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盛寵之嫡妻歸來第一百八十六章 咬牙切齒恨   
  
第一百八十六章 咬牙切齒恨

g,更新快,無彈窗,!

跪在下面的婆子丫鬟見狀,想要開口,紀老夫人冷眼掃過,沒有人敢說話.

"祖母."紀馨不知道祖母要做什麼,害怕起來.

紀老夫人知道老大媳婦肯定是先前就知道什麼,才會提議把馨姐兒的親事定下來,不然,老大媳婦還沒有聽信馨姐的話.

"老夫人."

一個婆子進來,行了一禮,抬起頭.

"起來,多叫幾個人進來,把馨姐兒關起來."

紀老夫人開口,示意她,指著馨姐兒,讓她再出去叫人.

"祖母,我!"紀馨沒想到祖母會讓人把她關起來,跪在地上的丫鬟婆子也抬頭.

紀老夫人冷眼又看過去.

沒有人敢動.

"是,老夫人."婆子是不會多問的,退了出去,很快,幾個婆子進來,行了一禮,走到馨姑娘面前攔住想往老夫人沖的馨姑娘,她們不管老夫人為什麼要把馨姑娘關起來.

"不要,祖母,我."紀馨掙紮起來.

*

竹園,香草從外面進來,蕭菁菁知道了紀馨不知道做了什麼被關起來的事.

"郡主."香草開口.

"去打聽一下,是怎麼回事."蕭菁菁讓她去打聽一下.

"是,郡主,奴婢馬上就去."香草行了一禮,大概知道郡主想知道什麼,她退了出去,蕭菁菁繼續想著該怎麼設計成衣.

梅蘭守在門口.

菱木花窗外面,陽光照進來,已經有些晚了,不知道表嫂生了沒有,蕭菁菁一邊想著一邊抬頭,用筆在宣紙上畫了畫,不知道多久.

蕭菁菁只畫了一大半,放下筆,沒有再畫,明日再畫吧,今日她擔心著表嫂生產的事,讓梅蘭打了一盆水來,在梅蘭的服侍下淨了手.

"郡主."一個聲音響起.

"進來."

蕭菁菁看向門口,是香草走了進來,蕭菁菁知道應該是打聽到了什麼,讓梅蘭把水端下去,她坐了下來.

"郡主,奴婢打聽到了."梅蘭下去後,香草走到郡主面前.

蕭菁菁:"打聽到了什麼."

"郡主,好像是大夫人還有老夫人大老爺想給馨姑娘定一門親事,馨姑娘不願意,鬧到了老夫人那里."

香草小聲的道.

"哦?不願定親?想嫁給誰?"蕭菁菁沒想到紀馨不想定親,鬧了起來,前世她不知道有沒有發生這樣的事,只知道紀馨嫁的人並不是好的,總是愛找顧瑤.

"是,郡主,其它的奴婢沒有沒有打聽到."香草開口.

蕭菁菁知道有些事沒有傳出來是打聽不到的,她不知道紀馨到底為什麼不定親,是想嫁給誰?

"你下去吧,有消息再報上來."她沒有再問.

"是,郡主."香草退了下去:"奴婢打聽到了再報給郡主."

突然外面又在喧嘩聲,蕭菁菁讓人出去問了問,梅蘭出去問了,片刻回來.

"怎麼了?"蕭菁菁問.

"郡主."梅蘭臉色不好.

"說."蕭菁菁直接道,梅蘭把外面發生的告訴了郡主,是老夫人很久前賜的幾個丫鬟,想要求見夫人.

這不是第一次了.

"我知道了."蕭菁菁表示知道,她也不是第一次聽到,她會和四爺說,之前一直忘了.

"郡主,和四爺說說吧,老是鬧."梅蘭忍不住開口.

蕭菁菁笑了起來:"下去吧,我知道."

晚上和四爺說紫嫣幾人的事的時候再說吧.

天色漸漸晚了,蕭菁菁不知道嬤嬤是在回來的路上還是表嫂還沒有生產,就在這時,一陣腳步聲響起,香草過來.

"郡主,趙嬤嬤,紫嫣姐姐秋雨姐姐回來了."

"嬤嬤回來了?"

蕭菁菁看向門口,沒有多久,在香草的身後她看到了嬤嬤還有紫嫣秋雨,她站起來,趙嬤嬤和守在門口的梅蘭說了什麼,進來,笑了起來:"郡主,等久了吧,老奴回來了."

"嬤嬤."蕭菁菁開口,想問

"郡主,很順利,是小公子."趙嬤嬤笑著,紫嫣秋雨也點頭.

蕭菁菁知道表嫂應該是平安生產了,還給她生了一個小侄兒,不知道是不是前世的侄兒,她不由的.

"胖嗎,白嗎?"

趙嬤嬤就知道郡主想知道,早就知道,笑容滿面:"郡主,少夫人這一胎生得還算順利,就是最後有點驚險,好在請了太醫,還有郡主准備的老山參,切了片,讓少夫人含著,少夫人出血並不是太多,太醫紮了幾針,就止了血,也好了,小公子又白又胖,身體一看就壯實,惹人疼得很,很像少夫人,老夫人高興極了,喜氣洋洋,說要不是郡主的老山參,少夫人還不會這麼快好,讓老奴趕緊回來告訴郡主."

"紫嫣秋雨兩個也幫了忙,老山參還是她們切的."接著趙嬤嬤又看向紫嫣秋雨.

"奴婢見了小公子,很可愛,奴婢走時,少夫人臉色也紅潤了,睡了."紫嫣秋雨跟著道.

"這兩個丫頭現在倒是謙虛不."趙嬤嬤再次道.

香草梅蘭也聽到了.

"表嫂沒事就好."

蕭菁菁開口.

"少夫人只是盆骨有些窄,才會難產,下一胎就不會,頭胎一般難."趙嬤嬤也道.

香草梅蘭帶著好奇.

"嗯."這些蕭菁菁也是知道的:"侄兒取名字了嗎."

"還沒有,表公子還在翻著書呢,郡主讓人做的那些小衣裳,少夫人很是喜歡,讓人給小公子穿上了,說是取好了名字,派人過來告訴郡主."

趙嬤嬤沒想到表公子竟然一直沒有確定取哪個名字,老夫人笑著說讓表公子慢慢翻,不急不急,第一次當爹都是這樣.

"表哥也是在意."只有太在意,才會如此,蕭菁菁想到表哥為了取名字翻書的樣子,不由一笑.

"對,表公子一向穩重,沒想到也會--."趙嬤嬤點頭笑.

"嬤嬤你們跑了一趟,應該累了,先下去休息,沐浴更衣,洗去身上的塵土,吃點東西,之後再說別的."蕭菁菁看出嬤嬤紫嫣秋雨都累了,讓香草梅蘭進來,吩咐她們.

"好,郡主,老奴就先下去了."趙嬤嬤沒有多說,紫嫣秋雨也行了一禮.

蕭菁菁看著嬤嬤幾人下去.

香草不久走了回來.

蕭菁菁記得前世侄兒叫勳哥兒,她坐了下來,不知道這個侄兒會叫什麼,天一點點黑了下來,四爺回來了,她知道四爺去了宜園一趟.

夜里,躺在床上,她望著四爺:"四爺."

"有事要說."紀堯就著一邊的燭火,看著手上的書,感覺到小姑娘的目光,他側過頭來,放下書,看著她,替她理了理秀發.

"四爺,你去了娘那里?"蕭菁菁雙手撐著臉,望著四爺,拉住四爺的手.

"嗯."紀堯點頭,沒有多說.

"是不是有什麼事?"蕭菁菁又問.

"馨姐兒不想定親,想嫁給秦王,之前應該和大嫂說過,大嫂瞞了娘,想馬上定下來,怕馨姐兒做出什麼,大嫂還算分得清輕重,馨姐兒不知道怎麼知道了,鬧了起來,娘想把馨姐兒關起來,關到出嫁,誰也不能見,關到一處莊子上,讓人看守著,到時候嫁得遠遠的."馨姐兒太過不像話,紀堯覺得菁兒是他的妻,也該知道,想到菁兒和馨姐兒的事還有菁兒的前世,還是說了.

他拍了拍面前的小姑娘,娘找他也不是為了什麼,就是問一問,小姑娘多半是知道了,才會問起來.

"四爺,你是說秦王?"蕭菁菁從來不知道紀馨想嫁的人是秦王,前世也是還是只是今世?四爺都告訴她了,前世紀馨沒有遠嫁,這次卻遠嫁,改變了很多.

"還有遠嫁?"

"嗯,娘生了氣,秦王哪里是想嫁就能嫁的,馨姐兒不能留了,原本娘想把她嫁在京城,有事也好有個照應,娘這次下定決心,要把馨姐兒遠嫁,你不要在娘面前提,事情算是過去了,已經定下."

紀堯一開沒有提,是不想小姑娘多想

"四爺,我知道了."蕭菁菁撐著臉,紀馨想嫁秦王是不可能,竟然蠢得鬧了起來,會被關起來並不奇怪.

至于崔氏,只要沒有完全糊塗就知道怎麼做.

"菁兒還有什麼想說的."紀堯點了一下她的鼻子.

"四爺,表嫂生了,給我生了一下大胖的侄兒."蕭菁菁想到侄兒,開口道:"聽嬤嬤說,又白又胖很可愛."

"哦?"紀堯倒是不知道,他是知道吳府大少夫人有身子,不知道今日發動:"菁兒沒去看?"

"沒有,四爺,凌晨發動的,我有一個侄兒了,四爺."蕭菁菁像小姑娘一樣.

紀堯難得看她如此,笑著搖了一下頭:"好,我的菁兒有侄兒了,這麼想要侄兒,這麼喜歡?"

"四爺,不行嗎,不知道表哥會給侄兒取個什麼名字,我讓嬤嬤把我做的小衣裳送去了,嬤嬤說幸好我送去了老山參,表嫂難產了."

蕭菁菁又道,把嬤嬤說的說了出來.

"我的菁兒真是厲害."

紀堯還是笑,低頭親了小姑娘一下:"要是喜歡,我們還是自己生一個,不是更可愛,小姑娘."

"四爺."

蕭菁菁臉紅了,推了一下四爺,四爺又說這樣的話,而且她被四爺誇得不好意思.

"生不生?"紀堯又低聲問.

"嗯."蕭菁菁快速點了一個頭,拉著四爺的手,看著四爺:"過些日要是可以,我想去看看侄兒."

"好,要爺陪你去嗎?"紀堯還是笑.

"四爺有空?"蕭菁菁欣喜起來,她想四爺陪她去的,她想去看看侄兒,只是侄兒還太小,不能見風.

"想要我陪著?過些日子應該有空,要是有空,我就陪菁兒去."紀堯也不知道到時會不會有其它的事,要是沒事,他也想陪菁兒出門走一走.

"好."

蕭菁菁重重點頭,歡喜不已.

紀堯摸著她的臉,輕笑,想親她,蕭菁菁想到嬤嬤說的話,她昂著頭:"四爺,我有事和你說."

"什麼?"紀堯不知道還有什麼事,他想和菁兒好好--

蕭菁菁推了推四爺,動了動,還是望著四爺:"四爺,你身邊有沒有合適的人,紫嫣秋雨年紀大了,嬤嬤問了她們,她們願意成親,我想給她們配人."

"合適的人,你身邊的那兩個大丫鬟?"

紀堯聞言問.

蕭菁菁點頭:"有嗎,四爺."

"當然有."

小姑娘問,怎麼會沒有,紀堯想了想,小姑娘身邊的兩個大丫鬟,倒是不錯,也算忠心,他身邊也有不錯,不過她們要是配了人,只有兩個丫鬟,夠嗎?

"誰,四爺說來聽聽."蕭菁菁想給紫嫣秋雨配兩個好的.

"我身邊的侍衛不少都沒有成親,還有兩個小厮也沒有定親,都可以."紀堯覺得身邊的人都可以:"要是配了人,你身邊服侍的人夠嗎?"

"還有香草和梅蘭,她們跟著我也有一段時間了,在紫嫣秋雨成親前挑幾個小丫鬟,讓她們調教一下,等紫嫣秋雨成親後也能得用了."蕭菁菁道:"紫嫣秋雨想成親後還是回來服侍我."

"忠心可嘉."

紀堯喜歡忠心的,他想起聽書和司琴兩個丫鬟:"我不是把聽書和司琴給了你嗎."

"四爺,聽書和司琴和紫嫣秋雨差不多大了."

蕭菁菁再次道.

"菁兒想?"紀堯聽出了什麼.

"四爺,要不要也給司琴和聽書配人?等小丫鬟能用了,我身邊的香草和梅蘭大了也要配人."蕭菁菁只是隨口一問.

"嗯,你不說,我快忘了,到時候挑兩個好,配給她們就是,主要是你身邊的人."紀堯道,點了她一下.

蕭菁菁記得前世她也是要給聽書司琴配人,四爺一直看著她,像是要知道她想做什麼,這世卻說不重要.

"四爺不擔心我?"

"擔心什麼?"

紀堯輕笑出聲:"我只擔心,你身邊的丫鬟都配了人,沒有服侍的人."

"四爺."蕭菁菁抱著四爺的手.

"抱得那麼緊做什麼,紫嫣秋雨是吧,我明日問下身邊的人,有沒有願意的,她們是想配給侍衛還是小厮?"紀堯不知道菁兒抱他那麼緊做什麼.

"我明天也問問,四爺也一起問,之前我問她們,她們說聽我的,沒有看中的."蕭菁菁說.

"好."

紀堯說了一個好字:"應該沒有事了."

"四爺想做什麼?"

蕭菁菁臉紅了起來.

"想你."

紀堯俯身,親了親她.

蕭菁菁:"四爺不是要看書冊嗎,不看了嗎?"

"不看,看菁兒."紀堯低低的.

"四爺."蕭菁菁心跳加快,突然她又想到一件事,還沒有說,忙按住四爺:"四爺,還有幾個人."

"什麼人?菁兒."紀堯挑眉,這丫頭不會是想要?

"四爺,就是娘給你的幾個丫鬟,你一直放著,想來見我,不是一次了,我一直想和四爺說,一直忘了,四爺看怎麼安置."

蕭菁菁咬了咬牙,望向四爺.

紀堯這才想起來:"菁兒想怎麼做?"他倒是不知道那幾個丫鬟會來見菁兒,會鬧,要是知道早處理了.

"也配人吧."蕭菁菁開口,反正這次要配人.

"好,聽菁兒的,真是一個大醋缸,到時候隨便配幾個人就是,也不用麻煩."紀堯笑得不行,親了親懷里的小姑娘,蕭菁菁很想說四爺難道不喜歡?她心中很高興,第二日起來,四爺走了,蕭菁菁收掇好後,看到紫嫣秋雨讓她們留下來,趙嬤嬤讓香草梅蘭下去,也留了下來,知道郡主應該是問了四爺了.

梅蘭香草好奇的退下去.

"郡主?"

趙嬤嬤看著郡主,沒有說完.

蕭菁菁點頭,還是看著紫嫣秋雨,紫嫣秋雨臉微紅起來.

"四爺怎麼說?"趙嬤嬤大概知道四爺說了什麼,也看向紫嫣秋雨,笑起來,紫嫣秋雨臉更紅:"趙嬤嬤,郡主."

"四爺說他身邊的侍衛還有兩個小厮都沒有定親,都可以."蕭菁菁過了一會開口,慢慢的.

"那郡主?"

趙嬤嬤連忙問,四爺既然這麼說,就是同意了,四爺身邊可是有不少好的.

紫嫣秋雨也帶著期待.

"四爺讓我也問紫嫣秋雨是想嫁給侍衛還是小厮."蕭菁菁看到了紫嫣秋雨眼中的期待,沒有辜負她們的期待道,注視著她,她打算和聽書司琴也說一聲,她昨晚只是隨口問,沒想到四爺說到時隨便配人就是,她想問一問聽書和司琴,要是她們不願意,就算了,她會和四爺說,不會再像上一世一樣.

"紫嫣秋雨你們說吧."蕭菁菁再次道.

"郡主,我們."紫嫣秋雨紅著臉想說什麼,對視一眼,說不出來,跪了下來:"一切但憑郡主做主."

"郡主,紫嫣秋雨想的是能服侍郡主,要不等四爺問過,再問一問?"趙嬤嬤提出意見,這樣是最好的.

"嗯."蕭菁菁同意了.

"還不快謝過郡主."趙嬤嬤馬上對紫嫣秋雨道.

紫嫣秋雨抬起頭來紅著一張臉:"奴婢謝郡主."

"看看都紅了臉."趙嬤嬤笑看著她們.

紫嫣秋雨臉更加紅.

"你們起來吧."蕭菁菁讓她們起來.

"是,郡主."紫嫣秋雨紅著臉站起來.

趙嬤嬤在一邊看了:"紅臉做什麼,可是好事,你們之後好好給郡主調教幾個丫鬟出來,人我選出來了,你們好好調教好也算對得起郡主,等你們成親了,郡主身邊才有人服侍."紫嫣秋雨再回來服侍,就是婦人了,就不能再做丫鬟做的,要有新的丫鬟補上,她這些天已經挑出幾個丫鬟.

"奴婢一定會好好調教."紫嫣秋雨都一起道,同時也有不舍.

不過她們知道成了親她們也可以繼續服侍郡主,郡主成親了,她們成了親可以更好的服侍郡主.

"好在還有香草和梅蘭撐著,香草和梅蘭也算服侍得不錯,你們不必太急,慢慢來."趙嬤嬤又道:"等以後,香草和梅蘭也會和你們一樣."

紫嫣秋雨沒有說話還是紅著臉.

蕭菁菁:"嬤嬤,婆婆送來的那幾個丫鬟,四爺說一並配人,隨便配就是."嬤嬤關心的她知道.

"敢情好,四爺對郡主很好,郡主,不知道聽書和司琴配人的事,四爺?"趙嬤嬤倒是知道那幾個丫鬟來見郡主的事,處理了就好,先前忘了和郡主提,好在郡主記著,四爺說了就行,又想到聽書和司琴,直接問,紫嫣秋雨也想知道.

"四爺說我不提倒是忘了,到時配個人就是."蕭菁菁把四爺的話說出來.

紫嫣秋雨又對視眼,她們有郡主,不像聽書和司琴.

趙嬤嬤格外高興:"這就好,這是最好的,老奴沒想到四爺會這樣說,四爺的意思就是不管,讓郡主挑人配了就是,郡主你看?"

"嬤嬤."

蕭菁菁聽出了嬤嬤的意思,是希望她隨意挑人把聽書司琴配了就了,前世嬤嬤也是這樣,她也這樣做了.

嬤嬤更是提出發賣出去,找個借口,打死什麼的,她沒有那樣做.

"郡主不用顧忌什麼,聽書和司琴年紀大了,留在後院也不好,又不是剛成親的時候,郡主和四爺也成親一段日子,外面也不會有人嚼舌根,要知道隨便配人是四爺說的,怪不到郡主身上,我看莊子上就挺好,把她們兩個配到莊子上."

就算有人亂說,也沒有多少,趙嬤嬤心中想著.

"嬤嬤,我不准備這樣做,我想問一下聽書和司琴."蕭菁菁把想法說出來.

紫嫣秋雨沒有太多想法.

趙嬤嬤覺得郡主又心軟了,這可不行,那兩個丫鬟誰知道:"郡主,見她們做什麼,有什麼好問的,還是--"

"嬤嬤,我想問下再說."

蕭菁菁堅持,沒有等嬤嬤說完.

趙嬤嬤還是不贊同,兩個丫鬟而已,發賣了也不會有人說什麼,配去莊子上,連問也不會有人問起.

郡主在意什麼,四爺都發了話了.

不過想到郡主的性子,加上她從來都不會反對郡主的話,還是點了頭,要是那兩個丫鬟膽敢有過份的要求,看她不--

紫嫣秋雨隱隱知道嬤嬤的擔心,還有郡主的想法.

"好吧,郡主,嬤嬤什麼也不說了,郡主要見就見."

"嬤嬤,我不想和四爺之間生出什麼,聽書司琴是四爺給的,這些日子,一直還算安份,嬤嬤也看到了不是嗎,不過是問一句,看看她們怎麼說."蕭菁菁又說.

"好,嬤嬤聽你的."

趙嬤嬤又道:"郡主是現在見,我去叫她們進來."

"好."蕭菁菁頷首.

趙嬤嬤想想這些日,聽書司琴還算安份,四爺又說了隨便配個人就是,她倒是不必擔心.

問一問也好.

別讓郡主和四爺之間為兩個丫鬟起了什麼.

兩個丫鬟而已,還能翻了天不成.

趙嬤嬤退了出去,紫嫣秋雨不知道說什麼,蕭菁菁看向她們:"四爺身邊的兩個小厮以後肯定會被四爺重用,而四爺身邊的侍衛你們要是嫁過去,不算是奴婢了,你們也想一想,再和我說."

"郡主,我們只想嫁了人後也能侍侯郡主."紫嫣秋雨還是這句話.

蕭菁菁也不再開口.

"郡主."趙嬤嬤很快走了進來,看向身後,聽書司琴跟在後面.

蕭菁菁應了聲,趙嬤嬤對著聽書和司琴:"郡主有話問你們."聽書和司琴低著頭,行了一禮,才敢抬起頭來.

"夫人,不知道夫人有什麼要問奴婢."她們不知道夫人有什麼事.

趙嬤嬤走到郡主身邊,和紫嫣秋雨站在一起,一起看著.

"你們起來吧."蕭菁菁讓她們起來,聽書司琴站了起來,還是很恭敬.

"夫人."

聽書司琴看向夫人,心中猜測著,是不是哪里沒有做好,夫人為什麼要見她們,問她們,還是?她們有些擔心,主要是怕夫人會懷疑什麼.

"是這樣的,四爺說要給你們配人,你們想配什麼樣的,說一下,我好和四爺說."蕭菁菁淡淡的開口.

"夫人!"聽書司琴兩個不敢相信,四爺要給她們配人,怎麼會,四爺!

趙嬤嬤心中冷哼,這兩個丫鬟還敢說沒有別的心思,紫嫣秋雨這些天也和聽書司琴接觸過.

"怎麼?"

蕭菁菁神色平靜.

"夫人."聽書司琴知道她們失禮了,她們想到很多,再次低下頭,四爺真的要給她們配人,還是夫人的意思?她們不停的想著,想了想,她們又抬起頭,望著夫人:"真的是四爺的意思嗎,夫人?"

"不相信還是你們覺得是我的意思?"

蕭菁菁漫不經心:"你們覺得我為什麼要給你們配人?"

"夫人是因為."

是因為什麼聽書司琴不敢說,她們也不敢肯定,怕真的是四爺,那她們說了,四爺不會高興.

"因為什麼?"

蕭菁菁問.

"奴婢,一切聽夫人和四爺的."聽書司琴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趙嬤嬤在心中冷哼一聲,這還差不多,紫嫣秋雨相視一眼.

"你們抬起頭來吧,你們是四爺給我的人,是四爺身邊的,也服侍四爺不短,該知道四爺,我也沒有必要把你們配人,你們並沒有做什麼."蕭菁菁淡淡的.

聽書司琴猛的抬頭,臉一白,她們是沒有做什麼,可是,她們聽出了夫人話中的毫不在意,夫人並沒有在意她們,所以.

真的是這樣?她們不想信,心中失落.

像夫人說的,夫人從來沒有在意過,是四爺提出的?

蕭菁菁看著她們的表情:"我身邊的兩個丫鬟也要配人,四爺說你們年紀也不小,也一並配了,人選還沒有定,你們要是實在不願意,我會和四爺說,要是願意,就說說你們喜歡配小厮還是侍衛."

聽書司琴聽到這里,不信也信了,真的是四爺要她們配人.

只不過夫人先提了,並不是提她們,是紫嫣和秋雨?她們看向紫嫣秋雨.

趙嬤嬤有點不滿,只是當著郡主的面,不好說.

蕭菁菁沒有開口.

"夫人,奴婢願意,一切四爺作主,奴婢想留在府里,不想出府."聽書司琴沒太久,低下頭,行了一禮.

"那好,我會和四爺說,你們下去吧."蕭菁菁揮手.

"是,夫人."聽書司琴退下去.

到了門外,司琴看向聽書:"聽書你說?"聽書覺得夫人沒有必要騙她們,她們不過兩個丫鬟,四爺有多寵夫人,她們是知道的.

"我不信,聽書."司琴白著臉.

"司琴,你."聽書想說什麼.

"我要見四爺."司琴想親自問四爺,是不是和夫人說的一樣.

"可是夫人說了,而且四爺寵著夫人,你就是去見不一定見得到."還有別的聽書沒有說,司琴太固執了.

"我要試試."司琴還是說.

聽書想勸又不知道怎麼勸.

"郡主,該好好教訓她們一下."里面,趙嬤嬤覺得聽書和司琴竟敢質疑郡主.

紫嫣秋雨看向郡主.

"她們只是正常的想法,以為我會在意她們."蕭菁菁看著嬤嬤.

"郡主."

趙嬤嬤覺得本來就該注意,郡主難道?

"好了,嬤嬤."蕭菁菁不想再說:"娘送來的幾個丫鬟那里還要派人去說,是嬤嬤去還是?"

"老奴去,好好告訴她們,該嫁人了."

趙嬤嬤開口.

"那就嬤嬤去."

蕭菁菁並不太在乎.

趙嬤嬤去了.

紀堯離開書房,問了身邊的侍衛還有小厮:"夫人身邊有兩個丫鬟,秋雨還有紫嫣,你們看看,有沒有看上的,求個親,定下來."

"四爺."侍衛和小厮沒有想到,望向四爺.

"怎麼?"紀堯轉著玉板指,看著他們.

"夫人身邊的人當然是好的,小的願意."兩個其中一個清秀的小厮忙道,另一個穩重的也是:"小的也願意,不過更喜歡紫嫣."

"好,你這小子."紀堯點頭,眼中滿意,笑了,清秀的小厮也看向穩重的:"哥,我雜不知道呢."

穩重的小厮沒有說話.

紀堯目光掃過侍衛:"你們呢?"

幾個侍衛也行了一禮:"屬下也願意."

"好,還有幾個丫鬟也到了年紀,到時候一並配人,少不了你們,也該成親了."紀堯開口:"不過要先問一下."

他讓人和娘說了聲,府里的侍衛都到了年紀,有丫鬟到了年紀的,合適就一起配了.

"謝四爺."侍衛抬頭.

紀堯轉著玉板指.

宜園

紀老夫人過後聽了老四派來的人的話,知道老四媳婦身邊的丫鬟年紀大了要配人,老四想給身邊的侍衛還有小厮都配人.

她讓張嬤嬤算一算,有哪些丫鬟到了年紀,到了就挑出來,到時候看看,能配得上就配,配不上,就另挑.

張嬤嬤行禮下去.

*

楚王府二房.

蕭柔柔聽到禮表哥當了爹,甯疏影那個女人生下了大表哥的兒子,咬牙切齒恨,陡的站了起來.

她派了人盯著,想派人害死甯疏影那個女人,一直沒有辦到,甯疏影那個女人為什麼不死.

雖然她有二爺了,二爺疼她寵她,二爺不比禮表哥差,可是禮表哥在她心里的地位永遠不會變,她最喜歡的還是禮表哥.

甯疏影那個女人憑什麼能好好生下孩子.

怎麼不難產死了?

怎麼不血崩,娘不是說生孩子就像過鬼門關嗎.

為什麼甯疏影還活著?沒有去死.

不是說難產了嗎,禮表哥怎麼能有兒子.

她氣死了,氣死了,她都還沒有兒子,她的兒子,兒子,甯疏影憑什麼為禮表哥生兒子,她來來回回走了好幾遍,讓人出去.

------題外話------

今天多起來了,明天會更多,一天一天的會日更一萬.

上篇:第一百八十六章    下篇:第一百八十六章 咬牙切齒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