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傾天下:商女為後一百五十,花樣可真多   
  
一百五十,花樣可真多

g,更新快,無彈窗,!

直到一名叫小春子的小厮走到肥胖男子身邊,作了個請的手勢,才讓他從那聲音的迷障中清醒過來.

"大…大爺…今晚要.要.要換人,換…換你!"他激動到結巴.

梅姑輕哼一聲,似笑非笑,"大爺,紅樓姑娘不陪客,您請自便!"

她說完,優美身形先轉,頭隨後慢慢轉過,如電影鏡頭般的慢動作.

她的眉尾拉長至鬢角,深邃分明的側顏,嫵媚英氣,帶著曆經千古紅塵的滄桑,讓人清楚感受到她低垂眼眸間,流露出的孤冷清傲與百轉千回的柔情.

這一瞬間的風情,如致命的毒藥般,奪去了所有的呼吸與靈魂,只剩下庸俗的肉體,像被操縱的木偶,呆滯的眼光,隨著梅姑的身形移動而移動.

肥胖的男子沒有動,同所有人一樣,陷在梅姑強大的氣場里,一動不動.

看來事情解決了,莫安生動身向另一間雅間走去.

"不過是個人人可騎的青樓女而已,花樣可真多!"寂靜下來的大廳,突然傳來違和的嗤笑聲.

"楚二少."

那男子一出聲,不少人回過神,開始低頭竊語.

楚二少?莫安生微一凝神,在腦中搜索這個人的資料.

楚朝,揚北有名的紈绔,出身沒什麼,但有個有錢的嫂嫂,安氏商行的安月眉.

安月眉水性揚花,給自己的相公楚暮戴了一頂又一頂的綠帽子.

而楚暮之所以沒有離開她,是因為安月眉自己在外面玩,所掙下的銀子,卻大方供楚家揮霍.

兩夫妻各自拿著銀子各自瀟灑,聽說甚至有各自帶著各自情人把酒言歡的場面.

是真是假,估計除了當事人,沒人知道.

但最少證明一件事,安月眉與楚暮各玩各的,絲毫沒有羞恥的那種.

最近有傳言,安月眉勾搭上了當朝太子軒轅庭,安氏商行的地位水漲船高,向來在背後對著楚家兩兄弟指指點點的眾人,收斂不少.

楚朝一出聲,所有人自動讓開一條道,讓他走到前面來.

楚朝穿著一身藏藍色錦袍,腰間佩著上好的羊脂玉,寬腰窄臀,生得倒是身形高大,面孔斯文,只是眼里的陰險與猥瑣的神情,破壞了他整體的長相.

"二爺我見過會裝的青樓女,還沒見過這麼會裝的青樓女."他笑得不屑,從袖中掏出幾張銀票,輕佻地扔向梅姑,"瞧你這歲數,也不是個雛了,這里一千兩,買你今晚!"

"小春子."梅姑優雅轉身,保持著嘴角似笑非笑的神情,眼波一轉,又媚又傲,"將這一千兩收下了."

切!果然,這青樓的女人哪有不賣的,端看你出的價碼夠不夠高!

一千兩銀子,可以買個差不多的小花魁的初夜了,如今買個不知被睡過多少次的一晚,這不就巴巴應下了.

楚朝神情得意又輕蔑,場中眾男子的面色,有失望者,有可惜者,有躍躍欲試者,精彩得很.

"小春子,拿著這一千兩銀,帶這兩位爺去東街梨春院,再貼五百兩,請幾位上好的姑娘,小意伺候這兩位爺."

"是!"小春子響亮應道.

梅姑沙啞的聲音中帶著漫不經心,一字一字像繡花針一樣,輕輕繡著"做夢"兩個字.

楚朝被生生打臉,面上得意還未散去,瞬間轉成朱肝色.

他從鼻中重哼出聲,面孔猙獰,"你個臭婆娘,給你兩分顏色,你還蹭鼻子上臉來了?

真當二爺看上你了?既然你個臭婆娘給臉不要臉,行!二爺我就撕了你這張臉!"

楚朝伸手從袖中掏出一大疊銀票,往桌上重重一拍,高聲道:"這里是每張面額一百兩的銀票,誰要是上前來,當著二爺我的面,扇這臭婆娘一巴掌,二爺我賞一百兩,扇二巴掌,二爺我賞兩百兩!"

他說話的時候一只手舉起,下巴揚起,雙眼睥睨看著梅姑,好似在用鼻孔說話,手指隨著話里的意思不斷點動,一派頤指氣使的囂張樣.

今晚因為不收入場費,來的客人,不少是來看熱鬧的,有很多家里條件一般的.

聽到這話,不少原本看不慣他行徑的人,心動了.

有人從人群中鑽到前面,眼神閃爍,一時看看桌上的銀票,一時盯著梅姑神秘嫵媚的臉蛋,臉上表情糾結,下不了決心.

最後銀子戰勝了愛美人之心,跑到前面的男子咽咽口水,眼里露出凶光,拳頭一握,走到梅姑面前.

楚朝放肆地無聲笑,一臉看好戲的神情.

"小春子,去拿盤金子過來!"清脆悅耳的聲音,如叮咚的泉水,在這沉寂下來的空曠空間里,動聽得讓人心曠神怡,好似被泉水從頭到腳清洗過一般.

"是,小姐!"小春子得令,登登登地往三樓跑去.

眾人的眼光彙集到了此時從在二樓欄杆處,緩緩步行而來的少女身上.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她一身桃紅色拖地煙籠百水裙,像蝴蝶一般輕盈,寬大的袖口走動間,隨風擺動,飄飄欲仙.

頭上插著支紅寶石雙鸞點翠步搖,靈動的前後閃動,此時她還未到轉角處,眾人大多只能看到她的側顏.

高挺的瓊鼻,櫻桃色的嬌唇,線條優美的下巴,本就白皙的皮膚,被那身桃紅色襯得更是如雪般晶瑩剔透.

慢慢的,她行到拐角處,纖纖玉手扶著樓梯欄杆逶迤而下,令場中男子,恨不得化身為她手下的大紅朱漆欄杆.

當整張臉露在眾人面前時,所有人的眼光,都被那雙又黑又亮的眸子吸引.

那雙動人的眸子,比這世上任何的寶石都要璀璨,純真,狡黠,淡然,又帶著奇異的巨大力量.

莫安生沒有下樓,而是站在了樓梯中間,懶懶地倚靠著,俯視著下面的芸芸眾生.

小春子很快就下來了,他手上捧著一個盤子,上面蓋著大紅色的綢子.

"小姐!"他站到莫安生下面兩級的樓梯上,高舉盤子,遞到莫安生面前.

莫安生素手一揚,掀開大紅綢子,頓時金光流動,整個大廳,光亮起來.

她拿起一錠金子,拿在手中玩味把玩一陣,頭微垂,輕啟紅唇,音量不高不大不緊不慢,卻霸氣十足,"敢來我紅樓灑銀票撒野?你找錯地了."

莫安生抬頭對著場中淺淺一笑,"各位客倌,誰要是上前打楚二少一巴掌,本小姐賞一錠金子,打二巴掌,賞二錠金子!"

一錠金子耶,那可足足有一千兩銀子!

揚著手准備打梅姑的男子停住手,猶豫著是繼續打下去,還是考慮拿一錠金子打楚二一巴掌.

他沒有思考許久,便選定了立場,因為對比來不知來曆的紅樓中人,楚二是明顯得罪不起的!

男子正想打下去,先拿一百兩再說,場中少女清脆聲音又起,"誰要是敢動我紅樓中任何人一根汗毛,本小姐定讓他十倍百倍奉還,要是敢打一巴掌,本小姐就重金顧人廢了他雙手!"

霸氣的話一撂下,男子立馬放下手,灰溜溜遁到人群中.

楚朝先是被驚豔,等莫安生一出聲,又被氣得面孔通紅,一巴掌一千兩,他總共才帶了三千兩,哪能比得過?

但輸人不能輸陣,楚朝張嘴:"二爺我…"

"我,我來打!"一道響亮的女聲快速響起,眾人只眼一花,還沒看清,一道纖細的身形已從二樓飛躍至場中.

她上前一把揪住楚朝的的衣襟,沒等他回過神,"啪啪"左右兩下脆響,接著又是"啪啪"兩下,一連打了不知好幾下.

眾人驚呆了,沒想到真有人敢打,沒想到這麼快就被人打了,沒想到打人的,是個這麼年輕美麗的女子!

有人在心中默默數著數,"一錠元寶,二錠元寶,三錠元寶…"

臥槽,居然一次就可以拿十綻金元寶!

打人的正是封嵐!

她力氣不小,楚朝被扇得頭嗡嗡作響,兩眼昏花,整個人懵住,回不了神.

"敢拿銀子欺負女人?本女俠看你是活膩了!"封嵐打完後,松開抓著楚朝衣襟的手,豪氣的兩手一拍,脆聲道:"剛剛本女俠打了十下,八下算送的,收兩錠金子就成!"

"小春子,送三錠金子給那位女俠,兩錠是報酬,一錠是小姐我送的."

"是,小姐."

小春子將盤子放到莫安生腳邊,拿起三錠金子,蹭蹭跑到封嵐身邊,高舉過頭,"女俠,請收下."

封嵐毫不客氣,一把接過塞入袖中,朝場中眾人一拱手,"謝了!下次還有這種事,記得找我封女俠,當仁不讓!"

楚朝這時才稍微回過神,那張斯文的臉,此時已高高腫起,嘴角淌著血,十分嚇人.

他顫抖著手,對著封嵐怒目而視,"你…"

緊接著,又有兩道人影從二樓飛身而下.

陸辰年見到小胖子,自然不敢搶先,主動站在一邊,讓小胖子先.

小胖子心里冷哼兩聲,敢欺負安生的人,活得不耐煩了!

楚朝你你你了半天,後面的話還沒說出口,臉上又被啪的一下.

這一下比之先前更痛,半邊臉麻了不說,里面牙齒松動,從口中飛出.

小胖子只打了兩下,這兩下比之封嵐狠了不少.

封嵐打了之後,楚朝的臉看著嚇人,養些日子就好了.

小胖子打了之後,楚朝嘴里的牙齒碎了一半.

莫安生的獎勵還沒發,陸辰年對著楚朝當頭一拳,啪啦,好似門牙也掉了.

再一拳,鼻梁骨斷了,楚朝當場直兜兜地往後倒去.

沒勁!陸辰年收回拳頭.

"小春子,給兩位少俠一人送三錠金子!"

小春子得令,快速給陸辰年和小胖子一人三錠金子.

那盤子原本里放著大概二十錠左右,如今一下子去了一半.

場中眾人心慌了,往楚朝的方向一擁而上,開始拳打腳踢.

反正楚朝已暈了過去,到時候是誰打的,誰也說不清,先搶了金子再說.

開業第一天,鬧出人命不好,眼看著教訓得差不多了,莫安生出聲阻止,"好了,謝各位仗拳相助!"

眾人這才停下來,眼巴巴看著小春子手中的金子.

"小春子,去將這些金子換成銀子,今晚客人人人有份,且酒水全免!"莫安生道:"請大家回座,繼續欣賞表演!"

雖然沒有金子,不過有銀子還有免費酒水也不錯.

眾人齊聲歡呼,紛紛回座.

這時,一名身著素色長袍,頭簪竹簪的中年男子,從二樓蘭閣走出,身後跟著兩名年輕男子,一位氣度相似,另一位,赫然便是剛剛動手打人的一位少年.

他一現身,渾身讓人折服的非凡氣度,讓底下眾人立馬停頓.

莫安生順著眾人眼光往上一瞧,見是木千秋,忙轉身上前.

兩人在樓梯處相遇.

"莫小姐,謝謝款待,時候不早,老夫告辭."木先生拱手:"下次再得閑,定會前來紅樓捧場."

"多謝木先生光臨敝樓,招待不周之處,還請見諒."莫安生矮身行禮,然後一側身,姿勢優美地揚起右手,"木先生,這邊請,小女親自送您出去."

木先生?那不凡的氣度還有在大雍少有的姓氏,讓場中眾人立馬聯想到了當朝國師木千秋.

有人驚呼出聲,"是木國師!"

木國師不僅是如今深受大雍大王器重的國師,更是天下聞名的第一人諸葛空的弟子.

如今居然能在這紅樓里遇見,不少猜出其身份的人,激動不已,齊齊拜倒,"參見木國師!"

"都起吧,老夫今日只是一閑人,閑來無事前來聽聽曲而已."

木千秋隨意一抬手,高雅瀟灑.

眾人不敢起,仍匍匐在地,直到他身形消失在大門口.

有人想起了紅樓外面那塊牌匾,署名好像是木千秋.

原來紅樓早就搭上了木國師這條線,怪不得有恃無恐,敢對楚朝大手出手.

不少人抹抹額頭的汗,心中慶幸還好剛剛沒有為那一百兩沖動,否則如今躺在場中昏迷不醒的,就是自己了.

楚朝很快便被抬走,音樂聲起,一曲歡快的舞蹈,很快就讓場中人,沉醉在優美的歌舞中,將剛才那場鬧劇拋之腦後.

封嵐捂著袖中的金子,三兩步就上了樓,直奔菊閣.

一進去,她將袖中金子掏出,在眾人面前一揚,得意道:"瞧,這是本姑娘剛剛掙下的,厲害吧?"

琴心呂小花順著她的意,紛紛豎起大拇指道賀,"封女俠,剛剛好樣的!"

"封女俠,佩服佩服!"程天和拱手.

"封女俠,掙了這麼多銀子,下次請俺吃頓好吃的."朱大牛羨慕地咽口水.

"沒問題!"封嵐神彩飛揚,"十頓都成!"

朱大牛咧著嘴,樂呵呵地笑.

封嵐眼光一轉,只見呂小云頭往邊轉,嘴邊掛著不屑神情.

切!什麼人,八成是嫉妒本姑娘能掙錢子!封嵐心里同樣不屑,收回眼光,興高彩烈講起剛才掌摑楚朝的英勇事跡!

菊閣能看到舞台,也能看到大半大廳,但大廳中人多,都擠在一起,幾人瞧得不是太清楚.

如今封嵐主動講起,除了呂小云外,個個聽得津津有味,甚至連外面的歌舞都顧不上欣賞.

不知不覺,已至子時,紅樓歇業.

剛剛還燈火通明的紅樓,一盞燈一盞燈依次熄滅,瞬間隱入黑暗.

只屋頂的琉璃瓦,在星光照耀下,閃著點點微光,向揚北顯示著它的存在.

紅樓里的姑娘們很興奮,個個回到梅宅後,還嘰嘰喳喳個不停,講著今晚紅樓里的盛況,講著楚朝被掌摑時的解氣,講得最多的,是對莫安生的欽佩,"小姐好霸氣!"一個二個眼睛里發著光,像星星一樣.

直到梅姑挨個園子挨個園子檢查,讓大家早些休息,明早還要起身練功,嚴厲的語氣,讓姑娘們個個吐舌噤了聲,然後在心里加了一句:今晚最美最有風情的女子,當屬梅姑!

--

紅樓開業前,沒有做任何宣傳.

這一夜之後,紅樓之名,響遍揚北,包括紅樓里不少各有千秋的姑娘,梅姑,薔薇,小鹿…

只要看過其歌舞表演的,無不舉手稱贊,道其舞姿天上有,曲音人間無.

木千秋的出現,讓所有人知道,紅樓不是青樓,說不接客就不接客,里面的姑娘只能捧.

而豪擲千金的紅樓主人莫小姐,欲輕薄樓中姑娘被人痛打的楚朝,亦成為揚北人人茶余飯後的談資.

早上莫宅里眾人,莫安生陸辰年封嵐幾人圍在一起,准備用早膳,不見程天和與呂小花.

自二人成婚以來,眾人早已習已為常.

要麼晚到,要麼不到,能准時到的日子,只有那麼幾天.

程天和臉皮厚,不到也好,晚到也罷,面上露出令人極度討厭的笑容.

呂小花則常常羞得干脆不出來.

只是她若不出來,程天和也不肯出來,呂小花無法,只好邊嗔怪地瞪程天和,邊紅著臉垂著頭,小媳婦似地來到用膳廳.

今早亦是如此,兩人出來的時候,莫生生等人已坐定.

"對不起,小姐,對不起,各位,讓你們久等了."呂小花紅著臉,聲如蚊蟻.

莫安生了然,"坐下吃吧."

封嵐卻偏偏不肯放過她,促狹著眨著大眼,"小花,怎麼又晚了?今兒個才初四,這個月你四天都晚到."

她這話一出,呂小花的臉都差點要埋到碗里去.

呂小云雖不滿程天和對自己妹妹這麼不憐香惜玉,更不能忍受封嵐這般調侃自己的妹妹,讓她失了面子.

"小花,快點吃,別理那些不知所謂的人的胡言亂語,你天天宅子里忙進忙出,不像有些人成天往外跑!"

呂小云擺出好大哥的樣,夾了個包子放到呂小花盤子里,"白天累了,睡得久些很正常."

前面的話還好,後面累了兩個字一出,呂小花如坐針氈,忍不住狠狠瞪了程天和一眼.

程天和笑得像偷腥的貓,"來,小花,大舅哥說得沒錯,累了睡久些正常,多吃點."

呂小花被他別有深意的一調侃,氣得咬牙,垂著的左手就往程天和腰間捏去.

程天和哎呀一聲,身子故意往呂小花方向躲,然後趁機抓住她的小手,摸啊摸.

呂小花用力抽不出,只得讓他捏著吃豆腐.

程天和剛才故意地哎喲一聲,引得桌上眾人齊齊望來,朱大牛傻傻道:"天和,你怎麼啦?"

莫安生輕咳一聲,一語雙關,"大牛,吃豆腐."

呂小花一口粥噴出,被程天和握著的手想抽出,卻被他握得更緊不說,還故意在她手心時摳啊摳.

她的臉一下子豔若飛霞.

這邊還沒消停,那邊封嵐發火了.

她將筷子往桌上重重一放,叉腰對著呂小云,"呂小云,你剛剛什麼意思?是說我不知所謂?說我成天往外跑?"

"你要自動對號,我不攔你."呂小云淡定吃著包子.

"我成天往外跑關你什麼事?你有什麼資格說我?"封嵐氣得人仰馬翻,"安生都沒說啥,你憑什麼?"

"小姐人好,我人不好."

這言外之意是,莫安生人好不跟你計較,不代表你是對的.

封嵐被氣得站起身,要不是師門有令,不許同不懂武功者動手,呂小云早不知死在她手下多少回了.

莫安生忙站起身,攔住快要發瘋的封嵐,"封女俠,你下午不是要出去嗎?等會我給你一百兩銀子,買多點好吃的給那些乞丐,就當提前讓他們過端午!"

封嵐悻悻坐下,只用眼睛不時向呂小云飛刀子!

呂小云視而不見,悠閑地喝粥.

封嵐瞪得眼睛都累了,看到她喜歡的肉包子只剩下一個,而對面的呂小云正要伸筷子,她猛地起身,將肉包子搶在手中,然後沖著呂小云得意一挑眉,這才覺得心里舒坦不少.

呂小云好似沒看見般,筷子伸向一旁的菜包子.

已經吃好的白芊雨,聽到莫安生所言,道:"封女俠,我今天休息,我陪你一起去."

"好啊."封嵐滿口應下,"你之前去過兩次,那些小乞丐們對你可是念念不忘,我每次去,他們都問我,那個漂亮的仙女姐姐呢,為什麼沒來?一臉失望的樣子."

白芊雨被稱贊,面上一熱,嘴角卻忍不住翹起.

隔著呂小云,陸辰年看得心神蕩漾.

封嵐吃完包子,抹把嘴,抱怨道:"話說回來,我長得有那麼丑嗎?為什麼他們從來都不叫我仙女姐姐?"

"總算是有點自知之明."呂小云頭微仰,道了句.

這話又成功挑起封嵐的怒火,"我又沒問你,你搭什麼話?"

"我又沒跟你搭話,你問我做什麼?"

封嵐:"…"

莫安生歎口氣,放下碗筷,起身,"封女俠,跟我去拿銀子."

一百兩銀子隨便叫個丫鬟送來就成了,莫安生不過是想分開兩人.

這兩人如火星撞地球,撞一塊就吵,剛開始兩人都能將對方氣得夠嗆,很快直腸子的封嵐就成了單方面被碾壓的那一個.

莫安生曾一度懷疑,兩人會不會是歡喜冤家的那種,可她觀察了好久,呂小云面上看不出端倪,平平靜靜的,封嵐則是真的被氣到,恨不得暴打呂小云的那種憤怒.

莫安生左右看不出情況,隨他們去了,私底下管他們怎麼吵,當著面就在封嵐快爆發前稍加阻攔一下.

封嵐哼哼跟在莫安生身後,拿銀子去了.

莫安生出門前,呂小云道:"小姐,咱們在大明國上月的收入出來了,總共是一千八百九十萬兩銀,還是一樣分批存入大明國的錢莊嗎?"

"照舊."

--

這邊封嵐和白芊雨用過早膳後出了門,先去外面買了幾大筐生的粽子,讓人送回莫宅.

又讓丫鬟幫忙煮熟,放涼些後,用包裹包了兩大包,出門往城西乞丐和窮人聚集地走去.

白芊雨不好意思空著手,想幫忙拿一個包裹,封嵐壞心眼地給她一個,重得差點讓她摔倒.

見到她的狼狽樣,封嵐哈哈大笑,直笑到白芊雨面紅耳赤,才從她手中拿過包裹,往肩上一抗,灑脫道:"走吧,時候不早了."

兩人再出門的時候,是午膳過後,封嵐平時一人出門,喜歡自由自在,不喜坐馬車,今兒帶著白芊雨一起,也沒想得太周全,所以白芊雨一路小跑跟在她後面.

拎著兩個大包裹的人,輕松自在,反倒是後面的人,跑得小臉微紅.

不少經過的路人紛紛側目.

封嵐大大咧咧,完全無所謂,白芊雨終是大家小姐出身,被瞧得有些不好意思,不時用袖子遮住臉.

西街是揚北窮人聚集地,乞丐小偷賭棍二流子流妓,混雜其中.

整條街殘破不堪,屋子歪歪倒倒,偶有些商鋪,也是懶懶散散的.

兩人剛到西街,就有些不懷好意的眼神,不停往她們身上瞟,那目光淫穢得令人作嘔.

白芊雨心里害怕不已,走快兩步,拉住封嵐的袖子.

她之所以很少跟封嵐一起來,正是因為這條街上,那些男子令人作嘔的眼神和氣味.

封嵐眼神犀利地掃過那些人,那些人認出是她,悻悻摸摸鼻子,走開了.

封嵐剛到揚北,來這西街的時候,不少男子見她孤身一個女子,想占她便宜,結果便宜沒占著,反倒被打得鼻青臉腫,後來所有西街的男人,都知道封嵐是個惹不起的母老虎,只要見了她,便都躲得遠遠的.

今日她扛著兩個大包,擋住了臉,一時沒被人認出,才有了那些人站在路邊放肆盯著她們瞧的情形.

等她一露臉,街邊的男子,嘩啦一下散了.

白芊雨松口氣.

兩人沒走兩步,突然前邊拐腳處,跑來一個小乞丐,邊跑邊興奮大喊:"封女俠!"

他這一喊,嘩啦一下子出來了好多小乞丐,圍到封嵐和白芊雨身邊,簇擁著二人向前走.

"這不是仙女姐姐嗎?"有個小乞丐認出了白芊雨,開心道:"仙女姐姐,你是來看我們了嗎?"

小乞丐們的手和身上都很髒,雖然都盡量不挨近封嵐和白芊雨,但人一多擠來擠去,不可避免的與二人接觸.

兩人身上的衣裳,很快出現一些髒髒的印記.

白芊雨主動牽起一個小女孩的手,溫柔笑道:"是啊,明天端午,我和封女俠提前給你們送粽子來了."

"哇,太好了!"小乞丐們一陣歡呼,"有粽子吃啰!"

有幾個看起來同封嵐相熟的,問道:"封女俠,粽子什麼餡的?"

"有紅豆餡,有綠豆餡,有花生餡,有五花肉餡,有雞肉餡…"

封嵐剛一開口,就有小乞丐的肚子發出咕嚕聲,後來聲音越來越大.

她大笑道:"別急,我已經煮熟了,等會一到地,就有得吃了."

"快點走快點走!"有些等不急的,小跑著往前帶路.

封嵐順著他們的意,扛著兩大包往前跑去,後面的小乞丐歡呼著跟在後面跑.

可憐了白芊雨,追得氣喘籲籲.

小乞丐們住在一處破廟里,里面還有一些年老病弱,無法外出乞食的老乞丐.

見到封嵐,干枯的老臉上露出笑容,"封女俠,你又來了啊!"

"是啊,古伯,明兒端午,我給您們送些粽子來!"

"封女俠,你有心了."這里好些老乞丐,基本靠封嵐定期送過來的食物生活,一看到她就忍不住流下感激的淚,"菩薩保佑,好人會有好報的."

封嵐笑著打了招呼後,將包裹放下打開,小乞丐里面有幾個歲數大些的,各捧了幾個粽子,先給那些老乞丐送去.

這是封嵐來這里第一天定下的規矩,不許搶食,不許獨食,先給老人,再給最小的.

這些小乞丐們,都很聽話,乖乖照辦.

老乞丐們得到了粽子,對著封嵐感激一笑後,開始拆開粽葉吃起來.

接著那些小乞丐們,也一個個開始搶著吃起來.

白芊雨挑了兩個,細心拆開,給兩個只得兩三歲的小乞丐喂食.

封嵐左看右看,發現有兩個熟悉的身影不見,問道:"阿君和阿路呢?"

坐在她身邊的一個小乞丐道:"前幾天來了一個奇怪的老頭,說是有東西給咱們吃,讓阿君哥和阿路哥去拿,結果他們一去就沒有再回來了."

這里的乞丐來來去去,有的找到好去處離開了,有的去了別處乞討,大家都習以為常,沒有人會特意去尋找離開的人.

但封嵐對二人的離開,感覺有些奇怪.

在她看來,阿君和阿路作為這群小乞丐們的頭頭,在這個地方待了兩三年,怎麼可能說走就走了呢?

"阿君和阿路走之前,有說什麼嗎?"封嵐摸著旁邊小乞丐的頭.

小乞丐抬起頭,茫然搖搖頭,"當時就交待咱們說別亂跑,他們去去就回來,然後就沒再回來了."

封嵐心里疑惑更深了.

白芊雨喂完兩個小孩子,抬頭看到封嵐難得深思的樣子,不由問道:"封女俠,怎麼啦?"

封嵐搖搖頭,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沒事."

這時門外突然跑來一個小乞丐,"封女俠,仙女姐姐,有人找你們."

誰會來這個地方找她們?兩人對望一眼,均從對方眼里看到詫異.

不一會,兩個身影出現在廟門口.

"小師姑."陸辰年哈哈笑著跑過來,他跑向的是封嵐,眼角余光看向的卻是白芊雨.

"阿年?你怎麼來了?"封嵐驚訝問道,她瞟一眼正從門口慢悠悠晃進來的呂小云,哼了一聲,當沒看見.

陸辰年笑嘻嘻道:"我不放心小師姑你,所以來看看."

封嵐切了一聲,明明是為了芊雨而來,偏要拿她作借口!

不過莫安生曾跟她說過,阿年的身份和芊雨估計沒什麼可能,所以就算她們都知道阿年的心事,也要當作不知道.

封嵐于是默認了陸辰年的借口,嘴朝著門口一呶,陸辰年明白她的意思,道:"我本來是想叫天和一起出來,可他回了莫宅後,就說要陪小花,不肯出來,大牛說肚子餓了要吃東西,我只好求呂大哥陪我一起來."

陸辰年一個大男人,又有功夫在身,哪需要人陪他來?他不過是找個借口,封嵐同呂小云容易吵架,兩人吵架的時候,他便可以在一旁偷看白芊雨.

封嵐不知他心里的小算盤,"時候差不多了,咱們走吧,再不走誤了大牛的晚膳,他肯定跟咱們急."

她出聲招呼白芊雨,"芊雨,時候不早了,走吧,下次再帶你來."

說完也不理呂小云,當他不存在.

白芊雨捏捏兩個抱著她腿,不讓她走的小家伙的臉,柔聲道:"姐姐要回去了,過兩天再過來看你們好不好?"

小家伙們不肯,拼命搖頭.

幾個懂事些的,便兩兩抱著兩個小的站在一邊,害得兩個小家伙差點哭起來.

白芊雨面露為難.

封嵐最受不了這種場面,帶頭往外沖,"快走快走!"

她一走,陸辰年幾人便跟著往外走.

出門剛兩步,便見到封嵐渾身緊繃,神情戒備地站在那一動不動.

陸辰年一抬頭,看到前方站著兩個人.

前面一人是個瘦小的老頭,灰色布衣短打,約五十左右,小圓臉,綠豆眼,發際線往後,頭頂上紮著個小鬏鬏.

他身後站著的,是一個身形異常高大的男子,前面小老頭的身高只到那男子胸前,就像一個成年人與小孩子的區別.

大夏天的,那名男子卻穿著一件黑色的斗篷,從頭罩到底,全身遮得嚴實,臉被斗篷擋著,看不清樣子,但能感受到他身上散發出的,異于常人卻又說不出的危險氣息.

陸辰年只瞧一眼,便能明白封嵐全身警惕的原因,那小老頭有沒有危險不得而知,那男子明顯感覺非善類.

里面的小乞丐,見幾人站在門口沒離開,跑出來一看,啊的一聲,指著老頭道:"封女俠,阿路哥和阿君哥就是跟他走的!"

封嵐本就對兩人一去不複返感到懷疑,如今見到帶他們走的人,不客氣地大聲問道:"老頭,你將阿路和阿軍帶到哪去了?快交出來!"

老頭一雙綠豆眼不屑一瞟,很快轉到封嵐身邊的小乞丐身上,露出怪叔叔式的笑容,"小家伙,跟爺爺走,爺爺給你買好吃的."

小乞丐看看老頭,再看看封嵐,下意識往她身邊躲.

封嵐將他藏在身後,眼露凶光,"老頭,有我封女俠在,你休想再騙人!快將阿路阿軍交出來,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老頭嗤笑一聲,似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他閉上眼晃晃手指頭,在他身後高大的斗篷男子,突然快如閃電,朝封嵐身後一抓.

封嵐早有戒備,拉著小乞丐快速一閃.

老頭咦了一聲.

男子再次出手,陸辰年見狀,立馬加入戰斗.

白芊雨將小乞丐互在懷里,呂小云站在兩人面前,盯著綠豆眼老頭.

老頭站在那一動不動,面上帶著詭異笑容,也不看呂小云幾人.

雙方你來我往幾下拳腳,封嵐便知自己功夫同那人差距太遠.

再打下去,討不了好,封嵐趁著喘氣的空檔,"阿年,帶芊雨他們先走!"

陸辰年的功夫比封嵐差太遠,若不是封嵐護著,早就吃了好幾掌.

他明白自己幾人留下來,不但幫不了忙,反而拖後腿,"小師姑,你撐著點,我去找安生!"

在封嵐的掩護下,他快速退出戰斗圈,招呼白芊雨和呂小云,"咱們走!"

呂小云將身後的白芊雨一推,"你們先走!"

他一個大男人,讓女人打頭陣已經很丟臉了,還要扔下她自己先跑,實在是沒臉!

而且還一個老頭,總得有人盯著他使陰招!

白芊雨被呂小云大力推得踉蹌兩步.

陸辰年顧不上呂小云的想法,遇到高手打不過,去搬救兵才是上策.

綠豆眼老頭不耐煩了,陰森森道:"速戰速決!"

場上斗篷男子突然加快攻勢,掌風如疾風驟雨,封嵐更加無法阻擋.

男子一個虛晃,封嵐正要防備,卻見那男子身形攸地朝白芊雨飄過去.

他的目標是她懷里的小乞丐.

"啊!"白芊雨一聲尖叫,將小乞丐抱在懷中,閉上眼轉身,渾身瑟瑟發抖.

"芊雨!"陸辰年想也沒想,朝白芊雨沖過去.

斗篷男子被阻,惱怒,突然一掌,陸辰年擋不住,轉身伸開雙臂抱住白芊雨.

咔嚓一聲,似骨頭斷裂的聲音,他的掌擊中了陸辰年的背.

"阿年!"封嵐趕到,在斗篷男子欲再次出拳的時候,使出全力擋了下來.

"將這丫頭帶走,活的!"綠豆眼老頭不知為何改變主意.

陸辰年嘴里噴出一口鮮血,身體一軟,緩緩向下倒去.

在陸辰年抱住白芊雨,替她擋下一掌的時候,白芊雨已感覺到,她一轉身,見到陸辰年向下倒的身子,哽咽大叫:"陸公子!"

綠豆眼老頭改了命令,原本欲置封嵐于死地的斗篷男子,減緩功擊力度,兩三下輕易抓住封嵐.

"啊…!放開她…!"這時,呂小云不知從哪里撿來一根手指粗的木棍,高舉著朝斗篷男子跑過來.

在他身後,跟著一群拿著棍子鞋子破碗的小乞丐.

綠豆眼老頭本想殺了礙事的呂小云,但若殺他,恐怕會誤殺後面一群小乞丐.

這群小乞丐現在對他還有用.

麻煩!綠豆眼老頭翻個白眼,"一起帶走!"

他轉身就走,呂小云還沒跑到斗篷男子身邊,就被一股暗氣擊中頸部,昏了過去.

倒地之前,感覺自己像被拎雞仔般拎起.

被斗篷男子抓住的封嵐,趁這空檔想偷襲,結果被他識破,反被一掌劈暈.

綠豆眼老頭,還有斗篷男子,抓著暈迷的封嵐和呂小云,很快消失不見.

陸辰年昏迷不醒,嘴角淌著血,面上沒有一絲血色.

白芊雨整個人癱坐在地上,嚇得失聲痛哭.

------題外話------

感謝JCandy,可可大米的票票~

上篇:一百四九,紅樓,五國之亂罪魁禍首    下篇:一百五一,貴人現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