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盛寵之嫡妻歸來第二百三十三章 裙上的血   
  
第二百三十三章 裙上的血

g,更新快,無彈窗,!

"公子!"婆子抬頭看向公子,公子要?

小厮也看著公子:"瑞珠是夫人見過的."

"打掉!沒有聽到?"小厮的話還沒有說完,紀甯如玉如蘭的臉上多了陰沉,盯著婆子和小厮.

小厮不敢再說,他知道府里的規矩,公子還沒有定親娶妻,要是生出庶長子--公子不要瑞珠懷的,想要的是顧姑娘生的吧.

要是顧姑娘有了,公子肯定不會這樣說.

但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顧姑娘是秦王妃,公子為了顧姑娘什麼也不顧,他擔心公子以後為了顧姑娘不願成親,到時候!

"公子,真的要打掉?"

婆子磕了一個頭,小心的,瑞珠有的是公子的骨肉.

她不知道公子有喜歡的人,所以--想到府中的規矩,她以為公子說不定會留下,因此來求見公子,現在看來,公子不會留下.

"對."

紀甯冷聲開口,不止是府里的規矩,他心中只有瑤兒,從頭到尾只有瑤兒一人,之前他以為瑤兒心中沒有他,才會犯下錯誤,現在他知道了瑤兒的心思,不可能讓別的女人為他生孩子,更不會要別的女人,他身邊只有瑤兒可以,他也不想瑤兒發現他有過別的女人.

怎麼可能讓瑞珠生下來.

瑤兒要的他一直知道.

他怕瑤兒會不再理他,對他來說,瑤兒才是最重要的.

"先找個大夫,看看是不是真的有,要是有了,就讓大夫配藥,打掉,你看著,要是沒有,就算了."

婆子還想要說什麼.

"公子說得對."小厮也覺得是該先確認.

瑞珠是不是有了還不清楚,大夫看了才准,要是有了只能打掉,要是沒有最好.

"是,公子."婆子想到瑞珠的樣子,再看著公子,公子的意思很明白了,不可能再改變.

也不可能讓府里知道,知道了瑞珠命多半都保不住,瑞珠還想為公子生下兒子.

只要是府里的都知道在公子娶妻前是不可能允許生下庶長子.

但還是抱著一點希望.

"這件事不准讓任何人知道."

紀甯又沉著臉吩咐,好在他身邊沒有人.

"老奴醒得."婆子恭敬的行了一禮,心中歎了口氣,瑞珠也是沒有那個命,沒有命就沒有命,只能這樣,要是是在公子成親後,多好,可惜,是在這個時候,瑞珠還期待的等著.

"去找一個大夫."紀甯沉著臉讓小厮去,小厮行了一禮,忙退了下去,往外面去.

婆子看了小厮一眼.

"公子,瑞珠是四爺給的丫鬟."婆子忽然想到瑞珠幾個丫鬟是四爺給公子的,讓她們服侍公子,公子帶回來讓夫人調教了幾日,夫人也讓她們服侍公子,之後跟著公子到越州來的.

四爺那里?公子這樣會不會?她想到四爺給公子的幾個侍衛,看了旁邊一眼.

小心看著公子.

紀甯也想到了四叔給的侍衛,他不想讓四叔的侍衛知道.

"四叔給的丫鬟也一樣,不要讓四爺派的侍衛知道."他盯緊婆子.

"公子,老奴會小心."

婆子能說的,就是小心.

"下去吧."紀甯不想再說,婆子行了一禮,退下,紀甯回到里面,他要給瑤兒寫一封信,他的瑤兒永遠也不會知道今日的事.

"磨墨."

紀甯開口,一個丫鬟上前,磨起墨來,紀甯看著,眉頭皺起來.

另一邊,婆子回到房間,看到瑞珠.

瑞珠得意洋洋的說著什麼,婆子一看退了出去,瑞珠還在得意,她叫了另一個婆子到外面說了,另一個婆子一看就知道怎麼回事,退了出去,到了外面,明白了公子的意思,瑞珠就算真的有了,也不能留下,這也是她們一開始就想到的.

"公子的意思?要不要寫封信回去?必竟是公子第一個孩子."

"寫信做什麼,要是讓公子知道?"

"瑞珠是四爺送的丫鬟,不一樣,要是四爺那里?"

"公子說了."

"我覺得該寫封信."

"府里也不可能留下這個孩子的,公子還沒有定親,更別說成親,到時候公子可不好定親."

商量好,回到里面,看了眼瑞珠,不久,大夫來了,等確診了,就要讓瑞珠打掉,事情不能讓人知道.

兩個婆子看著,大夫是悄悄請來的,小厮沒有進來,大夫知道自已要給誰診脈,看了看,才知道,診了脈,兩個婆子站在一邊,不知道希望瑞珠有還是沒有.

診完脈,瑞珠真的有了,兩個婆子知道要告訴公子,對視一眼.

其中一個婆子退出去.

瑞珠還想著公子會留下這個孩子.

紀甯寫完了給瑤兒的信,他在信中寫明白相思之意,還有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上次寫去的信,瑤兒應該已經收到.

小厮走進去,看到公子,恭敬行了一禮,抬起頭來:"公子."

"說吧."紀甯問.

"瑞珠確實有了身子,公子."小厮道.

"打掉."紀甯毫不猶豫,他絕不允許有人破壞他和瑤兒,瑤兒要是知道不會原諒他.

小厮恭敬的應了聲.

*

紀甯寫的信確實到了,紀家這一天收到了信,正是午睡後,紀老夫人剛起來,看了看沒有說太多,老大老二老三老四都不在府里,只有等他們回來,問了問:"不是有信給崔氏的?送過去吧."信依然是一人一封.

"已經送過去了老夫人."張嬤嬤聽到開口.

"嗯."

紀老夫人嗯了聲,送去了就好.

"老夫人是擔心大夫人?"張嬤嬤小心的.

"我擔心她做什麼."紀老夫人不以為然:"甯哥兒信中寫了不少書院的事,甯哥兒穩重了不少."

"老夫人,大公子在信中?"張嬤嬤問.

"和上次一樣."紀老夫人並不關心甯哥兒在幾封信里到底寫什麼,反正就是那些事情,甯哥兒這次又多寫了一封,她問明了去處:"老大媳婦這是打算病到明年了."

"大夫人看到大公子的信,應該能好起來."

張嬤嬤想到大夫人,大夫人還不是被大老爺氣到的,大老爺再沒有回過正房,一直都在書房里歇著.

那個丫鬟更是得寵.

"好不好都沒什麼,老大最近都是歇在書房,沒有再去過正房?"紀老夫人問,她知道老大的性情.

老大媳婦要是不想辦法,老大說不得就不會再去正房了,寵妾來妻四個字在她腦中閃了閃,想到老三,老三這些日子還好,一始既往,寵著妾室,怕她這個老娘,收斂了一些,自己帶著茂哥兒,老三媳婦面上看著還不錯.

"大夫人病著,大老爺就算去也."張嬤嬤知道老夫人問的是什麼,後面的沒有說完.

"你說這些來遮掩什麼,我還不知道."紀老夫人懶得再問了,白她一眼,不想再問了,把信放下.

歎了口氣.

張嬤嬤看在眼里,想到一件事,老夫人聽了保准高興:"老夫人,老奴可是聽說四爺和四夫人最近--四爺要四夫人生個兒子."她也是不久前聽到的,本來就打算告訴老夫人.

"哦?"紀老夫人果然是高興了起來,老四和老四媳婦說了?她馬上看向張嬤嬤,想要確認是真的,老四老四媳婦還要生個兒子,敢情好,她早就等著了.

兒子好,女兒,都好.

"你聽誰說的,什麼時候的事,真的?老四老四媳婦真的?"

"當然是真的,老夫人,老奴哪里敢騙老夫人,老奴也是之前才知道,四爺一直在努力."張嬤嬤笑了起來.

"好."紀老夫人高興得不行.

她的孫兒是真的有著落了,老四最好是加把勁,老四媳婦都好了.

她竟然不知道.

"難怪,老四媳婦最近看著累到了,老四也是."一邊想抱孫子,一邊又覺得老四累壞了媳婦.

"老夫人不是想抱孫子."張嬤嬤也笑了.

"你這老貨."紀老夫人睥她一眼,

"你說老大媳婦怎麼就不能讓我省點心."還有老三,紀老夫人又想到老三.

張嬤嬤沒有說什麼,大夫人和三老爺怎麼說呢.

總是讓老夫人不滿意.

大房,崔氏一日比一日憔悴,木嬤嬤擔心不已,夫人再這樣下去,該如何是好,老爺不願到正房一步,整天在書房寵著那個小浪蹄子.

現在大房都知道老爺寵愛的人是誰,一個個都趕著奉承了,夫人這里都沒有人.

吩咐什麼都沒有多少人聽.

都覺得夫人不得老爺的心,老爺為那個小浪蹄子可是做了不少,像是完全不顧夫人的感受一樣,大公子姑娘都不在,幫不了夫人,老夫人也不管,沒有人管大房的事,夫人再次被老爺氣到.

夫人在大房的威信一日日沒了.

那個小浪蹄子厲害著,夫人越來越虛弱,那個小浪蹄子每天在老爺面前裝,她去求見過老爺,老爺根本不見她.

她被那個小浪蹄子休辱,當著老爺的面,那個小浪蹄子裝得像是夫人欺負了她,老爺還信了,老爺一走,連安也不過來請了,不把夫人放在眼里,老爺一回府,馬上就粘著老爺.

老爺哪里還看得到夫人.

記得夫人.

她後悔不該讓夫人送藥給那個小蹄子,該再等等,不信收拾不了那個浪蹄子,也不會弄成現在這樣.

"夫人."

木嬤嬤看著夫人的樣子,那日四夫人過來看夫人,夫人覺得四夫人是來看笑話,就很生氣,老爺又氣著夫人.

崔氏睜開眼晴看了木嬤嬤一眼:"嬤嬤."很吃力.

木嬤嬤:"夫人,老奴再去找找老夫人."她前幾日去求見老夫人,老夫人沒有讓她說完,直接說不會管.

讓夫人自己管,夫人怎麼可能管住老爺,夫人病成這樣,她也找過二夫人三夫人,二夫人三夫人說老夫人讓她們不要管,她們也管不了.

四夫人那里,她也想過去找.

老夫人這是厭了夫人.

"不,要,去."崔氏不想讓嬤嬤再去,婆婆不喜歡她,不會管她,老爺看不上她,她想報仇也不行.

老爺為了一個丫鬟容不下她,恨不得她死,婆婆還有所有人都在看她的笑話,蕭菁菁,只要能--

"夫人."木嬤嬤還想再說什麼,外面丫鬟聲音傳進來,她看出去.

一個丫鬟在門口,跪了下來.

"夫人."木嬤嬤回過頭.

"去,看看."崔氏也聽到,看到,開口.

"夫人等一下."木嬤嬤道,不知道還有什麼事,要是夫人不行,她只能找好退路,想到這里,又看了看夫人,往外面去.

崔氏只想報複蕭菁菁.

"什麼事?"木嬤嬤直接問.

"嬤嬤,大公子來信了,送回府,老夫人讓人送來."丫鬟馬上說,木嬤嬤一聽,心中有了想法,和丫鬟說了聲,馬上進去.

老夫人讓人把大公子的信送來,說明老夫人也不是真的不管夫人.

大公子送回來的信,老夫人就讓人送來了.

而且大公子來信,夫人聽了也會高興,還有大公子,大公子明年就會回京,木嬤嬤心中想了不少.

"嬤,嬤."崔氏沒有聽到外面的話,看到嬤嬤進來,睜眼.

"夫人,好事."

木嬤嬤高興的沖到夫人身邊,扶住夫人,高興的:"大公子送信回府了,老夫人讓人送來給夫人."

"甯哥兒!"

崔氏像是一下有了精神,抓著木嬤嬤:"娘讓人送來?"

"夫人不要急,老奴扶你起來."木嬤嬤趕緊扶住夫人,扶了崔氏坐起來,崔氏還是看著她.

木嬤嬤:"夫人,大公子來了信,給夫人的,老奴讓人送進來,夫人看一看大公子說了什麼,老夫人那邊讓人送來的,老夫人還是沒有放棄夫人."

"好."

崔氏有了精神,甯哥兒甯哥兒寫信回府,她還有馨姐兒和甯哥兒,甯哥兒來信了,她恨不得馬上看到甯哥兒的信.

恨不得嬤嬤馬上拿信進來.

"夫人也多想下大公子和姑娘,老奴去了."木嬤嬤不放心夫人一個人,叫了人進來,才出去.

崔氏巴不得早點看到信,點頭,木嬤嬤出了正房,才走了沒多遠,就看到那個小浪蹄子帶著人得意逛著花園.

小浪蹄子只會勾引男人,老爺在就在書房,老爺不在就在外面招搖,也不怕折了福份,本來就是小蹄子.

木嬤嬤狠狠啐了一口,小蹄子得意,她沒有過去,不想讓那個小浪蹄子看到,那個小蹄子可是會告狀的,老爺偏相信,不喜夫人,她可不想吃虧,夫人也是沒用.

聽到小浪蹄子被身邊的丫鬟奉承著.

"老爺現在最寵姨娘--誰不知道,姨娘才是老爺的寶貝,不去給夫人請安,老爺也不說什麼,連夫人也比不上姨娘,等到姨娘為老爺生個兒子,大房還不是姨娘的天下."

"這還用說."

"夫人哪比得上姨娘."

"提夫人做什麼,我可比不上夫人,老爺說讓我不用喝藥,到時候生個兒子."

"老爺都讓姨娘生個兒子了."

"老爺就是喜歡我."

"果然是浪蹄子."木嬤嬤一聽就生氣,她年輕的時候怎麼沒有這樣的好命,哼,小心福氣被折騰沒有了.

她最是見不得這些浪蹄子囂張,還給老爺生兒子,也不看生不生得出來,不要臉的東西,她一定要告訴夫人,眼前的小浪蹄子就是那個丫鬟,前日被老爺收為了姨娘,給夫人敬了茶,可是夫人還沒有喝茶,就被老爺派人來接走了.

木嬤嬤沒有再看,不要臉的東西,等她收拾她,到了花廳見了侍衛,是大公子派回來的,拿到了給夫人的信,侍衛知道大夫人病了,把信給了大夫人身邊的人.

木嬤嬤又問了幾句,知道大公子和上次一樣,四爺老爺都有一封,趕緊回到房間,路上很小心沒有碰到那個浪蹄子.

崔氏望眼欲穿.

木嬤嬤讓人退下,拿了信到夫人床頭,崔氏一看就催嬤嬤打開,她要看,木嬤嬤打開了信,交給夫人.

崔氏想到甯哥兒,很快看起來.

"夫人,老奴出去的時候看到那個浪蹄子."木嬤嬤把看到聽到的說出來.

"一個不要臉的浪蹄子,夫人."

崔氏臉色慘白:老爺就這樣喜歡?

*

顧府,黛眉見到了陳正清,知道肯定是紀公子找姑娘,接到紀公子給姑娘的信,她問了紀公子的情況.

人一走,她回過神來,看了看四周,沒有人看到,她回了府里.

"黛眉姑娘出府了?"

在路上遇到一些丫鬟婆子,黛眉打過招呼,在院子外面見到宜妃娘娘派來的嬤嬤.

"黛眉姑娘去哪里了?"

"我娘托了表哥來問我什麼時候回去."

黛眉道,娘和爹還有妹妹在莊子上,她才能找到借口出府,不被發現,姑娘從秦王殿下納側妃開始,心情一直不好,她一直擔心.

老夫人老爺都是勸姑娘想辦法得到秦王殿下歡心,只有大公子來看過姑娘,陪姑娘說話.

這幾日大公子每日都會來陪姑娘說說話.

秦王殿下還是最寵叫錦繡的宮人,這是最新的消息,秦王殿下只有那一晚歇在新房.

沒想到紀公子又派人送了信來,她想到上一次紀公子送信來,也是和這次一樣,希望紀公子的信能讓姑娘高興一點,秦王殿下是皇子,不可能真的只娶姑娘一個的.

只是想到姑娘更在的是秦王殿下,不是紀公子,她也不知道姑娘會不會高興.

要是她她會高興.

看到宜妃娘娘派來的嬤嬤沒有懷疑,她心頭一松,到了里面,姑娘又在拔弄著瑤琴.

她走過去.

信被她藏在懷里,看到一邊的丫鬟,目光落在姑娘身上:"姑娘."

顧瑤沒有理會,還是拔弄著瑤琴,黛眉又上前一步.

過了一會,顧瑤才停下手上的動作,讓一邊的丫鬟下去,菱木花窗是支開的,外面太陽很大,很熱.

屋子里放了冰還是熱,等到丫鬟下去,黛眉又上前兩步.

顧瑤不知道在想什麼,過了片刻她才看向黛眉,很快又收回視線,黛眉一見走到姑娘身邊:"姑娘,紀公子派人送了信來."

她小聲的在姑娘耳邊說.

顧瑤轉過頭來盯著黛眉,丫鬟都退下,周圍沒有人.

黛眉恭敬的,又小聲,看著姑娘:"奴婢方才出去見到紀公子身邊的人,紀公子又有信,姑娘."

"我知道了."

顧瑤沒有問太多,沒有問信在哪,也沒有說要看,黛眉欲言又止:"姑娘."

"放好,晚上再給我."

顧瑤看著黛眉,紀甯給她寫信,她這些天在想,要是她嫁給紀甯,是不是就不會像在一樣.

紀甯喜歡她,知道她要的是什麼.

不可能像秦王一樣.

她要的紀甯都會給她,只要她想,也許她不該為了權勢選擇聽祖母的話,挑中秦王,而是嫁給紀甯.

"是,姑娘."黛眉還以為姑娘不看,聞言,心頭一松,姑娘是怕被人看到,被人發現吧.

才會說晚上,她心中猜測著,也看了看四周.

顧瑤這些天想了很多.

她知道不管她怎麼選擇,都不會甘心,而且她很可能還是會選秦王.

到了夜晚,屋子里只有黛眉,顧瑤看著黛眉:"信呢."黛眉小心取出來給了姑娘.

顧瑤打開看了.

"姑娘,紀公子還是想著你."黛眉不由道.

"我知道."顧瑤開口.

"姑娘打算?"黛眉不知道姑娘怎麼想的.

"就這樣."

顧瑤想到的都是紀甯對她的好,紀甯才是對她最好的,她不可能放棄秦王妃的身份,但她也不想放棄紀甯對她的好.

黛眉聽出姑娘的意思,姑娘的意思是,一邊讓紀公子繼續等著,一邊嫁給秦王殿下.

"姑娘!"

"想諡教參?"顧瑤看向她.

黛眉低下頭:"姑娘這樣,紀公子早晚會知道,秦王殿下也會知道."

顧瑤想讓秦王知道她也有人喜歡.

*

宮中,太子妃覺得最近肚子不舒服的感覺越來越頻繁,梳洗打扮後,她准備讓人叫太醫,太醫前幾次看過都說沒事.

"太子呢?"太子妃問了問.

"太子妃娘娘,太子殿下和紀太傅在對弈."一個宮人行了一禮.

"嗯."

太子妃摸了摸.

"娘娘,奴婢請太子殿下--"宮人又問.

"不用."太子妃想到菁妹妹,要是太醫看過沒事,她打算請菁妹妹進宮陪陪她說話.

就在這時,太子妃感覺肚子痛起來,一陣一陣,她臉色一變.

"太子妃娘娘,你?"旁邊的宮人抬頭才要說什麼,一下發現太子妃娘娘不對,嚇了一跳,忙撲上前,扶住太子妃娘娘.

太子妃抓住她們.

兩個宮人很擔心,扶緊太子妃娘娘,娘娘這是?娘娘到底怎麼了?她們發覺娘娘捂著肚子,難道?

"叫太醫,扶,我,躺,著."太子妃開口,抓著宮人.

兩個宮人真的嚇到了,不敢再想,一聽,忙點頭,慌忙:"是,太子妃娘娘,奴婢--"

兩人扶太子妃娘娘躺下,一個宮人想說什麼沒有,退出去,叫太醫,另一個宮人看著太子妃娘娘:"娘娘你?"

太子妃覺得肚子痛著,像是有什麼往下流,她抬起頭,宮人發現了,一下子看到了太子妃娘娘裙擺上的血跡.

臉色大變,坐到地上.

"太子妃娘娘."宮人幾次想開口,說不出話來.

太子妃強忍著,她知道不好:"去叫太子."

宮人從地上爬起來,撲到太子妃娘娘身前,面無血色,聽到太子妃娘娘的話,完全感覺不到身上的痛意:"是,太子妃娘娘,奴婢馬,馬上,馬上就去,叫太子殿下!"

上篇:第二百三十三章 裙上的血    下篇:第二百三十四章 到底是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