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65章:悲劇呀田橫!刮目相看   
  
第65章:悲劇呀田橫!刮目相看

g,更新快,無彈窗,!

宋氏這話一出,全場瞬間凝固了,完全是死一般的寂靜.

發生了什麼事情啊?出現幻覺了嗎?

這轉折太大了啊,反應不過來啊!

今天晚上不是搞沈浪的嗎?怎麼逆轉了?

而反應最快的便是田橫,此時他全身汗毛都豎起來,如同遇到危險的野獸一般.

靠!

有陰謀,有大陰謀.

他第一時間朝沈浪望去,因為他已經被搞過很多次了.

果然,沈浪那張俊美無匹的面孔,依舊是人畜無害的微笑.

強烈的求生欲讓田橫想要立刻轉身就走.

但是敏銳的直覺卻告訴他,走不了了!

你已經被沈浪這個狠毒小白臉盯上了.這個惡毒之人,一旦咬住獵物是絕不會松口的.

而這個時候,張翀和言無忌兩個大人物才第一次,正眼望向了沈浪.

柳無岩城主也完全錯愕了,頓時覺得有些口渴,喝下了一杯水,沙啞道:"宋氏,你是不是因為悲傷過度,所以口出胡話了啊?"

然後,他狠狠瞪了一眼宋毅.

田橫的目光更是如同刀子一般,朝著宋毅戳去.

你的婆娘是怎麼管教的?趕緊讓她改口,否則你死定了!

這群人中最最驚駭的便是宋毅了,完全不敢置信望著自己的妻子.

這……這是跟自己睡了十幾年的妻子嗎?為何如此陌生啊?

宋毅嘶聲道:"娘子,你怎麼了?傷心過度而胡言亂語了嗎?明明是沈浪那個賊子踢死我們兒子的,你親眼看到的,為何此時又改口了啊?"

宋氏充滿仇恨地盯著丈夫道:"明明是你,我親眼看著你一腳踢中充兒的下體.沈浪是到過我們家里,但卻是來送銀子的,因為他害怕大傻在我們家吃不飽."

妻子不是在說胡話,她是故意這樣說的.

宋毅真的完全驚呆了,渾身開始顫抖.無邊無際的危險,湧上全身.

"你,你究竟發的什麼瘋啊?"宋毅顫抖道:"沈浪給你什麼好處了?她是不是威脅你了?"

柳無岩城主寒聲道:"宋氏,有這麼多大人在場,作偽證是有嚴重後果的.再說宋充是你們最疼愛的兒子,作為父親宋毅為何要踢他,而且還是踢下體部位?"

宋氏顫抖道:"這里面的原因,民婦難以啟齒."

田橫道:"你明明是在撒謊,有什麼難以啟齒的?你收了沈浪多少好處?你受到他什麼脅迫了?"

沈浪一句話都不反駁,一臉天真看著這一切,就好像整件事情和他無關一般.

宋氏猛地一咬牙道:"因為……充兒年紀大了,對女人有所好奇,那天正偷偷看我洗澡,宋毅回家之後發現了,一怒之下就朝充兒一腳踢去.事後又非常後悔,趕緊帶著充兒去玄武城治傷了."

這話一出,全場嘩然.

竟然還有這等秘事?!

木蘭和伯爵夫人臉紅過耳.

在場有極個別男人甚至開始回憶自己的少年往事.

宋毅的腦袋頓時要炸開了一般.

沒有想到啊,妻子竟然如此反咬自己一口?

這是枕邊人嗎?

這明明是毒蛇啊!

都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現在還沒有大難臨頭呢.

平時讓你咬你不咬,現在卻咬我這麼狠毒的一口?

"賤人,你胡說,你瘋了,你瘋了……"宋毅怒指妻子.

田橫怒道:"宋氏,你不要自誤,做出什麼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如果有人威脅了你,你大膽說出來,總督大人的使者在,太守大人也在,有人會為你做主的."

這話一出,言無忌和張翀目光一寒.

"傻/逼!"張晉心中怒罵.

言無忌和張翀大人何等人物,豈是你能借來壓人的?

他們二人能夠坐在這里,就已經是最大的分量了,難不成你還想要這兩個大人物親自下場?

你將政治斗爭當成什麼了?

你將我堂堂總督使者和太守當成什麼了?

田橫這不說話還好,宋氏直接沖到兩位大人的面前,磕頭出血道:"兩位大人,請為民婦做主,請為民婦做主."

張翀和言無忌可以對田橫毫不理會,因為那是官,而且是江湖草莽,橫眉冷對是正確態度.

但對宋氏卻不能如此,反而要和顏悅色.

因為宋氏是民,而且是剛剛經曆喪子之痛的可憐人.

這就如同那些下來視察的大官,對邊上陪同的官員可以嚴肅冷漠,但對于普通老百姓卻要態度和藹,噓寒問暖,甭管是不是真心的.

張翀難得溫和道:"你有何冤屈,速速道來."

宋氏哭泣道:"民婦的兒子被丈夫踢傷之後,本不會死,送到玄武城醫館本已經沒有性命危險,說大不了只是要割去雙蛋,以後再也難以傳宗接代.這幾日民婦一直在床邊照顧我的兒子,昨日下午他們忽然強行送我回家,今天中午我丈夫忽然回家跟我說,充兒已經死了."

說到這里,宋氏再一次嚎啕大哭.

這哭聲是真的不能再真,畢竟是她最疼的兒子,莫名其妙就這麼死了,做母親的當然痛不欲生.

宋氏繼續道:"接著,我丈夫一而再告訴我,一定要我攀咬沈浪,說是他踢死了我的兒子.到了玄武城之後,田橫又一再警告我,讓我一口咬沈浪是殺人凶手.說這次沈浪必死無疑,只要成功弄死沈浪,我丈夫就會成為寒水鎮亭長."

什麼是牛逼的謊言.

七分真,三分假!

而此時宋氏說得,就是最逼真的謊言.

關鍵她的悲痛欲絕是真的,她的刻骨仇恨也是真的.

"定是田橫殺死我兒子的,請大人為民婦做主,請大人為民婦做主."

宋氏不斷磕頭,聲音響徹整個大廳,讓人不寒而栗.

田橫渾身顫抖,指著宋氏道:"你,你……"

然後,他直接向張翀跪下道:"大人,這一定是沈浪的陰謀,您不了解,這沈浪陰險歹毒之極,這一切都是他的陰謀."

沈浪瞪大眼睛,如同無辜的小白兔,無奈地攤了攤手.

你怎麼可以這樣冤枉人呀?

今天晚上,我一句話都沒講啊,你們剛才汙蔑我殺人的時候,我都沒有開口辯駁呀.

做人怎麼可以這麼過糞的?

張翀冷冷盯了田橫一眼.

這一陣已經輸了,這些人竟然還妄想扳回來.

"柳無岩,抓人."張翀淡淡道.

這話一出,沈浪心中歎息:"厲害!"

表面上看,張翀下令城主抓人,實際卻是及時止損,牢牢抓住主動權.

否則沈浪下一步就要問責田橫指使宋氏誣告沈浪,陷害伯爵府之罪名了.

玄武城主柳無岩滿心苦澀,直接手一揮道:"來人,將田橫,宋毅拿下!將宋氏也一並帶回城主府,一定要審出一個水落石出."

這話一出,宋氏驚駭.

若是去了城主府,她哪里還有命在啊?

但是這時候根本不需要沈浪開口,伯爵夫人直接走了下來,也不顧宋氏身上的臊味,直接牽著她的手道:"真是可憐的女人,哪里經得起你們折騰.再說死者為大,來人,將這個少年的尸體抬下去,找一片好墓地安葬了."

然後,伯爵夫人朝宋氏道:"你是浪兒的同鄉,也算是我玄武伯爵府的子民,這幾日你便好好呆在我府中,免得再受了驚嚇,甚至有性命之危."

"您說是嗎?太守大人."伯爵夫人忽然朝張翀問道.

伯爵夫人強行留下宋氏,某種程度上是不合法的.

但她是女人,也是一個母親,這樣做不合法卻合理.

這個時候太守張翀難道說不行,你必須把宋氏送到城主府去?

那他這位太守大人面目該何等猙獰?

張翀讓柳無岩帶走田橫,伯爵夫人留下宋氏,這很公平.

"夫人說得有理."張翀道.

然後,張翀朝言無忌道:"言先生,這時候也不早了,不如我們回城中休息?"

言無忌道:"好."

然後,兩個大人物和玄武伯爵話別.

"柳無岩,這件案子你一定要查清楚,給所有人一個交代."張翀淡淡吩咐道.

"是!"柳無岩城主恭敬道.

然後,他猛地一聲大喝:"來人,將田橫和宋毅關入大牢,明日候審."

張翀向伯爵大人告別的時候,忽然朝沈浪望來一眼,對金卓道:"伯爵大人,您這個女婿還真是讓人刮目相看."

……

注:謝謝土里有個洞的萬幣打賞,謝謝.

拜,拜,拜求推薦票,無比誠懇拜三遍!

上篇:第64章:太可怕了!驚人逆轉    下篇:第66章:田橫,我要弄死你的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