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盛寵之嫡妻歸來第一百零七章 她的心慌   
  
第一百零七章 她的心慌

g,更新快,無彈窗,!

修長有力骨節分明的手點了一下她的鼻子,輕輕低語:"終于笑了."

"四爺!"

蕭菁菁臉忍不住又紅起來,一張小臉更為嬌豔動人,如玉的頸驕傲的昂著,發現又在四爺的懷里,被四爺攬著,小臉更加紅,掙了掙,想要掙開.

"沒良心的小姑娘."

某個小姑娘用得他的時候主動投懷送抱,用不著他的時候就推開他,真是可惡的小丫頭,紀堯挑起唇角,沒有放開她,手收緊.

低頭點了點小姑娘的鼻子,抱在懷里,唇在她的頭發上親過.

小姑娘身上的馨香居然讓他有些把持不住,看來不能再等,要早點把這個小丫頭放在身邊看著才好.

"四爺,你,你."

蕭菁菁臉通紅,又羞惱又心慌,感覺到四爺抱緊她,感覺到四爺的呼吸還有心跳,她不知道四爺要做什麼,她想要掙開,可是四爺的力道太大,她掙不開,發現四爺溫熱的呼吸在她的額頭上,聞著淡淡的松香,她用力一推.

紀堯好好抱一下他的小姑娘,親一親他的小姑娘,但知道小姑娘嚇到了,手輕輕捏了一下白玉般的小耳,放開手,沒有再繼續,抬起頭,溫不經心的笑,手轉動玉板指.

"怕了,菁兒?"

"誰怕了!"

蕭菁菁飛快從四爺懷里出來,臉紅著,嬌豔欲滴,氣喘籲籲,過了一會,恨恨的昂頭瞪向四爺,四爺明明不是這樣輕浮的人,為什麼,明明四爺前世不是這樣,為什麼變成這樣,讓她心慌意亂,想逃開,又逃不開.

"不怕?"

紀堯饒有興趣的望著小姑娘,意味深長的道.

"我才不怕."

蕭菁菁高昂著頭,以示她的無畏還有驕傲.

"不怕跑那麼快做什麼?"小姑娘就是嘴硬,紀堯輕笑出聲.

"四爺!你欺負我."蕭菁菁臉紅得不行,哼了一聲.

"我怎麼欺負你?"

紀堯還是笑,低低的笑,注視著她.

"四爺,我不理你了!"

蕭菁菁恨恨的說了一句,就要走.

"你是我的小姑娘,未來的妻子,未過門的娘子,我不欺負你欺負誰呢?"紀堯喜歡看小丫頭著惱的樣子,又可愛又可樂.

他的小姑娘,他為什麼不能欺負,如果那叫欺負的話,他想寵著她.

"四爺,你怎麼--你明明不是這樣的."蕭菁菁回過頭,咬著唇,慌亂又惱怒,四爺明明不該是這樣.

"那我該是怎麼樣的?"紀堯饒有興致的笑,想聽聽他在小姑娘的心里是什麼樣的.

"溫和,有禮."蕭菁菁還想說什麼.

"那是對別人,我只對你這樣,菁兒,高興嗎?"紀堯打斷了她的話,神情溫柔寵溺,意味不明的說:"菁兒不想我這麼對你?"

"才不,我不和你說了,我走了."蕭菁菁的臉一下子通紅,心砰砰砰跳,就像是要跳出來一樣,心中說不出是什麼感覺,她不想再呆在這里,掀開馬車的布簾,就要下馬車.

不知道是不是太慌太急,她踉蹌了一下,踩到了襦裙的裙擺,她今日穿的襦裙有些長.

整個人往地上摔去.

"小心!"

她聽到四爺的聲音,可是來不及了,臉色一變,想要抓住什麼,她讓自己不要慌,想到自己在四爺面前摔倒,她又羞又惱.

"真是小丫頭."

紀堯眼看著小姑娘一個不穩摔倒,他是又可氣又好笑,小丫頭不願和他一起,想要躲開,他理解.

小姑娘還小,被他嚇到了,可是離開就離開,竟然自己踩到自己的裙擺摔倒了,他真是.

一邊開口一邊起身,伸出手,一把抱住小姑娘.

把小姑娘抱在懷里,他低頭,看著懷里閉著眼晴眼睫顫動的小姑娘,聽著小丫頭的心跳聲,還有潮紅的臉.

知道小丫頭醒著.

他伸出手輕輕摸了一下小丫頭的眼睫,還有臉,拍了拍她:"怎麼,不跑了?"

蕭菁菁以為自己會摔到地上.

想到自己在四爺的面前丟臉,她就自暴自氣,就在她以為自己會摔到地上的時候,一股力道傳來,一雙手抱住她.

她知道是四爺,四爺救了她,她羞惱了,四爺肯定會笑她吧,一定在心中笑她.

她不知道怎麼面對四爺,閉上眼,心中正氣恨,就聽到四爺的話.

"不跑就在我的懷里,這次不羞了?"

紀堯逗著懷里的小姑娘:"還是不睜眼?"

蕭菁菁知道自己又被四爺抱在懷里,一邊想逃離四爺,一邊不知怎麼面對.

紀堯修長有力骨節分明的手,點在懷里小姑娘白皙的額頭,往下,手輕摟著小姑娘的身體,目光漸深.

"菁兒."紀堯抱著小姑娘的手收緊.

蕭菁菁忽然睜開了眼.

"不躲了?"

紀堯笑了,沒有再動.

"謝謝四爺."蕭菁菁紅著臉,心神慌亂的開口,試圖讓自己冷靜,靜靜回望著四爺,可是心跳騙不了人.

"還有呢."紀堯挑了一下眉頭.

修長有力骨節分明的手點在小姑娘嫣紅嬌豔動人的小臉上,小姑娘的眼晴還紅著,讓他心疼,摸了摸,小姑娘的心跳聲是騙不過他的,他嘴角含笑,溫和寵溺,小姑娘緊張了,他眼中笑意加深.

看來小姑娘是因為他.

"要不是四爺,我就摔倒了."蕭菁菁又道.

"我們之間需要如此見外嗎?"紀堯輕聲說.

蕭菁菁臉上又一紅,心跳得更快,她都能聽到砰砰砰的聲音,不敢看四爺,四爺為什麼還不放開她,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

"菁兒,你太輕了,該多吃一點."紀堯忽然拍了拍她的腰,慢慢的開口.

蕭菁菁臉爆紅:"四,爺."四爺的話是什麼意思,她哪里輕了,哪里小了.

聽得出羞惱不已.

"小姑娘."

紀堯笑中愉悅,專注的凝著懷里的小姑娘的雙眼,手點了一下,溫香軟玉抱入懷,雖然這塊小溫玉還小,但也是溫香軟,縱是有些舍不得,還是不能太急了.

"四爺,可以放開我嗎?"

望著四爺臉上的笑,蕭菁菁再次平靜下來,靜靜的說.

"可以."

紀堯神色溫和帶笑.

蕭菁菁松了口氣,心里的慌亂被她強壓下,她面上平靜了,其實心里一點也不,她又討厭不起來,只是慌,見他還沒有放手,她想開口.

"我松開了."紀堯也沒有繼續抱著她,他松開手,蕭菁菁早就等著,忙從四爺懷里出來,後退一步,退了幾步,心跳還是很快,她不敢看四爺,平複了心跳還有呼吸,不再那麼慌亂緊張後,才抬起頭來,她還想著要是四爺不放開她該怎麼辦.

紀堯注視著,神情包容:"好了?"

"嗯,四爺要是沒有事,我走了."蕭菁菁怕四爺再呆下去,她竭力平靜的說.

"好."

紀堯也沒有說什麼,今日來就是看看小姑娘.

人看過,也差不多了:"記得我的話,不要多想,小姑娘就好好的過,有我."

"四爺."

蕭菁菁開口,想問要是她想紀甯的命,四爺會不會護住紀甯?四爺一直沒有回答她.

紀堯輕點了一下頭:"菁兒記得想我."

蕭菁菁臉一下又紅了.

"郡主,郡主怎麼了?"就在這時外面有聲音傳進來,帶著著急.

"四爺."是紫嫣秋雨還有侍衛的聲音.

蕭菁菁知道是怎麼回事,紀堯笑了,蕭菁菁覺得四爺在笑她.

"四爺.""郡主."紫嫣秋雨還有侍衛聲音又響起,紀堯笑過對著外面:"沒事."話落,紫嫣和秋雨還有侍衛的聲音沒有再響起來.

"去吧,你身邊的小丫鬟擔心你!"

"嗯."蕭菁菁對上四爺的眼,片刻昂著頭,出了馬車,紀堯目光落在小姑娘的背影上,蕭菁菁瞳了幾步依然感覺到.

"郡主!""郡主剛才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紫嫣和秋雨等在馬車外面,一看到郡主馬上上前,她們聽到了之前的聲響,以為發生了什麼事,往馬車里看了眼,看到四爺,兩人恭敬行了禮,要不是知道里面是四爺,郡主對四爺不同,她們已經不顧一切沖進去了.

郡主要是有什麼,她們怎麼辦.

就在她們著急的時候,郡主出來了,見郡主沒事,她們放下心,不過還是仔細看著郡主.

"我沒事,你們擔心什麼."

蕭菁菁搖頭截住她們的話.

目光掠過一邊的侍衛,侍衛恭敬的望著蕭菁菁,見郡主看過來,他們一一行禮.

"起來吧,不必多禮."蕭菁菁對著侍衛.

侍衛們起身.

紫嫣和秋雨站在一邊,看著,她們還是不知道方才發生了什麼,馬車的布簾落下,看不到四爺.

"回去."

蕭菁菁說.

"是,郡主."紫嫣和秋雨也不再看馬車,郡主開了口,她們扶著郡主.

蕭菁菁看了看她,秋雨忽然她發現郡主眼晴有些紅:"郡主,你的眼晴怎麼是紅的,是不是?"紫嫣也看到,擔心起來,不會是四爺欺負了郡主吧.

"別胡思亂想,回去說."

蕭菁菁道,紫嫣和秋雨兩人聞言,知道郡主的意思,沒有再說.

不久之後到了後門,後門有丫鬟等著,見到郡主,睥了眼遠處的馬車,恭敬行禮:"郡主."

"我不想有人知道."

蕭菁菁看了她們一眼,丫鬟跪在地上,動也不敢動,知道郡主的意思,不想剛才的事傳出去.

"奴婢們知道,請郡主放心."

"嗯."蕭菁菁點了一下頭,讓紫嫣和後門的婆子說一下,還有看看周圍有沒有人,紫嫣頷首:"郡主放心,奴婢會問清楚."

"起來吧."蕭菁菁又開口,帶著秋雨回到院子里.

馬車里.

"四爺,郡主離開了."一個侍衛小跑到馬車邊,對著馬車里面,馬車的布簾掀開,紀堯看了他一眼,目光落在不遠處的後門上,手指轉動玉板指.

侍衛沒有聽到四爺的話不敢動,其余的侍衛站在一邊.

"走吧."小姑娘還真是沒良心,應該回去了,他轉動玉板指的手停了停,收回視線,看著侍衛,淡淡說.

"是,四爺."

侍衛忙起身,恭敬道.

"讓人看看四周,有沒有人."

紀堯放下布簾,馬車不一會離開了這一條小巷,小巷安靜下來,似乎沒有人來過,只有兩個侍衛留下來.

正院,蕭菁菁重新洗漱,紫嫣走進來,秋雨服侍著郡主,看到紫嫣,忙對著郡主:"郡主,紫嫣回來了."

"嗯."蕭菁菁應了一聲,她睜開眼,沒有回頭,紫嫣很快走了過來,跪著行了一禮:"郡主."

"起來,說."

蕭菁菁道,秋雨也看著紫嫣.

"謝郡主,奴婢照郡主的意思,沒有發現人,四爺也留了兩個侍衛,和奴婢一樣."紫嫣小心看著郡主.

蕭菁菁沒有出聲,秋雨看著郡主.

紫嫣:"奴婢和四爺留下的侍衛一起檢查的,奴婢和後門的婆子說過,讓她小心說話."

"好."蕭菁菁開口,紫嫣松了一下氣.

"郡主,之前你和四爺到底?為什麼眼晴會紅?"紫嫣想到之前,郡主之前眼晴紅著的樣子很像是哭過.

郡主怎麼會哭.

難道真的是四爺做了什麼嗎?她小心的開口,看了下秋雨.,不知道秋雨問過沒有.

秋雨知道紫嫣在想什麼,也想知道,她一直沒找個機會問郡主,

"郡主,是不是四爺?"

蕭菁菁看著兩人,知道她們是在擔心,她搖了一下頭,她們以為是四爺欺負她,並不是,是她自己.

四爺從來沒有對不起她.

"不是."蕭菁菁搖頭.

"那郡主?之前奴婢聽到聲音."紫嫣又問,秋雨也看著郡主.

"是我不小心摔倒,四爺救了我,眼晴是別的事,不是四爺,你們不要胡亂猜測."蕭菁菁明確的道.

"郡主怎麼會摔倒?"紫嫣和秋雨又問,到底是什麼事讓郡主哭了.

"不小心,沒有站穩,好了."蕭菁菁並不想多說.

"是."紫嫣和秋雨不敢再問.

"你們去把四爺送來的東西歸置一下收到庫房,看看采薇空了沒有."蕭菁菁不想再說下去,紫嫣和秋雨頷首,蕭菁菁沒有讓人進來.

她一個人坐著,她覺得四爺變了,變得不同.

是因為前世的四爺一直是溫和的,從來沒有像在馬車上時一樣,也許不是四爺變了,是前世的她沒有看到四爺的這一面.

四爺說心悅她,前世也是,可是前世四爺始終是溫和的.

是四爺知道她喜歡的人是紀甯,不是他,所以?這一世不一樣,她低頭看著手心.

手心的紋路似乎發生了變化,前世她手心的紋路很亂,不知何時,她手心的紋路不再雜亂無章.

發生了改變,是重新活過來後還是?她記不清,她也是剛才才發現,想到馬車上發生的一切,她還有些恍惚.

四爺的溫柔寵溺還有包容,還有對她的好,她把她重新活過來的秘密告訴了四爺,她從來不知道自己會這麼大膽.

連最大的秘密也會說出來.

還不後悔,一點也不怕四爺會用陌生的目光看她.

她發現自己竟如此信任相信四爺.

四爺不止一次抱住她,還摸她的臉和點她的鼻子,抓住她的手,蕭菁菁臉紅起來,四爺太可恨了.

四爺懷里溫暖安心,被四爺抱住,在四爺的懷里,她居然覺得安心.

怎麼可能覺得安心,蕭菁菁回過神,讓自己不要再想四爺.

只是臉還是有些紅.

"郡主."

一個聲音響起.

蕭菁菁收起思緒,心跳失序,有些心慌意亂,都是四爺,她看向外面:"誰?"

"郡主,是奴婢."采薇的聲音響起.

"進來."蕭菁菁道,下一刻采薇走了進來,還有一個人,低著頭,有些誠惶誠恐.

蕭菁菁只看了一眼.

"郡主."采薇行了一禮.

"給郡主請安."跟在後面的丫鬟砰一聲跪在地上,不敢抬頭,就那樣趴在地上,動也不敢動,聲音帶著微顫.

蕭菁菁注視著這個丫鬟沒有說話.

采薇在一邊看到,抬起頭來,望著郡主:"郡主,香草病好了,說來給你請安,你看?"

采薇也不知道開口是對是錯.

她不知道郡主是怎麼想的,說是厭惡了香草吧,也沒有讓人把這個香草攆出去.

趴在地上的丫鬟正是香草,她聽到采薇的話後顫了一下,一點也不敢動,過了一會,才鎮定下來.

蕭菁菁還是沒有說話.

采薇望著郡主,發生了之前的事,她和紫嫣秋雨都不是很待見香草,這個丫鬟病倒的時候,她們請示郡主要不是挪出去,郡主說不用,也不怪她,她們才沒有做什麼,她原以為郡主會見這個丫鬟.

她才會答應這個丫鬟的哀求,必竟是她們挑出來,又一起服侍著郡主,知道她只是被連累了,就幫了一個忙,眼見郡主不語,只怕郡主並不想見.

"郡主要不要?"

也許她不該一時心軟帶香草來見郡主.

趴在地上的香草,臉很白.

郡主是不是不願意見她,不會再要她在身邊服侍了?換成是她也不會,她不怪郡主,她差點害了郡主.

郡主還留下她,沒有趕她走,已經是開恩了.

她很感激郡主,郡主還讓人給她看病,這些日子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過來的,只知道是郡主的恩典.

"起來吧."蕭菁菁淡淡的,采薇聞言,知道郡主沒有生氣,她應該沒有做錯,目光落在跪著的香草身上.

趴在地上絕望的香草像是不相信,猛的抬頭:"郡主."

她像是抓到了什麼救命稻草,激動又緊張,慌亂又害怕的,一張雪白的臉,滿是急切還有期盼.

比起以前瘦了許多,一身洗得還算乾淨的衣裳下是瘦若排骨的身體.

"不得無禮,郡主讓你起來,還不謝過郡主."

采薇在一旁聽了,皺眉睥了郡主一眼,雖然郡主沒有不悅,還是訓斥道.

"是,郡主,奴婢,奴婢--"

香草慌亂想說什麼,說不出來,看了看采薇,知道采薇姐是為了自己好,可是她還是緊張.

采薇眉頭皺得更緊.

"起來吧."蕭菁菁開口.

"郡主,奴婢沒想到她."采薇想說什麼:"她說要來給郡主謝恩,給郡主求恩,病已經好了,奴婢想到郡主說過的話,就帶了她來."

"沒事,病好了?"蕭菁菁沒有在意.

采薇也不再說話.

"是,謝郡主的救命之恩."香草漸漸不再像方才,她恭敬的行了一個禮.

"是你自己有救生的想法."

要是換一個人不一定能救回來,蕭菁菁道.

"要不是奴婢,郡主也不會被害,奴婢識人不清,不配服侍郡主,這些日子奴婢病著,也不能做什麼,郡主還派人照顧奴婢."

香草滿滿都是感激.

"不怪你,你也不知道,以後不要再犯就是."蕭菁菁隨口一句.

"謝郡主."香草磕起頭來.

采薇:"郡主,香草既然好了,奴婢安排她--"

香草不知道自己命運如何,很緊張,她想留在郡主身邊,又不敢求,都是她害了郡主.

"讓她跟著你們."蕭菁菁對采薇道,采薇聽出郡主的意思,是讓香草繼續留在正院,郡主怎麼?

香草滿臉都是驚喜和不敢置信,昂著頭,她沒有聽錯吧,郡主:"郡主!"

沒等蕭菁菁說什麼,接著磕起頭來,一個一個:"謝郡主恩典,謝郡主恩典--"

"嗯."蕭菁菁向著采薇點了點頭.

采薇皺眉瞄了眼香草,還有話想說.

"她也是無辜的."蕭菁菁啟唇,采薇像是明白了郡主的想法,郡主看來已經想好,決定,她不知道郡主怎麼會改變主意.

不過不管為什麼,郡主說了,就是,郡主身邊的人一直不夠,她們問過郡主要不要挑人,郡主說不用.

她們還以為,原來郡主想好了,跪在地上磕著頭謝恩的香草是那麼的高興,和驚喜,就像是被金子砸中了.

她還以為自己被派到莊子上,郡主竟留下她服侍,留她在正院,郡主從頭到尾都沒有怪過她.

倒是她錯了.

"郡主,奴婢一定好好服侍郡主,再也不會像之前,就是舍了奴婢這條命不要,也要護著郡主,誰要是再敢害郡主,奴婢跟她拼命."

這些是她的心里話,她就是這樣想的.

郡主對她這樣好,她差點害了郡主,郡主也沒怪她,她要是再不知感恩,豬狗都不如.

"不用你拼命,跟著采薇她們多學一點,我喜歡忠心的丫鬟."蕭菁菁一開始是沒打算把香草留下來.

當時她是想等她好了安排個地方,沒有想過再放在身邊.

她也是在見到這個香草的時候改變主意的.

動手的是那個叫小玉的丫鬟,她什麼也不知道,她想起外祖母和她說過的話,教她管家還有管身邊的丫鬟說的.

"對,你只要好好服侍郡主."采薇說.

"奴婢--"香草還是很激動,很感激,看看采薇又看看郡主,想要說什麼.

"找個大夫再給她看看."蕭菁菁吩咐采薇.

"不用的,郡主,奴婢好了."香草忙搖頭.

采薇卻行了一禮,還是找個大夫給香草這個丫鬟看看,免得到時候把病氣過到了郡主的身上.

"去吧."

蕭菁菁擺手.

"奴婢告退,帶香草下去."采薇知道郡主讓她帶香草下去,找大夫.

"奴婢."香草不想走,她覺得自己已經好了,想留下來服侍郡主,郡主身邊都沒有人服侍,不過被采薇拉走了.

蕭菁菁看著.

沒有多久,一個婆子進來:"郡主."

蕭菁菁看向她,婆子恭敬的跪在地上,沒有動,小心的抬頭:"郡主,趙嬤嬤回府了."

"哦,嬤嬤回來了?"

蕭菁菁臉上多了喜悅,望向外面.

"是,郡主."婆子趕緊道.

蕭菁菁沒有再問,不一會,趙嬤嬤帶著笑,身後跟著兩個小丫鬟進來,看到郡主,上上下下打量了郡主一眼,見郡主很好,行了一禮.

"郡主,老奴回來了."

"嬤嬤."蕭菁菁讓人扶起嬤嬤.

兩個小丫鬟也跪在地上.

蕭菁菁看了一眼,她們手上捧著東西,讓她們起來,又讓婆子還有跟進來的丫鬟出去,婆子丫鬟低頭行禮退了出去.

兩個丫鬟低著頭,站起來.

"郡主,都瘦了."趙嬤嬤被人扶了起來,她不覺得自己老邁到要讓人扶,揮手讓人松開,搖了搖頭,打量起周圍,周圍和她離開時一樣,郡主,她不在的這幾日,郡主肯定沒有吃好,都瘦了,臉都小了,該多補補,讓她忍不住心疼.

兩個丫鬟抬頭,小心看了看郡主,又看向趙嬤嬤,只有趙嬤嬤敢這樣和郡主說話.

"哪里,嬤嬤是幾日沒有看到."蕭菁菁不知為什麼想起四爺說她太小太輕.

嬤嬤也這樣說.

"是嗎?"趙嬤嬤不置可否,覺得郡主就是太瘦了,這次回去,看到自己的孫女,發現孫女胖嘟嘟的,哪里像郡主.

瘦成這樣,就該多吃,長得胖點,不對比不知道.

"是,嬤嬤只是幾日沒有見到."蕭菁菁說.

"老奴還是覺得郡主瘦了,郡主這幾日沒老奴在,肯定沒有吃多少."郡主一向吃不了多少,沒有她看著,更是.

以後還是少離開的好,離開了,她也不放心,一直念著郡主.

怕郡主沒她在,受了委屈.

"嬤嬤,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不是讓嬤嬤多住幾日嗎?"蕭菁菁沒有繼續嬤嬤的話,換了一個話題問.

"呆了幾日夠了,呆著也沒事,不如早點回來服侍郡主,免得擔心."趙嬤嬤不覺得回來得早.

"嬤嬤難得回去,多陪陪大青哥他們."

蕭菁菁還在說.

"郡主,老身休息夠了,真的,他們有什麼好陪的,嬤嬤還是陪著你,阿青幾個可是想來給郡主請安,老奴沒讓他們來,來湊什麼."趙嬤嬤忽然想起什麼,看向兩個丫鬟.

"還不把盒子拿過來."

"是."

兩個丫鬟聽到趙嬤嬤的話,忙把手上的盒子遞給趙嬤嬤.

"嬤嬤要是再不回來,郡主還不是更瘦,這是嬤嬤讓人做的鄉野吃食,郡主要是吃得喜歡,再讓人做."

趙嬤嬤接過盒子,笑著對蕭菁菁說.

"謝嬤嬤."

蕭菁菁注視著盒子,盒子是用上好木盒,打開,里面一陣香味.

"是蔥花餅,老奴媳婦還算拿手,回去一趟,也沒有什麼好帶的,就帶來給郡主嘗下."趙嬤嬤笑著說.

蕭菁菁正要拈起一塊吃.

"讓她們兩個服侍郡主."趙嬤嬤說.

"嗯."蕭菁菁沒有再動.

"她們服侍得怎麼樣,嬤嬤?"

"還算不錯,家里幾個倒是覺得她們好."趙嬤嬤說.

兩個小丫鬟上前,服侍著郡主用了蔥花餅.

雪白帶著焦色的大餅上,一片片綠色的蔥花很是惹眼,好看是好看,但.

這樣的鄉野粗食,就連她們這樣的丫鬟也吃不習慣,回府的時候看趙嬤嬤帶著她們就覺得不可思議,郡主會吃嗎?

只是趙嬤嬤是郡主的奶嬤嬤,她們什麼也不敢說,現在見趙嬤嬤還讓郡主嘗一下,要是喜歡,再多做.

郡主會吃嗎?

她們小心服侍著郡主,然後睜大了眼晴,郡主吃了,再看趙嬤嬤,趙嬤嬤顯然了解郡主,趙嬤嬤正笑著.

"怎麼呀,郡主?"趙嬤嬤笑問.

在兩個丫鬟的目光下,蕭菁菁點了一下頭:"嗯."

"喜歡,嬤嬤就讓人回去叫阿青媳婦多做點."

趙嬤嬤笑起來.

"多謝嬤嬤."

蕭菁菁是真的喜歡,她喜歡餅的香味,她前世吃過,在她被送到院子上的時候,嬤嬤做給她吃過,也是一樣的味,似乎比這還要好.

她有些懷念,吃的時候就想起來,那個時候,她和嬤嬤相依為命,沒有人理瞅她們,嬤嬤老了,還是照顧著她,她明明年輕,什麼也不會.

只能讓嬤嬤照顧著.

有時候她也會想起上一世被送到院子里的事,她想過,如果不是紀甯還有顧瑤把她送到院子里,她可能還不會看得那麼清.

不會學會那麼多東西,不會像現在一樣平和.

"嬤嬤也會做,只是老了,不中用了,有機會做給郡主嘗嘗."趙嬤嬤又笑.

蕭菁菁:"不用,嬤嬤."她不想嬤嬤再跟著她過那樣的日子,平靜是平靜,可嬤嬤的身體垮了.

"郡主."紫嫣和秋雨也來了.

"四爺送來的東西放到庫房了,郡主要不要--"兩人行了禮說著,看到一邊的趙嬤嬤.

蕭菁菁搖頭,讓兩個小丫鬟把食盒放好,暫時不吃了.

兩個丫鬟感覺到什麼,低頭頷首.

"你們兩個,怎麼照顧郡主,郡主都瘦了."趙嬤嬤發話,盯著紫嫣和秋雨.

"趙嬤嬤."

紫嫣和秋雨行禮.

"你們剛才說什麼"趙嬤嬤可不是好糊弄的,看了看郡主還有一邊的兩個小丫鬟,盯緊紫嫣秋雨,她剛才可是聽到四爺兩個字,四爺又送了什麼來?

"趙嬤嬤."雖然是趙嬤嬤,但是沒有郡主的話,紫嫣和秋雨不敢亂說,她們望著郡主,不知道郡主會不會告訴趙嬤嬤.

趙嬤嬤這陣子不在,並不知道郡主和四爺的親事就要定下,不知道王爺和老夫人都同意了,郡主也願意.

兩個丫鬟退到一邊.

"郡主?"趙嬤嬤沒有在紫嫣和秋雨那里得到想要的,事情與郡主有關,她沒有再問兩人,而是看向郡主.

"嬤嬤."

蕭菁菁知道嬤嬤想問什麼.

"郡主,紀四爺又送了什麼來,你和紀四爺?"趙嬤嬤很擔心,怕郡主沒有把握好,沒她在旁邊看著.

要是郡主走錯了路,雖然紀四爺是好的,郡主也是好的,她是關心則亂.

紫嫣和秋雨那兩個丫鬟顯然是知道的,她懶得再問兩個丫鬟.

她想聽郡主說.

"對."蕭菁菁點頭,也不瞞嬤嬤,把事情說了出來.

"郡主,你說?你和紀四爺?"

趙嬤嬤呆了呆.

她發現郡主和紀家四爺的事,兩次都是紫嫣秋雨這些丫鬟知道,她還不知道,看來,她不能再離開郡主.

郡主竟然要和紀四爺訂親了,老夫人答應了不說,連王爺也同意了,今日紀四爺還來找過郡主.

送了不少東西.

而且最重要的是郡主也願意.

她不過是回去幾日,就發生了這麼多事,這麼大的事,郡主的親事就要訂下來了.

紀四爺和郡主?

之前還只是紀四爺給郡主送棋譜,郡主對紀四爺有些不同,她還想著,好久和郡主說一下,聽到是紀老夫人向老夫人提的親事.

老夫人寫信給王爺又問了郡主定下來.

只等王爺過些日子回來,就訂下來.

以後郡主就要嫁給紀四爺,她一個奴婢,不知道老夫人王爺怎麼想的,但在她眼里,紀四爺就算位高權重,也比郡主大太多了.

"郡主你真的要和紀四爺訂親?"趙嬤嬤有些難以直信,郡主該嫁一個年紀合適,對郡主好的,紀四爺還是繼娶.

郡主嫁過去不就是繼室.

永遠矮原配一頭.

"對."蕭菁菁再次點頭.

紫嫣和秋雨看著趙嬤嬤,看出趙嬤嬤眼中的情緒,她們轉向郡主,蕭菁菁:"嬤嬤,父王外祖母都同意了."

"郡主也願意?"趙嬤嬤問,兩個小丫鬟低著頭,動也不敢動.

"是."蕭菁菁道.

"既然郡主願意,老奴也不多說,紀四爺不知道送了什麼東西來,來找郡主做什麼."趙嬤嬤只能接受這個結果,接著考慮起其它,既然是紀四爺讓紀老夫人向老夫人提親,肯定會對郡主好.

至于郡主和紀甯的事,紀老夫人和紀四爺,應該地處理,在她心,她的郡主都是對的,無論是對是錯.

蕭菁菁沒有回答嬤嬤,看向紫嫣和秋雨,紫嫣秋雨接到郡主的示意,向趙嬤嬤說起紀四爺送來的東西.

"這還差不多,紀四爺是重視郡主的."

聽完,趙嬤嬤滿意了.

*

紀堯坐在馬車里,把玩著手上的玉板指,想了一會,掀起布簾,對著外面:"去宮里."

話落,馬車轉了一個方向.

離開了小丫頭,沒有丫頭,紀堯想著小丫頭的故事,里面的人,他已經猜出來了.

要是真的,他眯了眯眼.

小姑娘的故事讓他有些不知該怎麼做,如果照著他的猜測.

小姑娘還是喜歡的甯哥兒.

被人騙了,他派人向她提了親,小姑娘嫁給了他,還是念著甯哥兒,他發現了,就遠了小姑娘.

小姑娘一個人,和甯哥兒又見了面.

被騙得連命都丟了.

小姑娘說是被人扼殺,是甯哥兒?

他該拿小姑娘怎麼辦呢,又該拿甯哥兒怎麼辦,別的都好辦.

上篇:第一百零六章 講述前世    下篇:第一百零七章 她的心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