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1章:怒發沖冠,最美的木蘭   
  
第31章:怒發沖冠,最美的木蘭

g,更新快,無彈窗,!

大傻父親家庭條件不錯的,難道真的沒有錢治好大傻嗎?只是花錢比較多,他不舍得罷了.

"你被扔在這里幾天了?"沈浪問道.

大傻努力想要掰手指頭算,但是連手都抬不起來了.

之前的他何等強壯啊?

"一只手不夠用了."大傻道.

也就是說,他被扔在這山溝里面足足六天以上了.

沒吃沒喝,就任由他流血,任由他骨頭斷著,任由他等死.

沈浪已經查探過大傻的傷勢了,肋骨斷了五根,肝髒和胃部,肺部都受了內傷.

這傷勢很重,但是只要願意花錢肯定是救得回來的,他的父親就是不舍得錢才把他扔到山溝里面等死.

但非常慶幸,斷裂的肋骨沒有刺入髒器.

大傻之所以奄奄一息垂死,完全是因為被扔在山溝里面風吹雨淋,加上幾天幾夜沒有進食,才會高燒不退,虛弱之極.

"二傻,我要死了."大傻朝著沈浪一笑:"本來我還擔心你會被人欺負,現在好了,你變得厲害了."

然後,他微微閉上眼睛,呼吸漸漸虛弱下去.

大傻對活著有眷戀,但是也並不是很怕死,只是心中有些難過.

"不,你不會死的,你也不許死,我救你,我帶你走."沈浪道.

然後,從懷中掏出人參切片,放進大傻的嘴里含著.

大傻依舊目光呆滯,毫無求生意志.

哀莫大于心死.

被父親拋棄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不想活了.

雖然從小到大他都被父母虐待,也吃不飽飯,父親對他也很冷淡,但大傻一直堅定認為父親是疼愛他的,只不過不擅長于表達.

而且,他實在是吃得太多了.

盡管他每天都在忍著饑餓,每頓都吃不超過兩碗玉米飯,每天都在拼命干活.

他就是想要讓父親知道,他是有用的.

但是他為了救弟弟而受重傷,父親不願意花錢救治,將他拋棄在山溝中,他終于明白父親並不愛他.

所以,他就不畏懼死亡了.

沈浪拍打大傻的臉,大聲道:"大傻,我被人欺負了,你要幫我."

大傻仿佛條件反射一般,猛地睜開眼睛,還要張開雙臂將沈浪護在懷里.

沈浪道:"大傻,你不能就這麼死了,你一定要讓你父親看到你有多厲害,讓他後悔,對不對?"

這話說到大傻的心里,他呆了一會兒,然後用力點頭.

"對,我要讓爹爹知道我有用,他老了我可以養他."大傻自語道:"我不能死,我還要養我爹爹,弟弟頑皮,長大後肯定不管爹的."

都這個時候,大傻還想著以後養他父親,讓沈浪無話可說.

"把他抬上馬車."沈浪下令道.

兩個伯爵府武士一愕,然後點頭道:"是!"

二人將大傻抬到大馬車上.

……

沈浪直接返回到大傻的家里,面孔冰冷.

大傻後母訕訕笑道:"家里實在沒錢治大傻,才逼不得已這樣做的,而且山里人都是這樣的,又不止我們一家."

"哼!"大傻同父異母的弟弟冷笑道:"這樣的傻子,死了就死了,又有什麼可惜的?你也一樣."

這傻/逼孩子沒救了.

沈浪二話不說,上前猛地朝他一腳踢去.

斷子絕孫腿!

"啊……"大傻的弟弟慘嚎一聲,在地上拼命地翻滾,痛得眼睛翻白,口吐白沫.

大傻後母一聲尖叫道:"沈浪你干嘛?別以為你成為了徐家的贅婿我就怕你了,我要去告你,我要去告你!"

她倒是還不知道沈浪已經成為伯爵府的姑爺.

"我不打女人."沈浪道.

他拿了一個木盆,優雅地倒滿了水.

"你別怕啊,我說過不打女人."沈浪微笑道.

然後,沈浪將大傻後母的頭按到水中,讓她窒息.

"嗚,嗚……"這個狠毒的女人拼命地掙紮,但始終無法掙脫.

伯爵府的兩名武士見到這一幕,面孔微微一顫,卻沒有說什麼.

足足兩分鍾.

大傻的後母覺得自己一定要死了,完全無法呼吸了,直接嚇得屎尿齊出.

沈浪抓住他的頭發,將她的腦袋提出了水面,她這才恢複了呼吸,拼命咳嗽,大聲啼哭.

"這幾天,大傻就是這樣絕望等待著死神的到來,我讓你體會一下這其中的滋味."沈浪淡淡道:"等你丈夫回來之後,告訴他我在玄武伯爵府,他隨時可以去找我."

說罷,沈浪揚長而去.

帶著大傻,返回玄武伯爵府.

……

太陽落山的時候,沈浪趕回了伯爵府.

尋常人是不能進入伯爵府的山頂城堡的,但沈浪是姑爺,當然暢通無阻.

但很快他被人攔住了.

一名年輕的軍官,率領幾十名武士正在巡邏,見到沈浪進來後直接喝止.

"站住!"

沈浪並不認得此人.

他叫金呈,是伯爵府的內衛首領,領副千戶的職銜,實職百戶官.

當然他曾經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那就是伯爵府贅婿的五個候選人之一,他從小在伯爵府長大,武功非常高,以他的水平完全可以考取武舉了,但是他說過一輩子都不會離開伯爵府.

金呈望向沈浪的目光非常複雜.

作為在伯爵府成長起來的青年英才,他當然對金木蘭敬愛如神,從靈魂和骨子里面迷戀她.

所以,他望向沈浪的目光充滿了複雜的寒意.

如果是輸給王漣和莫野,他無話可說.

若輸給金士英的話,那他心中酸澀的同時也只有祝福,因為那是他的偶像,他的大哥,他的榜樣.

可偏偏輸給了沈浪.

木蘭是女神,是主子,金呈心中不敢不滿.

但是對沈浪,他真是充滿了絕對的鄙夷和不屑.

你沈浪算是個什麼東西啊?

不學無術,手無縛雞之力,還是一個鄉下破落戶.

這些都不說,關鍵你沈浪貪慕虛榮,剛剛在徐家偷竊錢財,調戲侍女被趕了出來,這才不到三天啊,你就來伯爵府入贅.

天下還有比你更加無恥虛榮的男人嗎?

所以哪怕沈浪現在成為了伯爵府的姑爺,金呈也無法抑制心中的敵意和鄙視.

此時見到沈浪若無旁人地進入伯爵府,便直接上前阻攔.

沈浪道:"你是誰?為何阻攔我?"

瞧著沈浪一幅主子的樣子,金呈心中更加憤怒,寒聲道:"你當然可以進入,但你馬車上是什麼東西?我要檢查!"

大傻太重了,金呈一眼就看出這馬車里面運載著重物.

金呈上前掀開馬車簾子,見到了一個奄奄一息,渾身鮮血的人.

"沈浪,你好大的膽子啊."金呈寒聲道:"你入贅伯爵府不假,但你有什麼權力隨隨便便把人帶進伯爵府,當這里是你家後院嗎?"

從某種程度上,金呈說得沒有錯,贅婿的身份也就是比奴仆高一些,頂多算是小半個主子.

所以,沈浪是絕對沒有權力把外人隨便帶進伯爵府的.

"來人,把這個來曆不明之人扔出去,不許進入."金呈直接下令.

頓時,他麾下的兩名武士上前,便要將奄奄一息的大傻扔出去.

大傻奄奄一息,氣若游絲,需要立刻得到救治,耽誤不得,而且也不能折騰,否則隨時都可能性命不保.

"誰敢?"

沈浪淡然道,然後下令身後的兩名武士道:"把這個傷者抬進去."

跟著沈浪回家的那兩個伯爵府武士對視一眼,沒有動彈,一下子不知道該聽誰的,金呈可是他們的長官.

金呈冷道:"沈浪,你還不是伯爵府的主子,還輪不到你發號施令,伯爵府的巡防由我說了算.你們還等著干什麼,還不把這個來曆不明的外人扔出去?"

沈浪望著金呈,足足好一會兒,他點頭道:"行,我帶著我兄弟去玄武城治傷."

然後,他直接坐在車夫的位置上,調轉車頭就要出門前往玄武城.

此時,伯爵大人和金木蘭飛快走來.

金呈上前道:"主人,小姐,姑爺要帶陌生人進入伯爵府內,被小人攔住了,這不符合規矩."

玄武伯爵眉頭一皺,道:"沈浪,怎麼回事?"

沈浪沒有告狀,那樣顯得格調太低了,直接道:"車上躺著的是我唯一好友,已經生命垂危,如果他不能進入伯爵府治傷,那我就帶著他去城內療傷."

想要治好大傻需要大量的藥材,只有伯爵府內最齊全.

聽到沈浪的話後,伯爵大人直接下令道:"快去請安大夫,救人要緊."

"我來……"木蘭上前,親自抬起大傻的身體,朝著府內城堡走去.

這時候,沈浪真的感動了,這個時候的木蘭最美.

木蘭這是在用行動向沈浪道歉,他甚至可以讀出木蘭的眼神.

"對不起夫君,讓你受委屈了."

此時,金呈在邊上道:"小姐,這不合規矩,外人是不可以隨意進入我們伯爵府的."

木蘭聽了他的話後,便將大傻放了下來.

她也沒有說話,走到金呈的面前,直接拿出鞭子,猛地抽過去.

好吧,這個時候的木蘭親親媳婦兒,更美!

上篇:第30章:衣錦還鄉,禽獸不如    下篇:第32章:咦!又可以裝逼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