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盛寵之嫡妻歸來第一百六十一章 四爺的想法   
  
第一百六十一章 四爺的想法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是什麼?"紀堯指著那兩塊黑色的布,包裹著白玉無瑕,幾根帶子系著,眼神專注,像是著了火暗沉,聲音低啞.

"四爺."

蕭菁菁看到四爺眼中的火,心砰砰砰狂跳著,四爺抓著她的手,漸漸用力,她緊張的:"這是肚兜."

"肚兜?新的肚兜?"

紀堯再次看著她,低著聲音.

"對."

蕭菁菁點頭,臉紅得不行.

"為什麼要穿成這樣?菁兒?"紀堯又上前,低頭凝著眼前的菁兒,菁兒是想勾引他還是誘惑他還是?修長有力的大手點著那兩片黑色的布,黑和白簡直就是勾魂攝魄讓人欲罷不能,想要把這個妖精吃了.

菁兒此時就是一個妖精,不知道從哪里跑來,誘惑他的妖精,他抱住眼前的妖精:"菁兒,你就是妖精,你是在誘惑我嗎?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菁兒?"

"四爺喜歡嗎?"

蕭菁菁穿的是黑色,還有粉色和白色,她選了黑色,不知道四爺喜不喜歡,顏色不同肚兜也不同,黑色是最簡單的,每個顏色她都想試一試,是不是一樣的.

"你說呢,菁兒!"

紀堯低歎一聲,啞著聲音,手在菁兒的身上動著:"怎麼會不喜歡."

"四爺."

蕭菁菁感覺到四爺的手,臉紅心跳,四爺真的喜歡嗎,沒有被嚇到?

"到底是誰給你這麼大的膽子,讓你來勾引我,菁兒?"紀堯注視著那若隱若現的黑色,還有玲瓏有致的一切,大手放在她的腰上:"還有這肚兜又是從哪里來的?"

"四爺真的喜歡嗎?"蕭菁菁再次問.

"知道我在想什麼嗎?"紀堯抬起她的下頜.

"知道!"

蕭菁菁再次往後退了一步,看向四爺,臉紅誘人.

勾魂攝魄的一切再次展現在眼前,紀堯的眼晴變得一片深黑,他忍不住了,一步抱住菁兒,在她的臉上親了親,一路往下,埋在她的身上,灼熱的呼吸噴在她的脖子上,沒有讓她再動,親著:"既然知道,菁兒是你誘惑我的,不要怪我,我想吃了你."

蕭菁菁還想後退,退無可退.

紀堯放開她,下一刻堵住菁兒的嘴,手在菁兒身上一點點動.

他之前已經看過該怎麼解開,大手輕輕一扯,那兩片黑色的東西落了下來,他手放了上去,翻身把菁兒壓在床上.

手一揮,喜帳放了下來,大紅的喜帳遮住了春色.

蕭菁菁望著四爺,目光如水環住了四爺的脖子.

"菁兒,你也想是不是?如此勾引我."

扯下那兩片黑色,紀堯低笑著從菁兒身上起來,抬頭看了看,就是這樣兩片東西就讓他欲罷也不能.

不知道菁兒從哪里找來的,放到一邊,他繼續親著菁兒.

蕭菁菁烏黑的秀發散落在床上.

"菁兒."紀堯的大手忽然伸到某個地方.

"……"

"菁兒,叫我."過了一會,紀堯的呼吸在她的唇上.

"夫君."

"菁兒再叫."

"相公."

"再叫,菁,兒."

"四,爺."

"夫人,你知道自己有多美嗎?"紀堯低低的,抬起身,凝視著她,摸著她的臉,蕭菁菁臉紅如霞.

"別動,這次不會再痛了."紀堯俯下身,在她的耳邊,低聲開口,咬了一下她的耳朵,蕭菁菁臉紅紅的點頭:"四爺."

紀堯親住她的嘴,手分開,蕭菁菁身體一僵,還是痛,怎麼辦.

"四爺,我痛."

"別怕,菁兒,我會輕點."

紀堯現在是箭到弦上不不得不發,只能安撫了一下,親了親她的眼晴,蕭菁菁很痛,她沒想到還是這樣痛,臉白了,咬著牙,手緊緊抓著四爺.

"很快就好,忍一下,菁兒."

紀堯額頭的汗滴了下來,滴到蕭菁菁的臉上,她摸了摸,四爺在她的身上,她額頭上也出了汗.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漸漸不再感覺到痛,有了另一種感受,紀堯發現了,摸了摸菁兒的臉.

月亮似乎羞紅了臉,躲到了云里.

紅色的喜帳晃動著.

待一切停了下來,紀堯抱住懷里的小姑娘,蕭菁菁混身都是汗,躺在四爺的懷里,聞著四爺身上的松香.

"好些了嗎?"紀堯低頭看她,拍了拍她的背.

"嗯."蕭菁菁望著四爺,臉還是潮紅著.

"再來一次?"紀堯低低在她的耳邊,語氣玩味.

"四爺."蕭菁菁想要推開四爺,氣惱不已,四爺還想來.

紀堯笑了,抱著她,在她臉上親了又親:"呵呵,怕了?菁兒?"

"我累了."蕭菁菁混身酸痛,可憐的道.

紀堯又笑了笑:"告訴我這樣的肚兜從哪里來的?"取過一邊的兩片黑布還有帶子問懷里的小姑娘.

蕭菁菁看到黑色的肚兜,從四爺懷里起身,望向四爺:"四爺不覺得傷風敗俗嗎?"

"不覺得."紀堯道:"菁兒穿起來很誘人,我倒是想菁兒多穿穿,菁兒怕我覺得傷風敗俗?那還穿?一點不怕?還勾引我."

"四爺喜歡不是嗎?"蕭菁菁微昂著頭.

"確實喜歡,什麼時候再穿給我看?"紀堯好笑的點了點她的鼻尖.

"四爺想看,我就穿."蕭菁菁記得葉蓁說過,穿這樣的肚兜比原來的好,四爺喜歡,她想看看是不是.

"夫人這麼喜歡為夫人?菁兒還沒有說兜從哪里來."紀堯又點了她一下.

"是蓁妹妹送給我,有三個,還有粉色和白色."蕭菁菁道.

"粉色,白色?"

葉家丫頭,他知道一些,紀堯笑中多了意味深長:"我更喜歡白色粉色,菁兒穿起來肯定更美,什麼時候菁兒再穿給我看看."說著親了她一口,抓著她的手,抱到懷里.

他想了一下,小姑娘穿著白色或粉色的,定更加誘人,突然想要看看.

"沐浴後穿給我看看?"

蕭菁菁點頭.

紀堯親了親,笑了,站了起來.

蕭菁菁看向四爺,紀堯點燃了吹熄的燭火,下了床,披上外衣,走到門口,說了一聲,回頭,蕭菁菁也披上了外衣,下來.

"下來做什麼."

他看著她,走到她面前.

"郡主,四爺."紫嫣秋雨走了進來,恭敬的行了一禮,臉紅著,微微抬起頭,紀堯回過頭,看向兩人.轉動了一下玉板指,淡淡的:"水備好了沒有?"

"已經備好了."紫嫣秋雨臉還是有些紅了,都過了一會了,還是紅的,她們守夜,聽到了四爺和郡主的聲音,心里久久無法忘記,不敢面對四爺和郡主,小心看了下郡主,郡主和手和四爺又牽在一起,熱水早就備好,她們紅著臉快速低下頭,不敢再看.

再看她們會想到之前聽到的,沒想到四爺和郡主會這麼--四爺肯定看到了郡主身上的肚兜,不知道?

那樣的肚兜她們要是穿上?

趙嬤嬤一直沒有睡,很是擔心,四爺和郡主傳出的聲音,趙嬤嬤很高興,覺得郡主和四爺好,她們進來的時候,趙嬤嬤還教訓她們,讓她們不許起小心思,看看四爺和郡主如何,趙嬤嬤擔心四爺會覺得嫌棄郡主,在她們看來,四爺更寵郡主了.

葉姑娘的肚兜也許真的像葉姑娘說的,四爺看來就很喜歡.

蕭菁菁沒有說什麼,看了紫嫣秋雨的紅著的臉一眼.

"服侍你們夫人."

紀堯側過頭看著菁兒,吩咐紫嫣秋雨.

"是."紫嫣秋雨又行了一禮,走到郡主面前,紀堯又叫了人進來,讓人把床換掉,蕭菁菁聞言臉紅了下,由紫嫣秋雨服侍去了淨房.

"郡主,四爺?"紫嫣一到淨房就看向郡主,欲言又止,秋雨也看著郡主.

"四爺很喜歡,我一會穿那件粉色的."蕭菁菁開口.

"郡主?"

紫嫣秋雨沒想到,對視一眼,郡主要穿葉姑娘送的另一件粉色的肚兜,四爺和郡主還要?四爺和她們想的一樣,並沒有覺得傷風敗俗.

她們松了口氣,趙嬤嬤問的時候,她們也能回答.

"郡主,趙嬤嬤一直很擔心,怕郡主穿葉姑娘送的肚兜,四爺會不喜歡,一直沒有歇息,等著."紫嫣又道.

"你們呢."

蕭菁菁看向她們.

紫嫣和秋雨跪了下來:"奴婢也一直很擔心."

"起來吧,我沒有說什麼,服侍我沐浴更衣吧,然後穿蓁妹妹送的粉色的那件,你們看看會不會做,做一些出來穿,很不錯."蕭菁菁道:"告訴嬤嬤不用擔心."

"是."紫嫣秋雨行了一禮,起身,服侍郡主寬衣,蕭菁菁坐在溫水里,灑了花瓣,她洗了臉,把頭發挽起.

紫嫣和秋雨取來粉色的服侍郡主穿上,蕭菁菁穿好後,看著琉璃鏡中的自己,烏發輕免,粉色的肚兜和黑色不同.

更靈動和純美,紫嫣秋雨越來越覺得葉姑娘說的沒有錯,她們又看呆了,呆呆的望著郡主.

蕭菁菁摸了摸,很合身,讓紫嫣和秋雨服侍她穿上外衣.

紫嫣秋雨回過神來:"郡主,這件更美."

四爺一定更喜歡.

蕭菁菁也發現了,她更適合粉色的,不知道白色如何,改天再看.

回到房間,四爺回來了,在床上,她走過去,紫嫣秋雨不敢多說,退了出去.

趙嬤嬤等在外面,忙問了紫嫣和秋雨,聽了紫嫣秋雨的話,先是松口氣,又提起心,郡主真是胡鬧.

還有四爺.

紫嫣秋雨也看著趙嬤嬤,郡主和四爺真的很恩愛.

"罷了,四爺和郡主恩愛一點也沒有什麼,才新婚,要是不恩愛才擔心."趙嬤嬤想了想,開口.

看向屋里,屋里.

紀堯的目光看了過來.

淡藍色的褙子,淺黃色的襦裙,多了清麗,紀堯伸出手:"換好了,菁兒?"目光落在她的胸口.

蕭菁菁臉一紅,到了床前,紀堯拉了她一下,把她拉到床上,他翻過身來,靠近她,修長的大手上移.

蕭菁菁臉紅了起來:"四爺."

"是你自己解,還是為夫來幫你?"紀堯看著她,手指輕動,他不介意幫她一個忙,粉色的,他目光漸深.

"我自己來."

蕭菁菁讓自己平靜,坐了起來,微微昂著頭,手一點一點寬衣解帶,淡藍色的褙子脫掉,里面是中衣,然後是襦裙,紀堯饒有興致看著.

小丫頭這是要自己來,果然是小丫頭.

直到烏黑的秀發落下幾縷,中衣解開,里面是粉色的,白玉無瑕,更為惹眼,紀堯挑了挑眉頭.

眼中又起了火,目光一點點變深,深得看不到底,男人更喜歡女人穿粉色白色的肚兜,黑衣誘惑,相比起來粉色白色更讓他喜歡,他只想把菁兒揉到骨子里,他伸出手,摸了摸,愛不釋手:"菁兒,你現在才是最美的."

蕭菁菁微昂頭:"之前不美嗎?"

"我更喜歡你現在的樣子菁兒,以後就穿粉色的,嗯,我很喜歡,很喜歡."紀堯低低說完,摸了摸,忍不住了.

"有多喜歡?"

蕭菁菁紅著臉.

"有多喜歡?嗯?"紀堯他坐了起來,意味深長的笑著,一把拉過她把她抱在懷里,低頭就是一吻,印在她的發上.

不等她回過神來,接著就是攻城掠地,一路往下,強勢而*,霸道,不複從前的溫柔還有體貼.

像是真的要把她吃到肚子里去,蕭菁菁混身顫抖.

紀堯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把這個小妖精,惹了他的妖精吃到肚子里去,他全身都在叫囂著,吃下去,吃下去.

他不可能再放開.

動作越來越強勢,霸道,蕭菁菁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四爺,就像一匹狼一樣,想要把她拆吃下腹,在她的眼中四爺對她都是溫柔,君子風度,翩翩如玉,從來舍不得傷害她,傷她一分.

現在的四爺,是在表達有多喜歡嗎?

她混身漸漸無力,抓著四爺.

紀堯想好好懲罰懷里的妖精,讓她知道,勾引男人的下場.

這一場事很晚才休止,喜帳里,兩人相擁著.

而門外.

趙嬤嬤聽到這里,歇了一口氣,四爺和郡主還是太不知節制了,年輕人啊,都是如此,還是找個機會勸勸郡主.

不能不知節制,新婚還好,以後可不好,她一邊擔心郡主的身體,承受不住,一邊決定明天給郡主准備一點補身體的,還有四爺.

郡主穿著葉姑娘送的肚兜四爺不覺得不好就行,主要還是要四爺喜歡,轉過身一眼看到紫嫣秋雨兩個丫頭一臉紅.

"你這兩個丫頭在想什麼?"見兩個丫頭的樣子,趙嬤嬤皺眉不悅.

"嬤嬤."

紫嫣秋雨看向嬤嬤.

趙嬤嬤本來還要和她們說一說,現在才是開始,郡主和四爺剛成親,這兩個丫頭這個樣子,以後日子還長呢.

她們是郡主的陪嫁丫鬟,肯定要守夜,就算不是天天也要守.

還是快點習慣.

最好不要起不該起的心思,四爺再好也是郡主.

剛要說就看到一個婆子走了過來,她沒有再說,是小廚房的賈婆婆,知道是來問四爺和郡主要不要吃東西的.

讓紫嫣秋雨等著,她去問.

"四爺,郡主,小廚房做了宵夜,要不要吃?"

"吃嗎?"

紀堯聽到外面的話,問小姑娘.

蕭菁菁聽出是嬤嬤的聲音,搖了一下頭,紀堯對著外面:"不用."

知道四爺郡主不吃,趙嬤嬤告訴了賈婆子:"郡主四爺不吃."

"你是新夫人的奶娘吧."賈婆子一聽,問趙嬤嬤:"四爺和郡主要睡了吧."

"對,老奴是."趙嬤嬤開口.

"新夫人平時喜歡吃什麼,嬤嬤何時有空,到時候一起喝杯茶?"賈婆子問.

"好說."趙嬤嬤沒有推,她要知道更多紀府的事,多一個人打聽也是好得,聽到的也更有用.

第二日,蕭菁菁醒來,她一個人在床上,四爺不知道去了哪里,想到昨夜她臉發紅,看了看身上的粉色肚兜,披上外衣,不知道已經什麼時辰,還要去向婆婆請安.

看向窗外,天色還沒有大亮,松了口氣.

"郡主."聽到聲音紫嫣從外面急沖沖走了進來,看到郡主醒了,她手上端著水,忙把水放下回過身走到郡主面前:"郡主醒了."

"嗯."蕭菁菁點頭:"四爺呢?"

"郡主,四爺已經起來一會了,在花園里練劍."紫嫣知道郡主要問什麼.

"練劍?"

蕭菁菁看向紫嫣:"在哪里?"

紫嫣扶了郡主起來:"是的,郡主,四爺在練劍,練了好一會了,奴婢打聽過,四爺每日早起都會練一會劍,才回房,四爺讓郡主多睡會,老夫人那邊也派了人來,讓郡主不用去請安,讓你好好休息."

不用請安,蕭菁菁並不意外.

"四爺讓奴婢們不能打擾你,郡主要去看看嗎?"紫嫣接著又道.

蕭菁菁聽到這里:"嗯."她想去看看四爺練劍,前世她知道四爺每日清晨會練一會劍,不知道四爺還會練多久.

紫嫣開口:"奴婢讓人進來."

蕭菁菁點頭.

很快,秋雨香草還有梅蘭走了進來,行了一禮:"郡主."

"起來吧."

蕭菁菁讓她們起來.

讓她們服侍她,然後看看四爺是不是還在練劍,准備早膳,還有熱水,沒有多久,收掇好,她正要出去就看到四爺走了回來.

"起來了?"

紀堯走進來,帶著笑,走到她的面前,身上半濕.

"嗯,四爺練完劍了?"蕭菁菁問,臉不由紅了,看到四爺,她就不由自主想到昨晚,四爺對她做的,她看到四爺身上半濕的衣袍,吩咐人准備熱水還有早膳,叫人:"我還想去看看四爺練劍是什麼樣子."

"怎麼不派人來說一聲?明早陪我練劍?菁兒."紀堯笑著開口.

"好."蕭菁菁點頭.

"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今日不用去娘那邊請安,娘派人來說了讓你多睡睡."紀堯看著她,又看了看紫嫣幾人:"我起來是要練劍,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再去睡一會?"

"四爺呢?"

蕭菁菁問.

"想讓我陪你?"紀堯點她的鼻子.

蕭菁菁再次點頭.

"好,不過先吃了早膳,既然起來了,吃了再睡也不晚,等我去沐浴更衣,再過來,嗯?"紀堯說了一個好字,然後叫人.

蕭菁菁望著四爺,紀堯去了淨房,沐浴更衣,換了一身乾淨的深藍色直裰,走了出來.

小姑娘不知道和身邊的丫鬟說著什麼,走過去坐了下來.

蕭菁菁見四爺過來,又和紫嫣說了幾句,讓紫嫣下去.

"說完了?"紀堯笑著.

"嗯,我讓人送早膳過來."蕭菁菁道,紀堯點頭,片刻後,紫嫣帶著人送來早膳,聽書司琴進來.

行了一禮,抬了抬頭,就退了下去.

四爺根本沒有多看她們一眼.

蕭菁菁沒有多在意,和四爺一起用了早膳,早膳是碧粳粥,糖蒸酥酪,桂花糖蒸栗糕,如意糕,合歡湯,,珍珠翡翠圓,蓮葉羹.

都是她喜歡的,其他的是她問過賈嬤嬤,知道四爺平日的口味還有喜好,點的.

看四爺吃了不少,她松口氣,也在紫嫣服侍下用起來,她讓秋雨服侍四爺.

用了早膳,兩人又歇了一會.

醒來已經過了兩個時辰.

晌午前,四爺去了書房,她一個人沒事做,便打算把帶來的人安置了,還有她的嫁妝也要整理好鎖起來,叫了嬤嬤,問了問,四房的事嬤嬤都打聽得差不多.

紫嫣幾人也聽了不少.

"老奴又打聽到一件事,聽說之前老夫人送過丫鬟給四爺."趙嬤嬤也是無意中聽說:"四爺沒有碰過,那時候應該是老夫人擔心四爺,四爺似乎忘了."

丫鬟還放在四房.

四爺和郡主成親,那幾個丫鬟雖然沒有做什麼,但以後呢,還是處置了好.

紫嫣幾人並不知道這樣的事,她們看向郡主.

蕭菁菁沒有問過四爺:"等四爺回來,我問問四爺再打算."

"嗯."趙嬤嬤覺得郡主就是要和四爺有商有量才好.

"陪房,先管著鋪子還有莊子,府里暫時沒有合適的,小廚房倒是可能,至于紫嫣你們幾人還是像以前一樣,四爺一般都是小厮侍侯,嫁妝單子嬤嬤看一看,對對,鎖起來."

蕭菁菁對著嬤嬤說還有紫嫣秋雨幾人.

"郡主,老奴知道."

趙嬤嬤也一直等著郡主空下來,好安排.

紫嫣幾人也行了一禮.

蕭菁菁讓她們先下去,趙嬤嬤還有別的要說,紫嫣幾人退下去後,她留了下來.

"郡主,還是挑幾個小點的丫鬟吧,梅蘭香草年紀還不算太大,紫嫣秋雨年紀大了,除非真的不嫁人,老奴覺得最好是在府里看看有沒有合適的,要是四爺身邊有更好."

趙嬤嬤打算得很遠.

最開始她沒有讓郡主把紫嫣秋雨配人,就是打的這個主意.

到了紀家,也可以開始了,紫嫣秋雨如果配了四爺身邊的人,是最好的.

"等紫嫣秋雨配人後,郡主身邊就空了幾個名額,香草和梅蘭應該也曆練出來了,再挑兩個小丫鬟到身邊,好好調教一下."

"這個先不急,嬤嬤,回門後問問紫嫣秋雨,而且四爺身邊也不知道有沒有合適的,最好是等等,要是能看對眼更好."

蕭菁菁有另外的想法:"小丫鬟先不急,聽書和司琴要是可行就留下來."

"郡主,聽老奴一句,聽書和司琴那兩個丫鬟是四爺身邊的老人,老奴的意思是到時候問下四爺,也給聽書司琴這兩個丫鬟配人,配了人也能更安心服侍郡主,郡主你說是不是?就是那幾個老夫人送來的丫鬟也可以一並配人,也算做好事,小丫鬟更是要挑,早點挑,也好調教."

趙嬤嬤有不同的想法.

"我會問四爺,母妃留下的陪房還有養著的人也要有安排,先還是和以前一樣."蕭菁菁想了一下.

"老奴覺得不必急."

對于這趙嬤嬤覺得不急.

"嬤嬤,你以後就管著院子吧."蕭菁菁想到昨夜問過四爺的話.

四爺並沒有讓人管著.

這個院子以後都是她管.

"好,郡主說好好,小廚房還有四房幾處重要的,郡主以後--"趙嬤嬤笑著.

"嗯."

蕭菁菁應了聲知道嬤嬤的意思.

帶著人在竹園里四處逛逛,之前沒有發現的發現了,花園里有花開著,天氣很熱,竹園竹子很多,還好些,她看著花園.

忽然聽到兩個婆子在說著袁氏和她,她沒有過去,半晌後,兩個婆子不見了.

兩個婆子並沒有說什麼,就是說她比袁氏長得好,不知道四爺喜歡的是她這位新夫人還是前面的夫人.

"在看什麼?菁兒."

"四爺,給四爺請安."紫嫣幾人的聲音響起,蕭菁菁回頭,四爺走了過來,眉目溫和帶笑,走到她的面前前.

"四爺忙完了?"蕭菁菁走向四爺.

"嗯."紀堯拉住她的手,慢慢逛起來,就像昨日一樣,繞著走廊,紫嫣幾人跟在後面,看著郡主和四爺.

"之前在看什麼?"紀堯邊走邊問身邊的小姑娘.

"在想四爺是不是一直住在竹園."蕭菁菁也看著四爺.

"住了多年了."

紀堯笑:"怎麼?"

"四爺為什麼住在竹園?"蕭菁菁又問.

紀堯拉著她的手走到一處花叢前:"這邊比較安靜,看書下棋算是個好地方,便住了進來,沒想到一住就是多年."

"四爺以前也不住正院嗎?"蕭菁菁又問.

"想問什麼?菁兒?"紀堯眼中含笑開口,小姑娘的小心思,他一眼就看到了.

"姐姐在的時候,四爺也不住在正院嗎?"蕭菁菁想到之前聽到的話,想到袁氏,前世她沒有關心過,只聽人說四爺心中都是袁氏.

四爺為了袁氏做了多少,會納小袁氏也是因為小袁氏是袁氏的嫡妹,和袁氏長得像,四爺和袁氏更多的事,她並不知道,都是道聽途說,說來說去都是四爺和袁氏原配夫妻,相敬如賓,袁氏,她哪里都比不上袁氏,連小袁氏也比她好,不知道四爺看上她什麼.

她也問過,四爺為什麼對她好.

很多人都不明白,她也想過四爺如果真的和袁氏恩愛,四爺不可能不住在正院,前世她嫁給四爺,四爺都搬到了正院.

還是說袁氏死後,四爺才搬到竹園長住,四爺心中真的有過袁氏.

四爺也和袁氏的事她曾經想過不問不聽,不問四爺,她不在乎,四爺比她大太多,就是沒有袁氏也別的人.

她突然又介意起來,就像介意小袁氏,

想著四爺和袁氏的事,她心不舒服,四爺是不是也喜歡過袁氏,就像對她一樣對袁氏,她想知道四爺和袁氏一起的時候是什麼樣子的.

她只想四爺對她好.

"袁氏的事我沒有多說,是不想你多想,菁兒,袁氏身體不好,所以基本都是她住在正院,我住在竹園,互不干涉."

紀堯開口.

蕭菁菁沒有說話,隱隱聽出了什麼.

"袁氏的存在,是過去,是不是聽到了什麼菁兒?"紀堯知道他和小丫頭之間繞不開袁氏,只是有些事,他不想說.

"沒有,就是忽然想到,我還沒有給姐姐上香,行禮,四爺對姐姐也像對我一樣嗎?"

蕭菁菁介意的是這.

"傻瓜,我心悅你,袁氏和你不同."紀堯道:"信我?上香不用,不會有人說,有些事以後和你說."

"嗯."

蕭菁菁點了一下頭,她不明白四爺為什麼要說以後說,她心中留下了什麼,她想到小袁氏還有三公主,嘉和郡主.

四爺之前說她要是聽到什麼不要信,是三公主嗎?

"喜歡嗎?"紀堯摘下一枝梔子花,雪白的花層層疊疊,帶著特有的花香.

修長的手拔弄乾淨,替她插到發上.

"很美."

插好後,他拉著她的手,後退一步.

蕭菁菁心跳得很快.

紫嫣幾人看著,看向郡主.

紀堯又拉著她走著,天氣很熱,沒有多逛.

"四爺你之前說讓我聽到什麼不要信,是三公主嗎?"蕭菁菁問了出來.

"嗯."紀堯側過身摸了一下她的臉:"聽到了?沒有讓人問我,相信我?"

"四爺不會騙我."蕭菁菁凝望四爺.

"三公主不日會下嫁."紀堯笑出聲來,告訴她.

蕭菁菁知道四爺安排好了.

回到花廳,讓小廚房做了清涼解暑的吃食,用過午膳,讓人去問了問,歇了午覺,她和四爺一起去了宜園,到了宜園,看到張嬤嬤正往里面去.

"張嬤嬤."蕭菁菁道.

"四夫人四爺怎麼來了?老夫人讓四夫人四爺不用過來請安."

張嬤嬤回頭看到四爺和四夫人,忙行了一禮.

"張嬤嬤起來吧,我和四爺來看娘,陪娘說說話,不知道娘醒了沒有."蕭菁菁見四爺沒有開口,她對著張嬤嬤道.

紀堯轉動著手上的玉板指.

"四夫人四爺來得正好,老夫人剛午睡醒過來,知道四夫人四爺過來肯定高興,二夫人三夫人也在,四夫人四爺快請."張嬤嬤笑著開口.

蕭菁菁和四爺跟著張嬤嬤走了進去,到了里面.

"老夫人,四爺和四夫人過來了."張嬤嬤道.

紀老夫人正和老二媳婦老三媳婦說著話,聽到張嬤嬤的聲音,老四老四媳婦來了,很高興,老四就不說了,難得新婚,老四媳婦讓她不要來請安,還是來了,一下看到老四和老四媳婦,高興起來:"怎麼過來了,不是讓你們不用過來嗎?"

"過來陪娘說話."

蕭菁菁道.

紀堯沒有說話,紀老夫人一看就知道,老四哪會想這麼多,肯定是菁華郡主提出來的,心中點頭:"坐吧."

張嬤嬤讓人送了茶過來,蕭菁菁和四爺一起坐下.

"二嫂,三嫂."

蕭菁菁看向柳氏和鄭氏.

"四弟妹來了."柳氏鄭氏笑著點頭:"明日就是三朝回門了,四弟妹准備好了沒有?"

"還沒有."蕭菁菁望向四爺.

"來了也好,明日就是三日回門了."紀老夫人拍了老四媳婦的手:"想過沒有,老四你和你媳婦說過沒有,問過嗎?找個時間問下你媳婦."

"兒子知道."紀堯轉動著玉板指.

"老四沒有欺負你吧?"

紀老夫人又問.

"沒有."蕭菁菁對上四爺帶笑的目光,臉紅起來,柳氏和鄭氏看得笑起來:"四弟妹這是不好意思了,害羞了,娘擔心什麼,四弟一看就知道對四弟妹多好了."

"我們都羨慕四弟妹了."柳氏又道.

"夫妻和順是最好的,老四記住了啊."

紀老夫人對老四說,鄭氏臉色淡了淡.

柳氏看到,蕭菁菁也看到.

紀老夫人哪里又會看不到.

"老三媳婦,朝哥兒是個好的,讀書識字都快,是個聰明伶俐的,等大些就好了,你也算有依靠,有了指望,老三我也懶得說他,不管怎麼樣,你都是我的好媳婦,知道嗎,好好照顧好朝哥兒,茂哥兒的事你交給你大嫂吧."

她對著老三媳婦說.

"娘,我明白,茂哥兒也是老爺的兒子,我會不偏不倚的,只要老爺不再氣我,我也想像四弟妹一樣,不過朝哥兒懂事了,娘,你不知道,朝哥兒告訴我會背千字文了,說是要背給祖母聽呢."

鄭氏笑了笑,眼晴微紅.

"好!"

紀老夫人高興的說了一個好字.

"朝哥兒從小就是個讀書的料子,肯定能中狀元,跟他四叔一樣,不會讓大家失望的,好好教導,定會成材."

"娘,朝哥兒要是聽到,肯定要得意了."鄭氏想到兒子,也多了笑意.

"三弟妹這是炫耀,哪像我家那個熊小子,整天不聽話,讀書上面也沒有多少天賦."

柳氏拉著鄭氏.

"一會讓朝哥兒過來,我聽聽他是不是真會背了."紀老夫人對鄭氏道.

"好的,娘,一會下學,就讓朝哥兒過來."鄭氏格外開心,朝哥兒是她唯一的兒子,也是她的依靠,老爺是靠不住的.

蕭菁菁聽著.

紀堯看她一眼.

紀老夫人想到老四老四媳婦還在,問起四房缺什麼不缺:"你大嫂管家,四房以後你自己管著."

"是,娘."

蕭菁菁道.

"你我是放心的."紀老夫人開口.

出了宜園,蕭菁菁問起朝哥兒,四爺笑了笑:"想要孩子?"

"四爺."

蕭菁菁臉紅了.

"朝哥兒在讀書上很不錯,你不是見過?"紀堯笑著.

蕭菁菁想了想昨日她是見過,前世她知道朝哥兒真的考中了狀元,像四爺一樣.

"到時候我們也生一個,娘可是等著抱孫子."紀堯又笑.

"四爺,我不理你了."蕭菁菁不想理四爺.

她不過是問問,四爺怎麼想到孩子上面去了.

紀堯是真的想要一個兒子,和小姑娘生的.

上篇:第一百六十一章 四爺的想法    下篇:第一百六十二章 不會後悔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