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68章:十三跪伏效忠!梟雄末路   
  
第68章:十三跪伏效忠!梟雄末路

g,更新快,無彈窗,!

田大聽了沈浪的話後,忍不住面孔抽搐了一下.

田十三知道義父的秘密,甚至比他田大還要多,有許多事情甚至牽涉到城主府.

一旦爆出,便是巨大之丑聞.

所以,現在田橫成為了柳無岩城主的一顆炸彈.

要麼由他自己提前滅掉.

若是讓沈浪來炸,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沈浪又道:"田十三我帶走了,你們有意見嗎?"

對面四名殺手毫無聲息.

那麼厲害的金木蘭在邊上,他們能有意見嗎?

"好了,你們回去吧,記得幫我傳話啊."沈浪道:"另外,你們斷手的地方在吱血,可千萬別在路上死了啊,要死也把話帶到了再死."

田大等人面孔又一陣抽搐.

"小白臉,我艹你媽,要不是你老婆厲害,我四肢全斷都能弄死你."當然田大只能腹誹,在心里罵著過過癮.

不過沈浪讓他們走,他們卻沒有走,而是望向了金木蘭.

木蘭沒有說話,只是將目光垂下.

四個殺手二話不說,撿起自己的斷手,直接走了.

出門的時候,只見到外面的黑夜中,整整齊齊幾十個伯爵府的騎兵,手里的強弩瞄准了田大四人.

這些騎兵雖然慢木蘭一步,但也很快趕來了,伯爵大人做事很保守的.

而守在外面暗哨的十幾名黑衣幫武士,全部死了.

田大等四名殺手翻身上馬,飛快地朝著玄武城飛馳而去.

他們知道!

天大的麻煩來了.

天大的禍事來了.

……

屋內.

沈浪走到田十三的面前.

他見到一支劍將田十三釘在地上,不由得伸出一只手要將它拔出,姿態瀟灑而又輕描淡寫.

"嗯!"

媽蛋,插得那麼深,拔不出.

過了兩秒鍾,沈浪伸出兩只手一起用力.

將那支劍拔出.

然後,他看著田十三,沒有任何招攬收買的言語.

什麼金幣?什麼地位?什麼承諾?

一根毛都沒有.

田十三看著劫後余生的父母,看著二老頭上的白發.

他什麼都沒有說,直接來到沈浪面前跪下,將額頭貼在地上,將整個身體完全趴在地上.

聰明人啊!

從今以後,他就是沈浪的走狗了.

就是那種什麼髒活累活都要做,沒有任何反抗余地,沒有任何討價還價余地的走狗.

不知道為什麼,他悲從心來,淚水狂湧而出,整個身體都在抽搐.

沈浪幽幽道:"你哭得那麼傷心,看來不是那麼心甘情願啊."

田十三立刻收起了所有的淚水.

攤上這麼一個小肚雞腸的主子,以後日子恐怕難過了啊.

沈浪道:"以後,你就叫沈十三了."

"是,主人."田十三叩首道.

哦,不對.

是沈十三.

沈浪道:"你的父母要住進伯爵府的,萬一你有什麼不軌,萬一你不聽話,你父母在我手里,我們雙方都放心,你說是吧?"

木蘭將她絕美無雙的眼眸望向了天花板.

不知道為啥,這個時候她有點想要和這個夫君劃清界限.

將人家父母扣為人質,你還說得這麼理直氣壯.

"是,主人."沈十三再一次叩首,將額頭貼在沈浪的鞋面上.

沈浪頓時熱情地將他攙扶起來道:"快快,你還斷著腿呢,怎麼可以跪在地上啊?這地上又濕又涼的."

這演技,假得太過分了.

……

城主府內.

柳無岩城主聽著心腹的彙報,面色鐵青.

這次去殺田十三,總共去了六個殺手,柳無岩也派去了兩個.

結果兩個都死了.

當然這不重要,關鍵是田十三沒死,被沈浪救了.

天殺的沈浪,天殺的小白臉啊.

竟然事事都快上一步.

他和張晉的速度已經非常快了,剛出伯爵府的大門就派殺手去殺田十三.

沒有想到,還是晚了一步.

這個小白臉真是奸詐狠毒啊!

心腹幕僚道:"大人,現在麻煩了!"

是啊,有大麻煩了.

田十三是田橫的心腹,黑衣幫的什麼秘密他幾乎都知道.

田橫罪行累累,手頭上有多少條人命?

甚至,很多髒活都是為許多大人物做的.

可以說,田橫的這些罪行一旦公開,殺頭十次都不夠的.

而這些罪行,田十三手中都有證據,人證物證都能找出來.

之前的田橫是一把好刀子,而現在則成為了燙手的山芋.

當然用炸彈來形容更合適,只不過這個世界還沒有這玩意.

要麼找一個安全的地方提前引爆.

要麼由沈浪來引爆,那就太可怕了,局面會完全會失去控制.

心腹幕僚道:"大人,田橫保不住了."

"砰!"柳無岩猛地一砸桌子.

誰都知道,田橫是他柳無岩城主的走狗,為他做了多少髒活累活?

在投靠張晉之前,柳無岩城主是田橫的第一靠山.

田橫每年賺的錢,有兩成進入了他柳無岩腰包之中.

一旦殺了田橫,這每年的經濟損失都受不了啊.

"一旦我真的殺掉了田橫,豈不是自斷臂膀,而且還顏面盡失."柳無岩道:"玄武伯還沒有出手,我竟然在他的贅婿手上吃了大虧,傳出去不是讓人恥笑?"

心腹幕僚欲言又止,但終究沒有開口.

"張晉呢?"柳無岩問道:"他可是田橫更大的靠山,名義上每年撈的錢更多."

心腹幕僚道:"得知刺殺田十三消息失敗之後,他快馬加鞭趕去稟報太守大人了."

……

得到田十三已經被沈浪救下的消息後,張晉第一時間翻身上馬,用最快速度去追父親的馬車.

一個多時辰後,張晉追上了.

"父親,我們刺殺田十三失敗,如今此人已經落入沈浪手中."

張翀聽到這個消息後,並沒有多少意外.

"那你還追上來做什麼?"張翀道:"做你該做的事啊."

他一語道破張晉的心思.

如果張晉願意殺田橫,那早就動手了.他追上張翀的馬車,就是想要救下田橫.

張晉道:"這田橫剛剛投靠我們家,若是讓他就這樣死了,對我方士氣有損.而且……"

張晉沒有說完.

田橫投靠張家,獻出了每年百分之三十五的收入.

但這筆錢現在張家根本就沒有拿到,若讓田橫死了,豈不是巨大損失?

張翀道:"你覺得玄武伯爵和東江伯爵比起來如何?"

張晉道:"東江伯爵跋扈囂張,看起來強大,實則破綻百出.玄武伯爵保守,看似軟弱,但如同烏龜一樣,無處下手."

張翀道:"所以和玄武伯的斗爭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你急什麼?"

張晉道:"但是……"

張翀怒道:"作為統帥最重要的是什麼?"

張晉道:"格局要大,要縱覽全局.不要在意一城一地之失,當一處戰局失利就要立刻止損,絕對不可以戀戰,尤其避免源源不斷投入資源陷入泥潭之中."

張翀道:"你既然什麼都懂,為何還來問我?"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這樣,懂是一回事,但能不能做到又是一回事.

若殺了田橫,豈不是讓沈浪那個賊子得意了嗎?

"去,殺了田橫."張翀直接了當道.

然後,他再一次關上車門,下令道:"走."

馬車再一次出發,趕回怒江郡城.

張晉心中不甘大怒,抓住手中的鞭子,狠狠抽打地面.

他不由得想起之前沈浪逼迫田橫打斷田十三雙腿的那一幕.

何其相似啊?

當日的田橫是何等之恥辱?

若他被迫殺了田橫,這等恥辱豈不是和當時之田橫一模一樣.

完全是啪啪啪打臉啊!

……

黑衣幫城堡內!

柳無岩和田橫等人還真是過分,連戲都不願意演了,這個時候的田橫本應該在牢房里面的.

"義父,十三被沈浪救了."田大的斷手已經包紮起來了,顫聲道:"而且,那個小畜生專門等著,讓我們快要殺了十三的時候,讓他妻子金木蘭出手相救."

田橫面孔猛地一陣抽搐.

當時的畫面他已經可以想象了.

好歹毒的小白臉啊,早不出手,晚不出手,偏偏等到田十三要死的時候再出手.

這下子田十三會成為他沈浪的走狗了,而且滿腔的仇恨都會對田橫噴薄而出.

這些年田橫殺了多少人,犯了多少罪?

這還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是他為許多大人物都干過髒活.

一旦田十三爆出來.

天下,無人能夠救他.

田橫揮了揮手,田大離開.

田橫仰頭望向屋頂,腦子回憶起當年在沛國天龍鏢局的時光.

兩人在夕陽下奔跑.

兩人在雪地中狂武.

那真是激情燃燒的歲月啊,那是我們逝去的青春.

現在,終于要到盡頭了嗎?

田橫兩行濁淚滑落.

如果時光能倒流,那一天我一定將沈浪這個小白臉畜生扒皮抽筋,碎尸萬段.

碎尸萬段!

"啊……"

田橫瘋狂嘶吼,如同受傷之野獸.

……

注:諸位大佬,弱弱問一聲,還有推薦票嗎?

上篇:第67章:秒殺救十三!洗乾淨脖子等死吧    下篇:第69章:公開審判!慘烈而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