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70章:沈美男智詐無雙!只會死更慘!   
  
第70章:沈美男智詐無雙!只會死更慘!

g,更新快,無彈窗,!

田橫死了?

這麼突然?!

沈浪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真是有些錯愕.

"你確定那是田橫?"沈浪問道.

金晦想了一會兒,進行仔細的回憶,然後點了點頭.

真的是他,不管是氣質,外形,甚至是爆發出來的武功氣息,都是田橫無疑.

沈浪直接找到了養傷的沈十三(田十三).

他正在寫田橫的相關罪狀,一樁樁,一件件,全部都是命案.

每一件都有證據,每一具尸體都能挖到.

當然,很多事情他沈十三也有參與,如果真的徹查的話,他也死路一條.

但是,沈十三無所謂了.

只要能夠父母平安,他死不死都可以的.

"不用寫了,田橫死了."沈浪道.

頓時沈十三一愕,道:"柳無岩和張晉殺了他?"

沈浪搖了搖頭,道:"你曾經是田橫最親近信任之人,你可知道他有什麼替身嗎?"

沈十三想了一會兒,道:"從未見過,從未聽說."

替身這東西,完全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沈浪相信有些超級大人物會有替身,但田橫還夠不上那個級別.

至少連岳父大人這種級別的人物,都沒有完美的替身.

……

接下來沈浪始終皺著眉頭,在回憶和田橫相處的每一個畫面.

來到伯爵府之後沈浪幾乎每一天都在笑,要麼在耍流氓,要麼一臉無賴的樣子.

面對這樣的沈浪,木蘭還真是有些不習慣.

"夫君,怎麼了?"木蘭道:"田橫死了,對你來說完全是一個好消息啊,你牆壁上的那個名字,該畫紅叉了."

沈浪道:"娘子,你相信直覺嗎?"

木蘭沉吟,開始搜索相關直覺的記憶,一下子沒有回答.

沈浪道:"而且,長得越漂亮的人,直覺越准."

頓時,木蘭不想回答他了.

沈浪道:"這是有科學依據的,長得漂亮的人,就會受到更多人目光的關注,他就會非常敏銳,進而直覺也很靈敏.比如我就是這樣的人,每次在街道上走過的時候,就算在背後我也能感受到別人對著我指指點點,在窗戶後面說我帥."

木蘭更不想回答他了.

但是不知不覺間,她已經漸漸被洗腦了,也覺得天下大概沒有比夫君更帥的男人了.

沈浪正色道:"我覺得田橫沒有死,但卻沒有證據,僅僅只是直覺."

木蘭道:"夫君,金晦是一個非常嚴謹的人."

確實,金晦很嚴謹,他說的每一句話都很負責任的.

沈浪道:"所以我才會疑惑.一個非常逼真的替身可遇而不可求,田橫這個級別的人物還沒有能力尋找到和自己極其相似的替身."

"金晦親眼看著他跪在堂下,親眼看著他撞向柱子而死.而且他撞死前的那一番對白,確實充滿了悲憤之情,金晦說這種情緒很難作假."

木蘭道:"夫君,你覺得田橫死得不合理嗎?"

沈浪道:"如果我是張晉,一定會當機立斷將田橫秘密處死.因為沈十三落入我們手中,田橫的滔天罪行也全部在我們掌握之中,里面有些罪行關系到許多大人物,一旦爆開後果根本無法承受."

"而只要田橫一死,這一切都一了百了."沈浪繼續道:"所以,殺死田橫是應該的.但絕對不該公開審判,公開處死,完全可以制造田橫在監獄中自殺的假象."

木蘭道:"城主府是可以判處一個犯人死刑,但卻要通過總督府的核實,一來一回起碼要十天半個月時間,所以想要田橫速死,就只能他自己自殺."

沈浪道:"田橫可以被自殺,但是眾目睽睽之下自殺,非常不合理,就仿佛專門死給……我們看的一樣."

緊接著,沈浪道:"娘子,田橫的尸體還在嗎?"

木蘭道:"我帶你去看."

然後,木蘭再一次將沈浪提到馬背上,朝著玄武城飛馳而去.

……

沈浪還是晚了一步.

田橫的尸體被燒了,成為了一具焦炭,完全分辨不出.

沈浪凝聚雙眼,用X光掃視這具被燒焦的身體.

尤其掃描他肺部的位置.

田橫肺部是有一根針的,之前沈浪見過的.

就算尸體被燒焦了,這根針也應該在體內,沈浪的X光眼可以輕而易舉掃描到.

很快,沈浪竟然真的掃描到了一根細細的銀針.

牛逼啊,竟然偽裝到了這麼細微的地步!

但是只怕田橫也不知道,他肺部里面的那根銀針因為血管的壓迫,已經是彎的了.

而眼前這具尸體里面的銀針,卻是直的.

火辣妹子能夠將一個彎的人掰直嗎?不能!

火能讓一根彎的銀針掰直嗎?也不能!

所以這下子基本上真相大白了,田橫沒有死.

這個世界上,想要瞞過沈浪的眼睛不容易,想要瞞過他的心就更難了.

頓時,沈浪露出一絲冷笑道:"有意思,有意思!不過這樣也好,親手弄死總比間接弄死更有趣"

然後,他朝木蘭道:"娘子,我們好好准備一下吧,今天晚上會有一場真正的好戲上演."

"盡管好戲還沒有開始,但我已經看到了結局!"

"唉,有時候人太優秀了,也真是一種罪過."

木蘭忍無可忍,轉身走了.

沈浪看著妻子走路時候,扭動的腰臀曲線,眼眸一眯.

左右左,左右左.

夜黑風高殺人夜,今天晚上肯定特別有意思.

"娘子等等我,今天晚上又要辛苦你了.事情完了之後,為夫下面給你吃好嗎?"

……

玄武城的一間地下密室內.

徐芊芊手中拿著一張木頭面具,面具的凹面塗著強酸.

徐家在染料上非常專業,有很多地方都需要用到硫酸.

在一千多年前的中國古代,許多道士就已經制造出了原始粗糙的硫酸.

雄壯的田橫坐在椅子上,整個身體在微微顫抖,雙目充滿了刻骨的仇恨和殺氣.

他的弟弟死了!

田橫從小和弟弟相依為命,兩人在沛國的一個天龍鏢局長大,練武.

從小到大,弟弟都對田橫唯命是從,將他當成唯一的依靠.

兩個人是真正的形影不離.

三十歲的時候,田橫就獨當一面,成為鏢局的一個頭目,帶隊押運重要財物.

有一次,押運的東西實在太珍貴了,田橫真的無法抑制這股貪念,于是他就把所有的鏢師都殺了,帶著這筆財物逃之夭夭,遠遁幾千里來到了越國.

從那之後,兄弟二人改名換姓.

不僅如此,田橫的弟弟再也沒有在任何人面前露面,永遠生活在黑暗之中.

因為那樣,就會有兩個田橫.

就等于田橫擁有兩條命.

而現在,他的弟弟死了.

他的兩條命,丟掉了一條.

這讓田橫如何不痛恨,如何不殺氣騰騰.

"會有些疼,但能夠將你的面容徹底毀掉."徐芊芊道.

然後,她將塗滿硫酸的面具,猛地按在田橫的臉上.

瞬間,滋滋作響.

然而,田橫只是微微一抽搐.

沒有發出任何慘叫,甚至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來.

當一個人憤怒仇恨到了極致,是感受不到疼痛的,反而會有一種自虐一般的快感.

徐芊芊道:"從此之後,田橫這個人從世界上徹底消失了.很多事情你也方便去做了,比如……"

徐芊芊沒有說完,因為也不必說完.

然後,她直接轉身離去.

柳無岩城主在邊上道:"田橫,你現在就去?"

田橫咬牙切齒道:"沈浪害得我失去了弟弟,他報仇的時候從早到晚一天都不耽擱,我為何要等?"

他從椅子上猛地站起來,道:"他不是很愛他的父母和弟弟嗎?我也讓他嘗嘗失去親人的滋味,怎麼報仇才最過癮?當然是殺他全家!"

"我一刻鍾都等不了了,今天晚上就動手."田橫道:"城主大人,替罪羊准備好了嗎?"

柳無岩道:"早已經准備完畢."

田橫道:"宋毅?"

當然是宋毅,他就是最完美的替罪羊啊.

宋毅因為誣告沈浪,被判處流放礦場,終身苦役.

但他是民軍首領,是有武功的,中途逃跑回去殺沈浪全家,這很合理啊.

柳無岩道:"行,那我就在府中溫酒等著你回來喝."

田橫道:"用沈浪的家人鮮血入酒,痛快痛快."

他一拱手道:"大人,我這就去殺人了."

然後,帶著面具已經毀容的田橫,帶著滿腔的仇恨和殺氣,朝著沈浪的父母家而去.

今夜,注定鮮血漫天!

……

注:哥啊,賞幾張推薦票吧,拜托了!

上篇:第69章:公開審判!慘烈而死    下篇:第71章:慘絕人寰田橫!十八層地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