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隨身空間之一品農家女第三百七十四章 老頭,你不能死   
  
第三百七十四章 老頭,你不能死

g,更新快,無彈窗,!

安好和君深剛從林子里出來,丁山就走了過來稟報:"王爺,還有一個活口,不過問他什麼,他都不說…."

"先帶回去看好,別讓他死了…."

君深的話音剛落,就聽見了馬蹄聲,往前面不遠處看去,就見百里千城帶著人騎著馬跑了過來.

百里千城雖然握有重兵,但是沒有君臨的手諭,他是不能私自調兵出帝都的.因此,他帶出來的人都是他們府的護衛,一共有一百五十多個人.

隨著距離越來越近,血腥味也越來越濃,百里千城依稀可見遠處正在處理尸體的炎甲軍們.

他到底是來晚了呢.

他之前不在家里,而鴻雁是直接飛到家里的,高陽公主看到君深傳來的信後,這才派人給他送過來的,當時他正在軍營里.

百里千城府里的護衛,並沒有見過這麼血腥的場面,四處都是尸體,有些已經沒了頭,有些肚子被破開,腸子鮮血四處都是,看得他們著實膽寒,還有些想吐,但是都生生忍住了,畢竟這里面可還有炎甲軍的人呢.

被毒蟲毒蛇咬中的黑袍殺手們,此刻已經被揭掉了面紗,一個個面色青紫,七孔流血,眼睛瞪得很大,看上去很是猙獰著實有些嚇人.

百里千城下馬後,連忙向著安好和君深走了過來.

"你們沒事吧,這到底是什麼人干的…."

君深聽百里千城問起,就將之前發生的事給他講了一遍.

這樣取人首級的武器,百里千城也是第一次看到,心里不免有些震驚,聽君深說完拿起了看了看,沒想到就這樣小小的一個東西,居然有這麼大的威力.

得知皇上病重後,百里千城也給君深去了信,卻不知君深在宮里也有人,比他還先得到信息.在君深剛走沒一天,據點就收到了百里千城的信.

君深作為有封地的王,按理說沒有召喚是不能來帝都的,但是君臨對他有特赦,所以他是可以帶著炎甲軍回來的.

帝都的容安王府,雖然大,但也住不下這麼多人,于是留下了三百人,余下的就去了距離帝都幾十里地外的軍營.君深剛進帝都,靖安王那邊就得到了消息,連續幾次的截殺失敗,著實讓他很生氣.

聽著馬蹄聲遠去,夜禾宇這才一把推開了坑上的遮擋物.

"爹,你放走他們,娘若死了,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的."夜青嫵說著飛身出了坑,翻出埋在一邊的壇子,拿著笛子一吹,那剛剛消失不見的毒蟲毒蛇又鑽了出來,隨著她的吹奏,全部鑽回了壇子里.

百里千城早在君深給鬼谷子來信前,就將鬼谷子請出了鬼谷給君臨看病.鬼谷子之前是見過君臨的,可是當他再見君臨的時候,已經完全認不出他了,他的臉已經瘦得凹陷了下去,人也昏迷著,喂進去的藥都被他吐了出來,其他的湯湯水水也都吃不下去.

鬼谷子詢問了下君臨身邊的人,得知他七天就變成這樣,心里著實有些震驚.太醫們診斷不出君臨得了什麼病,但是鬼谷子卻隱隱覺得君臨是中了什麼毒,可是他一時間也解不出來.

只得先下針改善了下君臨的情況,有了他的醫治,君臨也不在像之前那樣吐了倒是能喝下藥了,君臨意識是清楚的,可是說不出話,渾身似乎都不受他支配似的.

鬼谷子進宮後就一直沒有離開,君臨的藥都是他和林寒在熬的,自然是怕被人趁機下藥,到時候君臨死翹翹不說,他們也會很麻煩.

鬼谷子是三國有名的神醫,又是高陽公主和百里千城請來的,宮里的幾位自然也不敢明面上的為難他.

君深和安好他們進了帝都後,也沒在帝都多做停留,直接向著皇城的方向跑了去.

皇城里居住的都是京官,王爺這些.過了皇城,就是皇宮了.

跑了沒多久,他們就來到了皇城前,入眼的是數米高的紅色圍牆.

皇城的大門是開著的,兩邊各站了六個身穿盔甲的中年男子.

進皇城,無論是京官,還是王爺都是要出示令牌的,看了令牌後,他們趕忙跪下行禮,隨即放行.

君深這次回來,就是為了看看君臨的,自然沒有回府,進了皇城讓飛花他們將馬牽回府後,他們就直接向著皇宮的方向走了去.小白和小黑,安好也交給他們先照顧著.

高陽公主在得知百里千城去接君深後,就一直在宮門口等著的.

君深,安好,百里千城他們過去的時候,就見高陽公主在那來回的走著,身邊跟著兩個丫鬟,兩個抬攆轎的侍從.

百里千城在高陽公主懷孕後,一直都很小心翼翼,洗澡洗頭都是他在幫高陽公主洗.因為高陽公主這次,不是懷的,而是懷的兩個.現在他在軍營訓練後,明天都回家得很早.

眼下見高陽公主在那來回的走,他看著著實擔心,連忙快步走了過去.

安好和君深在看到高陽後,也連忙跟了上去.

見百里千城過來,高陽公主看了看他身後,見安好和君深沒事,她心里也放心了.

還沒來得及說啥,就被百里千城一把打橫抱了起來.

"千城,安好和君深他們都看著呢,你快放下我,我還沒跟他們說話呢."

"乖,別鬧,去那邊坐著說.以後不准來回這麼走…."

現在懷著還不到兩個月,高陽的年紀也大了,不比當年,百里千城自然就更小心翼翼了.

高陽公主的性子,一直大大咧咧的,現在有了孩子,倒也聽得進百里千城說的話.

看著百里千城一把抱起高陽公主往攆轎那邊走,安好著實有些意外,這百里千城還真是夠膽大,夠寵妻的.

見安好和君深走過來,高陽公主又站了起來,一把拉住了安好的手看著她說道:"過年你們都沒回來,想見你都不行,只聽星辰說你廚藝好,都未曾吃過你的菜呢.你們回來就好,皇兄他現在都不能說話了.雖然他沒說話,可是他一看到棋子情緒就很激動,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哭呢,君深,他真的很想見你…."

聞言,君深沒有說話,心里卻是不怎麼好受.

"好了,別說了,我們先進宮吧."百里千城看著君深他們說道.

"夫君,我也要去…."

高陽公主站了起來,拉著百里千城的手說道.語氣頗有點撒嬌得感覺,兩個丫鬟都不由得笑了笑.

"我就做攆轎,不走路…."

見百里千城答應,高陽公主立馬坐上了攆轎.君深他們剛進宮門,皇後這邊就得到了消息.

相比靖安王,皇後更忌憚君深,她此番是絕對不會讓君深認主歸宗的.

當今的皇後叫第五輕月,是君臨的表妹,與君臨可謂是青梅竹馬,她的家族當初在君臨上位的事情上可是沒少幫忙.為此,君臨雖然不愛她,卻也給了她皇後之位,一直對她都還算不錯.

當今的太子是前太子君天行唯一的兒子,叫君非墨,第五輕月則是他的皇祖母.他娘生下他之後就死了,他雖然不像君天行那樣身子弱,但是身子也依舊不太好,沒隔一段時間就得吃藥.但是,他天資聰穎,三歲就能背完千字文,百家姓這些書了,字也認得不少.五歲的時候,他寫得詩已經能出一本書了.

這還是安好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皇宮.

入眼的第一道門,叫太和門,經過這道門可見一片寬闊的大地,地面都是有大理石板鋪成的.視線看過去,遠處又是一道大門,隔得遠安好看不清上面寫的字.那大門的左右是長長的石梯.

四處可見巡邏的帶刀侍衛,一個隊伍看起來有六個人.在遇上君深他們的時候,紛紛行了禮,隨後又繼續巡邏了起來.

安好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反正到內廷的時候,她的腳已經有些不舒服了.

真是不知道這些古代的人怎麼想的,占了這麼多空地,才修了那麼點房子,一道一道的門,走得她腦袋都發暈.這走過一次,她怕是都不一定記得回去的路.

君臨住的地方,在玉清宮,到玉清宮要經過禦花園,禦花園很大,有假山有珍貴的花草樹木,有人工湖,有亭子.在這個時節,原本沒有多少花開的,可是在這,卻能看到各式各樣的花,花香聞著讓人格外舒心.

出了禦花園,就是一條長長的走廊,走廊的兩邊種了不少的桃花樹,出了走廊後,安好他們就來到乾清宮.

玉清宮建在高約三米高的漢白玉台基上,台基四周矗立成排的雕欄稱為望柱,柱頭雕以云龍云鳳圖案.紅牆黃瓦,朱楹金扉,在陽光下金碧輝煌,不得不說古人的手還真是挺巧的.

玉清宮前,有一長長的階梯,安好和君深他們走上去的時候,玉清宮的轉角突然走出來了一個身穿紅色宮裝的美豔婦人,她的身邊跟著一個身穿五十多歲的嬤嬤,身後跟著六個二八年華的姑娘,她們統一穿著粉色的宮女裙,頭梳著雙丫髻,不緊不慢的跟著走著.

"皇嫂…."

高陽公主對第五輕月的印象一直都還不錯,所以跟她走得還算近,每隔一段時間她們都會聚一次.說著,她已經走了過去,挽住了第五輕月的胳膊.

"見過皇嫂…."

百里千城對于第五輕月雖然敬重,但是並不是很親近,反而透著疏離.因為他看著第五輕月的第一眼就不怎麼喜歡.可是自家娘子又跟她走得近,著實讓他有些擔心.

"君深,攜未婚妻安好,見過皇後娘娘,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這怎麼行禮,君深剛剛都跟她說了.要是她是平民肯定得跪拜的,可現在她是君深的未婚妻,就不同了.

"快請起,不必多禮…."

說話的時候,第五輕月已經將安好和君深仔細的打量了下.這君深有未婚妻的事,她可是才知道呢,心里不免很是意外.

跟君臨做了這麼多年的夫妻,她自然記得君臨年輕時候的模樣,此刻看著眼前跟他一模一樣的君深,第五輕月下意識的捏了捏手,她也為他生了一個兒子,可是卻沒那麼像他,她心里無疑的嫉妒的.

"皇嫂,我們是來看皇兄的…."

"是該來看看他了,他現在雖然情況好了些,可身子到底大不如從前了,怎麼就變成這樣了呢…."

第五輕月說著,不由得傷心了起.

"皇嫂,你別傷心,安好的醫術極好,肯定能治好皇兄的…."

第五輕月聽高陽公主這麼說,不免有些意外,再次打量了下安好,看來她得好好查下她了.

"皇嫂,你別看她小,她…."

"公主,我們還是先進去看皇上吧."君深打斷了高陽公主的話說道.

看著他們走來,守門的太監,敲了敲里面的門,詢問了下,最主要是怕打擾到鬼谷子醫治皇上.

詢問好,兩個太監趕忙將門打了開,在君深他們都進去後,又將門關上了.

進屋,安好就聞到了濃濃的藥味,視線看過去,就見鬼谷子正坐在一邊搗鼓著桌上的草藥,似乎是在配藥,可是卻是放下了又拿了起來.

"師父…."

"丫頭,你們總算來了.君深,你們倆快過來看看皇上,他想見你們可是很久了,不過他說不了話,也動不了…."

君深已經看到了床上身形瘦弱的君臨,他的心里莫名的堵得慌,腳下像灌了鉛似的,有些邁不動腿.

床上的君臨似乎是聽到了鬼谷子的話,手下意識的抬了抬.

第五輕月已經習慣,鬼谷子這麼無視她了,她的孫子還要仰仗他醫治呢,自然不會輕易去得罪他.聽到安好是他的徒弟時,第五輕月無疑很震驚.畢竟鬼谷子從來都不收女徒弟的,如今卻收了,可見這個叫安好的,著實不簡單呢,若是能為她所用就好了.

安好看著變得骨瘦如柴的君臨,眼睛莫名的酸澀了起來.

這才多久沒見呢,他就變成了這樣,越想越覺得心里有些說不出的難受.

想過去,卻見君深沒動,靠近君深,輕輕的拉了拉他的手.回過神的君深,一把抓住了安好的手,捏得安好有些疼.安好知道,他看似不想認他,可心里到底是在意的.

安好回握了下他的手,將他手往前拉了拉,無疑是讓他過去看看.

見君深邁步,安好跟著他走了過去.

"皇上,我是安好,我和君深來看你了…."

聽著安好的話,君臨的眼睛眨了眨,似乎是在回應著安好.他似乎也不是完全動不了.

"老頭,你不能死,你要死了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的…."

君臨扯了扯嘴角,凹陷的眼眶里,流下了淚.他也不想死了,他也想等著君深認他呢,還想看著他成親生子,可是他好像快活不下去了.

君臨覺得在臨死前,能看著君深他的心里都很滿足了.

鬼谷子在一邊看著歎了口氣,他到底還是學得不夠,治不好君臨.如今只是在拖延,他的生命罷了.

高陽公主在一邊看得哭了,著實把百里千城嚇了一跳,趕忙抱著她安慰了起來.

第五輕月的手,松了緊,緊了又松.

君臨的後宮女人不算很多,能得他長久寵愛的根本沒有.這些年,他對她雖然不錯,卻也只是相敬如賓,談不上愛.

可如今君深的出現,讓她知道,他也是有愛的人的,而且愛得挺深.

安好並不是一個,愛哭的人,可看著君臨如今的樣子,她到底是忍不住落下了淚.

上篇:第三百七十三章 是她,她還活著    下篇:第三百七十五章 發現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