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47章:天才總是那麼矚目,那麼騷!   
  
第47章:天才總是那麼矚目,那麼騷!

g,更新快,無彈窗,!

人才,絕對的人才!

老夫子是伯爵大人的心腹幕僚之一,在他的心目中能夠考中科舉的都不算什麼大才.

聰明一些,刻苦一些,運氣好一些,就能中舉了.

真正的大才是要有大智慧的,能夠從紛雜的事情中一眼看穿本質,就像是沈姑爺這樣.

只有這樣,才不會走錯路,也不會讓一個家族走向深淵.

沒有想到上天給他一張漂亮絕頂的面孔,還給了他一個如此聰明的大腦.

老夫子決定,一定要把此事告訴給伯爵大人,萬萬不可讓這位姑爺明珠暗塵.

下課的時間到了,老夫子依依不舍.

從前他都是迫不及待下課走人的,因為教一群蠢材,完全是浪費時間啊.

但是沒有辦法,世子在啊,總不能隨隨便便找一個人來教.

但是世子尤其蠢材,教授他這等高明的智慧完全是對牛彈琴.

只有沈浪這樣的美玉,才能讓每一個老師享受教書育人的美好時光.

……

下課後,世子金木聰有些妒忌地望著沈浪,道:"沈浪,你平時有朋友嗎?"

"沒有!"沈浪道.

金木聰道:"那你覺得你為什麼沒有朋友?"

沈浪道:"長得太帥,人太優秀,把所有人襯托得暗淡無光,別人總是妒忌我,怎麼可能會有朋友?"

世子金木聰忍不住握緊了拳頭.

不知道為什麼,我就那麼想打人呢?

不過想起昨日沈浪寫在牆壁上的那些仇人名字,世子立刻慫了,然後氣鼓鼓道:"我不和你坐了."

金木聰來到後面位置坐下,讓沈浪孤零零一人坐在前面.

周圍的一群年輕人又在指指點點,竊竊私語.

"哼,顯擺什麼呀?他要真那麼厲害,干嘛自己不去考科舉啊?"

"就是就是,沒本事的人才來做上門女婿."

"吃軟飯的小白臉而已,又有什麼了不起的?"

沈浪聽著這些話,心中忍不住無奈.

看來我寬宏大量的名聲還沒有傳出來啊,竟然讓這群名字都沒有的綠葉對我沒有畏懼之心.

這樣不行啊!

……

接下來是算術課.

這是科舉不考的,很多學堂都不學這一門.

但是貴族家的學堂往往比較務實,會一代一代培養專業性人才.

所以算術在玄武伯爵府學堂非但要學,還非常重要.

許文昭作為伯爵大人的幕僚之一,掌管伯爵府錢糧物資進出,是一個權力非常大的管事.

因為掌權許久,所以心高氣傲,目中無人.

而且通常精通算術的人,大多數都不大會做人的,性格都蠻乖張.

許文昭也不例外.

作為玄武城內最出色的算術學者,他自然就成為了伯爵府內的算術老師.

走進課堂後,他第一眼就見到了沈浪.

沒有辦法啊,長得那麼帥,到哪里都是鶴立雞群.

然後,許文昭的目光中閃過一絲陰霾.

敏銳的沈浪立刻覺察到了,他是非常敏銳的,這位許文昭對他有敵意,而且是很深的敵意.

為什麼?

因為妒忌?

不是,這位許文昭都五十幾歲的人了,不可能對金木蘭有什麼幻想.像他這種搞數學的,在這個年紀能不能硬起來都是個問題.

而且沈浪從未和他有過交集,也不會有直接的利益矛盾.

沈浪決定繼續觀察.

……

許文昭進來之後,只是望向沈浪的第一眼充滿了隱晦的敵意,接下來並沒有說什麼,也沒有針對沈浪做出任何舉動.

他開始講課.

沈浪聽得昏昏欲睡,因為許文昭講的內容實在是太簡單了,完全是小學五年級的算術水准.

完全是關于乘法和除法的內容.

于是沈浪自然魂飛天外.

"沈浪,你給我站起來!"忽然上面講課的許文昭猛地一聲斷喝.

這聲音很突然,很響很刺耳.

沈浪還好,其他正昏昏欲睡的同學,直接被驚醒,一屁股坐在地上去了.

沈浪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許文昭拿著戒尺,來到沈浪的面前,冷道:"把手伸出來,打十尺."

沈浪判斷出來了,這許文昭並不是處心積慮要謀害自己,完全只是因為心中的憤恨和敵意.

而且在伯爵府掌權已久,讓他越來越心高氣傲,做事直接,不講究婉轉.

如果沒有猜錯的,應該是自己擋住了他的路?

沈浪繼續飛快地分析和推斷.

那麼有沒有這種可能,許文昭是王漣,莫野,金士英三人中某一個的親戚?

沈浪從五個人中勝出,成為了伯爵府的上門女婿,壞了他許文昭的好事,所以成為了他的眼中之釘?

昨日慫恿伯府世子金木聰去打沈浪,會不會也是眼前之人?

如果是的話,那他報複手段也太簡單粗暴了.

事實上許文昭還真就是這樣狹隘之人,他是上一代伯爵培養起來的,資格非常老.

再加上他算術天賦上太高了,二十幾年來把伯爵府的各個賬目做得井井有條,伯爵和夫人對金錢賬目等不擅長,所以對他越來越倚重,對于他的乖張性格也只能包容.

這也讓許文昭變得越來越驕橫.

別說沈浪了,就算是世子金木聰,他也想打手心就打手心的.

"發什麼愣啊?把手伸出來!"許文昭朝沈浪厲喝:"真是朽木不可雕,打你十尺,也讓你好好警醒."

這話說得倒是義正言辭,而且老師打學生,天經地義.

可是剛才課堂上十幾個人,幾乎沒有一個在認真聽講啊,甚至有一半人直接睡著過去.

你不打他們,卻專門來打我,這不是借機報複嗎?

沈浪道:"先生,我既沒有課堂上睡覺,也沒有交頭接耳擾亂秩序,為何打我?"

許文昭厲聲道:"上課不好好聽講,魂飛天外開小差,難道不該打嗎?"

沈浪道:"可是先生教的東西,我都已經全會了,就不必認真聽了吧!"

這話一出,許文昭也有些呆了.

他在伯爵府講課多年,就算哪個學生再不認真聽講,但對他的態度還是畢恭畢敬的.

許文昭完全是想打就打,想罵就罵.

別說普通學生,就算是世子金木聰,也不止被他打過三五次.

伯爵大人知道了也只有一句話,打得好,繼續打!

尊師重道,不只是說說而已的.

現在沈浪區區一個贅婿,竟然敢頂嘴?

"你還敢頂嘴?"許文昭面孔都有些猙獰了,寒聲道:"這就不僅僅是十戒尺了,打三十尺,然後在孔聖人的面前跪三個時辰!"

沈浪道:"恕難從命!"

頓時,身後迎來了十幾道崇拜和複雜的目光.

許文昭是最凶的老師了,沒有想到沈浪那麼虎,竟然敢頂嘴.

"哈哈……"許文昭氣極反笑,怒道:"果然是冥頑不靈,不學無術的卑劣之徒,如此狂妄之大,如此肆意妄為,我看伯爵大人怎麼懲治你,你給我等著!"

"啪!"

許文昭的尺子狠狠在桌子上一砸,直接斷裂成兩半,然後他直接離開課堂,去向伯爵大人告狀.

世子金木聰臉色有些蒼白,上前道:"沈浪,你這下糟了,你屁股要被打開花了,起碼三十鞭."

沈浪道:"這位許文昭老師,一直都是這樣的人嗎?"

金木聰無奈點了點頭,他自己都被許文昭打過七八次.

"他是我們伯爵府的活賬本,許多錢財賬目都在他的腦子里面,父親對他非常倚重的."金木聰道:"他的脾氣非常急躁,府里面很多人都怕他."

這點不奇怪,精通數學的人通常情商都不高.

沈浪道:"昨日慫恿你去打我的,是不是他?"

金木聰趕緊搖頭道:"我不能說的,說了就不講義氣."

三傻,你不用說了.

沈浪問道:"他和王漣,莫野,金士英這三人有什麼關系嗎?"

金木聰道:"他是王漣表哥的舅舅,也算是我娘的遠親."

王漣,那位年輕的舉人,玄武城主管刑獄的主簿.

這下真相大白了.

果然是沈浪擋住了許文昭的路,原本他外甥王漣要成為伯爵府姑爺,結果被沈浪給搶了,難怪他將沈浪當作了肉中之刺.

沈浪道:"此人竟然是如此的心胸狹窄,睚眦必報."

頓時,肥宅金木聰斜著眼睛望向沈浪.

你也有資格將這句話?你倆誰心胸更狹窄,你心里就沒有一點數嗎?

不過,這個胖宅還是很講義氣的,趕緊給沈浪出主意.

"沈浪,你趕緊去向我娘求情,我爹這人最迂腐了,最見不得不尊師重道之人.只要許先生去告你的狀,他一定會抽你鞭子的,要不然你出門躲一陣也行,就躲到姐姐的軍營里面."金木聰心有餘悸道:"三十鞭子啊,足夠讓你在床上躺半個月的."

開玩笑,這樣的小事還用得著去求岳母,會讓她看扁的.

被岳母看扁是小事,被親親媳婦看扁才是大事.若一個女人看扁你,就算你能睡她,她也只會假哼哼而已.

如果連一個有性格缺陷的野生會計師都踩不掉,我沈浪也不用在伯爵府混了.

上篇:第46章:裝個高級逼!姑爺真是智慧絕頂    下篇:第48章:都讓開,美男子要打臉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