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盛寵之嫡妻歸來第三百六十九章 完全信任   
  
第三百六十九章 完全信任

g,更新快,無彈窗,!

"香草沒有用的,我們還是進去叫郡主和四爺吧."梅蘭看四爺郡主還沒有出來,她抓緊機會.

香草也有點擔心是不是該進去.

就在這時,淨房里有了動靜,她們看過去.

"四爺,郡主,奴婢擔心郡主,郡主有身子."

香草看到四爺抱著郡主從淨房出來,四爺和郡主出來了,她心里松口氣,但看四爺和郡主的樣子,郡主的頭埋在四爺懷里,她看不到郡主的臉,心中害怕,不由自主行了一禮.

"四爺和郡主."

梅蘭更是不敢相信,四爺真的出來了,她看著四爺和郡主,心里難受,旁邊的丫鬟婆子早就跪在地上,行禮了.

"收拾好里面."紀堯低頭看了一眼懷里的人,沒有停留,丟下一句.

"是,四爺,郡主."香草梅蘭還有丫鬟婆子望著四爺和郡主,郡主和四爺到底有沒有恩愛?

"四爺抱著郡主進去了."丫鬟婆子抬頭看向其他人.

"四爺讓我們收拾淨房."另一個婆子也道,香草心中還是擔著心.

*

一離開香草梅蘭,蕭菁菁馬上從四爺的懷里抬起頭來:"四爺為什麼要抱我出來?香草梅蘭看到了."

紀堯抱著懷中的小姑娘,低笑了笑,進了內室,低頭看了看,把她放到內室的床榻上,菁兒難道打算一直這樣埋在他懷里:"好了,菁兒,沒有人看到了,不用擔心."

"香草梅蘭都知道了."

蕭菁菁被放下,她抱住自己抬頭,不高興的:"一定以為我和四爺--"

"以為什麼?"紀堯笑了笑,起身.

"四爺明明知道!"

蕭菁菁生氣的.

"我知道什麼,我不知道,菁兒."紀堯逗她,又俯下身來.

"四爺你不可能不知道."蕭菁菁不相信四爺會不知道,恨恨的.

"我只知道菁兒你該換一身乾淨的,為夫叫人進來,為你換上,然後陪為夫歇息."紀堯笑過後俯視著她.

蕭菁菁對上他的目光,咬牙.

"來人."紀堯輕笑站直身體,走了幾步,站在床榻邊,朝著外面.

蕭菁菁也看向外面,她擔心趙嬤嬤聽說她和四爺的事會詢問,不知道趙嬤嬤知道了嗎.

紀堯回過頭,見小姑娘還有想,他走近,凝著她:"沒有就沒有,菁兒何必擔心,她們看到就看到,為夫不過抱著菁兒出來."他看著小姑娘的表情,摸了一下她的頭.

"趙嬤嬤會問我的."

蕭菁菁想到趙嬤嬤,別開頭,不理四爺.

"那就讓趙嬤嬤來找為夫,為夫來解釋."紀堯又摸了她的頭,蕭菁菁咬著唇.

紀堯一笑.

"四爺."守在外面的七巧還有冬菱聽到聲音走了進來,行了一禮,看向四爺,看到郡主在床榻上,她們低下頭.

"為夫人換身乾淨的,夫人身上都濕了."

紀堯看到她們,溫和的開口,低頭看了一眼菁兒.

蕭菁菁瞪著眼.

菁兒,紀堯看著菁兒的樣子,搖頭失笑,蕭菁菁還是恨恨的,抱著自己,紀堯又看向丫鬟.

"是,四爺."

七巧冬菱在外面的時候聽到四爺和郡主在淨房的事,不敢進來問,是不是真的,趙嬤嬤還沒有來,就在她們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四爺叫她們進來,她們磕了一個頭.

還是先服侍郡主.

其它的事,還是等趙嬤嬤來,趙嬤嬤會問郡主,她們跪行著,到了郡主的面前:"郡主,讓奴婢服侍你更衣吧."

蕭菁菁看著她們,紀堯笑著讓到一邊.

"郡主."

七巧冬菱昂頭看了四爺一下,向郡主行禮,伸出手來,她們看到郡主身上是濕,想要扶郡主,心中想到什麼.

"扶我起來."蕭菁菁沒有等她們說話,也伸出手,不看四爺,紀堯眼中帶笑搖頭,看著兩個丫鬟扶菁兒起來,菁兒跌了一下,差點跌倒,被兩個丫鬟扶起來,看也不看她,去了淨房,他手伸到半空,上前一步,停下來.

他本來想上前扶的,菁兒倔強.

過了一會,他看向四周,發現了什麼,走到窗台邊,一本書翻開放著,他站在窗台邊,拿了起來.

修長的手指翻動,知道應該是菁兒最近看過,沒有看完放在這里的,不知道是什麼書,他翻開一看,是一本話本,講的是民間的小故事,還算有趣,他讀了兩個,旁邊還有一本棋譜以及針線.

他嘴角一揚,多了笑意,知道這些都是菁兒平時看過用過的,用來打發時間,他看到一幅卷好的畫.

從青花瓷瓶里抽了出來,打開來,淡淡的墨汁,細細的勾勒出青山綠水,並不算意境深遠,但還是能看清是什麼.

是一個背對的身影,他笑了,一眼看出畫的是他,菁兒畫的他?他的背影?菁兒,他空了要好好問問菁兒了.

他看了半晌,菁兒就這麼想念他?畫得很不錯,他卷了起來,放好,看向淨房的方向,見菁兒還沒有出來,他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坐在窗台邊的榻上.

拿起菁兒看過的棋譜,看起來,等著菁兒出來.

棋譜是他給菁兒的,算是溫習.

修長手間的玉板指在光下閃著溫潤如玉的光,片刻,趙嬤嬤的聲音在外面響起.

"郡主,四爺,老奴有事."趙嬤嬤站在門外:"還有天黑了,老奴讓人把燈拔亮一點."

紀堯聞言,放下手上的手,放在手邊,看向門口:"趙嬤嬤進來吧."

趙嬤嬤聽罷,帶著人,又和門外的人說了,走進來.

"四爺."

進來沒有看到郡主,趙嬤嬤看了周圍,最後看向四爺,不知道郡主去了哪里,她一邊擔心一邊問四爺.

香草梅蘭也在,跪在地上,梅蘭微抬頭,又低下頭,趙嬤嬤在.

香草很規矩.

"菁兒去了淨房更衣,我讓七巧冬菱服侍."紀堯說.

"哦,不知道郡主何時出來,老奴聽人說四爺和郡主--"趙嬤嬤正要問七巧冬菱去了哪里,就聽到四爺的話,不再問,看了淨房,收回視線,對著四爺,她來主要是問一問四爺和郡主是不是恩愛了.

她以為四爺有分寸的,還有郡主也會阻止,加上她還放了人在外面,葉姑娘送給郡主的奇奇怪怪,傷風敗俗的東西,她也命人收起來,更是和郡主說過,不能穿那些,尤其是在四爺面前.

郡主有身子,要是四爺把持不住如何是好,郡主答應了,她才放心,又想著四爺和郡主久別勝新婚,她就沒有阻止,沒想到,會聽到四爺和郡主在淨房恩愛的事.

雖然還不確定,可也夠她急的,她一聽說就急了.

問了問還是沒有問出什麼,就打算來問四爺.

話沒有說完,她想到香草梅蘭在這里聽著不好,她轉向香草梅蘭,讓她們去把燈拔弄亮一點.

"你們去把燈弄亮,四爺要看書."

香草梅蘭應了聲,梅蘭不想去也要去,紀堯沒有說話.

趙嬤嬤看香草梅蘭去了:"四爺,你和郡主."她再次開口.

紀堯放下書:"嬤嬤覺得呢?"

"老奴不相信四爺會這樣沒有分寸."趙嬤嬤雖然擔心,還是這樣說了,注視著四爺的神情變化.

紀堯淡淡:"嬤嬤知道就好."

趙嬤嬤不再問,知道自己問的不該問的,也是沒有必要問的,四爺多疼郡主,哪會不注意,哪會亂來,是她多想了,也是那些丫鬟想多了,她徹底安心,退下,到了香草梅蘭面前,教訓了她們一頓,待燈拔亮,讓她們跟她一起行完禮退了下去.

紀堯繼續拿起書看著.

淨房里.

隱隱聽到外面有什麼,很快沒有了.

"郡主你和四爺?"七巧冬菱兩人欲言又止的服侍郡主更衣,為郡主擦干了秀發,擦了香膏,用木梳為郡主梳順了秀發,扶郡主站了起來,她們對視一眼,七巧小心的開口,兩人一起從琉璃鏡中看著郡主.

"郡主,可以了."

"嗯."

蕭菁菁從琉璃鏡中看到七巧冬菱的樣子,她們問她的她知道不止她們想知道,她回過頭來,並沒有生氣,只是望著她們.

"你們想知道?你們不是早就想問,為什麼現在才問,我以為你們會進來就問."

"郡主."七巧冬菱低下頭,不敢說話,還是扶著郡主.

"我如果說沒有,你們信嗎?"蕭菁菁問道,七巧冬菱相視一眼,點頭:"奴婢相信郡主的話."

"我不會和四爺亂來."

蕭菁菁開口,往外面走去,七巧冬菱聽到,還有些不敢相信,直到郡主往外面走,她們回過神來,趕緊跟上.

"郡主,奴婢扶你出去."她們一起扶著她,蕭菁菁什麼也沒有說,她知道她們會告訴趙嬤嬤.

到了外面,她停下步子,看到四爺,四爺倚在窗台前的榻上,手上捧著一本書看著,燈光下,四爺的神情溫和,修長有力的手指,翻著書頁,沒有別的人,很安靜.

讓人不由自主靜下心來,變得安甯,舒服,還有平和.

她心中的氣惱消了下去,發現四爺看的是她看過的話,又掃了案上的東西,她畫的畫,不知道四爺看到沒有,怕四爺看到,她走上前,七巧和冬菱也看到了四爺.

四爺讓她們不敢出聲,她們跟在郡主後面.

蕭菁菁到了四爺的面前,伸出手放到四爺的面前.

七巧冬菱也是.

"換好了?"紀堯已經聽到了腳步聲,一抬頭,對上菁兒的視線,他溫和的笑,上上下下看了看菁兒.

"伸手做什麼?"他又盯著她伸到眼前的手.

菁兒的手白皙纖細,盈盈一握,他放下話本,一下子抓住她的手,在手心里把玩起來.

蕭菁菁邁步,走得更近,她看著四爺:"四爺看什麼?"睥了睥他放下的話本.

"當然是看菁兒看過的話本."紀堯低低的說:"這個話本挺有意思."

蕭菁菁靜靜的站著.

紀堯站了起來,拉著她:"既然菁兒換好,那."看著她的小腹.

蕭菁菁望著他,紀堯想到什麼,停下步子,回過身來,溫和的笑著,掃過一邊的畫:"那幅畫,我看到了,畫得很好,我很喜歡,沒想到菁兒畫為夫畫得那麼的好,還以為菁兒只會畫風景."

"四爺."

蕭菁菁沒想到四爺看到了,她不由開口,想讓人把畫拿下去,丟掉.

"菁兒是不是後悔放在那里,後悔畫?"紀堯似乎看到她的想法.

"沒有."蕭菁菁不承認.

"我會讓人拿去書房,放在我的書房."紀堯道.

蕭菁菁不再說話,紀堯拉著她往床榻邊走去:"看到那幅畫,我才確定菁兒有多想我."七巧冬菱要跟上,紀堯沒有讓她們跟:"你們下去吧."

他看向她們.

"四爺."七巧冬菱步子一停,低下頭,然後又抬起頭,看向四爺和郡主,最後看著郡主.

"你們下去."

蕭菁菁不想有人在這里,開口.

七巧冬菱應了是,行了一禮,磕了頭,就是擔心四爺和郡主會忍不住,郡主有身子,郡主和四爺該分開睡的.

這樣最好,也不怕傷到小公子,她們更不用擔心四爺和郡主做什麼.

各府也是這樣,只要有了身子,夫妻就會分房睡.

對雙方都好,可是四爺和郡主--

老夫人根本沒提,不知道是四爺才回來,老夫人忘了還是老夫人覺得沒事,趙嬤嬤也沒有提起.

好像都忘了,沒有想起來這回事,或者覺得四爺和郡主成親後一直沒有分開睡,現在也沒必要,默許?她們不知道,還是等趙嬤嬤老夫人的吩咐.

想到郡主月事來的時候,四爺也是留在郡主身邊,四爺在的時候就沒有和郡主分開睡過.

她們知道趙嬤嬤老夫人沒提,四爺和郡主又不同,她們沒有置疑的余地,退到門外.

"沒有人了."

紀堯等人退下.

蕭菁菁望向他.

紀堯拉著她上了床榻,熄了其它的燈,他也上了床,放下床帳,只留了床頭的一盞燈,看向她.

蕭菁菁被四爺看著,看過去,四爺.

"菁兒."

紀堯伸出手拉住她,把她拉到懷里,蕭菁菁動了動,想掙出去,紀堯的手抱得很緊,她無法掙開.

只能呆在他的懷里,蕭菁菁又用力掙了一下,還是一樣.

紀堯低頭告訴她,看著她的小臉:"不要再掙,我不會松手."

蕭菁菁對著四爺深黑的眼,不再浪費力氣,靜靜的,紀堯又摸向她的小腹,摸了摸,坐了起來,彎腰伏在她的身上.

靠著她的小腹,蕭菁菁心一片溫暖,兩人慢慢說著話,她問著四爺在南邊的事,紀堯能說的都沒有瞞她,又問起京城的事,蕭菁菁也說了.

紀堯手一直放在菁兒小腹上.

*

趙嬤嬤在門外等到七巧冬菱出來,看了一眼里面,沒問.

七巧冬菱想說什麼,趙嬤嬤不等她開口就出聲打斷她們,讓她們不必說,她們不管想說什麼她都知道,七巧冬菱不知道趙嬤嬤指的是什麼知道.

她們看了對方,又看向趙嬤嬤,想了一下,她們:"趙嬤嬤,你知道郡主和四爺沒有恩愛了嗎?"

"是,不是說了讓你們不要說?"趙嬤嬤很不高興.

七巧冬菱低下頭,不過還是小心的:"趙嬤嬤,郡主有了身子,四爺回來,郡主和四爺不分開睡嗎?"

"你們知道什麼,老夫人都沒說."

趙嬤嬤氣怒的,她們也敢開口,也敢說,這是她們能提的?她再次打斷她們,不讓她們再往下說,她很信任四爺.

郡主有身子四爺更會謹慎,分不分開睡有什麼.

------題外話------

這一章是昨天十點半的,雖然過年沒想過斷更,只想盡量多更存稿,當時以為能過審,沒想到更新時發現斷網,連上後,重登後台,時間超過十點半,一直沒過審,弄到第二天早上.

上篇:第三百六十八章 心思變了    下篇:第三百六十九章 完全信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