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隨身空間之一品農家女第兩百五十八章 安大海歸來   
  
第兩百五十八章 安大海歸來

g,更新快,無彈窗,!

云天昨天回來的時候,就看到他爹在騎自行車,看著著實好奇不已.還沒等他問,云青峰就跟他說了起來,他看起來很高興,話里話外都是在誇著安好.

不過云青峰只會自行車,滑板車什麼的他可是不會的,云天看著也很有興趣,就跟著云青峰學了會兒,雖然不太會,但也勉強能騎走一些.

今天白天他又練了會兒,果斷的熟悉了很多,這東西也沒有他想象的那麼難嗎.

"安好,聽我爹說你滑滑板車很厲害,我能看看你滑嗎."

云天想跟安好多待一會兒,見他們沒怎麼說話,就走了過去跟安好說了起來.

"大丫,你可不知道,昨天回來云天學了會兒自行車,都能騎著走了."云正德笑了笑說道,他可是羨慕得緊,但是又不敢騎.

"云天哥這麼聰明,肯定學不會多久就會的,行,既然想看我便滑下給你看看."

安好說著,從一邊挑了個滑板車,放到一邊的空壩上滑了起來.她的平衡力把握得很好,滑起來身子不偏不倚,看得云天有些目不轉睛.

"這丫頭不愧是學了武的,跳起來這麼高,都不怕摔著."云正德有些感慨的說道.他要是在年輕個十年,他也想嘗試下.看著著實有些羨慕得緊,這年輕當真是好呢.

安好滑了幾圈,臉不紅氣不喘的提著滑板車走了回來.現在她的體力比之前可是好了不少,滑起來也比之前順暢了許多.

"安好,你滑得真好,你能教教我嗎."

云天看著安好,笑著問道.聽他爹說云凡都學了,到時候開業的時候安好准備讓他們都去帶隊宣傳,聽著這些云天也想出個力.

"云天哥,你要學也可以,不過這東西講究是平衡力,不小心容易摔跤的,你可得小心些."看著他一臉期待的看著自己,安好自然是說不出拒絕的話的.

"我不怕."

摔跤什麼的他都不怕,就怕她不願意教他.

"大丫,我們也能跟著學學嗎."云青峰和風天翔也都來了興趣,他們好歹也是做這個的,這要是不會感覺說出去都挺過不去的.

"行啊,青峰叔和風叔願意學,我哪能不教呢."安好笑著說了起來,對于他們能接受這些,還願意去學安好還是挺高興的.

"老頭我要是年輕點,我也想學."云正德歎了口氣說道.

"云爺爺,其實呢還是可以學的,不過相對肯定要艱難些,還得讓他們照看著.其實不學也是坐的,這後面設計來可不就是坐人的嘛,不過前提駕駛車的技術要好,不然會一起摔跤的."安好想了想說道.

"他們哪有這麼多時間來照看我呢,能搭上順風車我都很高興了."云正德笑了笑說道.

"爹,那就等我技術學好,就載你."云青峰看著云正德說道.

"爺爺,還有我呢,我學好也載你."云天也說道.

云正德聽他們這麼說,心里倒是有些欣慰,他們不想自己學,他也能理解,想著他說道:"那你們可得好好學學,我就等著看你們誰先學好後載我."

風天翔是想學會了教教風鈴,安好一天又不常在家,他又不想老是麻煩安好,所以就打算自己學了,在教風鈴.

"好啦,你們要學什麼,自個拿上."

風天翔,云青峰,云天都是先拿的滑板車,至于其他的後面再學好了.抱著手里的滑板車,他們的內心說不出的激動還有忐忑.

安好給他們講了要領,讓他們也都先試著單腳滑,等到順暢後在上另外只腳.她教的細致,他們也學得認真.云天到底是要年輕些,領悟起來比風天翔他們都快,學起來也快了許多.

看著云天學這麼快,不似一般書生那般柔弱,安好免不了對著他一陣誇.云天聽著,心里格外高興,請教了下安好都能試著滑幾個簡單的花樣了,看得安好倒是有些詫異,這云天可不會武功,這天賦絕了.

風天翔和云青峰也不甘示弱,還有些掌握不好的地方,就直接問安好,讓她再給他們示范下.幾次後,他們總算能上滑板滑了,雖然還有些要摔跤,但是比之前好了許多.

云正德一邊刻著花紋,一邊看著他們滑,心里不免很是高興.他也好久都沒有看到云天像現在這般開心了.

"云爺爺,他們都學得不錯,真好."

"那也是教的好,不是你他們才沒那麼快學會呢."云正德說著繼續刻著.

安好看了看云正德刻的花紋,問他要了紙筆墨畫了起來,畫的都是些憨態可掬的卡通寵物,任誰看著就很喜歡.

"大丫,這個是啥呢,這個看著倒是像狗,不過長得有些不一樣呢."云正德看著安好畫好後放在一邊的圖,不免有些好奇的說著.

"云爺爺,這個是我做夢夢著的呢."安好笑了笑說道,最後一張也畫完了.

"都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你這丫頭倒是奇思妙想多,不過看著真有意思.這看上去也不難,刻在這滑板上應該是可以的."

云正德說著就拿起一張圖放到了一邊,上面儼然是一個皮卡丘的模樣,他看了看開始雕刻了起來,做這個的時候他很認真,下手也很穩很准.

安好知道云正德近來很用心,也有些怕累著他.看了看一邊的茶水,往著里面加了點靈泉水端了過來.

"云爺爺,你先喝口水在繼續雕刻吧.云爺爺,現在東西暫時沒要得那麼急了,你也別那麼趕,還是該好好休息."

云正德聽著,繼續雕刻了幾下,這才停下手,放下東西看著安好將茶杯接了過來,直接將水全部都喝完了,今天的水他喝著格外舒服,還有種甘甜的感覺.莫不是心情好,這水的味道也變了嗎.喝下去後,他似乎也沒覺得那麼疲憊了,手也不怎麼疼了.

"還是你這丫頭好,他們啊都不管我的,還是孫女好啊."

其實也不是沒管,只是沒有像安好那麼貼心,現在的他多想要個孫女呢.

聽著云正德的話,安好突然響起了之前云青峰說過的話,其實在現代他們這個年紀生孩子的可是大有人在.鄭有容看著身形高大的,生孩子應該不難才是,不過內里怎麼樣她就不知道了,只有把過脈之後在知道.

至于云清河和陳蓮花他們也是只有兩個兒子,具體是能生不願在生,還是其他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若是真的還想要,她倒是可以幫他們看看.

"云爺爺,那你以後就把我當孫女好了,有你這樣的爺爺,也是我安好的福氣呢."

安好笑了笑說道,她可是真心的,云正德對她也是夠好的了,有什麼事開口他都會幫她.

云正德聽著安好的話,高興的同時心里也有些難受,畢竟他更想她做自己的孫兒媳婦呢.

"丫頭,你覺得云天怎麼樣."

安好被云正德冷不丁的這麼一問愣了下,隨即又反應了過來,他的意思她似乎明白了些.

"云天哥挺好的,村子里不少的姑娘都暗地里喜歡他呢,誰要是嫁給他肯定會幸福的."安好想了想說道.

云正德聽著有些心塞,村子里的姑娘都喜歡他,就她不喜歡吧.早在云天還是秀才的時候,就有人上門說親了,那時候云天還不願意成親,云正德就沒有勉強他.這一晃又過去了幾年,他也該成親了,可是呢卻喜歡上了大丫,這注定是有緣無分了嗎,想想就覺得好遺憾.

"爺爺,你們說什麼呢."

云天學得差不多了,見他們在這邊說話,就停了下來,抱著滑板走了過來,看著他們說道.

"說你安好妹妹畫的圖呢,當真是不錯,我這都開始刻了.你們聊,我繼續雕刻."云正德說著又繼續忙活了起來.

云天放下滑板後,就拿起安好畫的圖紙看了起來.

"安好,你這圖看著怪有意思的,當真是特別."

閑聊了幾句,云天又讓安好教他溜冰鞋,他願意學安好還是願意教的,就教了會兒.不過這個相對就要難上許多,安好就讓他沿著空壩那邊的牆滑,這樣可以按著牆.剛開始安好免不了要出手扶他兩下,她倒是沒想那麼多,不過云天確實有些臉紅.

兩人有一句無一句的聊著,倒是比平常多了許多話.等他自己能保持平衡後,安好就沒有在管他了.

這邊云青峰兩人也學得差不多了,不過今天暫時就不想學溜冰鞋了,風天翔看了看一邊的自行車,就讓云青峰教他,云青峰到底是會些,見風天翔想學,也就教了.不過到底是半吊子師父,教了會兒,風天翔都沒能學會,不得不過來找安好.

有安好指點,倒是好了許多.

此時安月村的村口駛進來了一輛馬車,在地里干活的人們都不由得好奇的張望著.隨後就看著那個馬車,向著安家老宅駛去了.

眾人都有些疑惑,這又是什麼人來了安家呢,想著有些好事者走了過去,看著馬車上下來的人頓時就咋呼了起來.

安大海回來了,還抱著一個孩子回來了.

消息沒多會兒,就傳到了工坊里,聽到消息整個工坊的人都炸開了.這安大海消失了這麼久,該不會另外娶了吧,可是娶的話孩子也沒有這麼快就生了啊.

除非是安大海之前就在外面有人了,如今卻是才帶回來,畢竟蘇氏連著生了這麼多個女兒,讓他被村子里的人嘲笑.

楊梅聽著也有些錯愕,不過心里卻是有些想笑,這安大海要真是那樣,可就有得蘇氏傷心了.當年看她嫁了秀才她心里就著實嫉妒,如今倒是有意思了.

安二丫和安三丫的情緒都很激動,她們趕忙回了家,讓人關上門,不准人進去將消息告訴他娘.

君深連忙派人去云家通知了安好,這安好的爹如果真敢負了她娘的話,他也不會放過他的.

安大海抱著孩子下了車沒多久,車上面又下來了一個小姑娘,年齡大概在十五歲左右,看到這陌生的環境不免有些不適應,這就是安叔的家了嗎,看起來真好.

車子里卻是有一男一女,兩人年紀大概都在三十歲左右,男子是躺在軟塌上的,女子此刻是坐著趴在軟塌邊的,看樣子就是睡著了.

"九九,你先抱著你弟弟,安叔去叫門."

安大海說著將孩子遞給了原九九,安大海看著關閉的大門,心里抑制不住的激動,有很忐忑,他消失了這麼久,她們母女會過得什麼樣呢.

還好當初他落下去的時候,有樹枝減了速,否則他焉能有命在呢.落下去後他腦袋受了傷,好在被打獵回來的原家林救了他,不過卻也失去了記憶.

醒過來後,他腦子里一片空白什麼都不記得了.原家林就收留了他,讓他住在了他收拾出來的茅草屋.

不過他的醫術依舊沒有忘,還給原家林的妻子余秀華調養了下身子.不過就在不久前,他們倆上了山,卻意外的遇到了凶猛的老虎,他雖然有點功夫,但是到底還是不行.兩人一起傷了老虎,但是卻也一起滾下了山.

醒過來的時候,他的記憶已經回來了,而原家林卻傷得很重.以他的醫術,想治好他卻是有些難,他決定帶他回來找鬼老醫治.

在越寒城他經常和鬼老聯系的地方問了下,沒有鬼老的消息,他只能先留個信,將人一並帶回了村子.

廚房里婆子在燉雞湯,安大河和安老頭又去了地里,江氏給代曉曉換了衣裙後,就回屋子休息去了.追著她打,她也跑累了,以後要是在打定然將她弄進屋子里,看她還怎麼跑.

安大河見院子里沒有動靜,走過去,就砰砰砰的敲上了門.

好一會兒,才有人過來給他開門,兩人互相都不認識對方.

現在這個做飯的,是林巧後來又買的人叫王笑,年齡在四十六歲左右,手腳麻利,長相一般.

"你找誰呢."

"我是安大海,家里人呢,玉娘,大丫她們呢."

王笑來這個家之前,林巧就將家里的大概情況都告訴了她,聽了後手里的勺子都掉在了地上.這安大海不是說掉崖了嗎,怎麼出現在家門前.

看著王笑有些恐懼的模樣,安大海連忙解釋道:"我沒有死,我活著回來了,她們人呢."

安大海說著就要進屋,王笑趕忙向屋子里跑了去叫江氏去了.

這邊也過來了不少村民,圍著原九九看了起來,看得她有些害怕.

安大海進屋後,就去了自家的院子,可是里面早已經布滿了灰塵,一切都人去樓空了.這模樣一看就是很久沒住人了.

安大海看著心里頓時就急了,他不在家都發生了什麼事,她們都去哪里了.想著,他趕忙出了院子,朝著江氏的院子去了.

外面的人看著原九九,一個個都好奇不已,這安大海莫不是早在外面有女人了吧,這女兒都這麼大了?她這懷里抱著的肯定是個男娃.

這邊安二丫她們交代完就朝著安家老宅來了,安好也正准備回家了,不過還沒走,青木他們就來了,得知安大海回來的消息,云正德他們都詫異了下,也不禁高興起來.可是當聽到安大海帶了孩子回來,一個個心里就有些沒底了.

安好的神情更是異常的難看,他真要負了她娘的話,她定然不會在認他,還會將他狠狠的給揍一頓.

"大丫,你要冷靜,千萬得問清楚."

云正德看安好跑了出去,沖著她喊道,隨即也跟了出去,到底他要走得慢些,就讓云天他們快點追去看看.

安大海剛出自家院子,就看到了走出來的江氏,幾個月沒見,他這個娘似乎蒼老了許多.

"娘…."

"大海,真的是你,你真的回來了,娘這不是做夢吧."

江氏聽王笑說,還差點罵了她,不過見她這般焦急的給她解釋,她就趕忙走了出來,沒成想還真的就看到自己兒子回來了.

有些日子沒見他似乎更黃了,不過看上去倒是健壯了些.

"娘,是我,我真的回來了."

這邊地里得到消息的安大河,鋤頭頓時就掉在了地上,他沒有高興反倒有些不安.

"大河,你弟弟回來了,真是太好了."

安老頭說著,也沒管安大河什麼表情,扛起鋤頭就跑了回去.這樣的他安大河還是第一次看到,在他爹的眼里安大海還是很重要的吧.

早晚都是要面對的,安大河也扛著鋤頭走了回去.

這邊安大海給江氏講了他落崖後的事,惹得江氏一陣落淚,對于這個兒子她是又愛又恨.

"娘,你別哭了,對了玉娘她們呢,我怎麼看到屋子里都是灰塵,她們是搬到其他屋子去了嗎."

"就知道惦記那女人,那女人有什麼好.她可一點也沒把我這個娘放在眼里,還唆使安大丫打我呢.我這是什麼命呢,我告訴你這次回來你就給我休了她,娘在給你娶個黃花大閨女."

江氏說完看向了外面,還沒等安大河說啥,她就走了出去,走到原九九的身邊,揭開孩子身上裹著的薄布看了看.

"大河,我有孫子了.你果斷好樣的,真是太好了,就蘇玉娘那個只生賠錢貨的就該立馬休了她讓她沉塘,她肚子里的種肯定不是你的…."

安大海出事的時候,並不知道蘇氏已經懷孕了,如今聽來心里無疑是震驚的,他們又有孩子了.

安二丫她們剛跑來,就聽到江氏在笑著大聲說著.

安老頭也回來了,看著有些不可置信,他兒子怎麼可能在外面也有女人呢.

"二丫,三丫…."

安大海看到了人群里站著的安二丫,安三丫,不由得高興的喊了起來,也沒多想她們怎麼會出現在那.

"你不是我們的爹,你都在外面找了女人了,還有了孩子…."

安二丫大喊著,隨後就和安三丫哭了起來,君深看著眉頭皺在了一起.

安大海一聽就知道她們誤會了,剛想解釋江氏就大罵了起來:"就你們那賤骨頭的娘,早就該休了,生的小雜種,還不知道是誰的呢."

安好此時也跑來了,剛過來就聽到江氏這麼罵,拿起她撿到的木棍就想打江氏.

安大海見安好沖過來,一時間根本沒認出她,一把攔住了她.

"你是誰,你這孩子怎麼出手就要打人."

"呵,連我都不認識了,也是.走開,我們的事一會說,她這樣罵我娘和弟弟,我今天非揍她一頓不可."

安好心里有些氣,不管事情到底什麼樣,這江氏能說出這樣的話,她就敢揍她.

"大丫…."

安大海打量了下,總算是將人認了出來,不過表情卻是有些不可置信.

君深走了過來,一把攔住了安大海,安好沖過去就將江氏打了一頓.

看著這麼凶殘的女兒,安大海有些不可置信,他不在家都發生了什麼,讓她的性子一下轉變了這麼多.

他的娘他聽著也很生氣,但到底是長輩,他斷做不出打人的事.

安老頭回過神的時候,趕忙去阻止了還在打人的安好.

"死丫頭,賠錢貨,小賤人,我馬上就讓大海休了你娘,我呸…."

原九九看著甚是害怕,她可不要生活在這樣的家里,想著她抱著她弟弟上了馬車.將她娘搖醒,這兩天他們都在趕路根本就沒休息好.

聽了九九說的話後,趕忙下了車.她這一下馬車,周圍的人都看了過來,這安大海豔福不淺呢,這個女子看起來身材可真好,長得可一點也不比蘇氏差呢.

"你們誤會了,不是這樣的,孩子是我們的,跟安大海沒有關系."

江氏爬了起來,臉上身上四處都是泥土,渾身都疼痛不已,臉也青了.聽到余秀華這麼說,有些不能接受的走了過來說道:"你騙她們的對不對,你別怕,我不會讓他們打你的,你給我們家生了孫子,我肯定會對你好的."

安好也打量了下余秀華,長得是不錯,看起來也很面善,她說的應該是真的.

"娘,你別鬧了,你怎麼能這麼說玉娘她們呢.就是他們這家救了我,孩子是他們的.孩子的爹都還在馬車里躺著呢."安大海趕忙解釋道.

安大河走回來就聽到了這樣的話,站在一邊沒有靠太近.

江氏一聽,抬手就一巴掌打在了安大海的臉上,隨即謾罵道:"你為什麼早點不說,害我白高興一場.我告訴你,你必須給我休了蘇氏那賤人,不然你就別認我這娘."

安老頭聽江氏還是這樣說,走了過來說道:"你給閉嘴吧,孩子好不容易回來了,你居然說這樣的話,你還是不是人."

"爹,到底怎麼回事."

安老頭聽安大海問起,臉上頓時就不怎麼好看了,這時候云正德走了進來,將事情的前因後果都說遍.

江氏聽著心里很是生氣,可是她又打斷不了云正德的話.

"娘,你們太過分了…."

"我過分,老娘辛辛苦苦,供你幾年科考,可是你呢都考了什麼.娶個媳婦,也都生些賠錢貨,還一個個都有問題.養了她們這麼久,不該孝敬我嗎.就安大丫當初那樣子,張屠夫肯要她我自然就沒多想,就准備將她嫁了,我錯了嗎.家是她們自己鬧著要分的,可怪不著我們…."

江氏說來,反正就是她沒錯,一切都是安大丫她們的錯.

"你才不是為了長姐好呢,你們分明就是貪圖張屠夫給的一百兩."

安三丫對于當初安好出事的事,心里一直都難過,聽她還這麼說不免氣憤的說道.

"要不是你,我娘也不會早產,好在我弟弟沒事,不然我們肯定跟你沒完.爹,娘早產都是被她給推的."

安二丫也沒客氣,她現在可跟他們沒什麼關系了,她爹要是要認,她們也不會認的.

安好在一邊看著沒有言語,她倒想看看,她這個爹到底怎麼看.

"娘,她們說的都是真的."

安大海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江氏問道,他一直知道江氏不喜她們,但是卻沒有想到她這麼狠.

江氏的眼里閃過抹慌亂,嘴上卻說道:"這不怪我,那根本就是意外,我沒有推她的."

"呵,你是沒想推我娘,但是你想對我動手."安好冷笑了一聲說道.

有些事情君深並不是很清楚,如今聽來不免有些心疼安好.想不到這江氏居然還對她動手,這是個奶奶能做出來的事嗎.

"爹,我們已經跟他們斷親了,你要是還認他們就留在這吧."

安好說完就叫著安二丫他們回家了,選擇她已經給了他,怎麼做就看他了.

"大海,你可不能不認我們."江氏看著安大海臉上的表情,趕忙喊道.

"娘,你做出來的都是些什麼事呢,要不是你寒了她們的心,她們斷然不會這樣對你的.我已經離開了這麼久,也沒管她們,今後我不能在不管她們了."

安大海此刻最想見到的就是蘇氏,還有他那才出生的兒子.他太對不起他們了.

安大海說著就讓原九九他們上了馬車,去追安好他們去了.江氏一直在罵,想追過去卻被安老頭給拉住了.

云正德他們也都一一散了去,還好這安大海沒有在外面有女人,不然大丫肯定不會放過他的.

"長姐,要是爹真的認他們,不要我們了呢."安二丫紅著眼對著走在前面的安好問道.

"我對你們不好嗎,就算沒有他,我也能照顧著你們長大,給你們找個好人家."

"長姐,我不是這意思,我想到娘一直在等爹,要是爹認了他們不認我們,娘肯定會傷心的."安二丫有些難過的說道.

安三丫心里也是亂糟糟的一團,抬眸就看到了不遠處行駛過來的馬車.

"長姐,你們看,爹他們過來了."

"我們回家,他們要來就來吧."雖然安大海是為了治療原主的臉,才掉落的崖,但是安好對他現在很陌生,一時間也有些不知道怎麼面對他好.

君深看著她們就知道她們很想要安大海回來,好在他沒有辜負她們的期望.

安好回去後,就讓人在門外候著,將安大海帶回來的人安置好.

看著這麼大一個院子,屬于他們家的,安大海有些不可置信,他們回來的時候也看到了這房子,斷然想不到這會是他們的家.

看來他不在的時候,的確發生了很多事.

馬車一路行駛到屋門口才停了下來,原九九下車後,看著這麼大一個屋子,不免有些吃驚.想著安好剛剛打人的樣子,她就莫名的有些害怕.

見到外面停了馬車,羽林他們就走了出來,幫著安大河將人抬下了馬車,抬回了屋子里.

余秀華抱著孩子和女兒原九九走在他們的身後,心里不免有些忐忑.

將他們安置在左院後,安大海就讓她們先休息,讓羽林他們帶他去見安好她們.

安好她們此刻正坐在後院的石桌上,就等著她爹了.

"大丫,二丫,三丫,你們娘呢."

"爹,你先坐坐,說說看你怎麼想的,你覺得我們做錯了嗎.他們這樣對我們,可是一點也沒想過我們是他們的親人,只想著錢…."安好看著安大海說道.

安好打量著安大海,她這個爹長得還真是挺不錯的.不過現在卻是比記憶里黃了許多,看來他這段日子沒少干活.

"他們這樣做的確不對,可是你們打他們外面的人得怎麼看你們."

"我今天也不跟你多說別的,你就告訴我們你還想認他們不.你要知道,我們已經跟他們斷了親了.你要是還認,你就回去跟他們生活吧."

安好說的決絕,但若不這樣,以後只會後患無窮.

"我…."

"你自己好好想想,我不希望看到娘難過,我先進去,等會兒你在進來."

安好說著,也沒管安大海在說什麼,就走到了蘇氏的房門前,敲了敲門,門開後就走了進去.

院子里的丫鬟們聽說安大海是安好她們的爹,一個個都站在一邊打量了起來,不過沒敢走過來,畢竟他們有話說.

"爹,你別怪長姐,她也是被欺負壞了.沒有了你,都是她在保護我們.要不是她三丫也不會說話,而且肯定早就被王氏那壞人給賣了…."

云正德只是大概的說了下過程,有些事他並沒有說得這麼詳細.

安大海聽安二丫這麼一說,趕忙問了起來,安二丫就將事情完整的說了出來.

這邊安好進屋後,就將雨竹她們叫到一邊說了會兒話,說完後雨竹她們都有些詫異,但又替蘇氏他們感到高興.

她們出去後,安好就走了進去.

"大丫,你這孩子怎麼回事,有啥悄悄話,娘還不能聽了."

蘇氏笑著,將小葡萄放到了一邊,看著安好問道.

"娘,我有件事要告訴你,但是你別太激動才是."安好看著蘇氏說道.

蘇氏從沒有見安好這般認真過,會有什麼事呢.想著蘇氏笑了笑看著安好說道:"你說吧,娘經曆的事已經夠多了."

安好想了想直接開口說道:"爹,他回來了."

"什麼,大丫,你沒有騙娘,真的嗎."蘇氏立馬就紅了眼,要不是安好剛剛說讓她別太激動,她此刻怕是已經下了床了.

"娘,你覺得我會騙你嗎,你等著我給叫他去."安好說著就出了門.

蘇氏的眼淚頓時就流了出來,趕忙擦了擦淚,整理了下自己.她這樣子,會不會看上去很丑,想著蘇氏趕忙拿起一邊的銅鏡看了看,用手抓了下頭發.她的頭發都是用絲帶綁住的.

收拾了下,這才將安好給她做的帽子戴上.

這邊安二丫講的很快,很多事安大海都了解了,他沒有想到這王氏這般狠.她有這樣的報應,他倒也覺得痛快.

聽安好叫他,安大海趕忙走了過去,安二丫和安三丫沒有跟過去,爹娘才見面肯定有很多話說的.

雨竹她們候在門口,安大海過來的時候,她們紛紛打量了下.她們老爺長得還算俊美,也難怪生的兒子女兒都長這麼好看了.

安大海進門的一刻,手心里微微有了些汗,他的心情很複雜,但更多的是想念.可是想著江氏他們的所作所為,他又有不敢面對她.

走進去的時候,蘇氏已經在看著他了,看到他的那一刻蘇氏又哭了.

"娘子,你別哭…."

安大海趕忙跑了過去,一把抱住了身子有些顫抖的蘇氏,趕忙給她擦著淚.

記憶回來後,他更是歸心似箭,心里對于她們別提有多想了.

"相公,你真的回來了…"

蘇氏抬眸看著他,伸手捧著他的臉看了又看.

"你瘦了,你變黃了…."

"我沒事,救我的人對我挺好的,我幫他們做事,我也是心甘情願的,你別難過別哭."

安大海說著,直接吻住了蘇玉娘,蘇玉娘第一次主動的回應了他,以前的她都是很羞澀的,哪怕生了幾個孩子.

吻得蘇氏一臉通紅,也忘記難過了.失而複得的感覺,甭提多複雜了.

"大海,快看看我們的兒子.二丫他們已經給他娶了小名叫小葡萄,可是大名我一直都沒有取,我不知道該給他取什麼名字好."

蘇氏說著將小葡萄抱了起來,抱在懷里指了指對面的安大海,跟小葡萄說道:"小葡萄,這就是你爹爹了,他回來了,回來看你了."

安大海一見到自己這兒子,就喜歡得緊,他聽蘇氏這麼說眼神似乎在打量他一般.

安大海接過兒子抱在了懷里,看著懷里小小的一團,他真的很慶幸當時沒有出事.否則他回來,定然就看不到這麼乖巧的兒子了.

"娘子,辛苦你了,咱們的兒子長得真好,名字我好好想想,給他取一個."

聽安大海這麼說,蘇氏笑著點著頭.

安大海抱著懷里的孩子,就想到了那個夭折了的孩子,心里莫名的疼了下.家里能變成今天這樣大丫功不可沒,當聽到安二丫說他娘想用藥弄掉蘇氏肚子里的孩子時,安大海的心都在顫抖,他沒想到他娘這麼狠.

安好出去後,就坐在石桌邊喝著新泡的茶.

"長姐,娘看到爹肯定會哭的,娘等他都快等絕望了."安三丫抹了把淚說道.

"肯定會哭的,不過爹肯定不會讓她怎麼哭的.等絕望了哪有這麼誇張,娘這後來一直都沒說,但是她心里一直都是想著爹回來的."安二丫看著她說道.

君深看著坐在一邊沉默不語的安好,伸手捏住了她的手,輕拍了幾下.

"我沒事,他回來我也挺高興的."

安好笑了笑說道,君深見她笑了心里也沒那麼擔心了.

君深想了想說道:"你爹肯定會站在你們這邊的,他們做的事他現在可都是一清二楚.看得出來,他挺在乎你們的."

有爹有娘真好,不像他.

"他要是站在我們這邊,他就是我們的爹,如若不然我定不會認他."

"長姐,我們也是這樣想的,過去的事我們看得很清楚,不會在這般懦弱了."

安好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兩個妹妹的頭.

"姐,你摸小白也這麼摸的."

"我喜歡誰才會摸呢,不喜歡我才懶得摸.你這丫頭,我摸你你還不樂意了."

安二丫和安三丫笑了笑,倒是說不出其他的話來.

君深卻是一臉笑意的看著她.

安二丫和安三丫看著君深看自家長姐的樣子,不由得笑了笑,兩人都尋了個上茅房的理由就跑了.

"那你喜歡我嗎."君深看著安好問道,他似乎沒有聽她說過她喜歡他.

安好聽君深突然這麼問她,愣了下笑著說道:"喜歡,似乎早就喜歡上了,只是有些不可置信,那你呢."

"你要相信你心里的感覺,我也喜歡你,比你還多那麼點."

君深說完,伸手摸了摸安好的頭.被他這麼一摸,安好就想到了安二丫剛剛說的話.

"你,是不是也這樣摸大妞呢."

上篇:第兩百五十七章 新工坊打算招人    下篇:第兩百五十九章 落崖不是意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