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傾天下:商女為後一百二三,莫安就是莫安生   
  
一百二三,莫安就是莫安生

g,更新快,無彈窗,!

"你什麼時候知道的?"躺著說話沒氣勢,莫安生坐起身,直瞪著他.

"知道什麼?"

呵,莫安生怒了,"夜九歌!你還給我裝?"

"知道你與阿兮是一人?"夜九歌一字一字淡淡道出.

"對!"

"准備來東陵的時候!"

那麼早知道,居然還對她動手動腳?莫安生恨不得咬死他,雙眼冒火之際,突然靈光一閃,"天和與大牛失蹤的事,是不是你派人做的?為了騙我來東陵,報複我用莫安與莫阿兮的身份糊弄你?"

"沒錯!"夜九歌沒有絲毫隱瞞.

"你個混蛋!"

莫安生想起這些日子的伏低做小,火氣一沖,顧不得肚子痛,猛地朝夜九歌沖去,張大嘴就咬,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咬死個欺負人的妖孽!

夜九歌肩上一痛,任她咬著,沒有推開她.

莫安生沒咬多久就松開了.

原因是這家伙的肌肉太結實,咬得她牙齒痛.

她松開嘴,惡狠狠道:"過兩天,本姑娘就回錢陵!"

她才不會那麼傻,在身體抱恙的時候上路,自己折騰自己!

"過兩天正好是萬壽節,全城戒嚴!如果你被發現問題,我保住你是沒問題,不過…"夜九歌慢悠悠道:"大明國這次來的使臣是甯王爺,聽說他懸賞百萬銀緝拿二十三逃妾的消息,至今仍有效!"

一個又一個的信息轟得莫安生腦子發懵!

"你…你…你認出了我是誰?"她結巴道.

"嗯."

輕輕一個嗯,如驚雷,震得莫安生說不出話來!許久後,才咽咽口水:"什麼時候知道的?"

"在知道你是女子身份的同時."

"所以你是知道了之後,故意耍我?"

夜九歌唇角輕輕一勾,"阿安,這事可是你先耍的我!"

"我是有原因的!況且,是你自己認不出,關我什麼事?如果你問我,我否認了,才叫耍你!"莫安生瞪著眼.

夜九歌眨眨眼,"是你自己猜不到九哥已經認出了你,是不是也不關九哥的事?"

莫安生只覺血沖頭頂,你個大男人,這麼小心眼!

"好,不怪你,是我自己蠢!但你明知道我是女孩子,騙我來東陵不說,路上還逼著我跟你睡一塊,來了之後讓我伺候你,動手動腳的,算什麼意思?"

"動手動腳?"夜九歌突然靠近她,莫安生只得往後躲,腹部痛腰部無力,整個人一下子就後仰倒在床上.

夜九歌趁機欺身而上,雙手撐在她身子兩側,眼里閃著危險的光芒,聲音暗啞,"阿安,想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動手動腳嗎?"

莫安生整個人不好了,她伸出手撐在他胸前,警惕道:"你想干什麼?"

"示范何為動手動腳!"

"你敢!"莫安生怒道.

夜九歌雙唇向兩邊扯開,突然間帶上了幾分邪氣,臉越壓越低,魅惑道:"要不試試,看九哥敢不敢,嗯?"

眼看那綿綿氣息越來越近,莫安生傻眼,這個妖孽,真要欺負她?

這時小腹一陣抽動,莫安生靈機一動,皺著小臉"哎喲"一聲.

身上的男人果然停止了,緊張道:"阿安,你怎麼啦?哪里不舒服?"

"肚子…肚子疼…"莫安生捂著肚子,眨著眼,可憐兮兮道:"肚子疼,好疼!"

這下輪到夜九歌慌了,剛才的旖旎一下子消失,他忙坐起身,想碰觸又不敢碰觸,急道:"怎麼辦?那怎麼辦?要不要請個大夫來看看?"

"不用了,你幫我端杯熱茶來,喝點熱的下肚,會舒服一些."

"好,你等等!"夜九歌連忙起身,走到桌邊,倒了一杯茶,用手試了試,發覺茶已經涼了,道:"阿安,你等等,九哥去倒杯熱的來!"

說完急急了門,根本都忘記了可以讓下人送茶來這回事!

莫安生則長長籲了口氣,總算把那家伙給弄走了,不然他要是真親下來怎麼辦?

她看看自己一平如川的胸,覺得那家伙口味真是太重,連她這種幼齒也能下得了口!

不行,等萬壽節過後甯王爺走了,說什麼也要找個機會偷偷溜回錢陵!

不一會,門外有響動響起,看來是夜九歌回來了,莫安生馬上閉上眼,裝出一副熟睡的樣子.

然後有腳步聲輕輕地走進床邊,停留了好一陣,才熄滅燈,悄悄離去.

接著門外響起夜九歌叮囑琴心的聲音,"阿安還沒用晚膳,你去吩咐廚房備上一些.

還有,她現在不能碰涼的東西,熱水熱茶時刻備著,早上梳洗時的水,也盡量熱些."

"是,王爺."

看不出夜九歌倒有當老媽子的潛質,莫安生默默吐槽.

等到門口沒了聲音,肚子開始咕咕叫,莫安生起身喚琴心,"琴心,我肚子有些餓了,你能幫我拿些吃的嗎?"

"好的,安公子,您稍等!"

--

一夜過去,莫安生腹部的不適感減輕了許多,只是眼皮還是沉沉,精神不大好,一直想睡.

她就這麼睡著,只感覺早上模模糊糊有人在她床前佇立了好一陣,然後是琴心進來,端了碗熱粥,讓她喝了些.

後來,她一直睡,直到餓醒.

"琴心,琴心."莫安生輕喚了兩聲,沒人應她,看來是走開了.

她正准備起身,突然聽到院子里傳來耳熟的嬌蠻的聲音,"娘,您為什麼要趕霏霏走?霏霏就要在這等表哥回來!"

"你這死丫頭,說什麼混賬話?"小姜氏的聲音頗為威厲,"回去,沒娘的吩咐,不許來王府!"

"不,就不!"沐霏霏道:"霏霏知道您不想讓霏霏嫁給表哥,怕霏霏跟著表哥受苦,可那都是以前的事了!

以前國君表哥不待見表哥,現在不是已經好了嗎?還要給表哥選王妃!娘,霏霏就是喜歡表哥,您就答應女兒嘛!"

"你懂什麼?"小姜氏忽然壓低聲音,"總之有些話娘現在不方便告訴你,但你要相信,娘是不會害你的,娘一定會為你找一門富貴的親事!"

"可是娘,霏霏就是喜歡表哥…"

"這話,以後都不許再說了!"小姜氏突然厲聲道:"否則你別怪我這個做娘的狠心!"

表面上看來,小姜氏性情溫柔,沐霏霏性情嬌縱,莫安生沒想到,沐霏霏還真的被她娘給震住了,小聲咕噥兩句後,沒有再出聲.

莫安生心里隱隱有些奇怪,按理說,沐霏霏出身並不高,聽說只是個六品小官的女兒,她娘小姜氏也只是臨川候府的庶女.

如果與夜九歌聯姻,怎麼說也是沐霏霏高攀,為什麼小姜氏會極力反對呢?

難道僅僅只是因為夜九歌不受國君待見?

不過,這話說回來了,上次沐霏霏離開的時候,夜九歌明明說過沒有他的同意,不許任何人放她進來,她又是怎麼進來的?

莫安生還沒想明白,小姜氏和沐霏霏不知道又說了幾句什麼,然後聽到沐霏霏不情不願地道:"行了,娘,您別再說了,女兒現在就走了."

等兩人離開後,莫安生起身下了床,去往廚房的路上,碰到端著膳食前來的琴心,原來琴心估摸著她應該餓了,提前去廚房拿吃的了.

--

下午的時候,莫安生精神好了很多,躺得有些累,便起身在院子里走走,活動活動筋骨.

路過院門口的小姜氏看到,走進來,皺皺眉,"聽王爺說你病了,既然病了,為什麼不好好休息?"

聲音里頗有幾分嚴厲,莫安生忙道:"沐夫人,小的已經好多了!"

"既然好了,那該干什麼就干什麼去!怎麼能在這里偷懶?"

莫安生噎住,"是,沐夫人!"

小姜氏走後,莫安生打算去書房,琴心攔住她,"安公子,王爺交代要您好好休息,您還是回房吧!"

莫安生一攤手,"可我剛剛已經答應了沐夫人!"

"安公子,府里王爺最大!"琴心意有所指,意思便是不必放在心上.

莫安生聳聳肩,無所謂,在人屋簷下,誰大誰說話!反正本姑娘也沒什麼力氣折騰!

雖是這麼說,莫安生心里還是對夜九歌頗有微詞,因而在晚上夜九歌回來後,輕敲她房門時置之不理.

門外夜九歌聲音似自言自語,"九哥本想問問你,後天宮里的萬壽宴,你要是身子舒服點了,九哥可以帶你一起去.

不過看你現在還在昏睡,想必身子還是不舒服得很,既然這樣,那就算了."

去宮里?莫安生一聽來了興致,聽他後面要取消,急了,忙從床上爬起來,高聲道:"王爺,小的沒事了."

"真沒事?"夜九歌的聲音透著不信任.

"真的!"莫安生連忙打開門,見到夜九歌帶笑的桃花眼,瞬間明白自己被騙了.

她懊惱地想關上門,夜九歌伸手攔住,莫安生警惕道:"你想干嘛?"

"你現在這樣,本王能干嘛?"她對他的防備,讓夜九歌有些不滿.

"你什麼意思?"意思是等她好了,他想干嘛就干嘛嗎?臥槽,本姑娘才十三不到十四,這你也下得了口?

那黑白分明的眼里,赤裸裸將他當變態的神情,讓夜九歌有些不自在地移開眼.

確實,太小了,全身上下除了眼睛,沒有一處不小!

夜九歌敗下陣來,"行了,你好好休息,後天隨本王一起進宮!"

--

星云國使臣在萬壽節的前一天到達,夜九歌親自去城門迎接.

全城百姓,夾道歡迎.

夜九歌一身深藍錦袍,氣宇軒昂.

風澈連夜趕路,風塵仆仆,仍難掩絕代風華.

兩個風格迥異各有千秋的絕世美男,再次碰面了.

這一次,大家都用的是真實的身份!

這一刻,讓全城百姓大飽眼福!

夜九歌微笑拱手,"秦王殿下好!您遠道而來,辛苦了."

風澈含笑回禮,"九王爺好!蒙親自迎接,是本王的榮幸!"

兩人嘴角帶著笑,相互寒暄著,那場景,足以記入五國史策,供後人瞻仰懷念其風姿!

"秦王殿下,星云館里一切已備妥當,請隨下官來!"見兩人寒暄的差不多了,孫尚書開口道.

"有勞孫尚書帶路!"

孫尚書在前,兩人在後,走了一段路之後,風澈突然小聲道:"聽說莫公子在府上做客?"

"秦王殿下倒是消息靈通!"夜九歌不置可否.

風澈對他的語氣不以為然,"以九王爺的能力,星云之事想必已經知道,就不知道莫公子是否也知道這個消息?"

"不勞秦王殿下費心,阿安是本王的結義兄弟,什麼該告訴她,什麼不該告訴她,本王自有分寸!"

"聽九王爺的口氣,莫公子想來對星云之事一無所知."

夜九歌一針見血,"秦王殿下是希望本王告訴阿安,星云之事有秦王殿下的一份功勞嗎?"

風澈毫不意外的笑了,"九王爺果然消息靈通,就不知這次之後,是否還會有這麼靈通的消息網?"

夜九歌面不改色,"本王能建一次,就能建第二次,倒是秦王殿下您,辛苦布下的局卻為他人做了嫁衣裳,您甘心否?"

風澈不在意地笑笑,"這麼多年來,本王失敗過無數次,多一次不多,少一次不少!因為本王相信,最後的勝利一定是屬于本王的!"

夜九歌也笑了,"那本王在這里提前預祝秦王殿下如願以償!"

孫尚書轉過頭,"秦王殿下,星云館到了."

夜九歌站定,拱手告辭,"秦王殿下早些休息,本王就不打擾了."

"九王爺慢走!"

--

很快到了萬壽節這天.

慶典是從中午開始.

在接受完上午冗長繁瑣的祭祖儀式後,夜九歌回王府接莫安生一起進宮.

"進到宮里,一切小心,切記別亂看!時刻待在本王身邊,不要到處亂跑,要是不小心沖撞了貴人,直接報出本王的名號!"夜九歌看一眼早被皇宮景色吸引的莫安生,小心叮嚀.

"知道了,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莫安生隨口應道,眼睛卻四處飄個不停,應接不暇.

滴溜溜直轉的眼珠子,顯示著她此刻的興奮.

皇宮耶!這是她來到古代後,第一次親眼見到皇宮,誰知道下次又是什麼時候,怎能不趁這個機會,一次看個夠?

北夜皇宮同電視上看到的完全不同,帶著北夜特有的精致小巧,園林回廊,假山噴泉,姿態各異,美不勝收.

北夜的宮女,個個身形苗條,眉眼清淡,溫柔如水,一溜水紅色曳地長裙,看著十分舒服.

只不過,更讓莫安生好奇的是,穿成這樣,怎麼干活?

夜九歌雖叮囑她要待在他身邊,但他去應酬時,卻不方便帶上她,比如與甯王爺,風澈等人寒暄時.

莫安生等了好長一陣後,有些不耐煩了,小聲嘀咕抱怨:又說讓她待在他身邊,自個卻跑得沒影!

她左右瞟一眼,發覺沒人留意她,悄悄地順著長廊一直往外走.

長廊的盡頭,開著許多莫安生未見過的花朵,她想,只是在這附近,應該沒問題吧.

院子里鮮花盛開,五顏六色,燦爛繽紛,光菊花就有好幾種顏色.

有些花大如盆,有的則如同手指頭般大小.

莫安生沿著著滿園花向前走,心里猜想,這里應該就是傳說中的禦花園了.

幾株四季蘭落入她的眼里.

潔白如玉,淡雅高潔,與滿園富貴的花朵相比,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覺.

莫安生嘖嘖稱奇,蹲下身,想嗅嗅那四季蘭的清香.

忽然一陣騷動,一道熟悉的刁蠻女聲道:"你個老奴才,滾一邊去,擋著本小姐的道了!"

然後是重重的磕頭聲,卻沒有人說話,只有嗚嗚的聲音.

"煩死了,快滾!"

似乎有人站起了身,接著,"哎呀"一聲,剛剛聲音的主人,一聲尖叫.

接著是磕頭聲,接著是謾罵.

"你個老不死的,你故意的是不是?因為本小姐剛才責備你,所以你故意裝作站不穩,倒在本小姐身上,弄髒本小姐的衣裳是不是?"

嗚嗚的聲音響個不停,似在解釋,然後是被重物打中後的悶哼聲.

"打死你個老奴才!"噼啪噼啪的聲音.

莫安生待不住了.

先前那女聲一響起,她便聽出是沐霏霏的聲音,知道那個大小姐是個任性的主,以自己現在的身份與之對上,吃虧多.

但現在很明顯,沐霏霏是在欺負一個不能說話的老宮女或太監,她不能不管.

"沐小姐,既然對方都已經用磕頭表示道歉了,你是不是應該適可而止了?"莫安生從四季蘭後面站起身,淡淡出聲道.

沐霏霏暫時停了手,看了眼莫安生,皺眉想了一會,然後睜大眼,"是你?表哥居然帶你一起來參加萬壽宴?"

跪在地上的老嬤嬤也抬起頭,看向她.

莫安生隨意瞟了一眼,那是一個年約六十左右的老嬤嬤,面上全是歲月的痕跡,一雙眼渾濁卻慈祥,此刻里面帶著感激,亦有疑惑.

莫安生還未出聲,沐霏霏已沖到她面前,大力一推,將莫安生推得倒退兩步.

"憑什麼?你憑什麼讓表哥帶你進來?"沐霏霏的臉上全是嫉妒,她瞪大眼的模樣,恨不得將莫安生吞到肚子里去.

上次被她打了一巴掌的仇還未報,如今又推她?莫安生來火了,"沐小姐,看在王爺的面子上,小的尊稱您一一聲沐小姐!

不過請沐小姐別忘了,小的是王爺身邊的人,王府里的人,都是王爺管著,他想帶誰就帶誰,跟你什麼關系?"

"肯定是你個死奴才,不知用什麼迷惑了王爺,才讓王爺答應帶你來?"沐霏霏不知道為何,看到莫安生,渾身就產生戒備感,就好像本應該屬于自己的東西,突然間就會被這小子搶走一樣.

"就算是,跟沐小姐你有關嗎?"莫安生皮笑肉不笑,故意氣她,"反正咱們王爺喜歡就成."

"你…你個不要臉的!"沐霏霏氣極,沖上來伸手就想打她.

莫安生早有防備,自然不會這麼輕易就被她打到,在沐霏霏伸手的瞬間,她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用力往後一推.

沐霏霏沒想到她居然敢出手推她,一個不防間,整個人倒在地上.

"哎喲!"手擦在青石板上,磨得她生疼,葉霏霏更怒了,"你個狗奴才,居然敢推本小姐?"

"沐小姐,小的不過是自保而已!"莫安生切了一聲,誰會那麼傻站著被你打,上次是本姑娘根本沒反應過來,才會被你打了一巴掌,這次還想打,休想!

"你…你…"沐霏霏氣得小臉通紅,眼淚都在眼里打轉了,"本小姐要告訴表哥,說你個死奴才欺負我!讓他治你的罪,打斷你的狗腿,將你趕出王府!"

"那你就去試試唄!"莫安生笑眯眯道:"看王爺會不會聽你的處罰小的!"

那小人得志的模樣,快將沐霏霏氣哭了.

她心里暗恨,干嘛將丫鬟支開,自己一個人跑到這邊來,想與表哥來個偶遇,否則此時也不會被個死奴才欺負了!

沐霏霏爬起身,惡狠狠道:"你個死奴才,給本小姐等著!"說完轉身就准備去找人.

"霏妹妹,你怎麼啦?"又一道耳熟的清麗女聲驚訝地響起.

沐霏霏突然放聲大哭起來,"清姐姐,霏霏被人欺負了!"

她邊哭邊往清妃身上靠,清妃微一皺眉,身後的錦春連忙遞給她一張帕子,"沐小姐,您身上髒了,快擦一擦!"

沐霏霏一聽自己精心的裝扮髒了,忙止住哭聲,接過帕子仔細擦拭.

見她不再往自己身上靠,清妃露出和藹的笑,"霏妹妹,剛剛發生什麼事了?"

沐霏霏忙轉身,往莫安生一指,"清姐姐,那個死奴才欺負我!仗著表哥看重,剛才居然將我推到了地上."

清妃朝著她手指的方向望過去,見到站在四季蘭旁邊的莫安生,一身體面的小厮服,卻掩不住她獨特的氣質.

清妃面色微微一變,手指慢慢掐進手心里.

上次在蘭若寺里,剛開始她只是輕輕瞥了她一眼,並未放在心上,直到後來夜九歌將她抱走,躍牆而出,她才知道了她的與眾不同.

而此時,當她看清她的面容時,那黑亮的雙眸,小巧的鼻頭,尖尖的下巴,瑩潤飽滿的紅唇,絲毫不遜于禦花園里滿園鮮花的風姿與儀容,讓清妃心里隱隱生痛.

"清姐姐,你幫霏霏教訓教訓他!"沐霏霏見清妃看著莫安生不動,出起了主意,"他私闖禦花園,讓人重打他五十大板,不,一百大板,最好打死為止!"

清妃輕輕笑了,"霏妹妹,今日是國君的萬壽節,別開口閉口打打殺殺死的,觸了國君黴頭!"

沐霏霏面色刷地白了,閉上嘴,不敢再吱一聲,只雙眼狠狠瞪著莫安生,一副不會就此罷休的模樣.

莫安生聽到沐霏霏喚清姐姐,將她聲音在腦海里想了一遍,很容易就想起了那日蘭若寺里,親昵稱呼夜九歌為九歌的清妃.

她這幾日來月事,又沉浸在被夜九歌知道了身份的懊惱中,一時將那日之事給忘了.

那日聽這清妃的語氣,貌似當年與夜九歌有過一段情,然後她似乎還舊情難忘的樣子!

莫安生的八卦因子飚升,好奇地盯著清妃看.

清妃人如其名,清麗婉約,溫柔可人,大大的杏眼配上小巧的紅唇,一顰一笑都是風情.

"大膽!"清妃身邊的錦春怒喝道:"見到清妃娘娘,還不下跪?"

居然還敢盯著清妃瞧,簡直是不知死活!要不是今天是國君萬壽,早就被拖下去不知打死過幾回了!

莫安生渾然不覺自己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她連忙拱手,"小的九王爺府上莫安,見過清妃."

清妃柔聲道:"你叫莫安?進府多久了?"

"是的,娘娘,小的進府大約十來天."

十來天?清妃輕蹙眉,"你進府之前,便與王爺相識嗎?"

莫安生抬起頭,不明白她這麼問的意思是什麼.

清妃笑了一下,"本宮只是有些好奇,倘若不是先前就認識,能在短短時間內獲得九王爺的寵愛,實在太讓人意外!更何況九王爺這十來天,都忙著國君萬壽節的事情."

那話里的意思很明顯,如果不是先前認識,能在十幾天內得到夜九歌的信任,中間肯定有問題!

這個清妃,看著溫柔,倒是犀利得很!莫安生道:"娘娘猜得沒錯,小的先前確實因故與王爺有過幾面之緣."

"哦,什麼時候的事情?"清妃裝出好奇的樣子.

莫安生為難道:"這個涉及到王爺的事情,小的不敢自作主張泄露,實在是抱歉!要不這樣,等小的問過王爺,如果他同意了,小的再抽時間專門講給娘娘聽可好?"

清妃的手握得更緊了,面上卻笑得更溫柔,"本宮不過是好奇隨口一問,你不必當真."

她此時瞟到跪在花壇邊地上的老嬤嬤,忙走過去,親自扶起她,"啞婆婆,您快起來,本宮跟您說過好多次了,您腰腿不好,沒人時,不必多禮."

"嗚嗚,"啞婆婆慌忙掙脫清妃的手,生怕自己身上髒,弄髒了她的衣裳.

清妃似乎已經很習慣,對錦春道:"錦春,你送啞婆婆回去."

然後又轉過頭,對著莫安生和沐霏霏道:"莫安,你在這耽擱也有一會了,快點回去侍候你主子吧.霏妹妹,陪本宮一起走走."

沐霏霏本想告狀說那個啞婆婆剛剛想故意弄髒她的衣服,如今見清妃與之相熟,便不敢出聲,順從地走到清妃身邊,扶起她一只手.

"娘娘,沐小姐,您們慢走,小的告辭了."

莫安生走後,清妃狀似無意地問起了剛才起沖突的原因.

沐霏霏趁機添油加醋,"清姐姐,霏霏也不知道那個莫安怎麼回事,霏霏本來只是站在那里賞花,那個莫安突然跑出來,撞到了啞婆婆.

霏霏讓他道歉,他不肯,霏霏跟他據理力爭,他就將霏霏推倒在地上."

"這麼說來,是他有錯在先了?"

沐霏霏忙點頭,"是啊,清姐姐,您就是太心善了!那個莫安仗著有表哥撐腰,根本不將別人放在眼里.

一個大男人,整天圍在表哥身邊打轉,也不知表哥瞧上他哪點了,上次還為了他,將霏霏趕出王府!"

沐霏霏說到最後,忍不住抱怨起來.

"上次?什麼時候?發生了什麼事?"

"十來天前吧,就是表哥病愈後進宮的那天,霏霏奉外祖母之命,去王府送口信給表哥,後來在書房里見到了那個莫安,說是新進府侍候表哥的.

清姐姐你也知道的,表哥這麼多年來身邊一直沒有伺候的丫鬟,霏霏一見到那莫安的樣子,心里就覺得不舒服.

怕府里的下人,故意選了個這樣不男不女的少年過來,帶壞表哥,當時就想將他趕走.

結果表哥回來,罵了霏霏一頓,還將霏霏趕出了王府."

"霏妹妹的意思,那個莫安不是什麼好人了?"

"肯定不是好人!"沐霏霏略拔高音量肯定道,而後一撅嘴,略帶委屈,"所以剛才霏霏才想讓清姐姐教訓他的."

"霏妹妹想教訓她,機會多的是."清妃微笑道:"比如今日."

沐霏霏疑惑道:"清姐姐的意思是?"

"如今有九王爺寵著她,又是國君萬壽節,若做出什麼太過出格的事情終歸是不好,不過,讓她小小的出出丑,讓國君和九王爺無可指責,倒不是什麼難事!"

既能讓那莫安出丑,又能不被指責?那實在太好了!沐霏霏雙眼冒光,"清姐姐,你快告訴霏霏,怎麼做?"

"你附耳過來."

沐霏霏將頭靠進去,清妃對著她耳朵低語了幾句,她邊聽邊點頭.

末了,興奮道:"多謝清姐姐指點."

"對了,霏妹妹,"清妃伸手撫了撫頭上發髻,"等會當著外人的面,可別再喚本宮清姐姐,該喚清妃娘娘,免得讓人懷疑臨川侯府的規矩教養."

"是,清姐姐,霏霏知道的."沐霏霏笑得渾然不覺.

清妃一垂眼眸,沒有再說話.

莫安生順著長廊往回走,還未到,便看到夜九歌朝她走了過來.

在見到她的刹那,面上神情明顯放松,不過仍是皺著眉,聲音些許嚴厲,"阿安,跟你說過別到處亂跑!"

莫安生不滿道:"你一直陪著別人聊天,我很無聊的好不好,而且我就走開了一小會!"

接著又小聲嘀咕道:"我又不是小孩子,還怕我被人拐走或走丟不成?"

夜九歌無奈搖搖頭,笑了,笑容里帶著幾分寵溺,"走不走丟本王不清楚,不過怕你被人拐走倒是真的!"

莫安生呸了一聲,瞪他,"笑什麼笑?除了你,我何時被人騙走過?"

炸毛的樣子,讓夜九歌忍不住想伸手摸摸她頭頂.

"莫公子,好巧啊!"

莫安生一抬頭,風澈那張不食人間煙火的容顏,出現在眼前,眉眼如畫,溫潤如玉.

兩大美男合體,引來不少人惻目,特別是那些穿著水紅色長裙的宮女,一個個雙眸含春,臉蛋上比抹了胭脂還動人.

"莫安參見秦王殿下!"

"莫公子不必多禮!"風澈嘴角含笑,如春風般動人,"難得能在他鄉遇到故人,實乃人生一大幸事!"

他話音一轉,"不過莫公子倒是神通廣大,這種場合也能來參加."

莫安生呵呵笑道:"這都是托九王爺的福."

"原來是九王爺帶你來的."風澈似乎恍然大悟,"不過莫公子這身打扮,似乎有些…"

莫安生瞧瞧自己身上的小厮服,"今日莫安是九王爺的隨從."

"隨從?"風澈輕輕笑了,"本王聽聞莫公子做了九王爺的隨從,本來是不信的,如今莫公子這一親口承認,讓本王十分可惜."

"呵呵,事出有因."莫安生陪笑道,不願多做解釋.

"倘若莫公子願意跟著本王,本王必定以上賓禮待之!"風澈透明的清亮眸子,帶著幾分認真盯著莫安生,"莫公子可否願意考慮一下?"

"秦王殿下,當著本王的面,挖本王的人,是不是太不將本王放在眼里了?"

夜九歌不等莫安生做出反應,語氣慵懶地打斷二人,"而且阿安對本王可謂忠心耿耿,至死不渝!怎麼舍得離開本王是不是?"

他睥了一眼莫安生,眼里危險十足,似乎在說'你敢答不是試試?’

至死不渝?莫安生抖了抖,干笑道:"謝秦王殿下抬愛."

雖然沒有直接答是,但也等于間接拒絕了風澈的提議,夜九歌哼一聲,算你識趣!

"九王爺,秦王殿下,原來兩位都在這里,讓本王一陣好找!"一道戲謔的男聲響起,聲音清亮.

莫安生渾身一凜,小手忍不住捏緊.

"甯王爺好."夜九歌不著痕跡地瞟一眼莫安生,吩咐道:"先前本王交待你的事,該去辦了."

先前交待的事?莫安生立馬醒悟過來,垂頭拱手,"是,王爺,小的這就去!各位王爺,小的先告退了."

甯王爺是從莫安生的後面來的,他先是看到了夜九歌和風澈,後來才留意到莫安生,只覺得那背影有些眼熟.

"那位是?"甯王爺盯著莫安生的背影,隨口問了一句.

"本王的隨從."夜九歌隨意答道,而後微笑道:"甯王爺,秦王殿下,兩位初次見面,容本王為兩位作介紹.

甯王爺,這位是星云國的秦王殿下,秦王殿下,這位是大明國的甯王爺."

"久仰久仰!"風澈與甯王爺兩人似乎是第一次見面般,拱手示意.

走到遠處的莫安生,籲口氣,手慢慢松開,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相談甚歡的三人.

她不懼見到甯王爺,但以她現在的實力,她根本護不住莫宅里的眾人,就像當初她沒法護住如玉一樣.

想到如玉,莫安生的心,忍不住劇痛.

如玉,你等著,當初害你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這一天,我不會讓你等太久的!

到了用晚宴的時辰.

莫安生回到了夜九歌身後.

北夜國君夜冥坐在高高的龍座上,兩邊是他的皇後貴妃,還有幾個得寵的皇子公主.

先前在禦花園里見到的清妃赫然也在列.

兩邊下首,一邊是北夜國大臣,一邊是四國使臣.

夜九歌坐在下首第一位,正對面的是大雍國的太子,接著是甯王爺,葉耶國大皇子,風澈.

莫安生不想看到甯王爺,也不想讓他看到她,往夜九歌身後一站,倒是擋住了全部的視線.

------題外話------

感謝5768688,可可大米的票票~

--

上篇:一百二二,突來月事    下篇:一百二四,女子身份當眾被揭穿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