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66章:田橫,我要弄死你的呀!   
  
第66章:田橫,我要弄死你的呀!

g,更新快,無彈窗,!

伯爵大人親自將言無忌和張翀二人送出府去.

沈浪和柳無岩城主落在後面.

這位城主大人很不高興,臉上露著虛偽優雅的笑容,因為讀書人要有風度,但他目光一片冰冷.

田橫被兩個城主府武士押著.

此時,他目光死死盯著沈浪,仿佛要擇人而噬!

這次他計劃周詳,而且恰好遇到總督使者和太守大人在伯爵府,本以為萬無一失.

不料沈浪這個小白臉竟然如此奸詐,非但躲過了這致命一擊,而且還惡毒地反咬一口.

沈浪上前道:"田幫主,你干嘛要用這樣眼神看著我,怪嚇人的."

"沈浪,你很得意對嗎?"田橫寒聲道.

"沒有,真的沒有."沈浪道:"你不死我們的孽緣就沒有結束,我怎麼會得意啊?我是那樣膚淺的人嗎?"

"我死?"田橫大笑道:"做你才春秋大夢,誰會殺我?城主府,太守府?"

田橫這話倒是沒有說錯.

柳無岩下令把他抓入大牢,真的只是做做樣子而已.

城主府是田橫的靠山,雙方完全是穿一條褲子的.

他進玄武城大牢,那就跟回家一樣.

田橫道:"沈浪,我向你保證,三天之內我就能夠安然無恙地從牢里出來,而且沒有半點罪行."

這點不僅田橫相信,沈浪也信.

田橫身上是什麼罪,宋充之死他有嫌疑,但輕而易舉可以脫罪.

至于他逼迫宋氏誣告沈浪,城主府完全可以判為失察,我田橫不知道宋充不是你沈浪殺的啊,義憤填膺為屬下討回公道不是很正常嗎?

田橫咬牙切齒道:"沈浪,你知道我度過這一關後,會怎麼樣做嗎?"

沈浪搖頭道:"不知道啊."

田橫道:"我會把賭坊暫時轉交給其他人,這樣我便沒有了破綻.然後我用盡所有的力量,所有的時間,所有的手段你弄死你.我每天就只做一件事,想辦法弄死你!"

這是田橫最大的意志了.

現在什麼事業,什麼理想,什麼權勢,都要拋在一邊,先弄死眼前這個孽畜再說!

他田橫從沛國到越國,還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

他的整個心中充滿了戰斗氣息,就如同他和弟弟當年逃亡沛國的時候那樣.

沈浪望著田橫,那目光仿佛在看一個死人.

真是可笑,我們兩人都相恨相殺到這個地步了,你以為我還會讓你活在這個世界上?橫哥你也是真夠純真的了.

接著,沈浪綻開了最最標准的美男子微笑,微微露齒.

"田橫,你馬上要死了!"

田橫一愕,然後笑道:"哈哈哈,小畜生你白日做夢."

邊上的柳無岩城主也瞟向了沈浪一眼,那目光仿佛看白癡一般.

田橫死?

開為什麼玩笑啊?

田橫是他的搖錢樹,是他的最犀利武器之一,怎麼可能會死?

想要讓他們殺死田橫?真的是白日做夢啊.

柳無岩城主淡淡道:"沈浪姑爺,這件案子還沒有那麼結束,話不要說得那麼絕對,說不定明天我就傳喚你進城主府了."

然後,他見到玄武伯已經將言無忌和張翀太守送出了府,不由得加快幾步,追上前去.

城主大人只是沒忍住說了一口,否則就沈浪這種贅婿身份,他若是與之打嘴仗,真是辱沒了身份.

……

離開伯爵府後.

柳無岩等人彎著腰跟在張翀身後.

這個時候連演戲都不必了,田橫都不需要押著走.

"太守大人,您看這件案子該怎麼判?"柳無岩城主道.

太守張翀沒有理會,依舊和言無忌往前走.

柳無岩加快幾步道:"太守大人,就這麼輕而易舉錯過這次機會,未免太可惜了."

張翀和言無忌依舊沒有說話.

此時伯爵府之外,黑黑壓壓上千人依舊沒有散去.

此時,這些人依舊高呼:"交出沈浪,殺人償命."

"交出沈浪,殺人償命."

張翀皺了皺眉頭道:"田橫,今晚誰讓你出現的?"

田橫直接跪了下來,道:"小人知罪."

他和沈浪有仇,所以今夜陷害沈浪的現場,田橫根本就不該出現.

但他真的忍不住啊.

他田橫是江湖草莽,又不是聖人.

報仇最爽的是什麼,當然是眼睜睜看著仇人被弄死啊.

此時任何言語都難以形容田橫內心之不甘,擺出了這麼大的陣仗,本以為一定能夠將沈浪置于死地.

沒有想到沈浪半根汗毛都沒有傷到,反而他田橫惹了一身騷.

不過,他對自己安危是半點不擔心的.

明天他就可以安然無恙走出城主府大牢了.

很簡單啊,把一切罪行都推到宋毅身上便可以了.

但田橫真的不甘心被沈浪逃過這一劫.

"太守大人,這次真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不但可以將沈浪置于死地,而且還可以將伯爵府拖下水."田橫道:"關鍵在宋氏這個女人,城主府和太守府完全可以將她當成關鍵證人傳喚過來."

他認為,只要張翀開口,伯爵大人根本無法拒絕交出宋氏.

"只要這個女人改口,沈浪就難逃一死."田橫道.

言無忌聽不下去了,直接登上了馬車.

張翀轉過頭,望著田橫好一會兒道:"你還想要扳回這一局?"

當然,在場幾人點頭.

張翀淡淡道:"人家走一步看三步,你們卻拘泥于眼前,戀戰不舍.你以為沈浪就想要贏這一局嗎?他想要你死!"

這話一出,田橫不由得一愕.

沈浪想要他死,這點田橫當然知道.

但憑借宋氏的反咬一口,就想要讓他田橫死?真是白日做夢啊!

城主府和我什麼關系?太守府和我什麼關系?

就宋充之死這件案子,我田橫輕而易舉便可脫身啊.

張翀直接登上馬車,關上門,道:"去殺田十三,但願你們還來得及!"

"走."

張翀一聲令下,馬車朝著怒江郡的方向馳騁而去,他甚至都沒有在玄武城停留,連夜趕回.

他這話一出,柳無岩和張晉臉色猛地一變.

瞬間明白過來了.

沒錯,沈浪完全是走一步看三步.

而他們卻還在宋充之死案子上戀戰,這樣的格局難怪張翀會失望.

如今田橫被下獄了.

若是他之前做過的種種滔天罪行全部被公布于眾,那後果會怎樣?

而田十三是他最心腹之人,田橫什麼秘密他不知道?

就田橫身上的人命,殺頭十次都不夠的.

"快,快派人去殺了田十三!"

頓時,張晉,田橫等人派出三波高手,在夜色的掩護下,朝著田十三家里飛快而去.

……

伯爵府內.

"娘子,來不及解釋了,快上馬."沈浪道:"你武功如何?很厲害嗎?"

木蘭點頭道:"嗯."

媳婦,你這就不謙虛了啊.

沈浪道:"面對柳無岩,張晉,田橫派出的三波高手,你打得過嗎?"

木蘭點頭道:"沒問題."

這麼厲害?有點懷疑啊!

沈浪道:"那趕快,請娘子立刻帶著高手去田十三家里,救下他的性命."

"好."木蘭二話不說,直接下令道:"金晦,金忠,金呈,騎上最快的馬,隨我一同去."

沈浪猶豫了幾秒鍾道:"我一同去."

木蘭想了一會兒,點頭同意.

"娘子,我不會騎馬,我可以和你同騎一匹馬嗎?"沈浪道:"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動手動腳的."

木蘭二話不說,直接將沈浪丟到馬背上.

"駕!"

木蘭帶著三個高手和一個廢柴,騎著駿馬飛快沖出了伯爵府,朝著田十三家中馳騁而去.

……

沈浪真的沒有動手動腳.

不是他不想啊,本來他借機想要摟娘子的小蠻腰,又或者是裝著不小心頂木蘭的腰下動人某處的.

但是,他坐在木蘭的前面.

而且木蘭騎馬這麼快,沈浪幾乎全程都抱著馬脖子,唯恐自己掉下來,連用後背去蹭木蘭胸口這麼重要的事情都忘記了.

比起那充滿彈力柔軟的撞擊,還是小命更重要啊.

在半路上,金忠忍不住問道:"姑爺,我們明明之前就可以去救田十三的,為何現在才去,趕得這麼匆忙?"

沈浪瞥了金忠一眼.

那眼神的意思再明白不過了,在場幾個人你智商最低啊.

別人都不問,偏偏你問.

金呈道:"若是敵人不殺田十三,我們的拯救便沒有意義,就無法讓田十三和田橫反目成仇,就無法將田橫置于死地."

沈浪眼睛一眯.

金呈,你很愛表現啊,在場五人你智商倒數第二.

……

田十三的家在玄武城外,他家周圍始終都有十幾名黑衣幫武士秘密把守盯梢.

柳無岩,張晉,田橫派出的秘密高手速度很快.

僅僅不到半個時辰,十幾人就來到了田十三家的院子外面.

田橫派出的是兩個武功最高的義子,田大和田七.

田大望著窗戶內的身影,淡淡道:"十三,別怪義父心狠.你知道得太多了,你不死的話,義父就危險了."

……

注: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們,求大家推薦票了!

上篇:第65章:悲劇呀田橫!刮目相看    下篇:第67章:秒殺救十三!洗乾淨脖子等死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