸精呢,這不是故事嗎,難不成真的有."

村民們都疑惑的議論了起來,雖然有鬼怪這些傳說,可到底沒有誰真的見過啊.

"前段時間你們家是不是發生過什麼特別的事."那白胡子老道,捋了捋胡子故作深沉的問道.

"有,我三叔的女兒安大丫逃婚,結果出了事,回來我們村的許大夫都說她沒治了的,結果正准備埋的時候,她突然就醒了過來,還性情大變,而且還特別的喜歡打人…"

安二郎聽完,心里冷笑了下,適時補刀的說道.她真的成了妖精,村里人怎麼可能容得下她呢.

"這麼說來,這狐狸精定然就是附在了這安大丫的身上."

"道長,你可得幫我們啊…"

"除妖降魔,乃我們身為道長該做的,速速帶路,除妖去…"

一切來的太不可思議,安老頭有些不可置信,可是這一切顯示的分明就是那樣.

林滿園正好路過就聽到了這樣一番話,趕忙就往安好家跑去.年輕道長收好東西後,江氏就帶著他們,向著安家走去.安家的其他人也都跟了出去,看戲的村里人也都有些不敢相信的跟了去.

林滿園跑得很快,沒多會兒就到了安好家,聽到他說有急事,羽林趕忙跑了進去告訴了還坐在亭子那邊的安好.

聽到林滿園有急事說,安好趕忙跑了出去.一般沒有什麼事,他可是很少來他們家的.

江氏他們來的時候,在外面玩耍的小白它們也都看見了,躲在草叢里就聽到了人們的議論聲.得知給安好惹了事,青龍讓小白它們先別回家,它則繞道後院,翻身進了屋子.

聽完林滿園說的,安好整張臉都黑了,這江氏當真是嫌弄不死她呢.居然請了道長,能說她是狐狸精,這人怕是早已經被她給收買了.安好跟林滿園說了幾句,就讓他先離開了.

當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呢.

這邊地里,看見許多人去安好家,顏一他們也趕忙跑了回來.無緣無故的不可能這麼多人去她們家,肯定是有什麼事.

"道長,就是這里了,安大丫那個狐狸精就住在這屋子里…"

江氏的話剛說完,房屋的大門就從里面打開了,就看到安好一個人站在大門前,目光直直的看著他們,似乎就是在等著他們來,安好的突然出現讓他們都不由得愣了下.

"奶,我們沒把你想要的丫鬟送給你,你這是打算帶人來搶嗎…."安好看著江氏盛氣凌人的模樣,心里冷笑了下,看著她說道.

"我呸,別叫我奶我不是你奶,你這個狐狸精.大家都讓讓,讓道長做法…" 江氏不屑的看著安好,罵了起來.這小賤人有點臭錢後就越發的不得了了,這次說什麼也得好好收拾下她.

只要安大丫中了這道長的蠱毒後,身上就會發生變化,一旦顯出一點形,她就徹底的完了,看她還怎麼解釋.

"這個狐狸精道法高深,你們大家最好離遠點,否則傷到你們可是要命的."

村民們一聽趕忙退到了很遠,有幾個膽子大的不願意走,也被那年輕的道士給勸道了一邊.

聽到聲音,那邊建房的人都跑了過來看,看到有人找安好家的麻煩,一個個都沒有走,心想到時候出去幫幫忙,畢竟安好對他們都很不錯.

只見那白胡子老道,搖起了鈴鐺,如猴子一般在安好的前面跳來跳去,嘴里不知道在念叨些什麼,只見他手伸向了他腰間的袋子,抓了一把粉末捏在了手里.

"妖孽還不速速顯行…"

白胡子老道說著,就一把粉末向著安好拋灑了過去,他們也馬上往後退了許多.卻不想此時突然起風,白色粉末直接就向著他們襲來.

顏一他們過來就看見這麼一幕,趕忙閃到了一邊.

青龍也趁勢順走了白胡子老道身上的粉末袋子,隱在一邊,看著江氏幾人,它的嘴角劃過抹冷笑,想算計它的主人當真是找死.

周圍的村民們也愣了下,這邊聽到消息的安二丫他們都從工坊里跑了出來.

"啊,妖怪…"

建房的人和村民們看到江氏和那兩個道長的模樣後,都不由得驚叫了起來.江氏看到白胡子老道的鼻子變成了狐狸的鼻子,趕忙摸了摸自己的,也不由得大叫了起來.

"我們不是妖怪,她才是,是她把我們變成這樣的…"

安老頭他們也被嚇了一跳,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安二丫和安三丫一聽心里頓時一慌,趕忙跑了過來.看到江氏他們的臉後,不由得嚇了一大跳.

"就是這妖孽的道法高深,我們不是她的對手…"

白胡子老道摸了摸腰間的袋子,心里不免有些慌亂了起來,說著看了看地上根本就沒有,到底是誰拿去了呢.年輕的道長神情也緊張得不行.

"道長,你這樣胡說八道就不怕天打雷劈嗎."聽青龍說它最近悟了新技能,安好倒也想看看這天打雷劈是個啥樣.

"老道我沒有胡說八道,你就是狐狸精."

"對,就是…"

青龍隱著身,漂浮到了空中,手中掌印相交,向天一指一道明亮的閃電就破空而出,直接向著白胡子老道他們劈了過去.

直接將他們的發髻劈成了爆炸頭,衣服臉各處都是一片漆黑,人也暈了過去.

"嘖嘖,還真是老天都看不下去了…"

周圍的村民都被這突如其來的閃電給嚇到了,當閃電來的時候,他們早已經跑了很遠.建房的人站得遠,看著也覺得很是詫異,這雷咋就劈下來了呢,看來這找事的人真的是有問題呢.

青龍隱上身又將那粉末袋子塞進了那白胡子老道的身上.

這邊蘇氏聽到動靜也從後院出來了,看著眼前這一幕,著實把她嚇了一跳.

"大丫,怎麼回事."

"奶請了道長,說什麼我是狐狸精想收了我呢,也不知道怎麼的,他們就變成那樣了."

見沒有了閃電,大家又圍了過來,云正德也讓村里的人趕忙去請許大夫去了.

蘇氏聽著心里吃驚不已,這江氏是想害死她的女兒呢.

安二丫和安三丫也跑了過來,一把抱住了安好,她們長姐這麼好,就算是狐狸精她們也喜歡.安好被她們這麼一抱,心里暖暖的.

顏一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異象,此刻的他們已經不知道怎麼形容自個兒的心情了.

沒多會兒,許大夫就來了.

"大家都讓讓,讓許大夫過去看看…"

村里的人已經不知道到底誰是妖怪了,這件事太奇怪了.

許大夫已經在村民的口中聽到了消息,他可是不信什麼妖魔鬼怪的.走上前看了眼,將藥箱放下,就給他們把了下脈.

"許大夫,他們是妖怪附體了嗎."

"許大夫,他們是被安大丫變成的妖怪嗎…"

村里人的各種奇葩問題,聽得許大夫甚是煩,這安大丫的麻煩事還真是多呢.

安好聽著很是無語,村里人的想象力還真的是挺豐富的.

"吵什麼吵,真是無知.他們中的是一種蠱毒,中了後才變成這樣的."許大夫說完各自給他們喂下了一顆藥丸,這個蠱毒他可解不了.

"到底怎麼回事."

剛剛來請他的村民並沒有說太清楚,所以他又問了次.

安二郎看著心里氣急,這麼好的機會居然沒有把握好.被代曉曉抓著衣角,他的心里更是煩躁.

安好站了出來,將剛剛的事說了一遍,其他的村民也附和了起來,畢竟都看到了的.

"這麼說來,問題應該就出現在粉末上了."

許大夫說著,在那白胡子老道的身上摸了起來,隨後在他的腰間找到了那粉末袋子.

"這個就是煉制的蠱,制造出來的毒了,他們之所以變成這樣就是因為這個東西."

安二丫一聽頓時就怒了沖過去就在那道長的身上踢了起來.

"居然想害我長姐,我讓你害…"

"小丫頭別在踢了,等他們醒來好好的問問."

安老頭聽到許大夫的話,心里有種不好的預感.這道長很有可能就是被他媳婦給收買來對付安大丫的.

林巧也沒有想到,自己這個婆婆居然這麼狠,這樣的招式都用了出來,董佳聽著也很心驚她這個後奶奶還真是不簡單.安大河看著自家娘整出來的事,也是頭疼不已.

安好走到了那白胡子老道的身邊,讓許大夫在某個穴位下了針,那老道一下就醒了過來.

"妖怪…"

醒過來後,他大叫著妖怪,就往後退.看了看周圍沒有反應的眾人,他心里更慌了.

安好拿過許大夫手里的蠱毒,來到了他身邊,蹲了下來,拿著那袋子在他的眼前晃了又晃.

"這位老爺爺,你到底能不能好好說話,這東西可是你身上拿下來的,說說吧…"安好挑眉看向那老道長,大有他不說就讓他吃掉的意思.

他剛剛摸著明明沒有的,可是周圍人都沒有說反對的話,那麼這東西定然就是從他身上拿下來的了,看來他遇上高手了,這丫頭還真是不簡單呢.

"我們變成這樣就是這東西弄的,但是這一切都是你奶奶指使的,我只是拿錢辦事."

這邊江氏也醒了過來,剛醒過來就聽到這樣一番話.

"你胡說八道什麼呢,明明就是你害我以為我孫女是妖怪的.大丫,你別聽他胡說八道,奶奶沒有害你…"

"我們有沒有胡說八道,我們道觀的賬本上有記載,我們收了你一百兩上面可都是有寫的."年輕的道長看著江氏說了起來.今天要是不說清楚,倒黴的可就是他們了.

"你…"

安好走了過來,目光冷冷的看著江氏,若非有這層關系她的真的很想扇她一巴掌.

"你個小賤人,你想干嘛,就是我做的又怎麼樣,你這般不孝順,還放老虎咬我,我這也是想給你個教訓…"

江氏剛罵完,就被走過來的安老頭,給扇了一巴掌.

"混賬,你干的是人事嗎."

"奶要是今天變成狐狸鼻子的是長姐,你們會怎樣,村里人又會怎麼看我長姐.一個教訓就說得通了嗎,你這分明是想害死我長姐."

安二丫氣憤不已,對著江氏語氣不善的說了起來.

"娘,我知道你一直不喜大丫,可是她到底是你的孫女,若非你以前這麼對我們,她也不會那樣對你,你這樣做真的是太過分了."

蘇氏心里也是很氣憤,說話也沒了之前的和善.

"天啊,我這是做什麼孽啊,我怎麼這麼命苦啊,我不想活了…"江氏一邊哭一邊看向林巧,見她不理會自己心里氣得不行.這一個個的混賬東西,不在家的不在家,在家的也不幫她.

"那邊有石頭…"

"你,你這賤丫頭,賠錢貨,你居然叫我去死,你這挨千刀的誒,雷就該劈你…"

風鈴聽著安好的話,不由得在心里給她點了個贊,這江氏這麼不得了,最好把她氣死好了.

"爺爺,今天這事你說怎麼解決吧.是要我告官呢,還是…"

到底夫妻幾十年,安老頭就算在氣,也不可能讓江氏這麼老了還去坐牢.可是一聽安好這麼說,就知道她有條件要說.

"你這死丫頭居然想告我,你這不要臉的小賤貨…"

"看來,你還是很想去坐牢呢,既然如此那我成全你好了.云爺爺…"

安老頭趕忙制止住了,看著安好說道:"你就放過你奶奶,有什麼條件你就提吧."

村里人看江氏的眼神也越發的厭惡了,對自己的孫女都這麼狠,果斷的不是人.之前那般對她們,現在看著好了又打上注意了,還真是想得美呢.建房的人看得很是氣憤,這安好咋就有這樣糟心的奶奶呢.

"行,我要斷親,從今天起我們跟你們安家再無關系."

聽到安好說要斷親,周圍的圍觀群眾站在安好這邊的自然是替她高興,但也有些不認同的.

"你這死丫頭,你這是大逆不道,我不同意."江氏氣憤不已,真要是斷了親,以後她還怎麼接近他們呢.

"不同意,我長姐就只有告官了…"安二丫看著江氏冷聲說道,當真是以為他們好欺負呢.

蘇氏也早對安家死心了,既然大丫要斷親就斷吧.

安老頭見蘇氏同意,事情沒有轉圜的余地,便同意了斷親.安二郎心里雖然急,可是此刻也沒有辦法.

同意斷親,安好也不用他們回去了,直接就讓回屋子去她的房間那紙筆墨和凳子去了.

云正德見安好這麼決絕,也沒有說啥,這樣斷了以後也清靜.只是若是安大海沒有死,回來後又該如何呢.

東西拿來後,云正德就幫著寫了起來,雙方簽了字,他作為見證人也簽了字.

江氏心里憤恨不已,怒氣著實難平,看著安好他們拿著斷親書要走,撲上去就想打安好.不過她沒有打到安好,卻是把蘇氏給推到在了地上.

江氏的速度很快,顏一他們想阻止已經晚了.

村里的人都還沒走,江氏就公然干出這樣的事,著實震驚了村里人的眼球.

"娘,你怎麼樣了…"

安好和安二丫她們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給驚到了,喊著就想去扶蘇氏,但是安好卻看到蘇氏的身下開始流血了.

"好疼,大丫,孩子…"

"娘,你不會有事的,你身體這麼好,孩子也會沒事的,你堅強點…"安好握住蘇氏的手,心里也很是著急.

飛花和顏九他們趕忙跑了過來,將蘇氏抬進了屋子,雨竹也趕忙跟了進去,畢竟她是接生婆,這次蘇氏要是有事她可是罪責難逃.

江氏也嚇到了,她居然將蘇氏給推到了.

"你最好祈禱,我娘和孩子沒事,否則我要了你的命…"

安好說著就趕忙跑進了屋子里,云正德他們也都跟著跑了進去.李秀和鄭有容她們也沒心情干活了,也擔心蘇氏也跟著跑了進去.許大夫心里也有些不放心,也進了安好家.

安老頭見事情弄成這樣,想進去卻又不敢,只得先回去了,至于江氏他是徹底的不想管了.林巧覺得以後得小心點江氏了,當真是個什麼都做得出來的人.

村里的人有些走了,有些也跟著去了安好家.

江氏見他們都不管自己還走了,不由得傷心的哭了起來.最後為了解藥,還是將那一百兩給了出去.

見蘇氏被抬回來,還流了這麼多的血,梅靈她們趕忙去准備生產用的東西了.

飛花她們將人抬進屋後,雨竹就讓她們都下去將准備好的東西端上來,至于安二丫和安三丫因為不放心蘇氏還留在屋子里.

安好進去後,就看見滿頭大汗,隱忍呻吟的蘇氏.到底是生過幾個孩子的,知道大喊大叫浪費體力,所以一直忍著,安好看著著實心疼.給蘇氏把了下脈,安好趕忙去了空間的藥園里給蘇氏扯了一根人參,出去後讓她們趕緊將參湯煮好端進來.想了想又給蘇氏吃了顆補血的藥丸,紮了次銀針.

外面的人聽里面沒有太大的聲音,一個個心里都有些擔心.

這邊梅靈她們已經將接生要的剪刀,棉布,熱水都端了進來.端進來後,就走了出去,在門外候著.至于廚房里的熱水,由慧心她們看著,一直燒著的.

蘇氏給孩子做的衣服都在她的屋子里,安好問了雨竹就將要穿的衣服,還有包裹孩子的東西全部准備好放到了一邊.

隔了會兒安好要的參湯總算是煮好了,冷了會兒,安好就給蘇氏喂了點進去,畢竟生孩子是很費體力的事.

安二丫和安三丫在里面很是心急,見她們這樣影響蘇氏和雨竹,安好不得不將她們勸了出去.

安好沒有接過生,也沒有生過孩子,但是還是有所了解,這痛苦不是所有人都承受得了的.因此現代的人才這麼多的選擇了剖腹產.

雨竹一個人安好難免有些擔心,就讓有過接生經驗的黃氏和賈氏一起進屋幫忙接生.

安好沒有出去,坐在一邊握住的手,時刻留意著她的狀態.

因為突然的跌倒,所以蘇氏的這個孩子,生起來並不那麼容易.安二丫和安三丫在外面一直走來走去,剛開始還沒有聲音,後面蘇氏大概是疼得不行,就喊叫了出來.看著一盆盆倒掉的血水,在外面的飛花他們看著著實心慌,青龍也沒想到事情會弄成這樣,心里很是愧疚.

小白它們也守在外面沒有四處跑,朱雀,青龍也在外面等著.

江氏回家後,看著安老頭那嚇人的眼神,麻利的躲進了屋子里.蘇氏肚子里的孩子,說到底也是她的孫子或者孫女,她沒想對她動手的,這一切都是她自個兒撞上來的.

這邊蘇氏的房間里,雨竹她們跟蘇氏接生了這麼久,孩子都還沒出來,心里都慌了起來.雨竹將手探了進去,就摸到了孩子的頭.

"大丫,你娘肚子里的孩子頭太大,這樣根本就生不下來,必須得剪了."雨竹察覺到不對,趕忙跟安好說了起來.

"只能是這樣了."

安好說著就去准備針線去了,雨竹就拿著剪刀開始烤了火,淋了酒消了下毒,就開始動手准備給蘇氏剪了.

黃氏和賈氏看著那烏黑發亮的剪刀,有些不忍直視,想想就替蘇氏痛.

蘇氏已經痛得麻木了,下面即使剪著也沒感覺到疼痛,不過她的意識是清楚的,為了孩子她怎麼樣都值得.每次生孩子安大海都會在,如今卻是不在了,想到這里蘇氏流下了淚.

雨竹下手很快,沒多會兒,孩子就順利的接生下來了.安好趕忙上前給蘇氏清洗了下,將傷口縫合了起來.

沒多會兒,外面的人就聽到了嬰兒的啼哭聲.

蘇氏在生了三個閨女後,總算是成功的生下了一個兒子,這一抱她們就覺得應該有六七斤左右.外面的安二丫和安三丫聽到後,都喜極而泣的抱在了一起.她們娘真的是不容易,以後再也不會有人指著罵她是不下蛋的母雞了.

蘇氏看了眼孩子就昏睡了過去,安好和雨竹她們給蘇氏換了乾淨的衣褲,床單後就給蘇氏蓋上了薄被單.

一切處理好後,黃氏就將孩子抱給了安好.

"大丫,你這弟弟可不得了,生下來後眼睛啊就骨碌碌的到處看."

"長得也不像一般出生的孩子,皮膚這麼白皙,當真是難得."

黃氏和賈氏前後的對著安好說了起來,他們也許久沒有看到這麼小的孩子了,心里甭提多喜歡了.

寒暄了幾句,將孩子包裹好後,就抱了出去.

"長姐,給我看看弟弟嘛,比三妹出生的時候大多了,看著好可愛,我不管我要第一個抱…"

安三丫看著這個才出生的弟弟,心里也很是歡喜.

才出生不能在外面待太久,安好就抱著孩子去了隔壁屋,讓他們要看的都來這個屋子看.村里人大多看了眼後就先離開了.建房那邊的人來看的人少,都去接著干活去了.

小白它們見孩子平安出生,也都跟著安好跑了進去,看著這麼小個孩子,小白看著很是喜歡.

"這小子,還真是一點也不怕生呢,還四處看."云正德抱著,心里也很是歡喜,他最喜歡的就是小孩子了.

"大丫,這長大後肯定是個小美男."風鈴在一邊看著就想去捏捏他的小臉,但是還是沒敢.畢竟太小了,要是被她給捏哭了,那可不得了.

風天翔看著自家女兒歡喜的樣子,眼里閃過抹落寞,要是她娘沒死,或許現在她也有了弟弟妹妹了.

李秀和鄭有容,都抱了下孩子,看著這麼小一只她們的心里某處也很是柔軟.元清揚看著李秀歡喜的樣子,不禁在想要是有一天,他們倆也有個孩子,那該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呢.經過今天,他娘怕是又要給他相看對象了.

想到這些,元清揚決定跟李秀談談,他想跟他娘直接說.畢竟他喜歡了她這麼多年,等了這麼多年,他必須要去爭取.

"想好取什麼名字了嗎."云青峰看著安好抱著的小家伙,就想到了云凡他們小時候,都是這麼的可愛.

"太突然了,還沒想好叫什麼名字好."安好看著懷抱里的小家伙,笑了笑說道.

"那這可得好好想想了."

寒暄了會兒後,云青峰他們一家才離開了.云凡沒敢抱孩子,畢竟他太小也太軟了.沒多久,李秀她們,還有村子里的其他人都紛紛送來了雞蛋,還有自家喂的雞.每家送了點,一共下來也有不少了,安好暫時也不用買了,這樣要不了多久蘇氏就能吃到她空間里喂養的雞了.

蘇氏平安的生下了孩子,梅靈她們都歡喜得很,一個個都來看了孩子,膽子大的就抱了下,隨即又抱給了安好.

孩子生下來了,安好自然是要通知蘇衡他們的,想了想就讓顏一去越寒城傳個信.他們聽到消息後,肯定也會很開心的,畢竟盼了這麼多年,她娘終于生了個兒子,也算是揚眉吐氣了,這就是這個時代女人的悲哀.

蘇氏還沒有醒,安好就先喂了點水給這小家伙,至于照顧孩子的事,安好就交給了雨竹畢竟她有經驗一些.

將孩子交給雨竹照顧後,安好就去給蘇氏殺雞燉雞湯了,生個孩子流失了這麼多的血,怎麼也得好好補補.自己那便宜爹現在到底還活著嗎,可若是活著他為什麼沒有回來,難不成是失憶了嗎.可若是真的失憶了,要是娶了別人的話,這點安好是絕對接受不了的.

安二丫和安三丫有了弟弟,也不想去干活了.睡了一個多時辰蘇氏總算是醒了,雨竹就將孩子抱去喂奶去了.這段日子蘇氏被照顧得很好,因此奶水也足.小家伙沒吃多久就飽了,畢竟現在他還小,胃口也不大.

"娘,你還疼嗎."

安三丫看著蘇氏語氣心疼的問道,想到之前聽到的喊叫聲,安三丫就覺得特別疼.當初娘生她的時候肯定也很疼,想想安三丫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

"娘,弟弟長得好可愛,你懷著他的時候,老喜歡吃葡萄了,要不就叫他小葡萄好了."

安二丫想了想開口說道.

"娘沒事你們啊就放心吧,至于取名字娘暫時也沒想到,小葡萄這個名字倒是很別致,你們先去問問你們長姐,再給他定下個小名吧."

傷口自然是疼的,但是看著自己懷中的孩子,她的一切痛都是值得的.生了這麼幾個孩子,這個孩子可是比其他孩子生下來都要好看,這一切都是因為大丫.要不是她家里也過不上如今這樣的日子.

安二丫一聽蘇氏這麼說就跑去找安好了,就這樣小家伙的乳名就這麼定下來了.

將雞湯熬制好後,安好撇掉了上面的油,給蘇氏盛了一大碗.直接端到了蘇氏的屋子里.

"娘,快喝點雞湯,吃點東西.你流了這麼多血,必須得好好補補…"

為了方便蘇氏放碗,安好直接給她搬了張小桌子放到了床邊,這樣就不用端著吃了.見蘇氏吃得下,安好也放心了.

孩子睡著後,蘇氏就讓雨竹放在了床上.安好來的時候,雨竹正好去上茅房了.

安好走了過去,看了看吃飽睡著的小葡萄別提多喜歡了,現在他還小一天就知道吃了睡,睡了吃,不過這樣也能長得更好.不怎麼鬧當真的事很省心呢,這樣的孩子任誰都會喜歡的.

安家老宅那邊也聽到了消息,得知蘇氏生了個兒子,安老頭的心里別提多激動了,想著他們間的過節他沒敢去,就拖人將東西送了去.安大河聽到蘇氏生了個兒子,心里說不出是種什麼感覺.林巧卻覺得蘇氏當真是好命,有了個這麼能干的女兒,如今又生了兒子.

江氏聽到蘇氏生了個兒子,心里越發的懊惱,還好生下來了,不然她們怕是得恨死她了.

安二郎心里也很不爽,這下生了兒子,她們家怕是更不得了.眼下還斷了親,她們的日子就過得更加的灑脫了.想著江氏做的蠢事,安二郎就想罵他.

話說蘇衡這邊得到越寒城傳來的消息,不由得詫異了,這時間似乎提前了不少.但是想著自己的小外孫出生了,蘇衡的心里就特別的高興,這樣以後她的女兒也不會那般被人看不起了.

劉玉書聽到消息心里高興不已,趕忙准備了起來,又讓蘇天臨去通知了蘇繡娘他們.

上篇:第兩百一十八章 果斷的胖成球了    下篇:第兩百二十章 想得美,安好想做嬰兒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