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隨身空間之一品農家女第兩百三十九章 收拾, 挖坑埋了自己   
  
第兩百三十九章 收拾, 挖坑埋了自己

g,更新快,無彈窗,!

說話的是黃氏,見安好在給元清揚處理,走過來看了看很是心疼的問道.腦袋打出血了,臉手都是青紫的,黃氏看著心里難過不已,這都什麼事呢.

"娘,我沒事,那雜種比我還傷得重呢."元清揚抬眸看著她們說道,觸及到李秀紅了的眼眶他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恨不得再將這林才梁打一頓.

"清揚叔的傷沒有大礙…."安好站了起來,對著黃氏輕聲說道.

黃氏聽完轉身看向了一邊的林江花,破口大罵了起來:"林氏,你們這做的是人事嗎,把兒子打成這樣你們的心腸可真是歹毒,我兒子要有什麼事我不會放過你們的.還想算計我的兒媳婦,盡干這些缺德事,小心天打雷劈…."

安好簡單的給元清揚做了下傷口處理,將血給他止住了.君深看她這般仔細的給人治傷,心里不免有些吃味.

"這事是我們想岔了,可你們打也打了,罵也罵了,又沒出什麼大事,還這般得理不饒人干啥.當真以為我們家沒人好欺負呢."

林江花自知理虧,但是對于黃氏說的話,還是有些不服氣.他們要是干脆點答應嫁人,他們才不會搞這麼多事呢.

"就是,當我們家沒人呢."李升聽著他娘這麼說,也附和道.

黃氏聽著氣得不行,差點沒沖過來打林江花一頓.什麼叫沒出大事,真要出了啥事那就完都完了.這黑心的婆娘,當真是什麼話都說得出來呢.

林瑤兒沒敢開口,林才梁正想開口說,旁邊就響起了李成林的聲音.

"不要再說了,今天的確是你們做錯了,還不都給我閉嘴."李成林瞧見云正德那不悅的神情,趕忙出口喊道.

"里正我們錯了,就原諒我們吧…"林江花也注意到了云正德的臉色,趕忙認錯道.

這邊李小紅和李小月她們也都跑了來,來的時候就看見林江花在認錯.她這個後娘,什麼時候都不會覺得自己錯了,如今就算說了心里怕也不是這麼想的,當真是什麼都做得出來呢.

安二丫和安三丫她們得知消息,也來這邊看了下.

云正德看著也有些為難,正想說讓她先給李秀她們道歉,這邊李秀就說起了話.

"里正,他們做得太過分了,還請你為我做主."李秀不想放過他們,這次說什麼也要給他們一個教訓.

林江花見李秀咬住不放,心里也火了,沖過來就想打李秀.不過還沒有挨著她,就被安好給一腳踹了出去.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嫌命太長,我可以幫你."林江花聽著安好說的話,臉上頓時煞白,她猜到什麼了嗎.

李成林離得近,安好說的話他都聽進了耳朵里,她這話什麼意思,江花還打了什麼主意.

小白它們蹲在一邊看著,見自家主人出腳踹人,看得很是高興,這女人可不就是欠踹嗎.

"小偷,我們村子里以前抓到過,掛牌子跪村中央三天和賠錢,你們自己選吧.至于到底賠什麼多少錢,就視情況而定了."云正德看著他們,沉聲說道.

"老子又不是你們村的,你憑什麼管我,他還打了我呢."林才梁不服氣的說道.

安好冷笑了聲,看著林才梁說道:"就憑你打了我們村子的人,還想欺負我們村的女人,最關鍵的她還是我的工人.今天不給個說法,你哪也別想去.因為你們,我的工坊也受到了影響,這我還沒跟你算呢.至于你,活該被打."

村里人聽安好這麼說,也附和了起來,必須給個說法,當他們村子的人好欺負呢.

安二丫和安三丫也都不太喜歡這個林氏,她看她們的眼神總是怪怪的,他們能做出這樣的事,也活該被她長姐收拾.

"你的工坊關我們什麼事,別想什麼都賴給我們.里正,我們願意賠錢…."

林江花這次甯願賠錢,也不受這樣的侮辱.

云正德聽她這麼說,視線看向了一邊的李秀.

"大丫,你來幫我們算他們該賠多少吧."李秀想了想,讓安好幫忙.

安好想了想開口道:"那我就幫你們算算,首先你們要賠務工費,被你們打了這一時半會兒的也干不了活,這里怎麼說也得三兩銀子.除此外,還有醫藥費,營養費,還有精神損失費,還有名譽費,這一切算下來,你們怎麼也得給三十五兩銀子,給不給你們自己看著辦吧,另外我工坊今日起正式將林氏開除了,以後永不錄用…."

林瑤兒聽著工坊是安好開的,視線看了過去,就看到了她身後的君深.剛剛她是沒注意,這下看著簡直就是有些轉不過眼了.她憑什麼能開工坊,肯定是勾引男人來的錢.聽著安好說要賠這麼多錢,林瑤兒只覺得不可置信,看她的眼神也恨了幾分.

林江花聽安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解雇她,心里更是氣憤不已.

"我呸,你這賤丫頭,你咋不去搶錢呢."林才梁對著安好就大罵了起來.江氏也來了,看見安好被人罵心里別提多痛快了,看著安好身後站的君深,江氏一眼就看出他是阿九,可是跟之前完全不同了,這丫頭還真是會勾搭男人.

林才梁剛罵出口,就被君深一個石子彈了過去,疼得他捂著嘴,驚恐的看著四周.

"你,有意見嗎."

安好挑眉看向了一邊的林江花,她剛不是喊著要賠錢嗎,咋不吭聲了.

"當家的,我知道我錯了,你一定幫我們…"林江花拉著李成林的手,哭著說道.

李成林歎了口氣站了起來:"里正,我們家一時拿不出這麼多錢來,可以寫欠條嗎,以後有了錢,我們就還."

"以後來還,這事想都別想."黃氏態度強硬的說道.

林江花看著李成林說道:"成林,你快去借啊,還在這傻杵著干啥…."

李成林雖然心里氣林江花,但是好歹她也給他生了兒子,想著他站了起來,看了看周圍的人,找到幾個跟他相熟的想借錢,結果卻是沒有一個願意借給他,他們也拿不出這麼多錢來,也不願意去得罪安好.

"大哥,你那里還有多少錢,你的那些朋友能借嗎."

林才梁的嘴此刻已經腫了起來,他拿開的時候,著實嚇了周圍的人一跳.

"他們不會借的,之前我借錢他們不願意借,我這也就一兩銀子左右…"能借到的也不多.想著,他心里就覺得吃虧得慌,更不會願意出錢.

林才梁此刻說話都有些說不好了,不過林江花還是聽出了他話里的意思.平日結交些狐朋狗友,關鍵時刻怎麼可能有用呢.

"成林,你要幫我們,跪三天會要了我們的命的,別人也會笑話死我們的."這大熱天的他們怎麼跪得了三天呢.

周圍人聽著都覺得好笑,此刻她還有什麼名聲嗎,怕死倒是真.

李升聽著立馬就哭了起來:"爹,我不要娘死,我不要做沒有娘的孩子."

沒了娘,他肯定會被她們欺負死的.

田地也就五畝,賣了也不過十八兩.不過李成林也知道他此時就算賣地,村子里的人也不會買的,他那些地就算賣了,也湊不齊這麼多錢,家里的錢就剩下五兩了.

林江花瞧見了人群觀望的李小紅和李小月,一個想法頓時就上升到了她腦子里.李成林此時也心煩不已,不知道該怎麼辦,自然沒功夫去哄李升.林江花卻是過去一把抱起了李升,還在他的耳邊嘀咕了幾句.

李升聽了後,看向了一邊的李小紅.就是該賣了她,他們被欺負成這樣,她們都不站出來的.

"爹,你要救救娘他們,賣掉她們家里就有錢了.她們不過就是賠錢貨,賣了她們…"

李升指著站在人群里的李小紅和李小月哭喊著說道.

李升這話剛說完,李成林就一巴掌扇了過去:"她們可是你姐姐,有你這麼說的嗎.林江花,是不是你讓他這麼說的."

"李成林,你居然打升兒.是我說的又怎麼樣,我為了生下你的兒子差點難產,難道我們母子還沒有她們重要嗎.你這是想要逼死我們嗎.女兒能給你養老送終,傳宗接代嗎…"

這樣就鬧到要賣女兒了,圍觀的村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這李成林,真要能干出那樣的事,看誰以後還敢嫁給他們家,這前娘後母的,孩子最是可憐.

"小紅也是我的女兒,我不會賣掉她.至于月兒,她是我弟弟的女兒,我更不能賣掉她.這件事都是你們惹出來的,你怎麼不讓你哥賣了女兒."

李成林氣憤不已,說話也有些不管不顧了.對于李小紅,李成林的心里一直都有些愧疚,之前打罵都隨她去了,可是她倒好現在居然還想賣了他的女兒.

"狗日的,你說什麼呢,還想賣我的女兒.我的女兒可是要嫁大戶人家的,就你生的女兒只能是賠錢貨.我妹妹給你生了兒子,你就這麼對她,能耐了你."林才梁原本是坐在地上的,此刻蹭的站了起來,罵著一拳打在了李成林的臉上.

李成林被他打了一拳,隨後就開始反擊了.

安好看著李成林這樣倒是有些意外,看來心里也真的是對這個林氏有些受不了了,否則怎麼會這麼生氣呢.

安二丫只覺得這李成林當初能縱容林氏打李小紅,也不是什麼好人.如今看來倒是好了些,倒也不完全的沒有人性,這樣的人必須得給教訓,否則還真當所有的人都是好欺負的.

林江花看著心里著急,趕忙上前去拉他們.事情鬧成這樣並不是她願意看的,卻是沒有想到李成林會突然間這麼大的脾氣.

"大哥,成林你們都住手,我這是想岔了,我們去跪成了吧."

林江花很怕李成林會休了她,此刻她只能是認了.

事情鬧到最後,林江花和林才梁還是要去跪,冷靜下來後,李成林將家里的錢都拿了出來,讓云正德幫忙求個情,少跪一天.

林江花和林才梁跪在村子中央,不少的人都能看得見,免不了對他們指指點點,如此得不償失,林江花心里只覺得憋屈不已.

林瑤兒看著李成林,也有些害怕,不過現在她不敢一個人回家,只能是跟著他們回去.這跪兩天她還得去給他們送吃的和水,不然怎麼熬得過來.

安二丫和安三丫見事情處理完了就先回工坊.村民都散去後,安好和君深回了趟家,拿了藥過來給元清揚包紮.

"大丫,今天這事真是多虧有你,不然我真的不敢想."李秀歎了口氣說道,這事她已經聽元清揚說了個清楚.

"那兩兄妹當真是個心黑的,還好有你."黃氏拉著安好的手,感激的拍到.

君深在一邊看著,沉默不語,就這樣還真是便宜他們了.

"客氣的話,咱們就不說了,你們現在可是我得得力助手,要不是因為我也不會給你們帶來這麼多事.以後有什麼一定要告訴我,能幫忙的我自不會推辭."

"清揚叔,你腦袋暈嗎."

元清揚靠在床上點了點頭,被那一棍子敲了後,現在他的腦子可不就是暈嗎.

"傷口沒啥問題,不過你這樣子卻是有些腦震蕩,還好是輕微的,等下我給紮幾針就好.你最近都不用來做工,好好休息."

安好說完,就拿出了銀針,在他腦袋的幾個穴位下了針.

腦震蕩是啥,君深聽著倒是有些新奇.給人治病時候的她,真的很認真,看起來有種別樣的美,讓他有些目不轉睛.

聽說腦震蕩,李秀和黃氏的心里都緊了下,得知沒大問題,也放心了.

"你們今天就不用上工了,好好照顧清揚叔,那我們就先回去了."安好一邊說,一邊將銀針收了起來.

她還得去工坊那邊看看,畢竟少了幾個人里面的情況還不知道怎麼樣呢,除此外大白菜他們怕是都醃制了不少了,昨天醃制的現在已經可以拿出來洗了.

離開元家後,安好歎了口氣.

"累了嗎,累了就回去好好休息."君深聽到安好歎氣,有些擔心的說道.

"沒事,我可是打不死的小強,只是有些煩這樣的人.沒事,等下我還要去工坊,你回去休息吧,你身上的傷還沒好完全呢,你以為你是我呢,好好的到處都可以跑."

安好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衣服說道.

"小強是何物,你為什麼是打不死的小強呢."君深對于安好嘴里的新詞不免有些奇怪.

"這意思其實,堅強,沒毛病,對,就是說我很堅強."安好說著笑了起來,她要是告訴他小強就是蟑螂的意思,怕是又會有更多的問題,等著問她.

"你是很堅強,而且特別.以後有我在,你偶爾也可以弱點,要踹人直接叫我."

君深看著安好有些心疼的說道,關于她的過往他都了解了個透徹.要不是她如此堅強,她們一家也不會像今天這樣.

"我這是抱著大粗腿了嗎,那你可不能中途讓我下來."

大粗腿,他的腿很粗嗎,不過仔細一想他似乎明白了安好的意思.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頭,笑著說道:"只要你不放,我永遠不會放下你.你若是想放,我也會抓住你."

安好看了看周圍,踮起腳一個吻印在了他的唇上,靈巧的舌頭在他的唇上描繪了一圈,隨即跑了開.

小壞蛋,君深看著她的背影,腦袋里就冒出這麼三個大字.他的呼吸都比之前急促了幾分,這丫頭沒事居然撩撥他.

這邊元家,元清揚准備將他喜歡李秀的事,告知他娘.他再也不想遇到像今天這樣的事.

所以在黃氏來給他熱敷手臂的時候,元清揚開了口.

"娘,我想告訴你一件事,還希望你有點心理准備."元清揚看著黃氏開口說道.

黃氏的手停頓了下來,她心里此刻已經有了些懷疑,只是不敢置信.

"有什麼就說吧,娘還有什麼受不了的."黃氏看著元清揚說道.

"娘,我…我這麼多年沒娶,其實是因為我心里一直都有一個人,我知道我很不應該,所以我一直都在逃避我內心的想法,我…."

自己的兒子什麼性格,黃氏自然是了解的,如今他這麼說不出口,他心里的那個人已經呼之欲出了.黃氏的心里無疑是震驚的.

"我喜歡的人,一直都是李秀.只是我一直沒表現出來,我只是沒想到大哥會生病去世.那時候的我,看著他們孤兒寡婦,就想好好的守護著他們,心想就這樣過著也好.可是事情怎麼可能有我想得這麼好呢…."

聽他這麼說,黃氏就知道元清揚喜歡了李秀很多年,她的兒子居然有這樣的情種,她當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這是她從沒有想過的.

外面幫著端熱水的李秀,聽著元清揚坦白的話,盆一下驚得掉在了地上.滾燙的水頓時沾到了她的手臂上,頓時就紅了起來.

李秀知道元清揚想說,卻是沒有想到他會在此刻說出來,心里一時間有些不知道怎麼面對黃氏好.她會不會覺得自己不檢點,勾引她的小兒子呢.

如此想著,她的第一個想法就是往外跑,卻不想元清揚已經跑了過來,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將她拉進了屋子里.

進屋後,元清揚就跪在了地上,李秀也跪了下去.

"李秀,清揚的話你也聽到了,你也喜歡他是嗎."黃氏目光直視著李秀問道.

李秀避無可避,點了點頭說道:"是,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的.沒有誰像我這樣糟糕了吧,明明很不應該卻是喜歡上了.娘你別生氣,你若不同意,我就帶著元朗離你們遠一點…"

元清揚一聽就急了:"不,要離開也是我."

黃氏歎了口氣,站了起來,走了過去將他們兩人拉了起來.

"我心里不震驚,那是不可能的.不過我也不是那種頑固不化的人,既然你們真的相互喜歡,我也不是那麼反對.但是,元朗必須能接受才行,除此外,今天發生了這樣的事.你們之間目前還是淡定些,至于婚事,就過了年再說…."

她也是看出來了,他們是真的相互喜歡的,若她執意不讓在一起,以後說不定變成什麼樣呢.

元清揚聽完,扭了自己一下,感覺到疼他整個人都高興了起來.

"娘,你太好了…."

元清揚激動的抱了黃氏一下,這簡直比他賺了第一筆錢還要開心.

李秀震驚站在原地沒動,要是換成別的人,絕對是不願意的,她是何其有幸有黃氏這樣一個娘呢.

"秀啊,這樣以後你還是我兒媳婦,娘心里高興…."

黃氏見李秀在那一動不動,就知道她是被自己驚到了,走過去拉過她的手,拍了拍說道.

"娘…."

李秀哭著撲到了黃氏的懷里,她娘家爹娘早已經死了,剩下的哥哥也成了親,平時往來也少.因為她那些嫂子們都覺得她是個克夫的.

"孩子都這麼大了,還哭得跟個孩子似的.不哭了,這剛剛端來的水啊可都要冷了."

"娘,我燒水去."李秀抹了把淚,笑著說道.

黃氏笑了笑說道:"你們倆說會兒話,我去燒火."

說完,也不等李秀說什麼,她就出了屋子,還將門都帶了回去.看得元清揚不免有些失笑,他娘咋這麼可愛呢.

元清揚不顧身上的疼,一把抱住了李秀,急促的呼吸充斥在她的耳邊.

"我今天真的好怕,好怕失去你."

李秀第一次沒有推開他,靠在他的懷里,心里滿滿都是幸福感.她覺得此刻自己就是在做夢,連扭自己一下的勇氣都沒有.

"我覺得自己在做夢…."

聽李秀這麼說,元清揚低下頭直接就吻在了她的唇上,好一陣兒才將她放開.雖然疼,但是他甘之如飴,他心里的結也解開了,眉宇間的惆悵也消散了.

"不會是夢,我剛剛扭了自己的.現在你是我的了."

這麼久都等過來了,在等幾個月又何妨呢.元清揚看著李秀微紅的臉,語氣低沉又有些嘶啞的說道,他真想現在就讓她成為他的人,但是卻只能強忍下來,他要她名正言順.

"以後別在這麼沖動了,看著你受傷,我心里也好難過."

"誰也不能欺負你,有了你我也會保護好自己的."聽李秀說這番話,元清揚心里別提多高興了.說完,又親了親她.

安好跑去工坊的時候,整個人的心跳都加快了幾分,她怎麼覺得自己也變壞了呢.不過想著君深那紅起的臉,她就特開心.

"大丫…."

云凡比安好先回來,正從茅房出來,就見安好在院子里靠著牆,用手扇著風,臉上滿是笑意.

"呃,云凡哥."

"對了,剛剛你們在那邊的時候,送薯片盒子的人就來了,盒子全部都用口袋裝著搬進去的,走去看看吧."

安好點了點頭,跟著云凡去了庫房,這邊君深剛走進來,就看見她跟云凡去了庫房.知道她有事,君深想了想就去了無憂湖那邊,打算在叉點魚,回去晚上做來吃.

她說魚湯喝了好,那就多叉些鯽魚好了.

如此想著,君深就出了工坊,去了無憂湖邊,看著波光粼粼的湖面,以及一邊盛開的荷花,君深深吸了口氣,不得不說照著她這麼做,還挺舒服的.

說動手就動手,昨天的樹叉還在一邊的草叢放著,君深清洗了下,就脫掉靴子下了湖.小白它們正在蘆葦蕩里玩,看見後紛紛向著他的方向跑了過去.

安好從庫房出來後,就去看了看做香腸的,見大家都一如往常的做,倒也放心了.跟鄭有容他們寒暄了幾句,安好就離開了.

從這邊屋子出來後,安好就去教做辣白菜的工人去了.讓他們將大白菜清洗出來,清洗好了後就將他們做好的醬拿了過來,教著他們一層層的往上抹,一層層的往上重疊,她教的仔細大家也學得認真.

每個人都有工作服,口罩,頭上安好也給他們定做了頭帽,這樣在衛生就能大大的提高了,開始他們還有些不適應帶這些東西後面倒也適應了.

醬做好前,安好是嘗了的,味道雖然不如她做的,但也有八成了.教完,她又看了看土豆片,這兩日太陽不錯,明天再曬下,就能炸了.

看了看周圍,沒有見到君深,安好倒是有些奇怪,他跑哪里去了,難不成被自己這麼一親不好意思的跑家里去了.

想著,安好出了工坊,沒走幾步就看見了在遠處跑動的大妞.她走了過去,就看見君深正在哪里彎著身子不知道在干啥.

"主人,你都不誇誇我們嗎."

聽著小白的聲音安好回過神,看了看地上,它正抬著看著她呢.安好直接坐到了草坪上,就看見地上有幾條魚,敢情君深剛剛在這里叉魚呢.

"你們最棒了,今晚給你們做好吃的當獎勵."

安好說完,又挨個摸了摸頭,摸到大妞那毛絨絨的腦袋,安好沒忍住多摸了兩下.

此時君深站了起來,他的手上提著一只甲魚,看上去應該在兩三斤左右.

"甲魚…"

安好看著跑了過去,這野生的可是難得呢.她來了這麼多次,都沒發現了.

"嗯,甲魚?不是鱉嗎…"

"一個意思啦,就是叫法不同,你怎麼抓到的."安好看著君深笑著說道.

"它自己鑽到水草里跑不出來了,被我看見就給抓住了.這個東西,你會做嗎.之前在百味齋吃過,不過這東西稀少,一個怎麼也得十兩銀子一只."

小白瞅著這麼小一只甲魚,覺得還不夠它塞牙縫的,聽起來就不便宜,肯定很好吃吧.

"這麼貴,也是既然稀少,定然就是沒有人喂養了.我會做的吃的可還是不少,你這麼快就叉到了這麼多魚,怎麼都夠吃了,我們清理後提回去就可以做來吃了."

安好說著,提著魚去湖邊,拿出匕首就在湖邊清理了起來.青龍和朱雀正在摘薄荷,這下也走了過來.

見安好他們在清理魚,青龍和朱雀走了過去,幫著忙.它們隨手一變,一把鋒利的匕首就出現在了它們的手里.

君深不免多看了朱雀它們幾眼,它們看上去年紀都不大,但是這清理魚的手法卻很是熟練.它們還嘗嘗跟著小白它們四處跑,當真是很特別.

瞅見君深打量它們,青龍對著君深吐了吐舌頭,做了做怪臉,十足的有些孩子氣.看得出來安好是挺在意它們的.

"好了,清理完了我們回去吧."

"那這個甲魚呢,不清理乾淨拿回去嗎."君深想了想開口問道,還是甲魚念著好聽些,以後就叫它甲魚好了.

"不用,回去在收拾,就這麼大一只也廢不了多少水."

林江花和林才梁就跪在他們的不遠處,頸部掛著牌子,上面寫著兩個字,悔過.瞅見他們看自己的眼神,安好就不相信他們是這般願意悔過的人.

朱雀看著安好說道:"主子,薄荷我們今天摘了不少,到時候回去就可以泡來喝了."

"嗯,你們倒是摘得挺多的,曬干了也能泡來喝,沒事就摘點來曬,走吧太陽都落山了我們快回去吧."

君深看了看朱雀手里的東西,與安好並肩走了回去.

看著那跑著的老虎,林才梁看著不免有些害怕,這老虎咋長這麼大一只呢.居然還跟他們這般親熱,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這安大丫果然是個變態的丫頭.

回家後,安好將魚交給了慧心她們,讓她們先處理著.她就去外面殺甲魚去了,君深看著接了過去,讓她說怎麼殺,他來動手.

青木他們在一邊瞅著,也沒有上前,好不容易獨處,要是湊上去他家主子怕是恨不得將他們拍飛吧.今天又幫著切了一天的土豆片,他只覺得手臂都快不是他的了.但是每天晚上喝了湯後,他整個人就舒服了不少.

有君深打理甲魚,安好就去廚房給蘇氏端了做的吃的.今天一直在忙活,都沒有怎麼陪他們,中午也是在她屋子里小坐會兒就出門了.

雨竹見安好端著雞肉湯進來,趕忙將桌子搬到了床邊,不吃飯的時候又移到了一邊.

"娘,吃晚飯了…."

"你這丫頭,看看你額頭上的汗,娘這有雨竹了,你要是忙不用管我的."

蘇氏說的是真心話,看見安好這般忙碌,還顧著她心里雖然暖暖的,但是也很心疼她.

"娘,我又不傻,累了自然知道偷懶的."

安好說完,看了看一邊睡著的小葡萄,看見安好來他就特別高興.不過安好想著一身有點髒,就沒有去抱他,就在一邊逗弄他一會兒.

見安好不抱他,小葡萄的委屈的癟了癟嘴,那小模樣似乎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看得安好哭笑不得,這小東西咋這麼膩人呢.想著他也要洗澡,安好就抱了下,不過沒抱多會兒就出去了.畢竟君深還在那殺著甲魚呢,出去的時候他早已經清理出來了.

最近見他們這麼辛苦,君深又在這,幾乎都是安好在做菜,慧心和慧蘭幫著打下手.

甲魚湯燉了有一會兒後,安好就開始蒸鯽魚,蒸了八條,今天君深叉的全部都是這種魚.君深哪也沒去,就在一邊陪著她,看著她在那里忙活著.

剩下的鯽魚,安好全部做成了水煮鯽魚.

炒了個青椒雞蛋,韭菜豆干,煮了翡翠白玉湯,又做了魚香茄子,紅燒肉,麻辣肥腸,新疆大盤雞,炸紅薯丸子,香煎雞翅,炒紅蘿蔔.

吃安好做的東西是一種享受,飯桌上有說有笑吃的很是熱鬧.小白抱著安好給的雞翅,啃得一身都是油,看得小黑又有不忍直視,青龍看著卻是笑個不停.大妞一口一個嚼得那叫一個香,看小白一身都是油大妞想幫它,卻被小白死死的抱住了雞翅,它就喜歡這樣慢慢的啃.它家主人做的東西就是好吃,雞翅也大個.

安二丫和安三丫也很喜歡安好做的這個香煎雞翅,兩人都啃了好幾個.

君深看出了安好有些挑食,雖然她各種菜都做了,但是有些她卻是不愛吃的,所以每次吃飯他都會給她夾菜,安好看著只能都吃了下去,她還是不想去浪費的.

吃過飯,收拾好,安好就先去洗澡了,渾身都是汗水,讓她著實有些不喜歡.安二丫她們洗完後,君深也去洗了澡.

回了房間後,安好坐在梳妝台前,看了看鏡中的自己,思緒不由得回到穿越後的第幾天,那時候跟現在當真是一個天,一個地呢.將頭上的帕子解開,安好拿過干的帕子揉了揉頭發,感覺不滴水後,就梳了起來.

梳好後,她就坐到了床上,拿起本子和她做的筆畫了起來.

沒多會兒她就肚子有些疼,可是似乎又不像是拉肚子,剛站起來就感覺到了下面的異樣,她這身子還是第一次來月事呢.

還好她這里也放了針線,安好趕忙找了布,又找了棉花縫制了起來.還想現代好啊,又有空調,又有電視,大姨媽來了也好辦,不像這個這樣麻煩.

君深洗了澡後,就走了出來,看了看安好這邊亮著的燈,推著門就走了進來.

"啊,你怎麼來了,快去睡吧…."

安好看著他臉上一紅,腿間頓時夾緊了幾分,不要被他看出來什麼才好,安好只覺得很囧.君深也感覺到了安好的異樣,不免有些奇怪.

看著她手里縫的東西,君深有些不認識,不免有些好奇.安好見他還看著自己,不免有些緊張,下手刺過了頭,就刺到了她的手指上,鮮紅的血珠頓時就冒了出來.

君深看著趕忙跑了過去,一把抓過她的手,從懷里掏出來一個瓶子,粉末一上去血頓時就止住了,這丫頭怎麼這麼不小心呢.

"大晚上的還做什麼針線活,也不小心點."君深說著一把拿過了安好手里的東西,放到了一邊的櫃子上,此刻的安好特別想揍他一頓.

看安好瞪著他,君深只以為安好有些不服氣,安好有些生氣下面頓時就澎湃了,沒多會兒君深就聞到了一股血腥味.

"你哪里受傷了嗎,快給我看看,我給你上藥…."君深見安好不讓,越發著急了,說著就想去脫她的衣服.

"你這個二傻子,你快住手.我沒受傷,我,我這是才來月事,什麼都沒有准備,所以就…."看他那擔心的模樣,安好哭笑不得的說了起來.

月事,君深一聽俊臉就紅了,這個他還是聽尹修他們說過的,這麼說來他的小丫頭已經開始長大了.想到這些,君深的心情就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動,他算是見證了她的成長呢.

"還不給我,我這縫東西,就是為了…."

君深紅著臉遞給了安好,想著他趕忙走了出去,安好看著他出去還以為他是害羞了.倒也沒有叫住他,不過沒多會兒他就回來了,手里還提著一個袋子.

"這個,給你…."不用仔細想,君深也覺得一個肯定是不夠的,她要是時不時的就紮著手那還得了,可不得夠她疼的.

"什麼…."

安好對于君深去了複返,還給她東西,不免有些奇怪,他會給她什麼呢.

君深沒有答話,執意的遞給安好,讓她自個看.

看著里面的東西後,安好愣了下,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我去,你該不會是去找顏九和飛花了吧."

君深見安好問,就說了起來:"咳,我找的追命,讓他去找的他們.那個,你別縫了,到時候讓幫你做點.我,就先回屋了."

安好此刻已經說不出是種什麼心情了,他這麼做他們幾個可都知道她來大姨媽了.不過對于他能做出這樣的事,安好還是挺感動的.

追命他們怕也是很詫異吧,想想那畫面就特有意思,可惜他們沒看到.看來這追命跟飛花的關系是越來越好了呢,他們當暗衛也是夠苦的,要是真能在一起,倒也不失為一種幸福.到時候一定得讓君深成全他們,太不容易了.

關好屋子,安好重新找了褲子換了起來,好在開始量不算多,不然剛剛在他面前肯定丟臉死了,她真想挖個坑把自己給埋了,好囧.肚子有點痛,倒也還好,不像她原來那般疼.

躺在床上,想著君深剛剛的樣子,她就有些想笑.

君深回去後也好久都沒睡著,心里不禁在想,他還是得多了解下,不然以後啥都不知道.

上篇:第兩百三十八章 暴怒的元清揚    下篇:第兩百四十章 怒意,龍天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