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嫁個獵戶享清福二百五十七,帝王的本能   
  
二百五十七,帝王的本能

g,更新快,無彈窗,!

二百五十七,帝王的本能

顧飛身形一閃,于莎就撲了個空,但她鍥而不舍的又撲了上來,這可是惹惱了顧飛.

"來人,把這女人給我扔出去,讓所有人都看看!"

于莎聽罷,驚恐的睜大眼睛哀求說:"不,不要,我不敢了."可眼睛仍在伺機而動,想要再撲過來.

"顧將軍,這……"

士兵有些為難,真的就這麼扔出去,這姑娘一輩子就毀了.

顧飛也覺得這樣有些不妥,抿唇道:"咱們走吧,把昨天的那個小二叫來,他們兩個願意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

于莎沒有機會上前,眼睜睜的看著顧飛離開,才終于不再掙紮,墮入絕望之中,她錯了?她不過就是想飛上枝頭當把鳳凰.

木致遠馬不停蹄的一路前沖,而顧飛則是帶著大軍走走停停,二人分工分明,顧飛負責公事,木致遠負責私事.

"婉兒,我回來了!"

沒日沒夜的趕路,讓木致遠滿臉的倦色,但當他看見云婉眼中的喜悅時又覺得滿身都是用不完的精力.

"諾諾,爹爹回來了,快去抱抱他!"

諾諾不光說話快,走路也很快,這時他得了娘親的話便是顫顫巍巍的朝著木致遠走了過去.

云婉覺得木致遠見諾諾會走一定會很欣慰的,就等著看父子相擁的畫面呢,可沒想到,木致遠大步上前,錯過了去擁抱他的小諾諾,急切的把云婉攔住了懷中.

"婉兒,我好想你,好想好想……"

小諾諾撲了個空,小腦袋有些發懵,然後一屁股做到了地上.

"相公,諾諾摔倒了……"云婉小聲的說,意思是你先放開我,把諾諾扶起來.

哪知木致遠絲毫不為所動,"摔就摔,摔摔還能皮實些."

木致遠大言不慚,然後把云婉抗在肩頭急切的朝著屋子走了過去,兒子女兒都不要了.

小諾諾見娘親從她眼前消失了,扯著嗓子就開始哭,綠碟無奈的歎了口氣,把小諾諾從地上抱了起來,然後另一只手又把朵朵給報上了,唉,看來今天這兩個娃得和她睡了.

"相公,諾諾和朵朵……"

木致遠見云婉這時候心里只有諾諾和朵朵,便有些賭氣,然後猛的一扯就把云婉的衣服給撕碎了.

"婉兒,現在你只能想我,只能看我,那兩個小混蛋你半分都不能想!"木致遠霸道的欺身而上.

云婉這時也真的把兩個小家伙給拋到了九天云外,她真的是太想木致遠了,想的心又酸又疼.

"相公,你怎麼才回來!"云婉抱怨道.

木致遠自責的歎了一聲說:"怪我,婉兒,以後我絕不再走!"說罷便是吻上了日思夜想的唇.

翌日,木致遠精神抖擻,云婉臉頰泛紅,林夢若曖昧的咳了一聲說:"你們兩口子是不是太過分了?就顧著自己了,孩子都不要了."

諾諾委屈吧吧的看著云婉,奶聲奶氣的說:"娘抱抱……"

"你娘太累了,抱不了你!"

木致遠一句話讓云婉差點沒鑽到地縫里,她現在是連頭都不敢抬,生怕對上別人玩味的目光.

小諾諾糾結的咬了咬手指,說:"娘不累,爹壞壞!"

木致遠挑眉,突然覺得他這兒子還挺有意思的,伸手把小諾諾拎了起來,然後放在了自己退上.

諾諾被拎起來一點也沒好怕,反而性奮的直拍手,然後討好的用自己的小肉臉在木致遠的臉上蹭了蹭說:"還要飛飛!"

木致遠聽罷又把諾諾給拎了起來,諾諾更興奮了,笑的眼睛都沒了.

"相公,你快把諾諾放下,小心點!"云婉滿臉擔憂的說.

木玄傾一臉羨慕的看著木致遠,覺得真是同人不同命,他就想要個娃,但林夢若就是不給生,木致遠有了娃卻愛答不理的……

朵朵見哥哥玩的開心,伸手也要木致遠抱,她話說不利索,只重複著:"得得得得……"

木致遠馬上把朵朵也拎了起來,一手一個,玩的好不過癮.

云婉起初還有點害怕,但見兩個娃笑成這樣也只能無奈的歎氣了,以後可得好好教教木致遠怎麼帶孩子……

"致遠,是這樣的,雖然顧飛沒回來呢,但我覺得咱們兩個也應該進宮複命了,順便把兵符給還了,然後再順便把官也給辭了."

聽了木玄傾的話,木致遠也就不再拎娃玩了,一臉正色的說:"咱們一同辭官怕是不好吧,我覺得我去與留皇上不在意,但是你……"

"慌亂平,該功成身退了!"木玄傾感慨餓說.

"我是怕你拖累了我,讓我也走不成!"木致遠鄙視的看著木玄傾,心道怎麼就飛得讓他把話說的這麼明白呢.

木玄傾聽了這話臉氣的通紅,扯著嗓子喊:"我不管,我就是要和你一起!"老子走不上你木致遠也得陪著!哼!

"看來得打一架了!"木致遠一本正經的說.

"打就打,誰怕誰!"木玄傾咬牙切齒,"木致遠,你義氣呢?"

"我不要義氣,我從現在開始只要婉兒!"木致遠大言不慚的說.

最後在云婉和林夢若的阻止下,二人還是一同進了宮.

"回來了?!"皇上目光熱切,"玄傾,你回來可是有幾日了,居然拖到今天才來."

"皇上,我和致遠今天是來辭官的,我們想卸甲歸田了!"木玄傾是開不來口卻不得不開口,他心里是煎熬的也是掙紮的.

皇上聽了這話之後,臉馬上就垮了下去:"玄傾,之前真的都是權宜之計,你難道真的不信朕?"

"臣信皇上,不然也不會撐到塵埃落定了才替提這樣的要求!"木玄傾咬牙說.

"玄傾,朕不是擔不起這江上,朕只是想留下你們,你真的要讓朕做孤家寡人?你真的要讓朕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木玄傾聽罷心里發酸,隨後輕笑一聲說:"皇上說什麼呢?臣一直都在,臣雖不在朝堂,但臣……況且子域還在."

"呵……子域嗎?他是真心的記恨了朕,朕現在是召也召不進來!"皇上苦笑著說.

"皇上多想了,子域可能是有別的原因."木玄傾歎息著說.

"多想了?朕現在才想明白丞相的用意,他就是想砍斷你們所有人對朕的情,讓朕成為冷酷的帝王,為了蒼生朕應該如此,可朕為了蒼生,誰又為了朕?你們全部棄我而去……"

皇上苦笑,他當初就不應該答應丞相,就不應該去走那步棋.

"皇上,若有戰事,臣隨時掛帥出征,但現在天下太平,希望皇上容臣歇歇,畢竟我媳婦……"木玄傾還是心軟了.

皇上賣慘達到了效果,眼睛有瞄向了木致遠,結果還沒等開口,木致遠就先發制人了.

"慕容王朝有木玄傾一人足矣,臣無用武之地!"

皇上無奈的歎了口氣說:"那若是有戰事,你會和玄傾一樣掛帥出征嗎?"

"臣不會!"木致遠回絕的乾淨利索,是的,他不會,他再也不想和他的婉兒分開.

"好!朕准了!"皇上咬牙下了決心,人家想風花月月,想兒女情長,他攔不住也不能攔.

木致遠現在終于是無事一身輕了,出了宮門就去了集市,馬上就要回牛家鎮了,可得買些新奇的玩應給云銳.

木玄傾則是去了國公府找林子域去了,他這是有心說和一下,緩和一下林子域和皇上的矛盾.

"玄傾是當說客來了?"

才進院子就被說中了心事讓木玄傾有些尷尬,他隨後輕咳了一聲說:"子域之前咱們三個……"

"那是之前,之前的事不要提了!"林子域一臉冰冷的說.

木玄傾歎了口氣說:"那不過是權宜之計,你何必較真."

"權宜之計?是啊,之前是權宜之計,然後後來他確實是起了殺心的,木玄傾,別告訴我你看不出看來!"林子域氣憤之下還把手里的杯子給摔的粉碎.

"我當然看出來了,那大概是帝王的本能,他最終不是沒動手嗎?"木玄傾這話說的底氣不足.

"那一瞬間的殺機可是差點要了我的命!木玄傾,你們都以為我當時是輕傷?"

林子域的話讓木致遠的眼睛豁然睜大,他不敢相信,他也不想相信.

"現在的他已經是一位帝王了,舊情他念,但是……"林子域苦笑一聲,若飛親身經曆,他也是不想相信的.

木玄傾苦笑一聲,所以剛才皇上的那般推心置腹是為了什麼?為了換他的效忠的承諾?

"皇上,木將軍去了國公府!"小太監小聲說.

"嗯,朕知道了!"皇上冷然的說.

木玄傾現在應該是知道他假戲真做過了,呵,也不知道會怎麼想他,權力亂人心,他有一瞬間的糊塗了,等再清明之時,竟然是失去了最珍貴的東西.

"皇上,奴才有一件事不知當不當問."

皇上嗤笑一聲說:"你是想問朕為何明知國師謀逆卻要裝作不知?"

是啊,為了什麼?為什麼早就知道還配合丞相,當然是為了試探人心,試探他認為親近的人忠是不忠,結果試探好了,也把人都給試探走了……

上篇:二百五十六,以怨報德    下篇:二百五十八,回牛家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