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盛寵之嫡妻歸來第二百二十六章 等待機會   
  
第二百二十六章 等待機會

g,更新快,無彈窗,!

"三公主殿下."宮人沒有說:"筷子."三公主之前還什麼都不用.

絕食抗議,她送來的飯菜都被三公主踢到地上,嫌棄連狗都不吃,甯願餓死也不吃,餓了幾日後,三公主開始找吃的.

尤其是中秋後,皇上還是沒有放三公主出去的意思,三公主不知道是不是想開了,她提過來的飯菜,三公主不再嫌棄吃了起來.

只是中秋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三公主被皇上忘了,失了寵,貴嬪娘娘不被皇上待見,徹底打入冷宮,覺得三公主不可能再得寵,飯菜開始變了味.

漸漸一天只有一頓.

"用什麼筷子,不知道本公主餓嗎,本公主在問你話,說還是不說?"三公主一邊吃一邊抬頭盯著宮人.

"貴嬪娘娘生病了."宮人還是取了筷子給三公主.

"母嬪怎麼會得病了,誰氣的?"三公主接過筷子,端出飯菜,馬上問.

"貴嬪娘娘求見陛下在外面等了一夜,病了."宮人開口,也端著飯菜,放到一邊.

"父皇!"三公主叫了一聲,父皇連母嬪也不見,父皇為什麼?父皇都是被人蒙騙了:"姑母呢."她又想到姑母.

"長公主殿下最近沒有入宮,太子妃娘娘有了身子,太子殿下過幾日要納側妃."宮人想到宮中的情形.

"太子妃有了身子?不是說太子哥哥生不出來嗎,太子哥哥要納側妃?"三公主聞言,想到什麼.

"三公主殿下還是不要說了,太子妃娘娘已經有了三個月身子."宮人不敢附和三公主.

三公主知道她擔心什麼,哼,想到母嬪:"母嬪病得很嚴重嗎?"

"貴嬪娘娘一時下不了床."宮人低下頭.

三公主一聽,很著急:"父皇沒有去看母嬪?"只要父皇去看,母嬪肯定會讓父皇放她出來的.

"沒有."

宮人看了三公主殿下一眼,皇上是徹底冷落了貴嬪娘娘,怎麼可能去看貴嬪娘娘.

"父皇忘了本公主和母嬪了."三公主不高興:"父皇只記著貴妃還有別的人."

宮人沒有說話.

三公主殿下這個樣子,貴嬪娘娘又--

"母嬪千萬不要有事,父皇什麼時候才能想到本公主和母嬪,姑母為什麼不再找父皇,讓父皇放本公主出去,太子哥哥肯定不會幫忙的."三公主想著什麼.

宮人看著三公主.

"沒有人幫本公主,本公主早晚會出去."不給飯給她吃,把變了味變冷狗都不吃的飯菜給她吃的,她都不會放過.

宮人不知道三公主能不能做到.

"今日怎麼有飯菜,還沒有變味."三公主忽然想到今日的飯菜居然沒有味,雖然冷掉了,前幾日每日都只有一頓,她吃不飽,還變了味,她根本吃不下.

就像是好幾日沒吃過東西了,肚子里空的.

"奴婢托了人,三公主殿下多吃一點."宮人看著三公主,她怕再這樣下去,三公主殿下會餓死,她也會沒命.

"本公主當然要多吃一點,下次也托人,本公主要吃熱騰騰的飯菜,一天三頓."三公主吃了幾口道.

"奴婢只能想辦法."宮人開口.

"本公主問你的,中秋宮宴上.父皇有沒有下旨,你還沒有回答本公主."三公主又想起什麼,盯著宮人.

"皇上下了旨,為大公主二公主還有三公主殿下都賜了婚."宮人望著三公主殿下.

"然後呢?"

三公主又問,吃了幾口,昂著頭:"父皇有沒有說什麼時候放本公主出去?本公主沒有出席中秋宮宴,被關起來,蕭菁菁是不是很得意?"李元浩那小子也不知道進宮救一下她.

"三公主殿下慢一點用,菁華郡主很得皇上太後還有太子妃娘娘喜歡,大公主的駙馬是威遠侯府的二公子,二公主的駙馬是--三公主殿下你的駙馬是李公子."宮人還是看著三公主殿下,提醒一下三公主,倒了一杯水,遞給三公主殿下.

三公主一把抓過來,喝了一口,再沒有公主的矜貴,她最討厭蕭菁菁了.

"哼,蕭菁菁不知道多得意,本公主下嫁的日子定下來沒有?"

"大公主和二公主還有三公主殿下只是賜婚,幾位公主殿下下嫁的日子還沒有定,還要修繕公主府."宮女不知道如何說,沒有再提菁華郡主.

"本公主才是公主,大皇姐二皇姐的封地在哪里,公主府在哪,本公主的公主府父皇建在哪?"

父皇都沒有問她喜歡哪里,想要哪個地方的封地,就定了下來.

到時候她不喜歡怎麼辦.

她可是看好了地方的,母嬪生了病,也不能和父皇說,她喜歡的是南邊還有京城一處地方,她曾經想的是封地還有公主府一定要比大皇姐二皇姐好.

大皇姐二皇姐的公主府還有封地別想比過她.

"大公主二公主的封地在--公主府在--"宮人先回答了大公主二公主的封地還有公主府在哪里,欲言又止望著三公主.

"本公主的呢?"三公主不耐煩了:"快說!"

"三公主殿下."宮人遲疑了一下.

"說不說?"三公主怒了.

"二公主殿下你沒有封地,也沒有公主府,皇上讓你下嫁到李家,以後就住在李家."宮人低下頭.,"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三公主聽完,不敢相信的瞪著宮人,一定是這個宮人搞錯了,騙她的,膽子真大,敢騙她.

她怎麼會沒有公主府,怎麼會沒有封地?

宮人微抬頭又說了一遍:"皇上的旨意是這樣的,公主殿下會嫁進李家,只有大公主殿下二公主殿下有公主府封地,三公主殿下下嫁後不能隨意出門."

"不可能!"

三公主不相信,父皇不會這樣對她的,她也是公主,還是最得寵的,公主有的她也會有,父皇不可能不給她建公主府還有封地.

大皇姐二皇姐不如她,也有公主府和封地,她怎麼可能沒有.

等她下嫁後還不被人笑死.

李元浩那小子還不笑她.

還能聽她的話?

"三公主殿下,奴婢說的都是事實."宮人回答

"不可能,本公主不信,父皇不可能這樣對我!李元浩那個小子有沒有找過你?"三公主永遠也不會相信.

"沒有公主殿下."宮人回道.

"不可能,李元浩那小子怎麼會不來找本公主,他明明喜歡本公主."三公主吃不下去了,丟開手上的筷子.

"李公子真的沒有找公主殿下."宮人想到三公主殿下之前直接在她的手上輾.

"一定是你的原因."三公主覺得是這個宮人的原因:"李元浩可是想娶本公主的."

"李公子似乎好男色."宮人抬頭:"之前一直有人傳李公子好男色,李公子是宜妃娘娘的侄兒,很多人都知道."

"你胡說!"

三公主生氣了:"李元浩那小子才不會喜歡男人,他怎麼可能喜歡男人,想要騙本公主不是那麼容易的,說,你是誰派來的,敢騙本公主?"恨恨的.

"奴婢是皇上派來的."宮人道.

"本公主不會信你的,你竟然說李元浩--"三公主抓著宮人.

宮人抬起頭來,有些憐憫望著三公主.

三公主最討厭有人用這樣的目光看她,

*

余貴嬪躺在床上,面色蒼白,宮人來來去去,太醫也看過,主要是心思郁結所致,宮人不知道怎麼辦.

不敢去求見陛下和太後娘娘,送走太醫,面面相視.

"貴嬪娘娘."

宮人走到床榻邊,想要喚醒貴嬪娘:"三公主還等著娘娘."

而在宜妃的宮中,宜妃知道了娘還有大哥的意思,娘和大哥在接到旨意後,覺得尚三公主沒有什麼用,虧了,就像她想的不樂意,不樂意又如何,晚了.

娘派了人入宮,她怎麼會不知道想說什麼.

"娘娘,老夫人的意思是三公主娶了不如不娶,還要人看著,三公主殿下喜歡的是紀太傅,會不會?而且皇上太後娘娘都不喜歡三公主,連封地公主府也沒有,又被關起來中秋宮宴也沒放出來,老夫人擔心,老夫人又打聽到余貴嬪病了,求見陛下,等在承乾宮外一夜,皇上也沒有見!"

宮人看著娘娘,一邊說著.

"余氏是自找的,不知道三丫頭要嫁給浩哥兒,再求又有什麼用,不過是一場笑話,至于你說的."宜妃漫不經心,她最討厭的就是余貴嬪,知道余氏也不喜歡她,余氏沒有想到她的女兒有一天會嫁給浩哥兒吧:"是浩哥兒自己求來的,浩哥兒沒有說什麼不就行了,浩哥兒呢在意嗎?還有我那大嫂."

"大夫人什麼也沒有說,就是老夫人還有."宮人開口.

"還有本宮的大哥?大嫂看樣子還是耿耿于懷,本宮早就有所料,他們一開始積極得很,還退了親,先前還好,三丫頭哪是好尚的."宜妃不以為然.

"元浩公子覺得三公主不錯."宮人想到元浩公子.

"浩哥兒看來心思沒有變,三丫頭下嫁倒是不錯."宜妃哪會不知道浩哥兒的心思,浩哥兒想尚三丫頭是為了什麼,她一清二楚.

"娘娘,老夫人那里,你看."宮人欲言又止.

"能怎麼辦?"宜妃反問.

"老夫人想讓娘娘想想辦法."宮人把老夫人的意思說了出來.

"想什麼辦法?不想娶?這是不可能的,之前想尚公主,現在又不想,要是早點還有可能,聖旨下了,本宮可沒有辦法,要是不想違抗聖旨,就只有娶."宜妃不耐煩多說.

"娘娘,老夫人的意思不是不娶,老夫人也知道不可能不娶,老夫人想的是娘娘能不能求見一下陛下,讓三公主放出來,最好是也有封地還有公主府,就像大公主二公主一樣."

宮人接著說.

"娘倒是想得好,也不看可不可能,三丫頭是徹底惹了陛下厭惡,本宮可不敢去求陛下,娘還以為是以前,本宮還當寵,掌管宮務?"

也不看看是什麼時候,宜妃心中想著.

還想要公主府,封地,她要是求皇上,皇上不知道會如何想.

娘就不想一想她的處境!

為她著想一下,只顧著大哥,她心里也是不滿的.

"娘娘,老夫人也是."宮人想說什麼.

宜妃打斷她的話:"本宮會不知道?三丫頭被關著,是陛下的命令,本宮還要為琰兒謀劃,沒那個時間,也不想為了這些事,讓陛下反感,太子妃有了身子,直接威脅到琰兒,一旦生下來,太子地位就會直接固若金湯,琰兒再沒可能,必須想辦法.讓太子妃生不出來,又不能查到琰兒和本宮身上,本宮只能先看看還有沒有要動手的,打機會,一擊必中,不被發現,這才是大事,娘還有大哥不幫著我,還拖後退,告訴娘和大哥,我不會管,不接受也要接受,上次的事查到東宮的一個采林身上,到底是不是誰知道,本宮需要查探還有留心,如今最重要的就是太子妃有身子的事,宮里都暗潮洶湧,京城也是,娘和大哥還有心思想別的,可以說所有人都盯著東宮."

"奴婢知道了."

宮人明白了娘娘的意思.

她也覺得太子妃娘娘有身子的事更為重要,老夫人一心想著元浩公子尚公主的事,不想想,太子妃娘娘有孕的事一出,還有多少人關注幾位公主.

老夫人該想著幫娘娘還有秦王殿下才是,她之前聽到老夫人的意思就想到了.

"讓人去告訴娘吧,你不用親自去,娘再說什麼都不用管了."

宜妃本來想說娘要做什麼也不要管,想到之前的事,怕娘和大哥出什麼昏招,她又最後一個知道陛下找來也不好解釋:"讓人注意娘和大哥的動靜."余貴嬪那個女人可是成了後宮的大笑話了.

"奴婢知道."

宮人行了一禮:"奴婢馬上去."

"嗯,去吧."宜妃開口,過幾日,太子要納側妃,還在辦,琰兒也要納太子的表妹入府.

她的事多的是.

宮人退下去.

宜妃想著,太子妃一旦不小產,她一日不安甯,她想看有沒有人動手,竟然沒有.

*

李府,知道了宜妃的意思,李府的老夫人不是很高興,女兒這是不管了,還說能幫一下忙,和陛下說一下,又不是不娶,只是和大公主二公主一樣.

李大老爺也不滿:"娘."也不滿.

"你妹妹說了,還是算了."李老夫人雖然覺得女兒不該不管,但想到女兒在宮里也不容易,主要是秦王才是最重要的.

太子妃有身子的事她也是知道的,也為女兒著急,想幫忙又不知道如何幫,怕到時候太子妃生下小皇孫,太子地位穩了,秦王再沒有可能.

秦王要是能上位,才能更進一步和太後娘家一樣.

只是浩哥兒尚三公主的事就在眼前,她只好讓人問下女兒,有沒有辦法,兒子也是一樣的想法.

媳婦整天陰陽怪氣的,浩哥兒又是一心尚三公主的,倒是好胡鬧.

就她和兒子整天擔心.

一邊擔心宮里女兒秦王那邊,一邊擔心浩哥兒尚三公主的事,三人駐可不是消停的,又是被關又是喜歡紀太傅,又是沒有封地沒有公主府,嫁來還要她派人看著.

尚三公主就尚三公主吧,好歹是公主,再是沒有用,也這樣了,說不定以後有用呢,浩哥兒不是喜歡男子,三公主有她派人看著,也不用擔心.

"浩哥兒也是樂意的."

"那個孽障!"李大老爺一聽就生氣.

"浩哥兒只要好好的,就算了."

李老夫人說.

"那個孽障整天和一個男人混在一起,等三公主進府了--萬一叫三公主發現了,告給皇上就不好了,還是讓那孽障把人處理了更好."李大老爺生氣的說.

"浩哥兒哪里會答應,到時候讓人看著三公主,皇上不是讓我們派人看著三公主嗎,不要讓三公主出去就是,也不會有人知道,要是換成大公主可不行,現在關鍵是太子妃有了身子,想一想有什麼辦法解決了,你妹妹也不容易,秦王不沒有上位,"李老夫人把心里想的說了出來.

李大老爺聽了娘的話:"要看妹妹想怎麼解決,太子妃在東宮."

"當然是不能讓太子妃生下小皇孫."

李老夫人直接道.

"那就讓太子妃生不下來就是."李大老爺道.

"你有辦法?"李老夫人問,接著吩咐一邊的婆子:"去看看,浩哥兒在哪里."家里也沒有商量的.

"是老夫人."婆子行了一禮,退了下去.

"娘是要?"李大老爺不知道娘要做什麼,李老夫人:"看看浩哥兒有沒有什麼想法."

"那孽障能有什麼好辦法."李大老爺不以為然.

"浩哥兒也是聰明的."李老夫人不覺得.

一會婆子進來.

"怎麼樣,浩哥兒在做什麼."李老夫人直接問,婆子行了一禮,抬起頭來,恭敬的:"老夫人,大公子出去了,沒有在府里,要不要."

"這個孽障又出府,還不是找那個!"李大老爺臉色難看.

"浩哥兒去哪里了?"李老夫人倒是沒有太生氣,只想知道浩哥兒的去向,婆子再次:"大公子出了府."

"去找一下."李老夫人說.

"有什麼好找的."李大老爺覺得沒有什麼好找的.

"浩哥兒要尚三公主,以後誰知道."李老夫人有自己的想法,讓人下去,李元浩金屋藏嬌的地方,李元浩站在窗前,抱著懷里的清秀少年,看著外面,沒有人打擾,兩人說著話.

"浩,你怎麼又來了."

"來陪你,不歡迎?不想我?"李元浩道.

"浩不是要娶三公主嗎,三公主--老夫人還會願意嗎."少年回過頭來,李元浩臉上陰沉:"只有這樣我才能和你一起,放心吧."

"浩."

"乖."李元浩說完,外面有聲音響起,不知道有什麼事,他看出去,少年也看著.

"乖,等我一下."過了一會,李元浩知道肯定有事,摸了一下懷里的少年,溫柔道.

"浩,你去吧."少年抬起頭,清秀的臉很白皙.

李元浩忽然伸出手抬起他的下頜處,一下子親了下去,直直親了一會,少年的臉都紅了,李元浩也不舍得放.

"浩."

李元浩沒有說完,沒有放,又親了親,少年臉紅得不行,透不過氣來,他才放開:"我去了."

"浩,你去吧."少年點頭,紅著一張臉,在李元浩的眼中很誘人,不過現在不是抱的時候.

到了外面,李元浩知道祖母找他.

祖母找了姑母.

不知道姑母?祖母找他不知道是為了什麼,他想到太子妃有了身子,姑母肯定不想太子妃生下來.

他回到里面,說了一聲,回了府里.

"浩哥兒回來了,祖母有事和你說."

李老夫人看到浩哥兒,馬上道.

"祖母,父親."李元浩道,李大老爺不悅.

"太子妃有身子的事你也知道,你姑母在宮里不好過,你看看."李老夫人問起來,在發現浩哥兒好男色的時候她很不高興.

在浩哥兒有能力尚公主後,她改變了態度,就算三公主被關了起來,浩哥兒也是駙馬.

*

周安知道自己要娶大公主,不知道蕭菁菁在做什麼,派人盯著.

盯著人傳來消息.

周安一手吊兒郎當的搖著折扇,一手摟著一個美豔的丫鬟,上下其手的摸著,一邊看著跪在面前的人,靠在他懷里的美豔丫鬟嬌笑著:"公子看奴婢."

"你有什麼好看的."周安輕笑一聲,睥了懷里的丫鬟一眼,哪一天不看?

"公子不寵奴婢了."丫鬟傷心的,撒著嬌.

"每天都看."周安漫不經心的:"不怕公子我厭了?"

"公子."丫鬟還想說什麼,她聽說了,爺要尚公主了,雖然公子要尚的大公主並不受寵,不像之前的三公主一樣,但她還是擔心,到時候爺還看得到她嗎.

以前她擔心別的,現在擔心公子娶了大公主,她怎麼辦,那可是公主,真正的金枝玉葉.

"好了."周安拍了拍她,沒有再看她.

美豔的丫鬟不敢再開口,她也想知道公子派人是為了什麼.

"說,查到什麼."周安再次盯著跪在面前的人.

"公子,菁華郡主和紀太傅今日去了吳府,吳府似乎找到了什麼人,安郡王也到了吳府,之後安郡王府送了人出府."

跪在地上的人抬起頭來,恭敬的道.

"哦?查清楚了嗎?送了什麼人出府?"周安挑了一下眉,陰柔俊美,面如敷粉的臉上多了什麼,低頭看了懷里的丫鬟一眼,丫鬟想開口又不敢.

"還沒有查清楚."

周安又開口,看向跑在面前的人:"那還不去繼續查."

跪在下面的人磕了一個頭.

"仔細打聽一下,本公子要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知道嗎,本公子耐性有限."周安吩咐,美豔的丫鬟聽出了什麼.

"是,公子."

跪在地上的人磕了一個頭.

"本公子等著."周安收起折扇.

跪在地上的人退下去,美豔的丫鬟收回目光,抬起頭來,撒嬌的:"公子在查什麼?"

"想知道?"周安風流多情,看著她.

"嗯."

美豔的丫鬟點頭:"公子,奴婢可以知道嗎."

"不可以,這不是你該知道的."周安用手上的折扇點了一下丫鬟的臉,丫鬟還想問什麼.

"下去吧,本公子有事."周安忽然站起來,放開了懷里的丫鬟.

"公子不讓奴婢服侍嗎?"丫鬟不想走.

"本公子沒興致."周安道.

美豔的丫鬟只好退下去.

周安想著蕭菁菁.

*

吳府里,吳老夫人正應付著雲丫頭,雲丫頭還有雯丫頭蓮丫頭都在,問她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她並不想讓她們知道.

文哥兒武哥兒幾個回府也來了,也聽到了什麼,跑了過來.

"祖母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表姐紀四叔還有姑父會來,祖母."

"你們問這多麼做什麼,只要知道是好事就行了."

吳老夫人看了幾個丫頭還有小子一眼,歎了口氣,開口.

"祖母."吳雲還想撒嬌.

"撒嬌也沒用."吳老夫人道.

"祖母祖母."吳雲還在念著,吳雯還有吳蓮吳文吳禮幾人也看著祖母.

周嬤嬤站在一旁.

"你看看."吳老夫人見狀.

"老夫人姑娘哥兒是想知道."周嬤嬤道.

吳老夫人還沒有說什麼.

"周嬤嬤,祖母不說,你來說說,是不是?"吳雲看向周嬤嬤,祖母不說,她問周嬤嬤.

"老夫人是為了姑娘們好,老奴可不敢說."

周嬤嬤笑.

"不用問."吳老夫人睥了雲丫頭一眼.

"祖母."

吳雲不問出來不罷休.

"好了,吳側妃死了,斷了手腳,被你們姑父賜死,事情也清楚了,你們姑母當年是被吳側妃氣死的."吳老夫人實在是被雲丫頭搖得頭昏了.

"祖母,吳側妃死了,斷了手腳?"吳雲幾人不敢相信,吳文吳禮幾人也沒想到.

"對,還要問什麼?"吳老夫人簡直不知道如何說.

"老夫人,大夫人二夫人聽說幾位姑娘還有公子在這里,來了."一個丫鬟跪在門口.

"讓她們進來."吳老夫人松口氣.

*

紀府,趙嬤嬤准備給王妃娘娘燒紙,順便告訴姑娘,吳側妃的下場.

"嬤嬤我和你一起."蕭菁菁開口.

"郡主也要一起?"聽到郡主的話,趙嬤趙看著郡主和四爺.

"對."蕭菁菁點頭.

"四爺呢."

趙嬤嬤又看向四爺.

"我陪菁姐兒,順便給岳母燒紙."紀堯輕笑看菁兒一眼,開口.

"好."

趙嬤嬤覺得好,姑娘也會高興:"郡主可以和王爺說一下,辦場法事."

"外祖母也這樣說,我之前忘了和父王說,一會派人去見父王."

蕭菁菁才想到自己忘了和父王說,外祖母也是這個意思,一會她會派人回府,問一下父王.

"這樣就好."趙嬤嬤覺得這樣很好.

帶著郡主為王妃娘娘燒起紙.

"王妃娘娘,吳側妃被王爺斷了手腳賜死,是郡主的功勞."趙嬤嬤一邊燒著紙錢一邊道.

"郡主和郡馬爺來看王妃娘娘了."

蕭菁菁也燒了紙.

紀堯也是.

趙嬤嬤一邊燒紙一邊說,蕭菁菁沒說話,紀堯主要是陪菁兒.

燒完紙,趙嬤嬤起來.

"好了,郡主四爺,王妃娘娘應該收到了,王爺娘娘看到四爺一定高興."

蕭菁菁嗯了聲,讓人去見父王.

到了天黑的時候,父王的消息傳回來了,父王讓人去重建的皇恩寺安排,後日為母妃做法事.

轉眼就到了,蕭菁菁和四爺坐著馬車和父王一起到了重建的皇恩寺.

為母妃做法事.

------題外話------

《國色醫妃》水墨青煙,親們看看喜歡收藏

"野種就是野種,掉在鳳凰窩也改變不了你雜毛野雞的身份!"

"你是我這輩子的汙點,若不是你娘下賤勾引,哪里會有你這孽障?"

"你娘是個娼婦,你是個小娼婦,休想踏入輔國公府門檻!"

風云瞬變,聖旨一出--

"皇上有旨,凡有神農後裔下落者,賞銀千兩!"

離京十五年的謝橋搖身一變,成為人人擲萬金求一藥的神農後裔.

一朝功成名就,聲名遠揚--

陰狠小人,難纏惡鬼齊湧而來,到處都是重重陰謀算計.

謝橋森然冷笑,既然避無可避,那就踩出一條血路.

開醫館,種藥田,立醫宗,醫界以她為尊.

通海商,除倭寇,建勢力,海上以她為霸.

斜倚在美人榻上,冷眼看著跪在地上的魍魎魑魅.勾唇冷笑--大鬼小鬼們,現在跪求?晚了!

上篇:第二百二十六章 等待機會    下篇:第二百二十七章 會有好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