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6章:沈浪殺人!賢婿乃伯府恩人   
  
第56章:沈浪殺人!賢婿乃伯府恩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半個時辰後!

沈浪,金晦,金忠三人,率領著伯爵府的一百騎兵,押著許文昭朝著某個地方飛馳而去.

然後,只見到許文昭臉色越來越白,渾身越來越顫抖.

最終,一隊騎兵在一個偏僻山谷中停了下來.

這里什麼都沒有,就只有一個石頭崗哨,而且已經半荒廢了.

"下來吧,許文昭先生."沈浪淡淡道.

此時,許文昭已經完全走不動了,雙腿如同煮爛的面條一樣是癱軟的.

這個畫面有些眼熟啊,異世般《人民的名義》?

兩個伯爵府武士直接將他提了下來.

"這個地方你應該非常眼熟吧,對于其他人來說這地方完全不值一提,但對你來說確實最最重要的."沈浪道:"我沒說錯吧,許文昭先生."

許文昭幾乎無法呼吸,卻依舊嘴硬道:"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死到臨頭還嘴硬.

一百騎兵立刻在周圍布防,金忠,金晦,帶著十幾名武士一同進入這個荒廢的崗哨之內.

"砰!"

猛地踢開門,一個黑影飛快竄了出來,想要逃跑.

金晦是個高手,怎麼可能讓他跑掉,輕而易舉抓住他的脖子,猛地提起來.

"嗖!"

那個黑影的袖子里面猛地射出一支毒箭.

金晦飛快用手臂一擋,上面有一塊小盾,直接將這支毒箭撞飛出去.

然後,他閃電一般出手,輕而易舉將這個黑影的手腳全部折斷.

"咔嚓,咔嚓……"

"啊……"這個黑衣人發出了無比淒厲的慘嚎.

"不……"許文昭也發出一陣淒呼.

金晦上前,猛地扯下這個黑衣人的面罩,露出了一張恐懼而又充滿恨意的面孔.

很眼熟啊,正是許文昭的兒子許田.

"這個崗哨已經荒廢了,你在這里做什麼?"金忠問道.

"你管我?"許田寒聲道:"我在這里玩,不行嗎?"

沈浪道:"別和他廢話,這里地下有暗門,挖出來."

十幾名武士上前動手,他們不知道暗門在哪里,也不知道機關在哪里.

但是,直接掘地三尺便是了.

半個多消失後,這個荒廢哨所里的地面被挖鑿兩尺多.

果然,一個暗門出現在地面上,上面掛著一個巨大的鐵鎖.

金晦上前,猛地一刀斬下.

結果那鐵鎖沒事,反而刀直接折了.

"這鎖是鎢鐵打造的,用刀砍不斷."沈浪道:"一定要用鑰匙開,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把鑰匙許文昭先生肯定是隨身帶的."

頓時,許文昭開始拼命地掙紮.

金忠上前,搜遍了全身都找不到那支鑰匙.

不過,他將許文昭的發簪抽了出來,發現尤其沉甸甸,猛地一扯.

外面的殼子被扯掉之後,露出了鑰匙的形狀.

這許文昭還真是處心積慮啊,竟然把金庫鑰匙改造成為簪子.

金忠拿著鑰匙,果然打開了這只堅固無比的黑鎖,退開了這扇厚重之極的門.

這扇門,竟然也是用鐵打造而成的.

許文昭還真下血本啊.

推開門之後,出現了一道台階,延伸到地下.

這里果然有地下密室.

金忠,金晦押著許文昭走下台階,進入地下密室之內.

這里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見.

金忠用火折子直接點亮了火把.

然後……

在場幾個人全部都驚呆了.

金燦燦的,全部都是金幣啊!

這個小小密室內的架子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箱子,里面全部都是金幣.

不僅如此,還有各式的珠寶,古董,字畫等等.

簡直就是一個藏寶庫啊.

真沒有想到啊,許文昭一個伯爵府的管事,在二十幾年時間內,竟然貪汙了這麼多.

金忠和金晦真的怒了.

許文昭啊許文昭!

當年若不是老伯爵看到你是夫人遠親的份上收留你,你便是一個窮困潦倒的窮書生啊.

若不是老伯爵供你讀書,你如何考得上秀才啊?

你如何能精通算術啊.

你的一衣一食,你的房子,你的妻子兒女,你的一切都是伯爵府給的.

你就是這樣報答玄武伯爵府的?

狼心狗肺,禽獸不如啊!

沈浪在架子上找到了一本賬冊,這完全是許文昭的貪腐日記啊.

什麼時候,貪汙了多少,完全記得清清楚楚.

沈浪笑道:"許文昭先生,現在證據確鑿,鐵證如山了嗎?"

"嗬……嗬……"許文昭拼命地喘息,完全說不出話來.

他完全站不住,直接癱軟在地上了.

但是有一點他不甘心,這個秘密藏金庫地點是絕密,連他許文昭的妻子都不知道沈浪怎麼可能知道?

許文昭嘶聲道:"沈浪,我這個藏金密室的地點沒有告訴任何人,你是怎麼知道的?"

不僅僅是許文昭,連金忠金晦也百思不得其解.

這個藏金密室完全是絕密啊,沈浪為何會知道?

沈浪冷笑道:"許文昭,你太貪心了,連建藏金庫都要讓伯爵府掏錢.九年前的賬本中,你漂沒了兩萬斤鐵,還買了二十五斤的鎢鐵,而那幾年中被荒廢的哨所只有這一個,偏偏這個荒廢的哨所,還動用過超過一百三十個人力,說是對哨所內外進行拆除,你當所有人都是傻子啊."

"你這個蠢貨,連藏金庫的秘密地點都在賬本里面告訴我了."

這話一出,金忠和金晦由衷佩服.

沈浪竟然從這些蛛絲馬跡,直接判斷出了許文昭的藏金地點,真是聰明絕頂啊.

許文昭頓時要瘋了,指著沈浪嘶聲道:"你是人是鬼,是人是鬼啊?"

"把所有金幣,財寶全部裝車帶回伯爵府,把許文昭這個人渣也帶回去."沈浪下令道.

"是!"金忠直接將許文昭拽了回去.

許文昭長子許田雙手雙腳被打斷,癱在地上,望向沈浪的目光充滿怨毒.

沈浪道:"這個人殺了,腦袋割下來."

許田一驚,嘶聲道:"你敢?越國新政,地方貴族無權處置屬吏,更無權殺之!"

沈浪冷笑道:"傻叉,在這里殺你,誰會知道?尸體燒成灰,撒到海里,人間蒸發."

金晦上前,就要直接割下許田的腦袋.

沈浪忽然道:"要不,我來試試?"

金晦一愕,然後將刀子遞給沈浪.

接著,金晦這個高手用力將許田按住,不讓他掙紮.

沈浪拿著鋒利的刀子,在許田的脖子上摸了摸,按了按,然後輕輕一劃.

金晦目光抽了抽.

咦?姑爺這切人的架勢,咋感覺比我還熟練呢?

……

整個車隊滿載而歸.

當伯爵大人見到這些金幣,這些珠寶和古董的時候,既充滿了失而複得的驚喜,又充滿了無限的痛心.

他在懷疑自己.

難道我真的做錯了嗎?

我這樣寬容待人,竟然養出了這麼一個白眼狼.

我難道只是一個昏聵之主嗎?

若不是女婿沈浪,許文昭這只大蛀蟲不知道還要逍遙法外多久,不知道還要從伯爵府撈走多少民脂民膏.

好女婿,好女婿啊!

多虧了沈浪,才為伯爵府挽回了這麼大的損失.

多虧了沈浪,伯爵府眼下的財政危機才能有所緩解.

伯爵大人望向沈浪,有千萬言語都沒有說出來.

因為是自家的親人,說感謝的話就太見外了.

然後,伯爵大人目光冰寒望向了許文昭,一字一句道:"許文昭,你現在還有何話要說?"

許文昭身體一顫,然後猛地跪在地上,膝行過去,抱著伯爵大人雙腿道:"主公啊,都怪我豬油蒙了心啊,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您千萬別氣壞了身體啊."

伯爵大人猛地一腳將他踢開,厲聲道:"你不要再演戲了,我真是瞎了眼睛,竟然一直信任你,重用你,沒有想到人心竟然可以險惡到這個地步."

許文昭又跪著爬過去,抱著伯爵大人雙腿,嚎啕大哭道:"主公饒命啊,求您看在老主人的份上,求您看在夫人的面子上,求您看在我二十幾年忠心耿耿的份上,饒了我這條狗命吧."

伯爵大人又猛地將他一腳踢開.

他真是徹底被傷透了心.

許文昭又跪爬到沈浪面前,拼命磕頭,哭泣哀求道:"姑爺,都怪我許文昭瞎了眼睛,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您.我蠢不可及,我狼心狗肺,求求您看在我年邁的份上,饒過我一條賤命吧,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姑爺,只要您饒了我這條狗命,從今以後我為你做牛做馬,做豬做狗!"

上篇:第55章:真乃天縱之才!絕望吧!    下篇:第57章:許文昭慘死!男女作風問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