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25章:大人物的臉一起打,驚豔全場   
  
第25章:大人物的臉一起打,驚豔全場

g,更新快,無彈窗,!

秀才顏雄這四個字一念出,許多人轟然大笑,連金木蘭也忍不住莞爾,刹那間仿佛百花盛開一般美麗動人.

但顏雄的老師臉色頓時變得無比難看起來.

而顏雄在念完之後就明白過來了,自己被耍了.但說出去的話如同潑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來了,頓時氣得渾身發抖,指著沈浪道:"你,你……"

"對,你是傻/逼!"沈浪道:"顏雄兄,從小到大你都是那麼誠實啊!"

顏雄幾乎要氣炸了,還要上前理論,爭一個輸贏.

此時,他的老師前玄武城主張伯言冷道:"退下,還嫌不夠丟人嗎?"

秀才顏雄氣呼呼地退下了,感受到所有人嘲笑的目光,他頓時恨不得鑽到地里去.

他這種讀書人最愛惜的就是名聲,我是傻/逼這個綽號起碼要跟他一輩子了.

甚至去考舉的時候,也會受到影響.

頓時,顏雄怒聲道:"伯爵大人,這可是你的伯爵府,沈浪是你的女婿,難道你就讓他這樣有辱斯文,敗壞金氏的名聲嗎?"

玄武伯爵笑了笑,沒有說話.

他是不可能開口的,區區一個小秀才,如果不是因為他老師是玄武城前城主,連進入這個大體大廳的資格都沒有,如果這樣一個小人物問話他都要回答的話,豈不是要累死.

再說顏雄一個小秀才公然站出來質疑伯爵府的婚事,沒有被追究已經是他玄武伯爵寬宏大量了.

沈浪笑道:"顏雄,那四個字可是你說的,我個半個髒字都沒有說啊."

沈浪又道:"至于敗壞玄武金氏的名聲,請你放心.我金氏家族強大的很,區區這點小事還敗壞不了名聲.我金氏的名聲在于民心,在于曆代玄武伯爵對百姓的愛惜,對國君的忠誠,而不在于你們這些無恥讀書人的口空白牙."

這話一出,玄武伯爵微微一愕,真是說到他的心里去了.

之前沈浪說娶金木蘭的時候,他連殺人的心都有了.

而現在覺得這沈浪為人還是不錯的,而且很懂他的心.

玄武伯爵之所以寬宏大量,是因為對玄武城子民發自內心的愛護.但他也絕對不是那種迂腐之人,身上的每一根羽毛都無比愛惜,他的女婿罵人又算得了什麼,只要有禮有節打人都沒問題.

而徐芊芊聽到沈浪的話後,不由得驚愕?

這巧舌如簧之人會是沈浪?之前他何等木訥啊,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被趕出徐家之後,他竟然發生這麼大變化?

"無恥!"張晉卻忍不住低聲道.

這才剛剛拜堂,你沈浪就口口聲聲我們金氏了,你還真會抱大腿啊,要點臉行不?

不過,沈浪這話惹到一個大人物了.

前玄武城主張伯言,他不但是顏雄的老師,而且還是一個典型的讀書人.

之前沈浪折辱顏雄,他只當是年輕人的游戲.

如今沈浪口口聲聲無恥讀書人,就是在打他的臉了.張伯言必須教訓一下這小子,免得認得幾個生僻字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沈學員,看來你精通于生僻文字?"張伯言道.

沈浪道:"不敢說精通,只是略懂."

"我這里有一個字,我的這些學生不成器,都認不出來,不知沈學員可願意為他們解惑啊?"張伯言道.

這話一出,所有人頓時精神百倍,學生被打臉,老師親自上場了.

這張伯言是誰啊,前玄武城主啊,博覽群書,尤其喜歡去考察古跡.退休之後便在城內開了一個學堂,許多秀才都拜他為師,學問何等之淵博?

玄武伯爵是整個玄武城的主人,為何這個前城主還要和伯爵府對著干?

這就要牽涉到新政了,從十幾年前開始,國君就開始從這些老牌貴族手中收回封地和權力.

之前玄武城主之位,一直是伯爵府中派人擔任的,一般都是玄武伯爵的弟弟.

大約在十一年前,玄武伯爵府讓出了城主之位,改由國君派人擔任.

從那之後,每一任城主都有一個使命,那就是和玄武伯爵劃清界限,暗中斗爭.

沈浪笑道:"既然張大人要考我,那我就試試看."

這次玄武伯爵和金木蘭都沒有要阻止的意思,沈浪剛才已經把顏面討回來了,此時就算輸給了張伯言也沒什麼.

張伯言何等人物?聞名遐邇的大儒啊.

沈浪只是在鎮上學堂念過幾年書而已,輸給他不是再正常不過的嗎?

見到恩師為自己出頭,秀才顏雄頓時大喜,趕緊上前為恩師磨墨,攤開大紅紙,然後恭恭敬敬將狼嚎毛筆雙手遞上.

張伯言接過之後,在紙上寫了一個字.

所有人都圍了上來,金木蘭也望了過來.

"好字!"

"飄逸深邃,沒有幾十年的功底根本就寫不出來."

張伯言寫完之後,眾人喝彩.

這位玄武前城主的書法造詣確實寫得非常不錯,力透紙背.

只不過,他寫的字在場眾人誰都不認識.

"張大人的字,真心好啊,每一筆每一畫都讓人沉醉."

"是啊,沒有幾十年的功夫根本就寫不出來."

"不過,這是什麼字啊?"

"不知道!"

"不知道!"

在場所有人都搖頭,沒有一個人認得出來.

不管是秀才還是舉人,包括木蘭和伯爵大人,都認不出這個字.

有人道:"張大人喜歡挖掘研究古跡,這肯定是從哪里得到的上古碑文,稀罕之極,根本是書本上沒有的,所以沒人認得這個字?"

聽著眾人的話,張伯言心中微爽.

這個字確實是他挖掘古跡的時候,從一個上古碑文中拓印下來的,他還是聯系上下文才知道這是什麼字,書本上是壓根沒有的.

所以,除了親自讀過那篇碑文之人,根本無人懂這個字.

沈浪上前看了一眼,發現竟然是一個小篆.

這個字很簡單,就是羊字去掉兩橫,用簡體字寫出來就是$.

現代中國人每一個都很熟悉,因為這個字就是人民幣的符號,在現代念作元.

但是在古代,這絕對不是元的意思,具體是什麼意思,該怎麼讀,沈浪真的不知道.

在大炎王朝除了極少數人挖掘古跡會研究小篆之外,其他人根本是不碰的,因為這個世界根本就不用小篆作為文字工具,只是一小群人的愛好而已.

所以這個字的難度,真是有些逆天啊.

如果靠沈浪自己,這次肯定就輸了.

但是他體內帶著一台外星人筆記本電腦啊,已經和大腦融為一體了.

他的眼睛只是看了一眼,立刻就從數據庫中掃描到了答案.

玄武伯爵道:"沈浪,這個字極度之難,如果不是恰巧在上古碑文上看到,沒有人會認識,你不知道也沒有什麼."

然後他又道:"你的父母硬是不肯出席拜堂,你和木蘭去拜見二老吧."

這是在給沈浪找一個體面的台階下.

贏了區區一個沈浪,張伯言是不在乎的.

但是一個字難住了在場所有人,這位玄武前城主心中難免得意非凡,雙手背在後面,一副寂寞如雪的樣子.

沈浪道:"張大人,如果我沒有猜錯,你也不知道這個字怎麼念對嗎?你應該是根據碑文上下文得知了這個字的意思,但是讀音卻不得而知."

"對,確實如此."張伯言道:"但知道意思比讀音更重要,不是嗎?"

沈浪道:"真是巧了,我剛好知道這個字怎麼念."

"不可能."秀才顏雄道:"我老師都說了,他也只是根據碑文上下文才知道這字的意思,所以這個字根本就沒有人知道怎麼念."

沈浪道:"如果我知道這個字怎麼念,而且還知道它的意思,你自抽一個耳光如何?因為你剛才亂說話,罵我腦殘來著."

顏雄道:"如果你不認識呢?或者認錯了呢?"

沈浪道:"那我就自抽耳光."

"好,一言為定."秀才顏雄道:"在場所有人作證."

張伯言大人沒有阻止,因為和伯爵府做對是政治正確,沈浪今天晚上太囂張了,也該好好教訓一下.

沈浪道:"這個字和忍字同音."

"哈哈……"秀才顏雄道:"你說念忍就念忍啊?誰又能證明啊?"

沈浪道:"而這個字的意思,應該是和刺相通."

這話一出,玄武前城主張伯言的臉色瞬間就變了,露出了完全不可置信的目光.

這,這不可能!

見鬼了嗎?這種沒有出處的字,沈浪竟然也認得?而且還知道怎麼讀?

上篇:第24章:婚禮上愉快地裝逼打臉    下篇:第26章:震驚四座!好媳婦木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