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傾天下:商女為後八二,反擊   
  
八二,反擊

g,更新快,無彈窗,!

周姨娘此時心中突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升起,然而事已至此,已容不得她退縮.

她壓下心頭的不安,大聲道:"妾身只是想找回王爺送給妾身的鐲子,然後懲罰這府里偷雞摸狗之輩而已,哪會有錯?"

甯王妃不屑呵了一聲,話都不想接.

一旁的杜側妃終于尋到了個插話的時機,她嬌嬌媚媚道:"哎喲,周妹妹,你到是快點拆啊,可急死姐妹們了!

若那香囊里真是你的鐲子,這麼多雙眼睛看著,誰能抵賴得了?咱們王妃行事一向公道,怎麼可能會偏袒莫安生呢?"

周姨娘一咬牙,伸手打開了錦囊.

杜側妃和一眾姨娘們,個個伸長脖子,想瞧清楚.

里面的東西拿出來後,卻讓所有人都大失所望.

莫安生自己也有些糊塗了,不是說她偷了玉鐲子嗎?

可現在這香囊里面裝的,卻是另一個更加精美華麗的香囊.

看那香囊癟著的程度,里面分明什麼都沒有!

這又是玩的什麼把戲?

周姨娘打開一看之後,面上露出失望的表情,心里卻更加得意了.

她裝出疑惑的樣子,將那香囊左右看了看,然後啊地一聲,朝著幾位側妃和姨娘們那邊甩了過去.

好巧不巧,正巧扔在了杜側妃身上.

杜側妃接住只看了一眼,便面色大變,她強迫自己保持鎮定,面上神情,卻是無論如何也沒法恢複平靜.

旁邊的一位姨娘,有些好奇了,"杜姐姐,這香囊到底有何特別之處?為何你同周妹妹都這般神情?"

杜側妃聽到此話,下意識就將香囊遞了過去,小心髒卻差點跳到嗓子眼:周姨娘為何會有這香囊?難道她也是…

不可能!

杜側妃輕輕皺了皺眉,若周姨娘也是,不會不知道先前發生的事情!

若她知道了,怎會用這種法子來陷害莫安生?簡直是自尋死路!

旁邊的姨娘接過香囊一看,啊地一聲尖叫出聲,"魏…魏…"

蘇側妃心一沉,接過那姨娘手中的香囊一瞧,面色也變了.

這是真的嗎?若又是被人陷害的,莫安生這次又該如何脫身呢?

秦側妃並沒有接過香囊,只身邊有位姨娘好奇拿過來看的時候,瞟了一眼.

看完後在無人注意的時候,浮起淺淺笑意,呵呵兩聲,看了莫安生兩眼.

心里不禁想道:這周姨娘也實在蠢了些,來到這王府里,什麼都不打探清楚,就貿貿然出手,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倒是身為當事人的莫安生,十分好奇到底是什麼東西,讓見過的側妃姨娘們都變了面色.

眼見那些見過的姨娘們,似乎並沒有將那香囊遞給她看的打算.

莫安生主動走了過去,"可否讓安生瞧瞧?"

最後一位拿著香囊的姨娘,怪異地看了她一眼,將香囊遞給了她.

莫安生道了聲謝,接過來仔細看了看,那香囊材質十分爽滑,不知是什麼材質制成的.

正面繡著一叢竹,繡工非常精細,一看就非凡品,反面右下腳則繡著個小小的魏字.

她將這香囊左看右看看了許久,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

然而周姨娘這麼大費周章地放個香囊在她房間里,又大張旗鼓地將甯王妃還有各位側妃姨娘們弄來,肯定有她不知道的深意才是.

莫安生眯著眼,腦海開始飛快地運轉起來.

這香囊一看就是男子所用之物,放個男子香囊在她房間,莫非是想誣陷她與某人有私情?

莫安生不屑撇撇嘴,這周姨娘應該還沒蠢成這樣吧,就她現在這身形和歲數,哪個不長眼的會看上她?

如果不是……莫安生腦海里突然碰出兩個字:奸細!

如果這香囊不是什麼定情之物,而是信物呢?

莫安生皺皺眉,魏?魏王爺?

以她的身份,雖對朝中之事不了解,但魏王爺與甯王爺素來不合的傳聞,也是有所耳聞的.

如果這個香囊是屬于魏王爺,而擁有這個香囊的她,是被魏王爺派過來,或是收買的奸細,倒也說得過去.

莫安生心里對周姨娘此舉贊了一聲,方法雖然粗糙點,勝在直接簡單,又是個十分敏感的問題.

若換成其他人,就算甯王妃無法單憑一個香囊定罪,但以後肯定會對此人疏遠,永不重用!

這對一個人來說,沒了前程,比直接定他的罪,更讓人生不如死!

只可惜,這周姨娘的運氣實在不太好,碰到了她莫安生,原本穩贏的局面,變成了穩輸!

莫安生此時明白了甯王妃為何一看之下,便做出了立馬離開的決定.

甯王妃本想看在現在甯王爺對周氏商行重視的份上,給周姨娘保留兩分薄面.

可惜周姨娘領會不了甯王妃的好意,執意將香囊打開.

周姨娘不知道先前的事情,莫安生可以理解她為何執意要打開的執念.

不過莫安生卻不能這麼做,至少明面上,她得站在甯王妃這邊.

而且她相信,以周姨娘的愚蠢和脾性,肯定不會輕易罷休的.

莫安生的念想不過轉瞬間,在想清楚明白後,立馬將香囊遞給了甯王妃身邊的李嬤嬤.

見沒有人出聲,周姨娘果然沉不住氣了,她用顫抖以及不可置信的聲音,指著那香囊道:"這,這不是魏王爺的香囊嗎?"

然後又用略帶驚恐的神情,看向莫安生,"莫安生,你手中為何會有魏王爺的香囊?莫非,你是魏王爺派來的奸細?"

知情思祭酒之事的杜側妃與秦側妃,在心中暗歎這周姨娘真是蠢到了家,搬起磚頭來,砸自己的腳!

若這香囊是除了魏王爺之外,隨便哪個王爺的,都可以說得過去.

唯一偏偏就是魏王爺,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讓甯王爺與甯王妃相信莫安生是奸細的.

不知道思祭酒之事的姨娘們,包括蘇側妃在內,都用半信半疑的神情,看著莫安生.

莫安生將香囊交給甯王妃,便垂頭乖巧地站在一邊,一副一切任憑甯王妃定奪的神情.

周姨娘的話出口後,院子里還是沒有人出聲.

知情與不知情的,都多少抱有看好戲的心態,哪會讓自己輕易牽扯進去?

若是別的事情,看到莫安生出事,杜側妃肯定會想著上前踩上兩腳,這事嘛,卻只能眼神閃爍地站在一旁,悶不吭聲.

這讓周姨娘不僅有些尷尬,還有些惱火.

難道這甯王府後院,不僅甯王妃,所有側妃姨娘們,全都站在莫安生那邊不成?

難道就這樣輕易放過那小賤人,那怎麼成?

周姨娘不甘心地繼續道:"王妃,這件事情,您是不是應該要好好徹查一番?

妾身也不相信安生是這樣的人,但這香囊是從她院子里搜出來的.

這里所有姐姐們還有下人們的眼睛都看得一清二楚.

若不查清楚,洗脫安生的罪名,只怕她以後都要背著奸細的名聲了!"

話語里表面上聽來,好像是一心想為莫安生開脫的意思.

可誰都知道,她說這話的目的,是在說給甯王妃聽,有這麼多人看著,就算甯王妃想偏幫,也偏幫不了!

給臉不要臉!甯王妃懶得理她,向李嬤嬤一使眼色,轉身就走.

她這一動,蘇秦杜三位側妃,自然是求之不得的跟著行動.

而其他仍稀里糊塗的姨娘們,見王妃和側妃們都要走,自然也不敢多耽擱,忙不迭跟著走.

周姨娘完全呆住了,她話都說到這份上,這王妃側妃還有其他姨娘們,是聽不懂,還是故意裝作沒聽到?

難道是見她受寵,想合起來欺負她嗎?

周姨娘氣急攻心,飛跑兩步到甯王妃面前,張開雙臂攔住了甯王妃的去路,"王妃,您怎麼可以這樣偏袒一個奸細?

您不怕妾身告到王爺面前去嗎?"

話還沒說完,甯王妃身邊的李嬤嬤,已上前將她用力一把推開,厲聲呵斥道:"什麼東西?也敢擋王妃去路?"

李嬤嬤因著周姨娘對甯王妃三番兩次的不敬,早已攢了一肚子的火,當下一推幾乎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周姨娘猝不及防,整個人撲通一聲倒在地上.

甯王妃連眼光都沒閃一下,徑直從她面前走了過去,後面的三位側妃亦是如此.

有幾位姨娘倒是有心想討好周姨娘,不過在此情況下,也只能抱歉看她一眼,趕緊地隨大流離開了莫安生的院子.

很快,這小院子里,便只剩下了依然跪在地上的如玉,莫安生,仍在呆楞中的周姨娘.

還有回過神來,快速跑到周姨娘身邊,想扶起她的阿芸.

莫安生走到如玉身邊,伸手將她扶起來,"如玉,你沒事吧?"

"安生小姐,"雖然甯王妃等人已經走了,如玉還是後怕不已,要知道奸細可不是一般的罪名啊!

她顫抖著站起身,哆嗦道:"奴婢天天在您身邊,知道您絕對不可能是奸細,可是萬一王妃過兩天想起這事,又不相信了怎麼辦?"

"你放上一百個心,不會有事的,如玉!"

那邊阿芸想要扶起周姨娘,哪知周姨娘似乎陷入了魔怔,渾身沒了力氣,硬是扶了幾次都沒扶起來,反而還弄疼了她.

不過這下倒是讓周姨娘清醒了過來,然後瞬間滿面通紅,似乎才想起剛剛在所有姨娘下人們面前,被個老奴才推倒,丟盡了臉面.

她滿肚子的火無處發,自己的丫鬟阿芸,偏偏連扶她起來的力氣都沒有,更是讓她火冒三丈,"沒用的死丫頭!"

周姨娘抬起腳,毫不猶豫地朝著阿芸的胸口大力踹去,阿芸一個不防,正正踢中心口位,踹出去老遠.

阿芸只覺得口中一甜,剛剛被李嬤嬤大力扇了一耳光後的暈眩感,又重新出現在腦海里,一時竟爬不起來.

莫安生看到倒在地上的主仆二人,冷笑一聲,懶洋洋道:"周姨娘,我這座小廟,可容不了您這座大佛.

請速速離去,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莫安生的聲音,重新勾起了周姨娘屈辱的感覺,她的聲音冷如毒蠍,眼里泛著狠毒的光,

"小賤人,王妃護著你不願相信,本姨娘就不信王爺也會護著你!咱們走著瞧!"

莫安生沒有立刻搭理她的話,而是將這院子里掃了一圈.

然後走到先前被她舉起的那把大掃帚前,猶豫了一下,拿起立在旁邊的一根洗衣用的棒槌.

她走到周姨娘身邊,蹲下身,面上帶著笑容,可說的話卻冷嗖嗖的,讓周姨娘又氣又怒.

"小賤人,你要是敢再出口不敬,信不信我莫安生打爛你的嘴?"

周姨娘恨得差點咬碎一口銀牙,本想用身份來壓壓她.

可想起莫安生上次毫不手軟地打了她一巴掌,便知這小賤人仗著有王妃撐腰,根本不將她放在眼里.

周姨娘如秋水般的眸子里,此刻像淬了毒般,死死盯著莫安生,恨不得將她碎尸萬段.

莫安生對她的眼神毫不在意,甚至很好心地解了她心底的疑惑,"周姨娘,你知道為什麼王妃會信我,而不信你嗎?"

周姨娘狠狠盯著她,胸脯起伏劇烈,卻不出聲.

莫安生也沒指望她出聲,繼續道:"之前甯王府思祭酒的事情,想必你身為周氏商行中人,多少有所耳聞吧!

不過,你知道那點子是誰想出來的嗎?你知道導致高粱訂單多了十倍的幕後黑手是誰嗎?"

周姨娘心中突然生起一股不好的預感,有股冷氣從後背直往上蹭.

莫安生看著她慢慢變色的臉,笑眯眯道:"沒錯,就是你想的那樣!

思祭酒的幕後之人是我,而高粱訂單多了十倍的幕後黑手,正是魏王爺!

這件事情,王爺一清二楚,所以你覺得王爺會相信你所說的話嗎?"

"那也不能證明你不是魏王爺派來的奸細!"周姨娘眼珠子飛速轉動,狡辯道:

"興許就是魏王爺與你合謀,他讓人制造事端,然後你出面解決,好讓你獲得王爺王妃的信任!"

"嗯,你這麼說,也有一定的道理."莫安生慢條斯理道:

"但,你還記得魏王府二個月前,絲綢訂單一下子漲十倍,虧了幾百萬兩銀子的事嗎?"

周姨娘面色一白,這事她當然也聽說過.

"如果我是魏王爺的人,自然會私下幫魏王爺解決此事,何至讓魏王府虧了幾百萬兩銀子?"

"說不定,說不定,也是合謀,好取得王爺的信任!"

莫安生呵了一聲,"高粱之事,涉及到一百五十萬兩的銀子,絲綢之事,涉及到四百萬兩的銀子!

周姨娘,多謝你看得起我莫安生,為了讓甯王爺信任我,魏王府不惜虧損幾百萬兩!"

周姨娘剛剛話一出口,已後悔不已.

周氏商行里,再得力的管事,一年也就能分到十萬兩左右.

莫安生一個小丫頭,哪有這等本事值得魏王爺付出這麼多?

哪有這等本事?沒錯,莫安生怎麼可能有本事解決絲綢的事情!

周姨娘覺得自己又抓住了重點,頭一揚,傲聲道:"興許是你根本沒本事解決絲綢之事!"

莫安生大言不慚道:"我莫安生能解決高粱的問題,自然也能解決絲綢的問題!"

"如何解決?"周姨娘下意識問道.

她娘全夫人當初知道這事後,想了許久,都想不出有效的法子,這個小賤人,怎麼可能有法子?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莫安生沖著她可惡一笑,"而且不管我能不能解決,總之你陷害我這件事情,王爺王妃定不會相信就是了."

周姨娘原本氣結,但聽到莫安生後面一句話時,眼神開始閃爍起來,"誰說是本姨娘…陷害你?"

"你也承認是陷害,而不是我勾結魏王爺?"莫安生笑眯眯道.

這死丫頭,居然在言辭中設下圈套,引她上當!

周姨娘正想說她是被她誘導而說出陷害兩字,莫安生卻不給她再說話的機會.

站起身,居高臨下,搖搖手中洗衣用的棒槌,換回冷淡的語氣,"周姨娘,請你立馬離開我的院子,我這里不歡迎你!"

那神情似乎在說,如果不馬上離開,她手中的棒槌可就不會客氣了.

周姨娘氣得面孔又爆紅,卻不敢再多說一句狠話,扭頭對著不遠處的阿芸大聲道:

"死丫頭,還不快過來扶本姨娘回去?"

阿芸在地上躺了這一會,已感覺好了不少,聽周姨娘這一吆喝,立馬從地上爬起來,走到周姨娘身邊.

周姨娘邊起邊罵道:"死丫頭,慢吞吞的,沒吃飯嗎?回去後看本姨娘如何收拾你?"

阿芸頓時覺得渾身又痛了起來,忙不迭道歉:"姨娘,都是奴婢的錯,請姨娘莫要生氣,氣壞了身子就不值了."

等到周姨娘罵罵咧咧的聲音消失時,莫安生長長歎出一口氣.

終于耳根清靜了!

鬧騰了大半天,得好好休息一下!她抬腳向屋里走去.

"安生小姐,原來那思祭酒的點子,是您想的啊?"如玉跟在她身後,聲音里難掩興奮.

莫安生輕輕點點頭,"嗯."

"這麼大的事情,您都不告訴奴婢的?"如玉得到確定回複後,又有些不滿了.

安生小姐立了這麼大功,她做為她的貼身丫鬟,居然過了這麼久才知道,實在是太讓人有些難過了.

"如玉,這件事情我不告訴你,是為了你好!"莫安生轉過頭,對著如玉嚴肅道:

"你不明白為什麼沒關系,但你要相信我,該讓你知道的,我會讓你知道,對你沒好處的事情,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哦,奴婢知道了."原來安生小姐是為了她好才不告訴她,如玉心里甜滋滋的,轉而又有些擔憂:

"那您剛剛為什麼要說給周姨娘聽?讓她直接去王爺面前告狀不是更好嗎?

王爺肯定不會相信她,到時候她失了寵,就不會再來找您麻煩了!"

"剛剛院子里那麼多人在,周姨娘來這院子里鬧的事情原委,很快就會傳到王爺耳朵里.

周姨娘告不告到甯王爺面前,甯王爺都會知道,根本沒什麼區別!"

莫安生露出奸詐的笑容,"而且,你不覺得這樣當著周姨娘的面,直接戳破,讓她沒臉,是件十分酸爽的事情嗎?"

如玉歪著頭想了一會,嘴角咧開,發出愉悅的笑聲,"好像是!哈哈哈哈!"

莫安生跟著大笑了兩聲,然後在心里道:周姨娘,接下來,還有你好受的!

下午的時候,後院里就傳出周姨娘被禁足一個月的消息,理由是不敬王妃,造謠生事!

聽說是甯王妃親自去跟甯王爺說的,而後甯王爺直接下的命令!

後院的那些姨娘們,對于周姨娘是否誣陷根本漠不關心.

但她們卻從此事中知曉,原來那個代掌家的莫安生,地位早已不一般!

原本還想著私下議論幾句的,都三緘其口,閉而不談,當那件事,根本未曾發生過,就怕禍從口出,惹了不該惹的麻煩.

聽說周姨娘在接到禁足一個月的消息時,當場氣得打爛了屋子里所有的器皿.

院子里的一眾丫鬟婆子沒人能幸免于難,都或多或少地受到了懲罰.

莫安生知道後,心里呵呵兩聲:自作孽不可活!

--

七日後,被禁足的周姨娘,突然收到孫管事傳來的緊急消息:

蘇側妃的繡像紈扇鋪子里,今早請了馬氏戲園子當街唱大戲,唱的主要是繡像上那些形象的戲,吸引了無數人過去.

而且馬氏戲園子的當家,親口承認,只有蘇側妃的幾家鋪子在生產出售繡像紈扇前,同他接觸過,征求過他的意見,並支付了一定數目的銀兩.

此言一出,坊間立馬認定蘇氏繡像紈扇,才是最正宗的,全部都去了蘇側妃的鋪子里,甚至不惜花多點銀子.

而蘇側妃的鋪子趁機推出了一套物美價廉的繡像紈扇,價格同周氏賣的差不多,樣式十分相像,但所繡人物生動不少,特別是眼睛.

現在周氏新生產的五十萬把繡像紈扇,雖還未完全制成,但該准備的原材料已經備齊,大部已上了繡架,每日均有幾千成品出來.

到時候一出來便成了積壓貨,該如何處理?

孫管事不敢自作主張,只能讓人遞了消息進來,請周姨娘示下!

周姨娘收到此消息後,胸口驟痛之下,氣得差點昏過去,清醒後第一時間就想離開屋子,去街上親眼瞧一瞧!

丫鬟阿芸和林嬤嬤拼命攔住了她,"姨娘,這是王爺親自下的禁足令.

您要是不顧王爺的命令,出了這屋子,就算王爺到時候不將您送回周府,也定會對您失望,不會再寵愛您!"

"王爺如今還要靠著咱們周氏商行呢,怎麼可能不寵愛本姨娘?"周姨娘不信.

林嬤嬤歎口氣,"可周府不止您一位小姐!若王爺讓老爺子另外再送一位小姐進來,老爺子定會答應.

到時候新姨娘進府後,王爺怎會再寵愛您?"

周姨娘一下子如泄了氣的皮球,癱坐在床上.

對啊,她不能出去,她不能失去王爺的寵愛,她必須讓王爺更加寵愛她,盡快生下一男半女,升為側妃,成為周氏的大功臣才是!

周姨娘定定心神,對著阿芸道:"阿芸,你出去打探一下,現在情況如何?回來後一五一十地告訴本姨娘,不得隱瞞!"

"是,姨娘!"

收到命令的阿芸立馬去了集市,集市里的情形,同孫管事講得一模一樣.

蘇側妃的鋪子面前人頭湧湧,而周氏幾家賣繡像紈扇的鋪子,門可羅雀.

馬氏戲園子的大戲還在繼續,圍觀聲叫好聲一大片.

要知道馬氏戲園子是京城有名的戲園子,每日里都是被些高門大戶接去,表演給那些夫人小姐姨娘們看,用來解悶.

一般普通人可真難看上一眼,聽上一曲.

如今甯王府的蘇側妃親自出面,請了馬氏戲園子的人出來,在集市上登台唱大戲,自然是深得坊間百姓贊好.

阿芸趁著人多,遮遮掩掩地跑到蘇側妃的鋪子里,將那些擺出來賣的繡像紈扇仔細瞧了又瞧.

鋪子里客人多,本就招呼不過來,伙計又見她一小姑娘,隨意道了聲讓她慢慢看,就繼續招呼著手頭的客人.

阿芸求之不得,只是看著那繡像總覺得有幾分眼熟,一問價錢,五百五十文,比周氏賣的還貴一百五十文.

但其惟妙惟肖的程度,特別是眼神,確實比周氏的要好,倒也值這個價.

她咬咬牙,掏出錢袋子,買了兩把回去.

心里想著,希望姨娘能主動給她將這賬給報了,否則一兩多銀子買兩把沒用的扇子,可就虧死她了.

回去之後,周姨娘拿著那兩把繡像紈扇左右瞧瞧,同阿芸一樣,覺得十分眼熟.

一旁的林嬤嬤看了一眼,猜測道:"這該不會是從咱們周氏買回去,略在眼睛上做了些手腳,又重新拿出來賣的吧?"

周姨娘和阿芸再一細看,發覺還真是,除了眼睛外,其余地方無論材質色澤,均同周氏賣的一模一樣.

幾人猜得沒錯,這正是莫安生的計劃之一.

先派人大量低價批量購買周氏現在賣的繡像紈扇,造成貨品極其暢銷的假像,讓周姨娘沖動之下,一次性投入大量銀子進行再生產.

接著將買回去的繡像紈扇立馬送到蘇側妃的鋪子里,讓那些繡娘們進行再加工,加工的部位,主要是眼睛.

繡娘們先前經過盧繡娘指導,對繡眼睛已十分得心應手,因而不用花費多少功夫和成本,便將那些繡像完成了.

周姨娘的鋪子推出的繡像紈扇,主要是為了打擊蘇側妃的鋪子,其品質本就不差,這一加工之下,其性價比更高.

將繡像再加工的過程中,蘇側妃的大哥蘇管事,則出面聯系馬氏戲園子.

以甯王府蘇側妃的名義,請他們到大街上唱一出戲,並讓他們說出這繡像紈扇,只蘇氏一家才是正宗出品.

戲園子的當家日日去權貴家唱戲,也是見過世面的,不想為此事將人得罪得太過,最後只同意承認,只有蘇氏與他們談過繡像的事情.

這已經足夠了!話一出來,經有心人再一暄染加工,自然讓所有人都知道,蘇氏所出的繡像紈扇才是正品.

然後在周姨娘的五十萬把繡像即將到位的這一天,請了馬氏戲園子當街唱戲.

並將之前從周氏買回來的,重新加工過的繡像紈扇一並擺出來售賣,並提高了售價.

繡像上的人物,比周氏的更生動,而且是正宗出品,于是不少人甯願多花一點銀子買正品回去,也不願意低介買仿冒品回去.

于是周姨娘的五十萬把繡像,自然就會成為積壓品.

莫安生對蘇側妃道:"如果周姨娘不介意低價轉讓,咱們可以分批買進來,然後再加工賣出去.

畢竟二百文一把的成本,比咱們自己生產一把還便宜!"

這一次的交鋒中,如果最後周姨娘願意將紈扇低價轉讓,最多損失幾千兩以上的銀子,就算不轉讓,也就是幾萬兩的銀子.

這對周姨娘來說,雖然肉痛,但還不至于大傷元氣.

但莫安生的計劃,當然不止讓她損失這麼一點銀子這麼簡單.

就在昨天晚上,甯王爺去蘇側妃院子時,蘇側妃一臉哀怨的,將周姨娘要搶成茵郡主嫁妝的事情告訴了甯王爺.

"王爺,妾身在鋪子里賣繡像紈扇,是經過您同意的,當時妾身也直說了,是為了幫茵兒攢嫁妝,還讓王爺您答應,不跟妾身搶生意!

如今周妹妹進來沒多久,就直接跟妾身打對台,同樣的質地,只賣一半的價錢,您讓妾身這鋪子如何經營得下去?"

蘇側妃邊說邊抹淚.

這種事若是發生在別的側妃姨娘身上,甯王爺或許安慰兩句然後斥責對方幾句,息事甯人.

可現在是牽扯到他的寶貝女兒成茵郡主.

蘇側妃其人別的不說,對成茵郡主那是一心一意的好,教導得乖巧伶俐不說,從不利用她來爭寵.

光這一點,就讓甯王爺對蘇側妃多了兩分看重.

而且繡像紈扇之事,是他同意的,也答應了不與其競爭.

若是其他商行推出這繡像紈扇,倒也罷了,畢竟商有商道,各憑本事吃飯.

可如今卻是自己府中的姨娘,為了爭風吃醋,惡意降價,擾亂市場行情,最後受到影響的,卻是自己的寶貝女兒成茵郡主.

若這事最後傳了出去,讓人笑話自己連個後院都擺不平,竟然讓側妃與姨娘之間的爭斗,斗到了外面!

甯王爺想起前幾日周姨娘誣陷莫安生一事,本就對她不喜,現在更是多了幾分厭惡.

他摟著蘇側妃安慰道:"婉兒,本王知道了,明日定會給你個交待!"

第二日早朝後回來,甯王爺直接去了甯王妃的院子里.

于是在周姨娘剛剛知曉,蘇側妃的鋪子里,如今大部分賣的是自己鋪子里生產的繡像紈扇再加工的產品時,氣都還沒來得及升上來,甯王妃院子里的李嬤嬤來了.

"周姨娘,王妃找您!"李嬤嬤板著一張臉,看不出喜怒哀樂.

周姨娘與阿芸上次,一個被她推倒在地,一個被她扇了一巴掌,甯王妃卻對李嬤嬤一句責備的話都沒有.

她心中暗恨,又無可奈何,以至之後看到李嬤嬤,心里無端發悚.

也不敢問是什麼事,將繡像紈扇一放下,跟著李嬤嬤走了.

周姨娘到的時候,甯王妃正喝著茶,聽到她拜見的聲音,也不出聲,繼續喝著茶.

一般情況下,行禮的時候,若受禮之人不叫起,是不能站直身子的.

周姨娘在娘家的時候,倍受寵愛,嫡母想刁難也不敢刁難,因而禮啊什麼的,學得雖然像模像樣,卻沒有什麼真心.

除了面對她爹娘以及周老爺子幾人,對著其他人,基本都是略一行禮,不待對方發話,就直接站了起來.

如今面對甯王妃,周姨娘也沒多想,像往常一般,行了禮便直了身.

剛站直身,便被李嬤嬤的厲聲嚇了一跳,"大膽!王妃都沒叫起,你能起嗎?哪里學的這種規矩?"

甯王妃低著頭喝茶,眼睛沒看她,嘴角卻不屑地翹了翹.

周姨娘瞟一眼甯王妃,見她不出聲,只得咬牙再次行禮.

等到雙腿發抖,額頭開始冒汗,才終于聽到甯王妃悠悠道:"妹妹來了,不必多禮,起吧."

周姨娘這才籲出一口氣,正想拿出帕子擦擦汗,被李嬤嬤犀利的眼光一掃,立馬暫歇了心思.

甯王妃看她一眼,慢條斯理道:"今兒個中午,王爺來本王妃這,道這後院里的姨娘們太不懂規矩,責怪本王妃管教後院不力."

周姨娘心想,這關我什麼事?嘴上卻不敢回話,只低著頭,裝出一副聆聽的樣子.

"王爺叫道,本王妃不敢不從.妹妹你最新進來這王府,就從妹妹新開始吧."甯王妃道:

"從今兒個晚膳開始,就來本王妃這立規矩."

"立規矩?立什麼規矩?"周姨娘不解.

甯王妃不屑地笑了一聲,"妹妹到時候不就知道了?"

"那為什麼先要從妾身開始立規矩?"周姨娘不明,又有些不甘,"妾身自問行事無一錯處."

"無一錯處?你最近做的那些事,你當這府里的所有人都眼瞎了嗎?"

甯王妃冷冷道,毫不留情地戳穿周姨娘,"先是讓人買通魏王府下人,從一丫鬟手中買下魏王爺的香囊,用來誣陷莫安生!

再來用周氏陪嫁過來的鋪子,同蘇側妃的鋪子打對台,將王爺最疼愛的成茵郡主牽扯在其中不說,還讓外面的人看笑話,嘲笑咱們王爺擺不平後院的女人……"

被揭穿的周姨娘,還想詆口否認,插嘴道:"妾身並沒有……"

甯王妃攸地站起身,手中的茶盞大力地摔到地上.

周姨娘話還沒說完,便聽到碰的一聲巨響,有熱呼呼地液體濺到她面上,嚇得她啊地一聲尖叫.

甯王妃冷笑兩聲,氣場全開,"本王妃話都未說完,何時輪到你插嘴?

怪不得王爺讓本王妃好好管教,看來你在周府學的那些規矩,全都白學了!"

她提高音量,"李嬤嬤,去周姨娘院子里將她的衣衫拿幾套過來,再在本王妃院子里給她安排間屋子.

從現在起,不許離開本王妃院子半步!什麼時候規矩學好了,什麼時候讓她回去!"

周姨娘家里雖富貴,也見過些官家小姐太太們,可何曾見過真正的皇室貴族威儀?

甯王妃這一發怒,嚇得她兩股戰戰,再也不敢多說一句.

------題外話------

多謝5768688,arielh256的票和花

上篇:八一,報複,陷害    下篇:八三,知道了甯王夫婦的打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