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盛寵之嫡妻歸來第六百二十六章 你最重要   
  
第六百二十六章 你最重要

g,更新快,無彈窗,!

顧姨娘還在笑,笑個不停,滲人得緊.

顧姨娘看得出是聽不進去了,也懶得再管,反正這樣,她們和殿下說就是了,殿下會咐的.

顧姨娘敢一直叫將要入府的主子為薜氏還有直呼殿下的名號,不想活,就不知道殿下會賜死還是再折磨,再折磨不知道會是什麼折磨.

兩個婆子手捂著鼻子,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好不容易適應的臭味在顧姨娘一笑起來,更濃了,她們沒有動,站在原地便聞到一股更嚇人的臭味.

從來沒有聞過這麼臭--

怎麼會這麼的臭?

她們也無語.顧姨娘在這樣的惡臭下都沒有臭死,該說是因為是她自己發出的惡臭因此才好好的?

她們一刻不停了.

"秦王,薜氏."顧瑤還在嘶啞著聲音叫,兩個婆子走出去了,不想管,就要關上門,但忽然覺得光是這樣走不好,讓顧姨娘留在這里大叫,還是這樣不敬,不能這樣,最好是讓顧姨娘閉嘴,別的可以,再看,顧姨娘手還有抓著地面,爬著,爬過的地方流下一道道髒汙的痕跡,髒得難看.

她們看著也想著,幾乎是同時看向對方,知道對方和自己一樣的想法後,她們沒有關上門.

想要把顧姨娘的嘴捂住,不讓顧姨娘叫,她們思索著,打量過後,只想到一個辦法,就是進去用東西封住顧姨娘的嘴,還有堵住顧姨娘的嘴.

這樣她就沒有辦法再這樣叫嚷了,可要封住顧姨娘的嘴還有堵住她的嘴,只能進去,然後找東西來封還有堵.

她們倒是想到了用什麼東西,可.

她們還是不願意進去,可不進去沒有辦法,叫人來,不是誰都能來的,這是她們的責任,她們怕殿下知道.

又想到一種情況,就是不進去堵住封住,顧姨娘要是決定破罐子破摔,自己盡的話,不是給殿下和王妃娘娘晦氣?

不行,最好是把顧姨娘綁住就更好了,她們終于還是下了決心,兩人一看彼此,一說,一拍即合,忍一下就過去,先堵住封住嘴,再叫人來綁,主要怕殿下知道生氣.

"那現在先找繩子還有東西."兩個婆子說定,如今就是尋繩子.

尋的話,要出去找,這里沒有,兩個婆子最後一個留下守在這時,以免意外盯著顧姨娘一個出去找繩子.

紀甯早在前頭多天被帶走,只有顧姨娘,紀大公子被帶到哪她們不知道,多半是被繼續折磨,可能是莊子,可能是別處,殿下下的命令,侍衛們沒都空了下來,只守在外面了.

留下的婆子發現顧姨娘快爬到門口了,她不想被顧姨娘碰到,顧姨娘還在滲人的笑.

就跟鬼笑一樣.

希望快一點,她一點不想在這里呆,還是去前面看殿下大婚更重要,出去的婆子沒有多久回來了.

手上拿著的繩子是問侍衛要的,她和侍衛說了顧姨娘的情況,讓他們一會守著,注意著顧姨娘.

"繩子來了,我們."婆子開口,掃了里面的顧姨娘,對一邊守著的婆子道.

"好."看到繩子,婆子點頭,兩個婆子一起捂著鼻子,義無反顧的走進去,不讓自己聞到臭味也不呼吸,她們走到了顧姨娘的面前.

這幾步她們也不知道怎麼走的,可能是顧姨娘爬出來了,在門口幾步遠,沒有那麼臭吧.

她們盯著顧姨娘,一只手捂著鼻子,扇了扇風,發現捂著鼻子讓她們不好動作,顧姨娘抓向她們,她們一見之下,干脆當機立斷快速的一個封住顧姨娘的嘴,一個綁人,也管不了是不是臭不可聞,她們放開了手,不再捂著鼻子,先綁了人,封了嘴,快點弄好就不用再聞這樣的惡臭,要是一直不好,她們要一直聞下去.

她們不想一直聞.

同時也不想接觸顧姨娘,顧姨娘太髒太臭,可不接觸又不行,只能閉著眼,自己動閉著鼻子,小心快速的用手封嘴還有綁人.

弄好再用皂角洗一下手,洗乾淨一點,她們的手腳很利落,就是為了不太過碰到顧姨娘,導致差點沒有綁上.

顧瑤發現她們要綁住自己還有封住她的嘴,她動起來,兩個婆子想盡辦法,用盡力氣,總算還是綁上封住了.

顧瑤還要動,她們封住她的嘴綁住她做什麼?她想撞過去.

兩個婆子看顧姨娘動也沒用,這才放心,松口氣,舉起手,掃了一眼,想到碰到過顧姨娘,再看顧姨娘的樣子,皺眉聞了聞,眉頭皺得更緊,覺出一股臭味,她們要去洗了.

"走吧,現在可以了."兩個婆子,其中一人打量顧姨娘.

別一個婆子點頭,兩人看著顧姨娘撞過來的樣子,退出了門,然後關上門,吱呀一聲,她們走了.

門內,顧瑤被扔下,她只能挪向門.

兩個婆子離開的時候,看到隔壁的刑室,想到紀大公子當時清寒在這里的情形.

到了外面.

侍衛們守著.

她們向侍衛點頭,侍衛看到她們,也點了一下頭,兩個婆子說了兩句,走遠了.

侍衛們聞到淡淡的臭味,不知道是不是從里面散發出來的.

*

相比刑室這邊,梅園這邊,是秦王的後院了,秦王的女人都是住在這里,各人有一個院子,也有住在一個院子里的,凡是秦王府的女人,此時都沒有心思想別的.

都想著外面,聽著外面的動靜,殿下今天要迎娶秦王妃入府.

殿下大婚,薜氏入府,她們以後不可能像以前一樣,就是再得寵的,也可能失寵.

殿下再是不喜薜氏也會一個月有幾天要在薜氏那里,府里有了女主人,她們都要去請安行禮.

她們一門心思派人時不時打聽著前面的情況,都想知道王妃的樣子,還有殿下是不是親迎,想知道殿下有多看得.

雖然最近一段日子她們看出殿下對入門的王妃是看重的,可也僅止于此,沒有多余的.

殿下沒有像她們想的不再寵著那個錦氏,還是寵著,就不知道王妃娘娘入府後是什麼狀況,丫鬟婆子也各有想法.

尤其是聽到前院那麼熱鬧.

眼看主子不高興,丫鬟婆子們都勸說起來,太子的表妹,秦王府的唯一的側妃發著火.

她面前跪著兩個丫鬟,不知道哪里讓她不高興,她很不高興.

兩個丫鬟動也不敢動,低著頭,趴在地上.

"側妃娘娘,茶水來了."這時,一個丫鬟過來,手上端著茶水,行了一禮,捧著手上的茶水送到側妃娘娘面前.

太子表妹哼一聲,婆子想說什麼,還沒有來得及說.

太子表妹不讓她說,伸出手接過,剛摸了一下,臉色就變了,妝容精致的臉扭曲了一下,手一揮,噼里啪啦響過,一陣刺耳的聲音,丫鬟手上端著的茶水摔到地上,落了一地,都是摔成碎片的茶杯還有茶水,一地狼藉.

"燙死我了,你是想燙死我嗎?這麼燙的茶水你怎麼泡出來的?"太子表妹沖上前去,對著跪在面前的丫鬟就是一推,一個掌摑過去,扭曲著臉.

"你是不是想燙死我,說?"她厲下聲音.

啪一聲響,打在丫鬟臉上,一片通紅,可見她有多大力,打了一次,還想打,可能是覺得手痛,她看向一邊的婆子.

婆子上前.

"給我掌摑."太子表妹道,丫鬟望向側妃娘娘,跪在地上磕頭,整個人往後晃.

太子表妹不說話,婆子走過去,伸出手掌摑起來,一聲一聲,啪啪啪,不一會,丫鬟臉通紅,腫了起來.

丫鬟不敢動,哭了出來,婆子還在打,側妃娘娘不開口,就要一直打下去,打丫鬟的臉.

丫鬟晃動得更厲害,婆子手也打痛了,可側妃娘娘還沒有說話,太子表妹讓人下去再沏茶來.

讓婆子住手,丫鬟臉紅腫得厲害,低頭,婆子站在一邊,太子表妹不說話,很快,剛才去的丫鬟沏好了茶送來,太子表妹一摸,和方才一樣,摔到地上,一揮手:"這麼冷想做什麼?"

又是上前一個掌摑到了丫鬟身上,丫鬟同樣跪在地上,太子表妹打著.

然後想到嬤嬤,讓嬤嬤再來打.

婆子知道側妃娘娘是在發泄,太子表妹冷眼旁觀,丫鬟的臉同樣變腫,等到婆子住手.

丫鬟臉不能看了.

她們跪著不停磕頭,太子的表妹想到秦王表哥,秦王表哥是她的,不是別的女人的,她才是秦王表哥的王妃,只有她配得上秦王表哥.

她心情不好,想發火,秦王表哥要娶薜氏,以後又有一個女人要和她搶秦王表哥,想到這她就生氣.

她不該叫秦王表哥,可是她就是想叫,為什麼不能.

丫鬟不停磕頭,待差不多了,婆子在一邊勸著側妃娘娘,太子表妹睥向她:"你想說什麼就說!"

"側妃娘娘,她們不讓你滿意,再重新換人就是,娘娘不要生氣了."

婆子又開口.

"不生氣,不生氣?"太子表妹道.

"側妃娘……"婆子還要說,太子表妹:"你說薜氏怎麼這麼命好,能嫁給秦王表哥,她要入府了."

婆子看出主子的糾結:"側妃娘娘,薜家氏入府是正經的,成了定局,不能再說,誰知道是不是命好,以後才知道."

"為什麼我不能成為秦王表哥的王妃,嬤嬤說她命不好是什麼,不得寵,生不下孩子,我也不得寵,秦王表哥眼中只有那個錦繡,沒有我,薜氏也會嗎,萬一不會呢."

"側妃娘娘,這種事不好說,錦姨娘主要是有身子,慢慢來,王妃娘娘總歸不同."

婆子勸說著.

"有了身子秦王表哥就會寵我了嗎,可是秦王表哥不來我這里,也不和我一起."太子表妹生氣的.

"側妃娘娘,至少你位份在這,不急."婆子說.

"比不上薜氏."

太子表妹不想聽,什麼也不想,搖頭,阻止,打斷她的話.

"側妃娘娘老奴不說了,你還是等明日去請安時看."婆子也不再多說,苦口婆心的勸:"說不准什麼樣的."一會再聽下殿下會不會留下,想來肯定會,之後幾天就不知道,可以由此推斷一些事.

"我為什麼要給她請安?"

太子表妹神情一變,聽了難過,嬤嬤讓她去請安,她才不會去請安.

大聲的.

婆子說不出話,丫鬟停下磕頭.

"側妃娘娘."

太子表妹又猛的邁步過去甩了丫鬟一個耳光.

另一處.

"主子,殿下不是說了再怎麼,就算娶了王妃,還是你最重要嗎."

本書由首發,!

上篇:第六百二十五章 滲人得慌    下篇:第六百二十六章 你最重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