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絕世王爺的丑容醫妃第373章 好機會,誰都不會放過   
  
第373章 好機會,誰都不會放過

g,更新快,無彈窗,!

"是左右使回來了."

陰陽怪看了那教徒一眼."教主可在?"

"教主在一刻鍾之前回來了."

"好."

陰陽怪拖著手上的麻袋走進了以上有十丈那麼高的石門內.

石門內是一片空堂,一張人皮板凳立在整個空堂頂部,一抹銀色的身影坐在椅子上.

即使沒有過于靠近,陰陽怪和夢書生也能感覺到一股強大的陰鬼之氣在他們周身繚繞,讓他們心底生出一抹畏懼之意.

"參見教主."

"回來了."

坐在人皮椅上的人手指動了動,輕輕的撫了撫臉上的小生白面,那是一張唱白面的小生模樣的面具,本該是讓人暖心的模樣,可戴在他的臉上,只讓人覺得那是來索命的陰邪厲鬼.

他的聲音很溫柔,溫柔得不像是個男人.

任誰聽了這個聲音,都不會聯想到他會是魔教的教主.

"教主,屬下這次出去,將多年前背叛魔教的鬼娘子給抓了回來."陰陽怪將麻袋打開,鬼娘子就蜷縮在里面.

在進入魔教地界時鬼娘子就被陰陽怪弄醒了.那個時候她也不是沒想過要逃,可在魔宮之中,又哪里是她想逃就能逃得掉的.

之前在江湖上就聽聞了新教主的可怕,現在看來,果然不是虛言!

"魔教的叛徒,鬼娘子……"

魔教教主站了起來,一步一步極其優雅的走到鬼娘子跟前.

蜷縮著想要裝死的鬼娘子猛然一抖,被那股強大的壓迫力打壓得連抬頭的力氣都沒有!

這個新教主,好可怕!

教主伸出手,他的手指很長,指甲是黑色的,尖利的就像是按上了一顆顆錐子.錐子般的指甲落到鬼娘子的頭頂.

鬼娘子猛然一抖.

"我,我很早之前就不是你們魔教的人了,你,你想要干什麼……"鬼娘子顫抖著,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死,而是在你將死之時要面對的那股死亡的恐懼!

"當然,在當年你偷了魔教的聖物逃跑時,你就被逐出魔教了.不配說自己是魔教的人."清淺的聲音讓鬼娘子的顫抖更劇烈了.

"把屬于魔教的的東西還回來,好不好?"

"被,被偷走了!被人偷走了!"鬼娘子低吼.

站在一旁的夢書生眼神閃了閃,降頭埋得更低.

"也就是說,不在你的身上了?"

聽教主那聲音,似乎並沒有要生氣的意思.

可鬼娘子那顆懸在嗓子眼的心卻不敢落回去!

"是,早就早就不在我的身上了!"

"還真是掃興啊~既然如此,那就讓她好好的犒勞犒勞本教主的那些寶貝們吧."左邪輕然一笑,飄然轉身走回自己的椅子前坐下.

在他話音剛落時,夢書生和陰陽怪心里一沉,忙往兩邊退了過去,站到左邪的身邊.

"轟"

"咔噠咔噠"的聲音響起.

鬼娘子只感覺自己的腳下在顫抖.

等到她想要起身看個明白是,腳下的地面突然斷裂開來,讓她整個身體都往下墜落,掉進一米深的大坑里.

那大坑漆黑一片,讓人看不清里面到底有什麼.機關打開,原本平靜的大坑,因為鬼娘子的墜落,突然發出一陣響動.

"吱吱噠噠"

夢書生只看見有一片黑影突然朝鬼娘子襲去,等到下一秒,還沒來不及叫喊出聲的鬼娘子,連骨頭都不剩了……

很快,大坑內再次恢複平靜……

"太瘦了,還不夠本教主的寶貝塞牙縫的."左邪對那一秒不到的時間表示有些失望.

陰陽怪和夢書生站在兩旁,大氣不敢喘.

"東西一點音訊都沒有?"

兩人一聽,神色微凜.

"回教主,我們把攝政王府都翻遍了,可是什麼都沒有發現."

"用盡一切手段了?"左邪對這個答案很不滿意.

夢書生冷汗涔涔."屬下該死."

"蕭戰……本教主突然想去會會……你們說,是他厲害,還是本教主厲害?"

"教主武功高強,蕭戰又怎麼可能是教主的對手?"

左邪輕歎般的笑了聲."是不是,對上了才知道……"

……

蕭墨回到帳篷內,神色不定的坐著.

沙娜坐在榻上看了他一眼."這麼大好的機會,你就打算怎麼放過了?"

蕭墨回神看向她."何意?"

"蕭墨,不要告訴我,你從來沒有過旁的心思.不管是誰,現在都是最好的下手機會,你,難道會錯過嗎?"

蕭墨垂眸不語,眸子深處閃過一抹寒意.

他,當然不會錯過!

沙娜笑而不語,就算蕭墨錯過,她也絕對不會錯過!

整支隊伍在走了兩天之後蕭戰才告訴月璃,他們的第一個目的地是哪里.

景城.

是楚國一個很重要的商業聚集地,景城.

景城之所以會成為重要的商業城池也是因為他周圍的管道四通八達,還有一條通往海外的碼頭.

在這樣一個富得流油的城池,是最容易出蛀蟲的.

所以蕭戰決定將第一站放在景城.

景城比西京更靠北,剛進這邊的地界就能看見滿地還沒有消融的白雪.

"王爺,海水都結冰了,想要坐船過去,怕是有有阻礙."

景城還有一個神奇之處,就是這里通往別的城池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水路.在景城四周,環繞了一條又寬又長的護城河,往常景城的百姓也是坐船渡河回城.

只是現在寒冬未過,景城的護城河都結冰了,想要過去,很麻煩.

更奇怪的是,此時景城的護城河上連艘渡江的小船都沒有.

要不是知道景城商業重城,還真以為是座空城了.

蕭戰翻身下馬來到河岸前看了看.

"這里的腳印不會超過兩天,破冰,渡河."

此時,在景城內城守貴府內.

長得高大威猛如頭熊的城守貴仁正閉著眼歪在榻上,享受著侍妾的伺候.

"大人,大人不好了."

貴仁一個激靈坐起,侍妾放到其嘴邊的葡萄滾落到地上.

"誰!找死呢!誰不好了,你們大人我好得很!"

"是,是小的失言了.大人,外面來了一群人,看樣子是要強行渡河進城啊."

"什麼?!"

上篇:第372章 發狂,不願想起的記憶    下篇:第374章 深夜無人入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