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隨身空間之一品農家女第三百九十九章 比試,受傷   
  
第三百九十九章 比試,受傷

g,更新快,無彈窗,!

北悠然從坐下後,眼神就肆無忌憚的打量著君深.

她跟北焰是兄妹,兩兄妹,一個好女色,一個好男色,說來也是夠特別的.

北悠然對男子有種變態的嗜好,她玩膩的男人都會將其變成太監然後殺掉,然後將男子那東西給用壇子泡起來,收藏在她的地窖里.

她做這些事,都是暗中來,所以外人是不知道的.

"君深,看見對面的那個北冥公主了嗎,從她坐下來後,就一直在看你…."安好對著一邊坐著的君深說道.

"嗯."

"她長得挺好看的…."

"沒你好看,乖,再吃點,別看他們,看我就好…."

別說他現在有了安好,即使沒有安好,他也不會對這北冥公主有絲毫的想法.

沒多會兒,宮女又來上菜了,之前只上了四道菜,現在又上了六道,其中就有安好最愛的蝦子.

百里千城見君深在給安好剝蝦,也拿起一邊盤子里的蝦子剝了起來.皇宮里的蝦子,看起來比外面賣的還要大個些,肉質鮮嫩,口感爽滑,吃起來著實不錯.

周圍的女子們,看著著實羨慕嫉妒恨.

她們也想吃呢,可是這蝦子大個,弄到手上都是汁水,要是把她們的衣裙弄髒了可怎麼辦呢.今天可是讓准備了才藝的,等會兒可是要上去表演的呢.

安好見君深只給她剝,自己卻不吃,想了想拿起一個剝著蘸好佐料放到了他碗里.

"你自己吃就好…."

"好東西,要一起分享才好吃…."

君深聞言笑了笑,伸手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君臨看著對于互動的君深和安好,不由得笑了笑,兩人感情還真是不錯呢.

北悠然看著眯了眯眼,這男子還真是跟傳聞大不同了,不過這樣的他,她似乎更喜歡了.他長得這麼高大,那處肯定也很偉岸,想想就有些激動呢.

北俊城看著北悠然瞧君臨的眼神,眼眸里一片陰郁,兩人隔得近,他伸手就能摸到她的大腿.

"北俊城你夠了…."

"乖乖的,別肖想你不該想的…."

"那你倒是,去吧他也殺了…."

"看來,你還是記不住教訓…."

"你…."

北悠然並不是北冥王親生的女兒,是北焰的娘在一次回娘家後,與人私通懷上的,這人正是北冥國的太師,她娘青梅竹馬的戀人.

北俊城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所以他並不知道,北焰的娘是和誰一起生下的北悠然.

北俊城心里一直對這個妹妹有特殊的感情,在得知後無疑是很開心的.卻不想北悠然有了喜歡的人,還想嫁給他,他怎麼看著無動于衷呢.

于是就想辦法,解決了那人.後來,喝醉酒後,還強占了北悠然.

也就是在這天,北悠然就知道了她不是北冥王的親生女.這對她來說,著實很受打擊,後面她不從,北俊城就以她娘來威脅他,還給她下藥.

後來每次談及婚事的對象,都死得很奇怪,漸漸的她有了克夫之名,沒人敢娶她.不過這事,後來得到了鎮壓,沒人在敢私下議論她.

後來,她變了,還想殺了北俊城,可是多次未能得手.

北俊城的娘,是北冥丞相的大女兒,這丞相在朝中的地位自然是不容小覷的,所以也是不好對付的.

蔣瀟瀟和蔣蘇蘇,看著對面坐沒坐相,吃沒吃相的安好,還是覺得很憤憤不平,這容安王怎麼就看上她了呢,當真是瞎了眼.

不就是會射箭嗎,不就是長得好看點嗎,有什麼了不起的.這樣的農女,肯定什麼才藝都不會,到時候有她丟臉的.

這邊,高陽公主停下筷子,擦拭了下嘴巴後,看向了一邊還在吃的安好問道:"安好,你可知今天要上台表演才藝,你有准備嗎…."

高陽公主之前就想提醒安好的,可是說著說著就忘了,後面就只顧著吃了.

安好聞言皺了下眉,放下筷子,擦拭了下嘴和手,這才看著高陽公主說道:"這個我已經聽君深說過了,不過還沒想到要表演什麼…."

之前賜婚的時候,大臣們一個個都很是反對,如今定然是要找她麻煩的.

後面的百里星辰一聽,不由得開口說道:"小丫頭,要不你就表演跳舞吧…."

尹修的青衣樓後面加了不少的新節目,除了話劇外,還加了什麼鋼管舞,孔雀舞.這些點子可都是安好給尹修出的,雖然安好是用筆下來的,可他覺得安好肯定會跳.畢竟認識她後,似乎就沒有她不會的.

"她不會去表演…."

君深聞言,轉身看著百里星辰,冷聲開口說道.

高陽公主他不好說,可百里星辰他自然是好說的,尤其在聽到他讓安好跳舞時,君深只想將他拖到一邊揍一頓.

他都沒看過安好跳舞,他們還想看,想得美.

高陽公主聞言笑了笑:"不去就不去,等下我們就坐這看好了…."

"那可不一定…."百里星辰一副欠扁的笑道.

君深皺了皺眉,抿著嘴沒有說話.

等到大家都放下筷子後,君臨命人撤走了碗筷,上了茶水,點心,以及水果拼盤.

"吃飽了嗎,要不要回去了…."

聽著君深的話,安好不由得笑了笑.

"你是怕我不會表演,還是不想我表演…."

"自然是不想你上去表演…."更不想你上去表演跳舞.

安好聞言笑了,沒想到君深還有這樣一面.

後面的百里星辰聽著君深說的話,嘴角微抽,這家伙真是沒有他做不出來的事.客人都還沒離開呢,就這樣離開真的好嗎.

君深見安好沒說話,就當她默認了,他剛站起身正准備同君臨說話,這邊北焰就站了起來.

"容安王,今天我們還沒喝酒呢,這杯我敬你…."

這敬酒自然要喝了.

但是喝了一杯後,北焰並沒有坐下,而是向著君深發起了挑戰,想跟他比試一場.

他在他們北冥,可是出了名的勇士,不僅力氣大,武功也高,整個人看起來比君深還要強壯許多.

安好目測這人應該在一米九以上,要不是殿門高,他怕是得低著頭進來了.

君深早就想揍他了,他既然要比試,他哪能不應呢.

在北焰看來,君深就是個小白臉,要是他將他的臉揍毀容,那丫頭肯定就不會在喜歡他了,什麼戰神,他要是出手打戰,肯定比他好.

君臨不免有些擔心,所以在他們比試前,他又說了話,讓他們點到即止.

兩人從自己的位置上離開後,就來了大殿中間.

北悠然倒想看看,她看上的男人,到底怎麼樣.

兩人各站在一邊,在君臨喊了開始後,君深並沒有動,北焰卻是握著拳頭,向著君深襲擊了過去,他的拳頭很大,也很用力,打過去都帶著風,但是卻被君深給閃避開了.

見他閃避開,北焰也沒有惱.不過在君深閃避多次後,北焰就變得有些煩躁了.

"你打不打,閃什麼閃…."

"打…."

剛剛他是觀察北焰的招式,所以並沒有立馬出招,眼下他既然開了口,他怎麼能不成全他呢.

之前他一直在閃避,防禦,這話說了後,他直接就朝著北焰攻擊了過去.

君深的掌法,是他結合自己所學的掌法後,創造出來的.平時,他是不輕易使用的.之前在對付,那個殺人狂魔時用了下,安好一看就想起了.

北焰險險的躲過了君深的那一掌,但是他也感覺到了掌法的凌冽.

君深這次不能要他命,也就只用五成的功力.

君深沒有給他喘息的機會,轉身又同北焰過起了招.他的內力,最近得到了提升,比之前更渾厚了.

北焰這段日子沉迷酒色,訓練少,體力根本跟不上,哪能是君深的對手呢.後面,就只有挨打的份.

鬼谷子和莫云邪看得很是高興,心里暗道揍他,揍他,使勁揍他.

北俊城看著被打的北焰,皺了皺眉,還真是丟他們北冥的臉呢.真是不知道他哪里來的勇氣,卻挑戰君深,當真是個有勇無謀的匹夫.

北悠然也沒想到,自家哥哥會輸得這麼慘,不過她眼里卻只有君深,完全忘了讓君深住手.這男子這麼強,若是跟他在一起,肯定很不錯.

北君玄知道北焰的脾氣,自然不會去管.看了眼安好後,他給自己倒了杯酒,繼續喝了起來,酒真是個好東西,喝醉後似乎什麼都不想了.

"我,我服了,你快停手…."

一個大塊頭,抱著頭,四處閃躲.這畫面看上去,著實有些喜感.不過,在場的人沒敢笑.君臨也是看呆了,不然早就喊停了,他還沒有見君深這樣揍過人.

幾乎將他所學的武功,都來了一遍.

第五輕月原本還想著,君深會受點傷,在將人打贏,卻不想他單方面的虐了北焰.

靖安王看著皺了皺眉,這北焰當真是中看不中用呢.

君非墨倒是挺羨慕君深的,因為他這體質,根本學不了武.能活多久,都不一定呢.

君深停下了手,頭也不回的回了座位,這架是他自己要打的,打成這樣可怪不得他,誰叫他這麼犯賤呢.

君臨回過神,連忙讓太醫院院長給北焰整治.

今天來參加宴會的,太醫院就來了一個,也就是太醫院院長.

看完後,他如實稟報了君臨.北焰,外傷不重,但是受了內傷.

聽完,君臨歎了口氣說道:"真是不知道說你們什麼好,不是說讓你們點到即止的嗎,兩個都不說話,就知道打…."

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怪誰呢.

叫他挑戰自家兒子,活該被打.

這算是結盟的想法嗎,分明就是在挑戰他們燕州國.

北焰聽著嘴角微抽,這死老頭,分明就是在維護君深呢.他先就叫了停了,可能聲音有些小,但他肯定君深是聽到了的,不然也不會下手更狠了.

這邊,北悠然回過神後,就聽君臨說了這樣一番話.

"王兄,你怎麼樣了,太醫,你還不好好看看我王兄,他都暈倒了…."

太醫院院長,看著一直搖晃北焰的北悠然,臉上一陣黑線,這人分明就是被她給搖暈過去的.實際上北焰是裝暈的.

這場宴會,因為北焰的暈倒而結束了.

原本准備了才藝的女子們,都沒能表演上,心里對于君深不免有些怨念.要不是他,她們現在說不定都被封成公主,嫁給王子了.

北焰暈倒後,就直接被君臨的人送回了行宮,太醫院院長先跟著君臨他們去了行宮,太醫院的其他人,也隨後趕了過去.

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靖安王的眼里閃過抹陰狠.

君深,安好,鬼谷子,莫云邪他們都跟了過去,至于高陽公主原本也想去的,可是百里千城沒讓,就讓百里星辰跟去看看了.

路上,安好和君深並肩走著.

"那個,你…."

"我只用了五成功力,要不了他命的…."

百里星辰聞言,湊上前看著君深道:"剛剛看你打他,真是太解氣了…."

看那北焰的樣子,就知他是個色狼,眼神來後就不帶停的,四處看了又看,笑得也極其猥瑣.

"我們倆,看著早就想揍他了…."鬼谷子也開了口說道.

到了行宮後,君臨將他們一並給叫了進去.君臨想的是,若他病得嚴重,就請鬼谷子給他看.

北焰先是裝暈的,可是在回來的途中,他真的暈了過去.

太醫們給他把了脈後,商量了下,給出了結論,醫術好的留下給他紮針,醫術弱些的就去給他抓藥熬藥去了.這是他們燕州的貴客,自然要仔細些了.

安好他們在太醫開藥後,就先離開了.君臨回去後讓人送了不少補品過來.

"你們說我大哥,傷得不是很重,可他為什麼還不醒呢…."

"這個,不好說,情況有很多…."

聽著太醫絮絮叨叨的說著,卻還沒說到重點,北悠然不由得火了:"真是庸醫,喀什,你過來給我大哥看…."

這男子,是她帶來的醫者,是他們北冥的人.

"是,公主殿下…."

喀什把了脈後,抿了抿唇,看著北悠然道:"公主殿下,大王子身體內部受了些損傷,應該要不了多久就能醒過來了,不過需要好好調理,禁酒禁美色…."

"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上篇:第三百九十八章 你的心里,只能想我    下篇:第四百章 顏莊,准備在開工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