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72章:田橫慘死!打劫柳城主   
  
第72章:田橫慘死!打劫柳城主

g,更新快,無彈窗,!

田橫拼命嘶吼著.

悲傷嗎?是有一點.

不過,他的妻子是玄武城前黑衣幫主的女兒,他迎娶對方更多是為了利益.

這個兒子是他的親生骨肉,但從小疏于管教,已經完長歪了,廢物一個.

所以對妻子和兒子,他並沒有太深的感情,他真正痛愛的是另一個私生子,一個僅僅只有四歲的孩子.

孩子的母親是一個非常柔弱善良的女子,被田橫蹂躪之後生下了一個兒子,然後母子被秘密養了起來.

他所有的愛,都傾注在那個小兒子身上了.

甚至為了他的安全,田橫從來不公開去找這個女人,也幾乎不讓任何人知道這個小兒子的存在.

所以,對于親手殺死妻子和兒子田橫是有悲傷,但更多的是失敗的痛苦,那種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的痛苦.

多少次了?

他遇到沈浪之後,就從來沒有贏過.

一而再地輸,一而再地被踐踏啊.

這種痛苦簡直要讓人炸了.

剛才那種複仇的痛快有多過癮,現在就有多痛苦.

"我殺了你,我將你碎尸萬段,碎尸萬段……"田橫朝著沈浪瘋狂地沖了過來.

他什麼都不管了,就是要殺了沈浪,哪怕同歸于盡.

但是下一秒鍾.

他活生生止住了!

因為,他看到了一個柔弱的女人,抱著一個四歲多的小男孩.

這個孩子此時還在睡覺.

這個女人,是被他強爆,然後金屋藏嬌的女人.

一個柔弱善良得過分的女人.

這個孩子,就是他最疼愛的私生子.

沒有刀斧加身,沒有任何脅迫.

這個女人就抱著兒子,怯怯地站在邊上,望著田橫的目光還充滿了畏懼和恨意.

田橫痛苦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不知道是應該前進,還是應該後退!

而沈浪的後面,站著玄武伯爵府的十幾個高手,金木蘭就站在邊上.

田橫貪婪的目光落在兒子臉上,盡管他還在睡覺.

足足好一會兒,田橫猛地撕扯掉了臉上的面具,露出了被硫酸毀容的面孔.

應該很痛.

但是,他沒有任何反應.

此時的他,幾乎真正失去了痛覺.

然後,他平靜了下來,朝那個女子揮揮手道:"你帶著兒子到邊上去."

那個柔弱的女子聽話地抱著孩子躲到邊上黑暗處,田橫看不見她,他也看不見田橫的地方.

……

田橫安靜了下來.

他望著金木蘭道:"聽說金小姐武功超群,田橫想要領教一番."

金木蘭道:"請!"

田橫再一次舉起刀,渾身霸氣.

此時的他,才像是一個真正的江湖草莽,一方霸主.

此時的他,不再是權貴的走狗,而是一個武林高手.

"殺!"

田橫猛地一聲爆吼.

身形閃電一般沖出.

速度快,威猛絕倫,如同獅虎下山.

這是他的巔峰一擊,凝聚了他一身的武道造詣.

金木蘭玉足一彈,整個嬌軀如同燕子抄水一般,飛快掠過.

"叮!"

兩個身影,瞬間交錯,之後立刻分開.

金木蘭的身體一個美妙至極的回旋,又飄回到沈浪身邊.

然後,她輕輕地將寶劍插回劍鞘,劍刃依舊如水,沒有沾染任何血跡.

而田橫的身體,又猛地沖出了幾步,在沈浪面前三米的地方停了下來.

他先是低頭看了自己的刀.

"咔嚓……"他的戰刀直接斷裂開來.

再低頭看自己的胸口,一道細微之極的裂痕.

緊接著,鮮血從這個裂痕中狂湧而出.

田橫的胃,肝,肺部全部被切開了.

他無比辛苦地喘氣,一口又一口的鮮血,從嘴里湧出.

不知道為何,他的腦子開始回憶年輕時光.

但是他和弟弟被老鏢頭領養的那段日子.

因為練武出錯,寒冬臘月,兩個人光著身子跪在雪地中.

十七歲,他無意中看到鏢局大小姐露出的一段腰身,然後他開始覺醒了,僅僅這段腰身畫面讓他擼了半年.

多麼美好的時光啊.

如果當初不是因為對押運的那一箱子寶物起了貪念,就不會殺死鏢局的弟兄們,就不會和弟弟亡命天涯.

之後的一切,就都不會發生.

或許,此時他和弟弟依舊在鏢局里面,娶一個本分潑辣的鏢局女子過一輩子.

後悔嗎?

或許還談不上.

只是真的很傷感啊.

……

沈浪在他面前蹲了下來,道:"田橫,你要給我一些什麼呢?我不能和你白白為敵一場,耗費了那麼多心血才弄死你,臨死之前你總要給我一點什麼啊."

這話一出,本來快死的田橫幾乎要被氣活過來.

媽的,我田橫的命就那麼賤嗎?

你這個小白臉贏了,我明明要死了,你卻還說太辛苦,你幾乎是躺著贏啊.

你就不能對我這個即將死去的失敗者有一點點尊重?

沈浪道:"我之所以把你的小兒子找來,並不是要讓你上演什麼幡然悔悟或者臨死之前痛悔的戲碼.我……只是要你交出一些什麼."

田橫沙啞道:"你,你要用我小兒子的性命威脅我?"

"不,我不像你,我還有人性."沈浪淡淡道:"只不過你若答應了我,我以後會照顧他."

田橫哭了,眼淚洶湧而出.

"沈浪,我操你媽!"田橫罵出這句話的時候,充滿了悲傷.

"說吧,不要掙紮了."沈浪淡淡道:"再不說,你可就要死了."

"沈浪,我日你媽."田橫更加破口大罵,嘴里不斷噴血道:"白雪山莊左側院子地窖內,是柳無岩的秘密藏金庫,我這些年賄賂他的金幣,大部分都放在那里了."

沈浪道:"就這些?難道就沒有別的東西想要告訴我的?比如柳無岩的罪證之類的?"

田橫大罵道:"這些文官都是奸賊,都和你一樣王八蛋,粘上毛比猴還要精,你覺得他會有什麼致命把柄落在我手中嗎?你又有什麼把柄在我手里啊,唯一一個把柄還是陷阱,把我坑死了……"

沈浪想了想,點頭道:"有道理,既然你再沒有什麼東西要給我的,那就安心死吧!"

"我……我艹……"田橫一聲怒罵.

然後,後仰倒地死去!

他以為自己可以瞑目的,但是……真的做不到.

他就想要死得壯烈一些啊,但連這點心願都不能滿足.

沈浪,你這個王八蛋.

沈浪看著田橫死不瞑目的尸體,心中一陣冷笑.

敵人臨死前,你和他演繹一出惺惺相惜一笑泯恩仇的戲碼?

別開玩笑了.

既然選擇為敵,那就敵對到底,哪怕敵人已經死了,也要踩上一腳!

沈浪道:"把他人頭割下來,用最好的盒子裝起來,送去給我們的張晉大人和城主大人."

金晦一愕,點頭道:"是!"

沈浪道:"事不宜遲,我們立刻去白雪山莊,去發一筆橫財."

然後,沈浪迫不及待帶著伯爵府的幾十人,朝著白雪山莊飛馳而去,挖金幣這種事情他最喜歡了.

……

白雪山莊是柳無岩城主的秘密產業,他派遣了十來個武士守在這里.

這些守衛,輕而易舉就被拿下了.

沈浪打開了山莊的秘密地下金庫,看著前面一箱又一箱的金幣,不由得發出感歎.

"娘子,這一屆貪官不行啊."

沈浪一邊數這些金幣,一邊吐槽.

柳無岩你這個城主怎麼當的,三年了啊,才攢下這麼點金幣?

總共就一萬三千多金幣.

害我以為要發大財了.

不應該啊,田橫每年上供給許文昭的金幣就有六七千啊.

木蘭道:"柳無岩也需要上供的,大頭都拿去賄賂上官了,剩下這些錢已經是柳無岩幾乎全部身家了."

有道理.

對于一個百年貴族而言,這筆錢是不多.

但對于一個官員來說,這筆錢已經算是巨資了.

這麼說吧,就算柳無岩現在退休了,拿著這筆錢也依舊可以過上奢靡的日子.

換算成人民幣的話,也好幾千萬了.

所以完全可以想象,柳無岩一旦失去這筆金幣,會是何等痛苦啊?

木蘭道:"加上許文昭抄來的那筆金幣,已經大大緩解伯爵府的經濟危機了."

沈浪道:"娘子,我們伯爵府很缺錢嗎?"

木蘭點了點頭道:"很缺,無比的缺."

何止是缺?

失去金山島四十年後,玄武伯爵府每年都在虧空,幾十年累積下來的虧空完全是天文數字.

許文昭不是一直想要知道玄武伯爵府秘密金庫還有多少錢嗎?

是負數!

因為上一代玄武伯爵太豪爽了,欠下了巨額債務.

這些年金卓每年都在償還債務,伯爵府的經濟狀況時刻都處于緊繃狀態.

只不過這是絕密,除了木蘭和伯爵大人之外,沒有人知道.

如今沈浪為伯爵府弄到這兩筆金幣,真的是大解燃眉之急.

將柳無岩的秘密金庫洗劫一空,要離開的時候,沈浪忽然道:"慢著,我們就這樣把柳無岩城主的金庫全部搶光了,啥也沒留下來,這不合適,也不人道."

木蘭一愕,夫君這又是要做什麼妖啊.

沈浪拿出了一張紙,找了一塊木炭,用左手在白紙上歪歪扭扭寫道.

"打劫金幣者,不是沈浪!"

……

注:急需推薦票呀,拜托大佬們恩賞,拜托!

上篇:第71章:慘絕人寰田橫!十八層地獄    下篇:第73章:城主要吐血!沈浪木蘭愛如潮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