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傾天下:商女為後一百二一,原來九哥就是夜九歌!   
  
一百二一,原來九哥就是夜九歌!

g,更新快,無彈窗,!

"老奴在!"曲大管事在書房門口恭敬道.

"你們一個二個安的什麼心?為什麼將個兔兒爺似的男人放在表哥書房?是不是存心想讓表哥學壞?"

沐霏霏指著莫安生,對著曲大管事大聲指責,"立馬將他趕出王府!"

兔兒爺?你才兔兒爺,你全家都兔兒爺!莫安生在心里呸了一聲.

曲大管事為難道:"這…表小姐,此事須王爺回來定奪,老奴作不了主!"

"一點小事都不會辦,你這樣的奴才要來有什麼用?"沐霏霏因為曲大管事的推脫更加惱火,"等表哥回來,本小姐讓他將你遣送回鄉!"

她以為此話會嚇著曲大管事,哪知他仍然保持彎腰低頭的姿勢,一動不動.

沐霏霏氣呼呼地道:"你們不敢將他趕出去,本小姐親自趕!"

她伸手指著莫安生,尖叫道:"你,現在滾出王府!"

莫安生低下頭,小聲道:"表小姐,小的聽王爺吩咐."

沐霏霏臉都氣紅了,"看來表哥平時對你們太寬容,才讓你們忘了尊卑,忘了本分,連主子的話都敢不從!今日就讓本小姐,好好教教你們什麼是尊卑!"

她走到莫安生面前,高揚著下巴,"你,抬起頭來!"

莫安生抬起頭.

啪!一巴掌狠狠打上她的臉,她的臉被大力扇得扭向一邊,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痛.

在沐霏霏的第二巴掌就要扇過來的時候,發懵的莫安生下意識就伸手抓住她,將她往後一推.

"你居然敢推我?"沐霏霏不敢置信,她不僅巴掌落了空,還讓個奴才推了?

沐霏霏更加生氣,她朝身後一吼,"春蘭夏蘭,給本小姐抓住他,本小姐一定要狠狠教訓教訓他!"

"是,小姐!"

兩個丫鬟邊應道邊上前,她二人有些功夫在身,莫安生反抗不過,很快被抓住左右胳膊,左邊那個春蘭還狠狠掐了她一把.

"表小姐!萬萬不可!"曲大管事與褚先生反應過來後,急忙阻止.

沐霏霏根本不理會,走到莫安生面前,冷笑著揚起了右手!

"住手!"書房門口傳來一聲怒喝.

"參見王爺!"

莫安生愣愣地看著走進來的男子.

夜九歌走到莫安生面前,看到她面上的巴掌印,臉色陰沉如墨,氣勢駭人,手一揮,春蘭夏蘭捏著莫安生胳膊的手腕咔嚓一聲,兩個丫鬟痛得倒地尖叫.

"給本王丟出去!"

"是!王爺!"阿歸一揮手,不知從哪出來兩個小厮,扯起地上的春蘭夏蘭.

房間里頓時沉靜,沐霏霏還未從見到夜九歌的驚喜中清醒過來,自己帶來的丫鬟,已被折斷手腕扔了出去.

"表哥!"沐霏霏委屈道:"是這個奴才先欺負霏霏,不信表哥看看,霏霏的手腕都被他捏紅了."

她邊說邊將衣袖折起,露出如玉凝脂,伸到夜九歌面前.

曲大管事和褚先生不自在咳嗽兩聲,移開眼.

夜九歌的眼,未離開莫安生的臉分毫,冷聲道:"來人,送表小姐回去,以後沒有本王的吩咐,誰也不許放表小姐進王府!"

沐霏霏不敢置信的瞪大眼,"表哥,你怎麼能這樣對霏霏?霏霏是奉了外祖母之命,請表哥明日過府一聚!"

"還要本王說第二次嗎?"夜九歌冷眼瞟了曲大管事幾人一眼.

"是!王爺!"幾人背脊一凜,顧不得什麼男女主仆之別,半推半拉將沐霏霏請出了王府.

"表哥,表哥!"沐霏霏不甘願的呼喚,在王府里響了好久才散去.

莫安生被夜九歌是北夜國王爺的消息,給打擊到了.

她想起在大明國時,丁老板同他說過的北夜國傳聞:北夜國九王爺夜九歌,文韜武略無一不精,聰明善戰又足智多謀,暗地里人稱北夜王,十三那年臨危受命,被派去平息暴亂,功成回京後,功高蓋主反被圈禁,自此性情大變,而後開始游蕩五國.

九爺,九哥,原來就是傳說中的夜九歌!那個她先前腹誹的不事生產的二世祖,不受待見的倒黴蛋王爺,就是夜九歌!

怪不得他永遠一身黑衣,常年在路上趕路的人,黑衣是最方便的.

怪不得他一時大明,一時星云,常常神出鬼沒的.

怪不得他將自己扔在東陵城外,又用這種方式進入王府!

不過…

"傳聞不是說你日日流連青樓酒坊,不務正業,醉生夢死嗎?你身為北夜王爺,為何能在星云有那麼強大的勢力?

從星云前來北夜的途中,為何從不住客棧?還有,先前那個表小姐,口口聲聲說你病了,什麼意思?"

莫安生直接問出心中疑惑.

夜九歌面上露出一絲激賞的笑容,"前面兩個問題,有時間我慢慢告訴你,後面兩個問題,我現在可以告訴你."

他輕輕一拍手,對著書房深處輕輕道了一聲,"出來吧."

正對著書房的木牆突然向左緩緩移開,里面走出兩人,"見過王爺."

莫安生呆若目雞.

那兩人,除了氣度外,樣貌身形包括聲音,無一不與夜九歌和阿歸一模一樣!

而那氣度,或許是因為此刻是對著夜九歌,故意收斂了的緣故.

"明白了吧?"夜九歌微笑看了莫安生一眼後,對二人點點頭,"下去吧!"

"是,王爺!"兩人迅速消失在莫安生面前,木牆緩緩恢複原狀.

"你不住客棧,是因為這兩人用你的身份在東陵現身,怕被人發現,所以掩人耳目?病了也是一樣的解釋?"

夜九歌點頭道:"沒錯,按原行程,我應該在三天前回到東陵."

他沒有說出原因,莫安生卻是知道的,是因為錢陵睛蓮樓之事,耽擱了.

莫安生一時還有些消化不了,倉促間問了個很傻的問題,問完後才罵自己蠢,"那以後,我怎麼稱呼你?"

"當著外人面,自然喚我王爺了,不過私底下,比如現在,你繼續喚我九哥."夜九歌沖她曖昧一眨眼.

是九哥,還是九歌?不管怎樣,都太顯親昵,莫安生干笑兩聲,"我還是喚您王爺好了."

夜九歌不置可否,然後朝她招招手,"過來!"

"干什麼?"

待她走進後,夜九歌突然伸手撫上她的臉頰,語含憐惜,溫柔道:"痛嗎?"

莫安生立馬不好了,她將頭一扭,試圖擺脫他的手掌,"不痛了."

夜九歌卻用只一只手固定住她的頭,將她的臉擺正,低聲道:"不要動!"

這樣一來,兩人面對面,靠得有些近,氣息一交纏,莫安生感覺到自己從耳朵到臉,都開始熱了.

她屏著呼吸,一動不敢動,不知道他要干什麼.

夜九歌松開手,從袖中掏出一物,一打開,一股清涼的香氣撲鼻而來.

他用手指取了一些,輕輕塗在她臉頰上.

莫安生面上因曬傷帶來的灼熱感,頓時減輕不少.

因為要塗藥的關系,夜九歌的臉離她的臉越來越近,呼吸落到她的臉上,脖子里,十分不舒服.

還有他抹藥的手,溫柔得不像話.

莫安生不自在地咽咽口水,"王爺,我自己來."

"噓,別動,很快就好了."耳邊響起的聲音溫柔如水,輕柔如風,鑽到耳朵里,癢癢得讓人難受.

莫安生不敢再出聲了,閉上眼,只盼他快點將藥抹好.

溫柔觸摸著的手指,不知何時捏住了她小巧的下巴,對面男子的氣息,鑽到了她的雙唇間.

莫安生驚得張開眼,看著他突然間晦暗不明的眼神,大驚失色,"王爺…"

那幽幽氣息掃過他的下巴,對面男子盯著莫安生的眸色更暗,唇邊蕩開一抹邪笑,"阿安,這樣一細瞧你五官,發現實在生得好不說,又莫名覺得有些眼熟."

莫安生心頭大跳,勉強扯開唇角,"王爺,您…您真愛說笑."

"是嗎?"對面男子微一挑眉,不置可否.

莫安生猛點頭,趁機讓下巴離開他的手指,"王爺,您剛回來,肚子餓了沒?要不讓小的去讓人送點吃的來?"

夜九歌收回手,站直身子,似笑非笑地睥他一眼,"看來阿安進入角色倒是很快."

"什麼意思?"莫安生眉心一跳.

"你既以入府為奴,以後就是本王的貼身小厮,本王的起居飲食,自然得照顧周到."

"入府為奴?我什麼時候入府為奴了?不是為了避人耳目,才扮成王府里的下人的嗎?"莫安生忍不住瞪大眼,"何況我又沒簽賣身契!"

"我北夜規矩,去到牙行視為自動賣身,無需賣身契!"

"你騙我的吧?這怎麼可能?"莫安生不信.

夜九歌笑了,桃花眼中星光閃閃,"阿安果然不好騙!不過,阿安你心里想必清楚,以本王的能力,偽造一張賣身契,應該是不成問題的."

莫安生明知道他是故意逗她,還是忍不住生了惱意,氣呼呼地看著他不說話.

"不過,倘若阿安能在接下來的兩個月,哄得本王開開心心的,伺候得本王舒舒服服的,賣身契的事情,就這麼算了."

夜九歌含笑說完這句,在莫安生正要發怒的時候,突然俯低身子靠近她,眼神里是從未有過的認真,"倘若不能,本王說不定就當真了."

莫安生喉間的'憑什麼?你想得美?’幾個字,硬生生咽了下去.

那眼中的危險與認真,讓莫安生意識到:他不是在跟她開玩笑!

莫安生咬著唇,在心里將夜九歌罵了數十遍後,才長長吐出一口氣,"如果接下來兩個月,我乖乖做你小厮,你是不是會幫我將天和救出來?"

"當然!"

"好!我答應你!"

莫安生一咬牙,應下了,心中道:本姑娘當初能從大明國甯王府跑掉,就不信不能從你這鬼王府跑掉!等程天和找到後,看本姑娘如何收拾你!

夜九歌突然笑得燦爛如花,吊著嗓子道:"小安子,伺候爺去用膳!"

"是,王爺!"莫安生低頭應道的瞬間,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在她初來乍到的份上,當天夜九歌並沒有為難她,簡單用了膳,便讓她回房歇息了.

莫安生之前折騰了大半個月的疲勞還沒緩過來,也還暫時沒有為人小厮的自覺,一睡就睡到了日上三竿.

她舒服地伸個懶腰,睜開眼看著陌生的環境,憶起自己不是在星云國的莫宅,而是在北夜國的九王爺府,不是主子莫安生,而是那個混蛋妖孽的小厮,小安子!

夜九歌昨日的話突然跳進她腦海,莫安生從床上一躍而起,來不及梳洗,直奔夜九歌房間.

房間門關著,莫安生深呼吸兩下,輕輕敲了敲房門,"王爺,您在嗎?"

沒有聲音.

院子里負責打掃的小厮,恭敬向她行個禮,"安公子,王爺一早出去了,留話讓您在屋子里好好歇息,晚上等他回來!"

莫安生滿頭黑線!

安公子?這什麼稱呼?在屋里好好歇息,晚上等他回來,這什麼話?她是被他圈養的姬妾,不,小倌嗎?

"我知道了,謝謝你,阿虎."莫安生掩住情緒,"還有,我叫莫安,你可以叫我莫安,或阿安."

"安公子,這是王爺吩咐的!"阿虎又行了個禮後,繼續打掃.

"咕…"莫安生正要腹誹夜九歌一番,肚子卻在此時傳來咕咕聲,她摸著肚子,不好意思道:"阿虎,請問廚房在哪里?"

"安公子,您先回房等著,小的去給您端來."阿虎轉身欲走.

"那哪里打水,我剛起,還沒有梳洗!"

"小的一起送來."

莫安生還想再問,阿虎已走了老遠,她一聳肩,回了房.

--

夜九歌一大早,帶著阿歸來了臨川侯府,他的外祖姜家.

姜家大家長,現在的臨川侯姜云海,帶著嫡親二弟姜云湖,庶出三弟姜云河,還有一眾成年子侄孫子輩男丁,站在大門口迎接夜九歌.

"見過九王爺!"

"大舅二舅小舅,不用多禮!"夜九歌上前扶起幾人,又對著他們身後道:"各位表哥表弟小侄們,都快快請起!"

"謝九王爺!"

禮畢後,臨川侯道:"九王爺,你外祖母等你多時了,隨老夫一起進去吧."

"是,大舅!"

榮華院里,夜九歌的外祖母阮氏等得脖子都長了,對長媳臨川侯夫人,二媳童氏,三媳顏氏,兩個女兒大小姜氏,還有幾個孫女曾孫女的逗趣,完全心不在蔫.

站在院子外候著的阮氏的貼身嬤嬤江嬤嬤,一見到臨川侯的身影,立馬高聲道:"老夫人,來了!"

阮氏一聽,立馬來了精神,不顧自己近七十的高齡,就想起身下榻去房門口迎接.

臨川侯夫人連忙按住她,"娘,您千萬別下來,被九王爺看到,會心疼的!"

"就是就是!"一旁的童氏顏氏連忙勸道,"被老爺知道了,會訓媳婦不懂事的."

阮氏這才作罷,只坐起了身,焦急地等著夜九歌的到來.

"外祖母,小九來給您請安了!"人未到,歡快的聲音先到.

阮氏瞬間老淚縱橫,淚水順著滿是皺紋的臉,滴到了衣襟上.

夜九歌一進門,看到坐在正中淚流滿面的阮氏那張慈愛的臉,頓時紅了眼眶.

他快走兩步,走到阮氏面前,跪到她腳邊,哽咽道:"外祖母,不孝外孫小九,來看您了!"

阮氏年紀大了,眼睛已不大好使,她伸出干枯的雙手,顫抖著撫上夜九歌的臉,從眉毛摸到下巴,邊摸邊哭,"小九,我的小外孫小九,我可憐的小九兒…"

摸完後,將他摟在懷中,輕輕摸著他的頭,悲從中來,"小九,這些年來,讓你受委屈了!"

說著忍不住提高音量,"都是那個混賬東西,才害得我的小九有家不能歸,有能力不能施展,只能一日日虛度年華!"

屋子里的人齊齊變了臉色,臨川侯皺著眉,"母親,您慎言!"

"怎麼啦?既然做得出這樣殘害親兄弟的事,還不能讓老身說嗎?"阮氏的脾氣上來,怒道:"老身就是要說,你讓那個小畜生,將老身抓走啊,打死也行,關監禁也行,老身只要還有一口氣,就要罵醒那個小畜牲!"

阮氏一發脾氣,屋里的人都不敢吱聲了.

夜九歌拉著阮氏的手,笑道:"外祖母,大舅還說您身體不好,讓小九不要惹您生氣!現在見您這樣,知道是大舅多心了,小九覺得您就算活到一百歲,肯定還是健健康康的."

"你啊你,這嘴就會挑好聽的說,跟小時候一模一樣!"阮氏發怒的臉繃不住,浮起笑意,白了他一眼.

"外祖母,小九跪得膝蓋都疼了."夜九歌抱著阮氏撒嬌.

"快起來快起來,真是的,"阮氏一聽他說膝蓋痛了,急了,埋怨道:"都這麼大個人了,不這懂得照顧自己.

外祖母不讓你起,你不會自己起來?還是故意跪著,要讓外祖母心疼?"

"娘!"臨川侯夫人嫉妒道:"您看您,九王爺一來,將咱們大伙全都給忘了!"

阮氏明白她是在哄自己開心,順著道:"小九,跟各位舅母姨母打聲招呼."

"大舅母,二舅母,小舅母,大姨母,小姨母,九歌給您們請安了!"夜九歌拱手道.

"不敢當!不敢當!"幾人紛紛側身,"見過九王爺!"

幾個表妹侄女,見到驚為天人的夜九歌,紛紛紅了臉,嬌聲道:"見過九王爺!"

沐霏霏走到夜九歌面前,嬌羞一低頭福了福,柔聲道:"表哥,別來無恙."

這語氣與神情,渾然沒將昨天被趕出王府的事放在心上.

夜九歌淡淡嗯了一聲,面上表情沒有絲毫變化.

阮氏不疑有它,歎了口氣,"自從你小姨父三年前去世後,你小姨母和霏霏在沐府的日子越發艱難.

你小姨母雖不是外祖母親生,也是養了十幾年的,要說沒有一點感情是不可能的.

霏霏小時候乖巧懂事,眼看她因為守孝,到了說親事的年紀也沒說到一戶好人家,外祖母不忍心她們繼續在沐府被蹉跎,兩個月前讓你大舅將她們接回了府."

夜九歌贊同道:"外祖母,您做得對!咱們姜家出去的人,自然不能讓外人欺負!"

阮氏意有所指,"是啊,咱們姜家幾十年,從沒受過外人的所,受的都是自家人的氣!"

"咳咳…"臨川侯咳嗽兩聲.

沐霏霏的娘親小姜氏笑著道:"母親,妗兒雖不是您親生,可妗兒一直當把您當成是親生母親!女兒在外面受了罪,自然得回來,求您老人家作主!"

本來是打趣的話,又讓阮氏紅了眼眶,"可憐的姮兒,臨死不知受了多少罪,老身一想起,這心里就痛得刀割似的!"

阮氏口中的姮兒,是夜九歌的母後,先皇後姜姮.

大姜氏忍不住白了小姜氏一眼,小姜氏自知說錯了話,忙轉移話題,"母親,您上次不是說,九王爺府上連個女主人也沒有,也不知照顧得周不周到.

要不這樣,妗兒閑著也是閑著,不如讓妗兒去九王爺府上,幫他打點一下起居,等王妃進了府,妗兒就功成身退!"

小姜氏因是庶女,小時候為了討阮氏歡心,照顧人很有一套,阮氏一聽,就有些心動.

夜九歌忙拒絕,"外祖母,小姨母,小九多謝您們的疼愛,現在府上照顧得挺好的."

他這一說,阮氏反而更不放心了,想著他這些年來不知受了多少委屈,來到姜府卻仍跟小時候那般,從不說一個苦字.

阮氏臉一板,"這事外祖母做主了!妗兒,你回去收拾一下,晚上小九回去的時候,你跟他一起回王府!"

夜九歌求救地看了一眼臨川侯.

臨川侯硬著頭皮道:"母親,國君一向不喜咱們與九王爺走得太近,您這樣做,不是讓九王爺和三妹為難嗎?"

阮氏重重哼了一聲,"小九今年都十九了,誰家男子這般大,不是都嬌妻愛子其樂融融?

可小九還是孤苦伶仃一個人,有家歸不得,日日在外游蕩,如今難得回來,這次說什麼老身也要為他找個王妃成家!

那個小畜牲要是敢再為難小九,老身就撞死在宮門前,讓天下人指責他的不孝,讓他死了無顏見曆代國君!"

"母親!"臨川侯無奈道:"國君前些日子已經說了,等他萬壽節過後,就幫小九選個王妃,年底前擇個良辰吉日過門,您何苦還要提這事?"

"老身信不過他!"阮氏不客氣道:"再說了,就算萬一是真的,這王府多年沒有女主人,肯定有許多不周到的地方,妗兒先過去打點一番,以後王妃進了門,不用操心,只負責一心侍候小九,盡快生下麟兒,不是更好?"

一番話,說得合情合理,沒人能反駁.

臨川侯投了個無可奈何的眼神給夜九歌.

"好了,這事就這麼定了,誰也不許再提!誰提老身跟誰急!"阮氏雖年歲大性子和善,卻是個有脾氣的,認定了的事,一定要堅持到底.

"是,母親,兒子(媳婦/女兒)知道了!"

夜九歌陪著阮氏說笑一陣,見她面露疲色,哄她睡下後,同臨川侯去了書房.

"大舅,這些日子一切可安好?"臨川侯性子正真,夜九歌自小敬重他.

"九歌,"私底下,臨川侯喚他九歌,"近來朝中的變動,你可有聽說過?"

"大舅指的是什麼?"夜九歌沒有直說,而是反問道.

臨川侯眉頭深鎖,"自七年前那件事後,老夫和你二舅分別辭了太子太師和大理寺卿之職,你外祖父當年一些得意門生,也紛紛辭官隱退,只你小舅還掛著個翰林院編修的閑職.

半個月前,朝中傳來消息,說國君打算重新啟用老夫和你二舅,包括當年退隱的那些叔伯們.

你那些叔伯們悄悄派人前來問話,想讓老夫拿個主意!九歌,這事你怎麼看?"

"大舅,您怎麼想的?"

"老夫今年已五十,在官場二十幾載經曆過各種風險,這幾年來修身養性,早已看淡一切!

只是幾位表哥和小舅,剛到而立之年,還有那些叔伯們,當年辭官隱退,實屬無奈,老夫也希望他們能重返朝堂,一展所長."

臨川侯歎口氣,"可是國君性子天性多疑,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老夫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他會有太大的改變!到時候再出什麼事,可沒人能保住他們了."

夜九歌沉默片刻,"這一切都是九歌的錯!"

"傻孩子!這怎麼能怪你?"臨川侯拍拍他的肩,"不是你也會是別人,要怪只能怪命運弄人!"

夜九歌苦笑一聲,沒有再說話.

臨川侯沒有再繼續,轉了話題:"聽說國君讓你負責此次萬壽節四國使臣事宜?"

"是的,大舅!"

"你小舅前些日子也被派去跟進此事,午膳後老夫讓他先跟你將相關事宜講解一下,免得你明日去禮部的時候,兩眼一抹黑抓瞎!"

"謝大舅!"

"你外祖母年歲大了,睡得淺,估摸著這個時候快醒了,咱們馬上過去,免得她老人家醒了,見不著你,又要鬧了!"

"是,大舅!"

臨出門前,臨川侯忍不住又道了一句,"九歌,剛剛的事,老夫會回那些叔伯,讓他們自己做決定,你小舅和表哥表弟們,老夫也會睜只眼閉只眼不過問,一切順其自然.

你也是,既要謹慎,也要放寬心,萬一國君這次,是真心想改變呢?"

"九歌明白的,大舅!"

在阮氏的殷勤挽留下,夜九歌在姜府用了晚膳,又逗留了好一陣,才帶著小姜氏以及她身邊的嬤嬤一起回了王府.

王府里,莫安生依著夜九歌的吩咐,用完晚膳後,便在自己房間等他回來.

等著等著,夜越來越深,莫安生眼皮越來越沉,不由自主趴在桌上睡著了.

夜九歌回來後,見她屋里還點著燈,輕輕推開門,看到了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莫安生.

嫩白小臉被燈火映得微紅,因睡覺的姿勢擠在一起,看起來肉乎乎的,輕易讓人生出想捏一捏的想法.

嫣紅的小嘴微微啟著,瑩潤飽滿,讓人忍不住想咬一口,試試那滋味是不是想象中那般甘甜.

夜九歌的手,不受控制地撫上了她的臉頰.

手感滑膩嬌嫩,他稍微用力捏了捏.

熟睡中的莫安生,輕輕皺眉,發出貓兒一般的輕哼.

夜九歌輕笑出聲,然後他的手,順著莫安生的面頰慢慢滑向她的唇,大拇指忍不住輕輕摩挲.

莫安生不安地扭動.

夜九歌怕弄醒她,不舍地收回手,將她抱起身.

"看著是養好了些,怎麼還是那般輕?"夜九歌小聲嘀咕,然後唇邊扯出笑意,"既然跟在了九哥身邊,就讓九哥將你養成一頭小肥豬."

懷中的小女子似乎聽到了他的自言自語,靠在他肩上的頭蹭了蹭,小動物般的溫順,讓夜九歌眼里越發溫柔.

真想就這樣抱著她,讓她在自己懷里睡一晚上!

夜九歌不舍地將她放到床上,坐到床邊看了許久,才回了自己房間.

早上莫安生是被敲門聲驚醒的,"安公子!安公子!"是阿虎的聲音.

莫安生揉揉眼,起身開門:"什麼事,阿虎?"

"王爺讓您去伺候他更衣!"

更衣?一個大男人,居然還要人伺候更衣?

好吧,這是萬惡的舊社會!

可她哪會更什麼衣?自己能將自己搞定,已經很不錯了!

莫安生覺得自己在這古代,實在是越混越差!

從最開始有人伺候,到沒人伺候,到現在居然要伺候別人!

都是夜九歌個妖孽的錯!莫安生嘴里小聲咒罵,腳下卻不敢怠慢,快速去了夜九歌的房間.

"見過王爺!"

"小安子,來啦?"夜九歌身著中衣,披散著頭發,懶懶靠在床邊,看到莫安生,眼里光芒一閃而過,"快過來幫本王更衣."

"是,王爺."莫安生心里咬著牙,面上卻恭敬道.

夜九歌要穿的衣裳已經擺在一邊,莫安生瞧了瞧,忍不住又在心里吐槽,不過就一件外衫,就非得要折騰她嗎?

她認命走到床邊,拿起衣衫,對靠在床邊的夜九歌道:"王爺,請起來更衣."

夜九歌懶懶嗯了一聲,緩緩站起身.

這般面對面站著,莫安生才驚覺自己的渺小,居然連他的下巴也不到,實在太可惡了!

"王爺,請抬手!"

夜九歌依言抬高雙臂,莫安生走到他身後,先套上左邊胳膊,再套上右邊胳膊,很順利的套在他身上.

"小安子,昨晚睡得好嗎?"

"挺好的,王爺!王爺您呢?"

夜九歌輕輕嗯了一聲.

莫安生被他一問,突然想起昨晚自己明明是在桌邊等他回來,後來睡意來了,就趴在桌子上睡著了,什麼時候上的床?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

她大約想了想,想不起來,便懶得再想,專心同夜九歌穿衣.

衣服是套好了,系腰帶,就有些麻煩.

莫安生人小手短,幾乎將臉貼在夜九歌胸膛上,才勉強將腰帶圍在了他腰間.

清爽好聞的男子氣息鑽入鼻內,莫安生面上一熱,慌忙退開.

腰帶是擺正了位置,但如何扣上,莫安生摸索許久,也摸不著門道,急得她差點冒汗.

"怎麼這麼笨手笨腳的?系個腰帶也不會."明明是譴責的聲音,偏偏讓人聽出寵溺的味道.

同時,一雙大手,分別抓住了莫安生一雙小手.

莫安生渾身一僵,差點想用力甩開.

"別動!"夜九歌手下一用力,"這種事,手把手教最快!"

手心里的溫度燙得莫安生直哆嗦,偏偏夜九歌不緊不慢,將她的手指頭一個一個摸了個遍,嘴里道:"這樣,對,沒錯,就是這樣…"

等腰帶系好後,莫安生覺得自己的臉紅得可以煮雞蛋了.

她垂著頭,生怕夜九歌看到她的臉笑話她,于是便看不到此時夜九歌微挑著嘴角,露出得逞的笑.

"過來,幫本王梳頭!"夜九歌不知何時走到梳妝台,對仍站在原地的莫安生命令道.

莫安生撇撇嘴,走了過去.

梳頭這件事,幫自己倒是能梳得得心應手,幫別人梳,可比穿衣服難多了.

夜九歌的頭發又黑又滑,莫安生弄了許久,頭頂上那個發髻還是歪歪斜斜的,而且梳的過程中,貌似不小心,用力過大,扯了他不少頭發下來,惹來他幾聲悶哼聲.

莫安生垂著眼,不敢與鏡中的夜九歌對視.

到最後,夜九歌也無奈了,手一揮,"行了,本王自己來."

不一會,一個完好光滑的發髻便梳好了,他看著鏡中低垂著眼的莫安生,打趣道:"小安子這手藝,怕是討不到飯吃."

本姑娘又不是靠梳頭吃飯!莫安生腹誹兩句,行了個禮,"王爺教訓得是,小的今日定會找人多多練習,保證明日幫您梳個好頭!"

"不許!"夜九歌突然起身喝道:"不許練習,聽到沒?"

什麼毛病?又嫌她不會梳,又不給她練習,那她怎麼能梳得好?

不過現在人家是大爺,說什麼就是什麼!

莫安生懶懶應了一聲,"是,王爺!"

"本王該出門了,你乖乖待在院子里別亂跑,晚上等本王回來!"

"是,王爺!王爺慢走!"

夜九歌走到門邊,突然又回頭叮囑了一句,"不許找人練習梳頭知道嗎?"

"是,王爺!王爺慢走!"

夜九歌這才滿意離去了.

等腳步聲越來越遠,莫安生才站直身子,伸個懶腰,深吸兩口氣,准備回房.

門剛打開,同時有個人正推門而入,兩人一碰面,都嚇了一跳.

進來的是位容貌秀麗的婦人,約三十來歲,裝扮精致.

她略一皺眉,將莫安生上下一審視,開口問道:"你是誰?"

聲音倒是溫柔動聽.

"小的是新來的小厮阿安,負責在書房侍候王爺筆墨."莫安生垂眸應道:"請問您是?"

"我是王爺的小姨母,沐夫人."小姜氏繼續道:"你既是在書房伺候的,為何會出現在王爺房間里?"

沐夫人,不會是那天那個什麼表妹的阿娘吧?瞧樣子倒有幾分相像,不過看上去比沐霏霏溫柔許多.

"回沐夫人,王爺身邊的小厮,前些日子因犯錯被發賣,一時缺人,便由小的暫且頂上了."

莫安生心中暗暗稱奇,這沐夫人怎麼會出現在王府?難道是來為沐霏霏討回公道的?

"沐夫人,阿安,正好你們都在."曲大管事不知何時出現在院子里,"阿安,沐夫人是受了臨川侯府老夫人吩咐,前來王府幫忙打點王爺起居的!

沐夫人,這是阿安,新來的,看著機靈,便放在了王爺身邊,規矩什麼的,還不太懂,要是有得罪之處,請沐夫人多多擔待!"

沐夫人展顏一笑,柔聲道:"曲大管事,瞧您這話說的,我是來幫忙打點王爺起居,又不是來培訓奴才的!您可別想偷懶!"

曲大管事跟著陪笑,"沐夫人說的是!"

他話語一轉,"沐夫人,您看您想先從哪里看起?"

"我本來想同王爺打個招呼,哪知他這麼早就出去了!都來到這了,就先從王爺的衣飾開始吧."

"是!沐夫人,這邊請,老奴親自帶您去瞧."曲大管事一轉身,對著莫安生道:"阿安,去廚房吩咐人送點茶水過來."

"是,曲大管事!"

曲大管事隨手朝院子里一招,跑來了兩個下人,按要求將裝著夜九歌衣衫的箱籠一個個全打開.

小姜氏一件件仔細瞧,又親手摸摸,"這里衣的料子粗糙了點,扔了,換上最好的云錦緞.

這件邊上開始泛黃了,扔了;這件繡花不夠精細,扔了;這件脫了線;扔了……"

曲大管事一一記下.

小姜氏全部看完後,柳眉微蹙,"就這麼點?"

"回沐夫人,王爺這些年來在東陵的日子不多,特意吩咐下來,不要預備太多,免得浪費了."曲大管事賠笑道.

"王爺是個有主意的,不過以後王爺待在東陵的時間長了,這些必須品都得一一備齊."沐夫人道:

"天氣眼看就要入秋了,那就先安排人做兩身夏衣,五身秋衣,還有,這里衣最重要,這舒服不舒服,穿上身就知道.

王爺身嬌肉貴,不能用普通的緞子做,傷了王爺的皮膚.多備幾套,全用上最好的料子."

小姜氏說完,又加了一句,"對了,鞋子也是,一齊備上!王爺現在開始受重用,日後應酬眼看就多了,咱們可不能准備不足,讓王爺丟了臉!"

"沐夫人想得周到!"曲大管事呵呵就道:"您看還有哪里需要改的?"

小姜氏走到床邊,伸手摸了摸被褥枕頭,"這被褥還行,不過這種枕頭看著金貴,實則不好睡.

等會我寫個地址,麻煩曲大管事派人去買,那家的枕頭看起來普實,睡著特別舒服,王爺外祖母都是枕著它睡覺的."

"是,沐夫人!"

"這里差不多了,曲大管事,麻煩您帶我去廚房看看!"

小姜氏樣子生得溫柔,行事倒是細心又果斷.

"這邊請,沐夫人!"

小姜氏去到廚房,大約問了問平時夜九歌每日的膳食,倒也沒多說什麼,只道哪些與哪些最好分開食用,晚上少做些不好消化的肉食等.

溫和的語氣,對食物品性和養生的了解,很快贏得了廚房眾人的心.

--

夜九歌一早去了禮部,禮部尚書孫青是位五十多歲的老者,面孔生得有幾分嚴肅,見到夜九歌,忙起身行禮:"下官見過九王爺!"

"孫尚書不必多禮!"夜九歌親自伸手扶起他.

孫青順勢站直身子.

他年歲與先國君相仿,先國君在世時,經常召他入宮說話,與以前的夜九歌也十分熟悉.

如今幾年未見,再次見面,心中難掩唏噓.

"孫尚書,文華院里四國使臣館安排得如何了?"夜九歌心知如今身份尷尬,對著以前熟悉的人,也只能當陌生,一開口便說上了正事.

"回王爺,早已一切安排妥當,大明葉耶大雍三國使臣,前幾天陸續到了東陵,分別入住大明館,葉耶館,大雍館,只星云國使臣還未到."

"分別來的是誰?"

"大明國來的是三皇子甯王爺,葉耶國來的是大皇子,大雍國來的是太子,由軒轅將軍陪同!"

甯王爺?夜九歌微一皺眉,繼而唇邊扯開笑容,"威震五國的戰神軒轅獸也來了?以前本王一直想會會,沒找到機會,這次定要好好會一會!"

孫青看了一眼夜九歌,心中歎息.

若不是初初展露頭角,便被折了雙翼,如今威震五國的戰神之名,到底會落在誰頭上,實難預測!

"星云國派來的是誰?"

"星云方面暫時未有消息傳回,只說使臣團已經出發,不日就會抵達."

夜九歌輕輕嗯了一聲,"孫尚書,帶本王去文華院見見各國使臣!"

"是,九王爺!"

文華院是北夜專門用來接待外國使臣的地方,里面有四座別館,分別以四國為名.

因為此次前來賀壽的人身份高貴,禮部提高了接待級別,四座館全部重新修葺過,里面所有陳設全部換過,整個看起來煥然一新,與葉九歌記憶中的樣子,相去甚遠.

四座館的建築分別按仿四國特色建造,或大氣,或婉約,或精致,或古樸,力求讓住在里面的使臣,好像在自己家里一樣.

包括侍候的宮女服飾,以及准備的膳食,均按各國風俗習慣准備.

夜九歌大概看了一眼,十分滿意.

孫青性情忠厚,辦事能力有目共睹,否則也不會被皇兄留到現在.

他心里明白,自己不過是走個過場,充當一下門面而已,便隨意贊了句:"孫尚書還是一如以往的細心,一切都安排得十分妥當.下午本王進宮,定會將這邊的情形,如實告知皇兄."

"謝九王爺誇獎!"孫青拱手道謝,"九王爺,您看先去拜訪哪國?"

誰先誰後,代表著北夜對該國的重視,看似是件小事,實則是件需要智慧處理的事情.

夜九歌略一沉吟,"先去大雍館,再去大明館,最後是葉耶館.三國中大雍國來的是太子,身份最尊貴,大明與葉耶來的同為皇子,年歲上甯王年長."

如此安排,最妥當不過,孫青松口氣,"王爺,這邊請!"

------題外話------

感謝139**112,萌貓2017,可可大米,slxcyl和書城朋友們的票票~

上篇:一百二十,一起回北夜    下篇:一百二二,突來月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