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7章:許文昭慘死!男女作風問題   
  
第57章:許文昭慘死!男女作風問題

g,更新快,無彈窗,!

而沈浪在一邊幽幽說道:"岳父大人,這許文昭必殺!"

這話一出,在場幾人都有些驚了.

正抱著沈浪大腿的許文昭猛地一僵.

伯爵大人真的很少殺人的,尤其像許文昭這樣的老人.

就算他貪汙了這麼多金幣,頂多也就是抄家,然後打發他去鄉野間了此殘生.

而沈浪竟然直接出言殺人.

林老夫子道:"姑爺,這許文昭並非我伯爵府奴仆,只是雇傭關系,我們伯爵府沒有權力殺他的,頂多是將他移交到城主府."

這也是越國新政之一.

任何貴族都無權干涉民政,除了對簽了賣身契的奴仆有處置勸,對屬官是沒有資格審判的,更沒有資格殺.

沈浪道:"這許文昭不僅僅貪汙海量金幣,而且還勾結外敵.若是將他交到城主府,只怕幾天後就逍遙法外,去一個玄武伯爵府鞭長莫及的地方."

許文昭聽到這話,頓時肝顫.

好啊,小白臉孽畜,我像一條狗一樣求你,你竟然還咬著我不放?

他不由得嘶聲道:"沈浪,你不要血口噴人."

沈浪道:"你總共貪汙了近三萬金幣,但是你的藏金庫中只有一萬一,你購買了那麼多田產豪宅,你家人過的日子奢靡之極,但這些加起來也就是五千金幣了不起了.再加上你收買賬房的那些手下,頂多兩千金幣.那剩下一萬多金幣,哪里去了?"

這話一出,伯爵大人目光一縮.

沈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些金幣你都給了城主府,太守府了吧,你的二兒子不在玄武城去了哪里?只怕是去了國都,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下一科的武舉人,他會名列其中吧."

"許文昭你不僅僅是貪墨了伯爵府的錢,而且還吃里爬外,和敵人勾結在一起,打算里應外合對付我玄武伯爵府."沈浪淡淡道:"所以,你不僅僅是貪墨,而且是徹底的背叛."

許文昭厲聲道:"你無憑無據,休想陷害于我."

沈浪猛地將藏金庫的秘密賬本摔在許文昭的臉上,厲聲道:"你睜大眼睛看看,你行賄的每一筆金幣,你自己都記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伯爵大人拿過賬本.

果然,上面每一筆行賄都記得清清楚楚.

只不過,沒有指名道姓,而是用一號,二號,三號來代替.

但是用腳指頭都能猜到,這里面的一號,二號,三號是哪些勢力了.

伯爵大人閉上眼睛,讓自己平靜了下來,緩緩問道:"許文昭,為什麼?這些年我有那些地方對不住你的嗎?"

面對鐵證如山,許文昭知道自己再也沒有狡辯的余地了.

他反而多了幾分骨氣了,直接挺起身子,冷冷道:"伯爵大人忘性還真大啊,三年前我想要將二兒子舉薦到伯爵府私軍中做一個百戶,您都拒絕了,難道忘了嗎?"

竟然是因為這個?你就要出賣我?

伯爵大人道:"我給過他機會啊,但是他武試也不過,文試也不過,我如何讓他擔任這個百戶?伯爵府私軍是我金氏家族百年基業的根本,我怎麼可以摒棄公平公正?我的親侄子想要進入私軍,都被我拒絕了."

許文昭冷笑道:"我效忠了您二十幾年,您連我兒子的前途都不舍得給,這不是無情無義又是什麼?再說新政如火如荼,玄武伯爵府如同即將沉沒的大船,我憑什麼要跟著一起死,我難道不會另尋出路嗎?"

伯爵大人道:"你的另尋出路,就是出賣我金氏嗎?"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許文昭道.

"我殺了你……"伯爵大人猛地拔出了巨劍.

"伯爵大人,您不能殺我!"許文昭笑道:"我送出去那麼多金幣,不僅僅是為了我兒子的前途,也是為了今天.我只是你雇傭的而已,並不是金氏家族的奴仆,不管我犯了什麼罪,你都沒有權力處置,更沒有權力殺我.否則就是干涉地方民政,就是觸犯國法,況且我身上還有越國的功名."

林老夫子趕緊抱住伯爵大人.

"主公,不能殺啊."林老夫子道:"您若在這里殺了許文昭,那就落下巨大把柄了,別忘記東海伯爵是怎麼死在張翀手里的啊."

沈浪道:"岳父大人,這賊子該殺,但現在不能殺,不能在這里殺."

剛才他親自殺了許田,但人不知鬼不覺,尸體都燒成灰拋進大海了.

而現在許文昭就在伯爵府,無數雙眼睛盯著,若是伯爵大人殺了他,就是觸犯新政,只怕國君斥責的旨意幾天後就下來了.

見到這一幕,許文昭底氣又忽然足了起來,道:"伯爵大人,您這個人最講究規矩,所以您唯一能做的就是將我移交到城主府,或者太守府,然後把我貪腐的證據遞交上去,讓太守府來審判我."

一旦交給太守府,那會發生什麼事情用腳指頭能想出來.

找一個面容相似的罪犯殺了,許文昭繼續逍遙法外.

許文昭大聲道:"在玄武伯爵府內,沒有人可以殺我,否則就是觸犯國法."

沈浪露出迷之微笑,道:"不,我們能殺你,而且完全不會觸犯國法."

"做夢."許文昭大笑道:"現在太守府乃至總督府,都盯著你們,就等著你們犯錯.我若死在伯爵府內,兩天之內總督府就會派人下來徹查."

沈浪道:"許文昭,你這人怎麼這樣呢?我說的是真的呀,我們真的能夠殺你啊."

"做你的白日大夢."許文昭冷笑的道.

沈浪道:"老族長,接下來該您清理門戶了."

然後,幾個身影走了進來.

許文昭見之,瞬間失去了所有的血色,尿幾乎都要出來了.

因為進來的是許氏家族的族長,還有三個族老,還帶著幾個家族的壯丁.

沈浪蹲下來道:"許文昭,伯爵府是不能殺你.但是……許氏家族的家規,卻能夠將你活活打死!"

許氏家族的老族長朝著伯爵大人拜下道:"我許氏家族仰仗伯爵府這麼多年,竟然出了這麼一個吃里爬外的狼心狗肺,都怪我們管教不嚴,向伯爵大人賠罪了."

說罷,老族長直接跪下.

"萬萬不可,萬萬不可!"伯爵大人趕緊將許氏的老族長扶起.

老族長寒聲道:"來人,將許文昭這個孽畜帶回到許氏祠堂,活活打死!"

許文昭拼命地掙紮,嘶聲道:"憑什麼?我就算在伯爵府貪汙,也沒有觸犯家規啊,家族祠堂也沒有權力殺我."

沈浪走過來道:"許文昭,殺你的罪名不是貪汙,而是勾引嬸娘,通/奸之罪啊!"

這話一出,許文昭徹底呆了.

這件事情很隱秘的啊,沈浪為何會知道啊?

這個女人雖然是許文昭嬸娘,但其實才三十幾歲而已,風韻猶存.

"許文昭,你這人不但經濟有問題,生活作風也有問題啊,真是辜負了家族和人民對你的培養和期待."沈浪道:"不過我還真是小瞧你了啊,像你們搞數學的在這個年紀早就硬不起來了吧,竟然還能勾搭到年輕漂亮女人."

有什麼勾搭不到的?有錢能使鬼推磨.

有錢也能讓女人腰下玉盤磨豆漿.

有錢能夠讓女人下面開口,當然也能讓她上面開口,將許文昭給賣了.

關鍵是看誰出的錢多.

當然只是小部分女人這樣啊,相當部分女人還是冰清玉潔,矜持高貴的啊.

許文昭痛心疾首,厲聲道:"那個賤人竟敢出賣我,她就不怕自己被游街示眾,活活打死嗎?"

沈浪道:"給一筆錢,讓她和那個廢丈夫和離,並且遠走高飛了,她當然願意開口了."

"將這個孽畜拖走."許氏老族長道.

許文昭拼命大叫:"伯爵大人饒命啊,饒命啊,我願意攀咬,我願意交代,我向城主府行賄了,我向太守府行賄了,我還向總督大人的身邊人行賄了!"

伯爵大人神情一動.

沈浪搖頭道:"沒用的,城主不會親自收他錢,張晉也讓徐家代收金幣,然後在徐家洗乾淨,再用嫁妝的名義送到張家.再說我們拿到許文昭的行賄口供,向誰告狀?太守嗎?總督嗎?"

到那個時候,就會出現這一幕.

堂下何人,為何狀告本官?!

你把這口供交給國君?

國君立馬就會想到,你玄武伯什麼意思?那麼迫切扳倒你封地上的主官,這是對抗行政,這是對寡人不滿嗎?

在眼下這個環境,經濟問題是扳不到一個太守,哪怕一個城主的.

就眼前許文昭這個伯爵府的管事,明明是貪汙罪名,卻要用男女作風罪名弄死他.

真是莫大之諷刺.

伯爵大人歎息一聲,放棄了這個打算.

許文昭整個身體被拖拽了出去,幾乎屎尿齊出.

"伯爵大人,我有天大的秘密要告訴你啊."

"沈浪姑爺,沈浪爺爺,我有錢,我還有錢啊……"

"沈浪爺,有人要害你,田橫要害你啊!"

幾個時辰後!

許氏家族祠堂.

許文昭被扒得干乾淨淨,干瘦下垂的身體在風中飄零.

然後……

當著幾百人的面,他被活活打死!

……

注:謝謝書城讀者騰的萬幣打賞,謝謝你.

上篇:第56章:沈浪殺人!賢婿乃伯府恩人    下篇:第58章:木蘭怦然心動!郎君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