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盛寵之嫡妻歸來第二百六十八章 心情愉悅   
  
第二百六十八章 心情愉悅

g,更新快,無彈窗,!

她知道老夫人和郡主去了王姨娘的院子,回來沒有看到老夫人和郡主她問過人,不知道王姨娘那邊有什麼事.

"起吧."吳老夫人看向她,讓她起來,蕭菁菁也開口.

"老奴謝老夫人和郡主."周嬤嬤站起來,吳老夫人問她如何了,周嬤嬤聞聲:"老夫人,哥兒還是和早上一樣."

吳老夫人知道了,蕭菁菁也很關切.

周嬤嬤對上郡主和老夫人的目光.

吳老夫人沒再問.

*

楚王府,蕭柔柔聽說了甯疏影那個女人生的兒子出痘就要死了的事,知道一定是外祖母動手了,心中大笑了幾聲.

她就知道外祖母一定會幫她.

甯疏影那個女人氣死最好,還有吳老太婆,她早就和外祖母說了,她派的是娘給她的人,連父王也不知道,讓外祖母幫她除去甯疏影,要是不能就除去甯疏影那個女人生的兒子.

外祖母當時說會想辦法,為了報複她找了出過天花的小衣,給了外祖母,要外祖母送到大房,她知道甯疏影生的兒子還沒有滿月,染上了活不了.

她恨死甯疏影,還有甯疏影給禮表哥生的兒子.

之前她在甯疏影那個女人生的兒子洗三的時候去過,送了禮盒,里面可有她精心准備的東西,還是找娘要的.

可是竟然沒有用,讓她恨得牙癢癢.

"確定出痘了?"蕭柔柔盯著面前的侍衛,坐了下來,侍衛是二爺給她的,跪在地上.

"是,夫人."侍衛回答,抬起頭,看了眼前的夫人一眼,蕭柔柔身邊站著一個婆子,還有兩個丫鬟.

"還有什麼,一並說了."蕭柔柔又道,看向他,嘴角帶笑,柔美嫵媚.

"夫人."侍衛把聽到的都說出來.

蕭柔柔聽完,只有甯疏影生的兒子死了,才能解她的心頭恨,外祖母之前雖然答應了,

可一直沒有行動,她還以為外祖母不願幫她,娘死了,她上門找外祖母,除了想告訴外祖母娘的死,讓外祖母和她一起為娘報仇還有就是想問下外祖母為什麼還不動手.

沒想到外祖母被害得口不能言手不能動,她只能恨恨的離開.

想了想她還是不甘心,派了二爺給她的人找外祖母.

只要不是害人的事她都會讓二爺知道,二爺才會憐惜她,派去的人卻沒有見到外祖母,外祖母身邊有吳老太婆子的人,她又派了人去吳府打聽一下外祖母的情況,沒有見到外祖母,卻知道了甯疏影的兒子出痘的事,想來是她給外祖母的小衣外祖母送到甯疏影身邊.

真好,真是太好了,她心情愉悅開心,高興,她還以為外祖母幫不了她了,她只能自己想辦法,還不知道如何,只能先給娘報仇再說,沒想到外祖母早就動了手,只是她不知道.

外祖母身邊都是人,才沒有告訴她.

外祖母太好了,只有外祖母和娘才會對她好,甯疏影那個女人有什麼資格給禮表哥生兒子.

禮表哥是她的,就算她不能和禮表哥一起.

她現在就等甯疏影那個女人生的野種死了,不知道還要多久,希望快一點,相信要不了多久,必竟是天花.

她可是打聽過的,知道會如何,甯疏影生的那個野川才多大一點,哪里能熬過去,說不定已經死了.

她讓娘留下的人找了染了天花的小衣,冒著危險就是為了好好折磨甯疏影那個女人還有生的兒子,也只有這樣她才滿意,要是用別的不是太便宜甯疏影那個女人了嗎.

別人痛苦她就高興,吳府想必很擔心.

她又想大笑了……

"繼續打聽,我要知道言哥兒的情況,真是可憐,這麼小就出了痘,不知道還能活多久,誰這麼狠心下手?那可是天花,外祖母口不能言手不能動,吳府--"蕭柔柔對著侍衛.

侍衛行了一禮.

蕭柔柔讓他下去,真是太好了.

婆子看著夫人,又看向侍衛,夫人很高興.

兩個丫鬟也看出來了,夫人好久沒有這麼高興了,讓她們很意外.

"夫人,你不是說不舒服嗎?"婆子小心的問.

"現在好了."蕭柔柔只是心情不好,以為外祖母被害了,這兩日不想出門.

"哦."婆子不敢再多問.

"本夫人心情大好."蕭柔柔看向婆子.

袁冰語那個女人開始動手了,顧瑤等著她,到時候--她可以報仇,甯疏影那個女人還有吳家越傷心越好.

她站了起來.

"夫人."婆子丫鬟看著夫人.

"本夫人想吃東西."蕭柔柔最近吃得很少,二爺很擔心她,她忽然有了胃口,她對著婆子道.

婆子一聽望著夫人,夫人這是:"那老奴馬上去吩咐廚房,夫人想吃什麼?"

"都可以."蕭柔柔說了幾樣想吃的,婆子退了下去,蕭柔柔讓二個丫鬟去看一下,二爺回府了沒有,二爺和朋友出去了.

"是,夫人."

其中一個丫鬟下去了,還有一個丫鬟留下,蕭柔柔沒有再說什麼,她忽然覺得自己或許該去一趟吳府,親眼看一看.

看看甯疏影那個女人的樣子,還有吳老太婆看看禮表哥.

看看甯疏影那個女人生的兒子是不是很痛苦,死了沒有,不親眼看看--

蕭菁菁不知道知道了嗎?

正在蕭柔柔想著是不是去吳府一趟的時候,婆子進來了,廚房已經在做吃食.

"夫人,老奴和廚房說了."婆子道.

蕭柔柔應了聲.

"夫人,二爺."剛才出去的丫鬟也回來了,行了一禮,抬頭.

"二爺回來了在哪里?"蕭柔柔問起來.

"夫人,是二爺身邊的小厮回府,二爺不久就回府."丫鬟知道夫人誤會了,馬上道.

"哦."蕭柔柔想二爺陪她去吳府,准備等二爺回來再去吳府.

沒多久,廚房就來人了,知道二爺最寵的夫人要的,廚房的婆子哪里敢怠慢,府里只有二爺和二夫人兩位主子,夫人被二爺寵上了天,只要是夫人要的,二爺都會找來,她們馬上做好送了過來.

"夫人,廚房做好送過來了."

"擺上吧."蕭柔柔坐了回去,在廚房提了食盒過來後,婆子扶著夫人,廚房的丫鬟婆子擺好了吃食,蕭柔柔用了不少,婆子和丫鬟在一邊服侍著.

等到用了吃食,蕭柔柔讓人撒下去,收掇了.

"夫人,二爺回府了."

蕭柔柔有了精神,命令丫鬟服侍著她梳洗打扮,二爺回來她要讓二爺歡喜,還要去吳府,聽到二爺回府了,她看向嬤嬤.

"夫人,二爺剛回府."

婆子走過來,行了一禮.

蕭柔柔一聽高興起來,得知二爺去了書房,她准備去書房,就要往外去,婆子一看:"夫人,舅老爺也來了."

"誰?"蕭柔柔回過頭來,是不是聽錯了.

丫鬟此時才跟過來,婆子微俯身:"夫人,舅老爺也來了,和二爺一起."

"三舅舅?"蕭柔柔明白自己沒有聽錯,三舅舅又來了,來做什麼,見二爺還是她?又要勸她?三舅舅沒有府里?

"是,夫人."婆子看著夫人的樣子.

兩個丫鬟也聽見了,望向夫人.

"三舅舅又來做什麼?"蕭柔柔想了想,不高興的問,三舅舅怎麼又來了.

"夫人."

婆子開口:"舅老爺似乎是和二爺一起回府的,和二爺去了書房."

"你去看看二爺和三舅舅在說什麼,和二爺說我想她了,我等他,三舅舅我不想見."蕭柔柔吩咐婆子,她本來想去找二爺的,現在也不想去了.

"老奴這就去,二爺想來也想夫人了."婆子聽到夫人的話,開口.

"哼."蕭柔柔哼一聲,讓她去,她知道二爺肯定想她.

婆子低頭恭敬退下去.

丫鬟看向夫人.

蕭柔柔一邊想著三舅舅會和二爺說什麼,一邊又不知道三舅舅為什麼還要來,心中哼了幾聲.

*

另一邊,書房門口,趙昕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三舅舅進來說吧."

"好."吳三老爺看著面前柔姐兒的相公,想說什麼又沒有,走了進去,趙昕吩咐了門外的人,上茶讓人下去,才進了里面坐下.

吳三老爺也坐了下來馬上便問:"不知道上次我說的話二爺還記不記得."

"三舅舅是指?"趙昕一回府就在門口碰到了吳三老爺,柔兒的舅舅,他看著眼前的吳三老爺:"勸夫人不要報仇的事?"

他那便宜岳母死了後,柔兒就不願再見面前的人,上次吳三老爺上門竟讓他勸一下柔姐兒不要報仇.

為了某些目的,他也勸過,柔兒還生了他的氣,之後他沒有再勸,他娶柔兒並不是為了喜歡.

"不知道二爺有沒有勸過柔姐兒不要報仇?"吳三老爺有些急,言哥兒出了事,他不知道是不是柔姐兒做的.

"三舅舅很急?我勸過夫人,只是夫人."趙昕看出了什麼,後面的沒有說,意思很明白.

"怎麼柔姐兒答應了嗎."吳三老爺急忙問.

"岳母的死,讓夫人恨極了,夫人覺得岳母是被人害的,不願意聽,我想勸也勸不了,只能等夫人消了恨意."趙昕開口,吳三老爺已經知道了,他怕的是柔姐兒已經開始報仇.

不能再等下去,他要問一下柔姐兒,言哥兒的事是不是她做的.

"三舅舅要是."趙昕還要說什麼.

吳三老爺想見一下柔姐兒,親自問一問言哥兒的事是不是柔姐兒做的,他今日主要就是為了見柔姐兒一面,他忍不住站起來:"二爺我想見一下柔姐兒,二爺幫我叫柔姐兒出來,我想問她一件事,再勸一勸她,被仇恨蒙了眼是不行的."

"三舅舅想見柔兒?"

趙昕也站了起來,打算讓人查一查.

"是,二爺,我想和柔姐兒再說一說."吳三老爺道.

"柔兒那里很可能--三舅舅知道,夫人因為岳母的死,三舅舅總是勸,夫人心里不樂."趙昕看著吳三老爺的表情.

"希望二爺能幫一下忙,讓柔姐兒過來."吳三老爺知道柔姐兒不願見他.

"我讓人去問一下,要是柔兒還是不願意,我會找時間勸一下柔兒,三舅舅到時再來."趙昕叫了人進來,覺得很有必要派人查查.

"二爺,要是柔姐兒不想見,就說我是為了言哥兒的事."吳三老爺接著道,他今日一定要見到柔姐兒.

"言哥兒?"趙昕開口,心中有了計較,面上不顯.

"是,言哥兒出了事,我的侄兒,二爺讓人和柔姐兒說一聲,柔姐兒知道說不定會來見我."吳三老爺並不想讓這位楚王府二爺知道.

"好,我馬上就讓人去."

趙昕開口,看得出吳三老爺不想多說,沒有多問,守著門口的小厮行了一禮,跪在地上,趙昕讓人去了.

"三舅舅稍等一下."趙昕又道,柔兒的舅舅也是他的舅舅.

"好."吳三老爺坐了下來.

"二爺."這時有丫鬟送來茶水,行了一禮,手上端著茶水,看向二爺,趙昕看了眼,讓她送上來,他端起一杯示意:"給三舅舅送去."丫鬟聽到二爺的話,看了一眼吳三老爺,忙小心的上前到吳三老爺面前.

"好了--"

吳三老爺接過茶杯.

"三舅舅先喝點茶水,等一下."趙昕在一邊看到.,

吳三老爺點頭,喝了一口手上的茶水,趙昕讓丫鬟下去,回過頭來,看著吳三老爺:"我聽柔兒說三舅舅一直很照顧她還有岳母."他喝了一口茶水,柔兒說了不少以前的事.

"二爺不知道,三妹妹和我一向關系好,柔姐兒是我的外甥女,也是我看著長大的,難免就關心幾分."吳三老爺聽到二爺的話,開口,又喝了一口茶水.

"我在這里多謝三舅舅對柔兒一直以來的照顧."趙昕舉起手中的茶杯,吳三老爺看出二爺是真的疼柔姐兒,也舉起手.

就在這個時候.

"二爺."侍衛的聲音響起.

"三舅舅,我去看看."趙昕聽到聲音,看向門口,怕有什麼事,站了起來,對著吳三老爺,吳三老爺也知道:"你去吧."

趙昕走了出去,到了門口,看了一眼跪著的侍衛,侍衛抬頭,趙昕往外走,示意他跟上,走到書房外面,侍衛忙又跪在地上.

"什麼事現在跑來?"趙昕冷眼看著跪在面前的侍衛.

"是,夫人."侍衛看向一邊,趙昕看過去,看到了柔兒身邊的人,這才知道並沒有什麼事,是柔兒知道他回府進了書房,本來要過來,知道還有吳三老爺,派了人來.

想知道他和吳三老爺說了什麼,看來柔兒還是不願意見吳三老爺,問了問柔兒的情況,趙昕讓人下去,想了想吩咐了人,走進去.

吳三老爺喝著茶水,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柔姐兒會不會見他.

趙昕走進來.

吳三老爺看過去:"是有什麼事還是?"要是有事,他怕在這里會打擾趙昕.

"是柔兒派人來,知道我回來了還有三舅舅在,讓人問問."趙昕一笑道,吳三老爺不由:"柔姐兒是不是知道我在,所以?"

"三舅舅還是稍安勿燥,再等一下就知道."趙昕坐回原本的位置,吳三老爺覺得也對,再等一下.

蕭柔柔已經見到了二爺派來的人,她坐著.

"夫人."小厮跪在地上,抬起頭來.

"二爺要我過去?"二爺肯定是想她了,蕭柔柔問著,婆子和丫鬟也在一邊,二爺派了人來要夫人過去.

"是,夫人,二爺."

小厮開口看著夫人想說什麼又沒有.

"二爺不是在和三舅舅說話嗎?"蕭柔柔想到三舅舅,她可是知道三舅舅和二爺一起去了書房,誰知道三舅舅和二爺說了什麼,她派去的人還沒有回來.

"不知道二爺和三舅舅說了什麼?"她又問.

婆子和丫鬟也看著小厮.

"夫人要是想知道."小厮開口.

"我不去,我等二爺過來,等二爺和三舅舅說完,三舅舅走了,二爺就會過來."蕭柔柔不去.

婆子和丫鬟知道夫人說不去就不會去,二爺從來都不舍得生氣的.

"夫人,二爺."

小厮還沒說完就被夫人打斷,想到二爺的吩咐,抬頭望著夫人,把二爺的話說了.

"二爺讓我來是因為三舅舅想見我?"蕭柔柔一聽不高興起來,坐直身體,她就知道三舅舅說通了二爺,二爺並不是想她派人來.

"二爺也想夫人,本來想過來的,只是."

小厮跟著二爺多年,夫人的心思他也知道一二.

"二爺才不會想我."蕭柔柔臉色才好些,倨傲的昂著頭,柔媚動人,婆子丫鬟都感受到了夫人的高興和欣喜.

小厮只睥了一眼就心跳加速,跳得格外的快,他可不敢多看,不過說起來夫人真是美,雖然不是那種美豔不可方物,可是其中的柔和媚意讓人心癢,越看越美,連他都心動,二爺會寵著很正常.

只是再看也是夫人,二爺最寵的夫人,要是叫二爺知道他的心思,讓夫人發現,他就死定了,夫人不是他這樣的人能看的,連忙低下頭.

蕭柔柔分外得意,她看到了小厮的樣子,二爺身邊的人真是沒用,看她一眼又如何,不過一個小厮也敢看她,要不是他是二爺身邊的人,她會讓人挖了他的眼.

"二爺還說了什麼?"蕭柔柔再次問.

一邊自得得意自己的美貌,連小厮都看直了眼,一邊嫌棄看她的是一個小厮,要是像大姐夫那樣的看上她,或者像禮表哥那樣的多好.

她從來不覺得自己比大姐姐差,大姐姐只是命好,她在大姐姐面前就是差了身份,要是她不好,二爺怎麼會喜歡她,心中更得意了.

婆子丫鬟倒是沒有發現小厮的表情,她們主要是看著夫人.

小厮低著頭,不敢再抬頭:"二爺讓夫人過去見一下舅老爺,舅老爺好像有事要和夫人說."

"我不去,你去和二爺說一聲."

蕭柔柔還是不去.

甯疏影那個女人生的兒子死都死了,有什麼好見的,她還是繼續等二爺過來,去吳府.

婆子丫鬟知道二爺等著,想勸.

"低著頭干什麼?不敢看本夫人?"蕭柔柔心情不好,看著眼前的小厮,低著頭做什麼,她此時看什麼也不順眼,只要好好的出一口氣,當然眼前就有出氣的人.

"小的不敢."小厮聽出夫人不悅,什麼也不敢說,只顧著低頭了,夫人讓他看,他也不能看啊.

婆子丫鬟同樣聽出來了.

"本夫人有那麼難看,你不敢看?"蕭柔柔盯著他又問,剛才還盯著她看,現在怎麼又不敢看?

"夫人."小厮覺得夫人無理取鬧,可是是夫人,他什麼也不敢說.

"本夫人很丑?"

蕭柔柔又問,逼視著.

"不是,夫人貌美如花,小的從來沒有見過像夫人這樣好看的,小子不敢看,是怕褻瀆了夫人的美麗."小厮把聽過的都說了出來,磕了一個頭,小心翼翼的抬了抬頭,看向夫人.

"哼,"蕭柔柔消了消氣:"還在這里做什麼."

婆子丫鬟真怕夫人會發怒.

"夫人."小厮卻沒有走,還是道,不知道還有什麼.

"有話就說,沒有就去告訴二爺,我在這里等二爺,有事和二爺說."蕭柔柔不耐煩的道.

"舅老爺說想問一下夫人關于言哥兒的事,小的不敢忘."小厮抬著頭,這是二爺著重交待的,他知道肯定重要,只是他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夫人想來是知道,不知聽了會不會去.

想到來時二爺和舅老爺說著話,他如今是一眼也不敢看夫人了.

婆子和丫鬟隱隱明白,夫人可能會去.

那個野種!,蕭柔柔差點說出來,三舅舅說什麼說,她盯著跪在地上的小厮:"起來吧,二爺還有沒有再說什麼."她很擔心,三舅舅和二爺說了什麼,三舅舅懷疑是她做的?

因此上門來找她,怕她不見,找了二爺.

二爺知道了嗎?三舅舅和二爺說了沒有?二爺信沒有信?之前三舅舅就找二爺勸她不要報仇.

一時之間蕭柔柔想了很多,也顧不上別的了,說不定三舅舅告訴了二爺.

不行,她要去看看,說著就要去,也懶得想派去的人問清沒有.

"我去書房."看看,蕭柔柔還沒有說完.

"夫人."忽然一個聲音響起,她派去的婆子回來了,走了進來,行了一禮,抬起頭來.

蕭柔柔沒有再動,看過去.

"夫人."

婆子跪在地上的,正要說什麼,發現一邊的小厮,一時沒有說話.

"見到二爺沒有?有沒有問,二爺!"蕭柔柔看到了,不管小厮,只看著婆子.

一邊的婆子丫鬟也注視著.

小厮轉過頭看了眼.

"老奴見到了二爺."婆子回答:"二爺知道夫人的心思,讓夫人過去一趟,二爺和舅老爺在喝茶,舅老爺像是擔心什麼,二爺讓夫人和舅老爺--"

"二爺這樣說?"蕭柔柔問.

"是,夫人."婆子低頭.

"走,去書房."蕭柔柔也不再遲疑,打算過去看看,三舅舅的話她不聽就是,就是三舅舅懷疑她又如何,她不承認就是,婆子丫鬟上前扶著夫人,小厮松了口氣,上前一步:"小的--"

蕭柔柔看他一眼.

不久,蕭柔柔到了書房外面,她知道二爺和三舅舅在里面,嫵媚一笑,她走上前.

"夫人.""給夫人請安."書房門外的侍衛行了禮,蕭柔柔倨傲的讓他們起來,沒有多看,留下人,只帶了婆子.

小厮問了侍衛一聲,先一步進去:"夫人等一下,小的先進去通報一聲."

蕭柔柔不著急,婆子扶著夫人,小厮小跑到里面.

------題外話------

推薦好友上架文:暖寵成癮之凌少凶猛

他,是天子驕子,富可敵國,天下女人的夢中情人,無數男人的超級偶像,某女的出現後,摧殘他的身心,他決定為民除害.

她,是豪門名媛,身份神秘莫測,突如其來的指腹為婚,她偏不承認這可笑的婚姻,某男的降臨,她狂烈追求,虐小三,殺情敵,所向披靡.

傳聞中他不好女色,性格冷僻,即便這樣也抵擋不住眾多花蝶,她便是其中一人.她為了求證謠言,以身作則,終于某天揭露他的狼身,她哀呼道,果然,要堅持群眾路線,相信群眾眼光.

上篇:第二百六十七章 以死解脫?    下篇:第二百六十八章 心情愉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