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84章:趕盡殺絕啊!太慘了!   
  
第84章:趕盡殺絕啊!太慘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在場一二百名書生瞬間全部呆了.

這大晚上的,天已經不那麼熱了,但許多人的冷汗還是不斷爆出.

那邊的鄧先還在表演,捶胸頓足道:"為了宣揚國君的新政,我鄧倫幾乎傾家蕩產印了幾千本《新政詔書》,我這是愛國啊."

"沒有想到一把火全部燒了啊,我要告狀,我要去城主府,太守府,總督府告你們."

汪世明感覺到了致命的危險,害怕得讓人無法呼吸啊.

他渾身顫抖道:"有陰謀,這里面一定有陰謀.被燒掉的這些書,肯定不是《新政詔書》."

他還真的猜對了,真正的新政詔書就只有一包而已,剩下的都是一些賣不出去的庫存垃圾書而已.

但是,其余書都已經燒掉了啊.

這一包《新政詔書》也燒掉了一部分.

鄧先厲聲道:"在場幾千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啊,你們燒得明明是《新政詔書》."

走狗汪世明道:"瞎說,我們燒的那幾十包書外面的油紙上明明寫著《金/瓶/梅之風月無邊》."

鄧先幽幽道:"你睜著眼睛說瞎話啊."

然後,他把一張包裝的大油紙遞了過來.

上面明明白白寫著新政詔書四個字,哪里有金/瓶/梅之風月無邊啊?

汪世明頓時呆了.

這……這見鬼了嗎?

剛才那些包裝油紙上明明寫的是金/瓶/梅之風月無邊啊,根本沒有新政詔書這四個字啊.

這,這是怎麼回事啊?

這里面的原因根本就不需要解釋了.

有些東西被火一烤,顏色就消失了.

而用有些東西寫的字本來看不見,但是被火一烤就顯現出來了.

對于沈浪而言,完全是雕蟲小技啊.

此時,一個玉樹臨風,卓然不群的身影走了出來.

祝文華目光一縮.

原來操縱這一切陰謀的人是你啊,沈浪!

沈浪緩緩道:"你們焚燒國君的《新政詔書》,這是心存不滿,意圖謀反啊!"

走狗汪世明身體猛地一顫.

沈浪道:"主簿大人,公然對抗國君新政,這該當何罪啊?"

因為怕事情鬧大,所以李芳城主派了一百多名士兵過來鎮守秩序,帶頭的便是主簿宋敏.

這位主簿同樣非常年輕,只有三十歲,也是舉人出身.

見到沈浪問話,他走出來道:"剝奪一切功名,杖責三十,流放南天島."

這話一出,眾多鬧事的書生幾乎要嚇尿了.

當然,里面大多數書生都沒有什麼功名,也無可剝奪,但是杖責三十太可怕了,他們細皮嫩肉的真會被打得半死的.

而流放南天島就更嚇人了.

那個鬼地方孤懸海外,完全和文明社會隔絕,除了野人之外幾乎啥也沒有,而且充滿瘴氣和野獸.

流放到那里,基本上也就是死路一條了,活不過三五年的.

就算不被野獸咬死,也會被那些野人……干死啊.

之前鬧事凶如狼,現在出事慫如狗.

這便是這群書生的真實寫照.

每一個人嚇得如同鵪鶉一般.

沈浪大聲道:"都呆著做什麼,這種事情肯定找帶頭的啊,檢舉有功啊."

這話一出.

近二百名書生先呆了一下,然後飛快後退幾步,和祝文華的幾個走狗劃清界限.

頓時,以汪世明為首的四大走狗,孤零零地凸顯了出來.

不知道為何,汪世明覺得非常冷.

……

沈浪上前幾步,來到汪世明的面前.

輕輕歎息一聲.

沈浪道:"好好的人不做,干嘛要做狗呢?"

"你又能比我好到哪里去?"汪世明顫聲道:"你也是出身貧寒,憑什麼你可以去權貴之家入贅,而我卻要吃糠咽菜?"

"就憑我帥啊."沈浪道:"你如果長得和我一樣帥的話,也可以舒舒服服地吃軟飯,享受榮華富貴.但是沒有辦法,誰讓你長得丑呢"

欺人太甚啊.

汪世明甚至忘記了害怕,只有滿腔的悲憤.

沈浪低聲道:"順便告訴你一句,今天的一切都是我設計的,就為了陷害你們.你還真是蠢啊,吃屎都沒有你那麼積極."

頓時,汪世明更加憤怒了.

滿腔的怒火焚燒著他的心靈和大腦,他此時只有一個念頭.

我想要弄死他,我要弄死眼前這個混蛋.

沈浪道:"我就是陷害你們了,我就是要斷你們生路,怎麼了?你能奈我何啊?"

他的聲音依舊很低,只有汪世明聽得見.

接著,沈浪道:"我知道你想打我,但是你不敢,有本事你打我啊.你打我啊,朝我胸口打,朝著我的心髒位置打."

一邊說,沈浪一邊拍著自己的胸膛.

"你打我呀?來打我呀!"

沈浪那副樣子,真是要讓人徹底失去理智的.

"靠,你馬上就要被流放的人,還有什麼可畏懼的?當然有恩報恩,有仇報仇啊."

"你連打我一下都不敢,真是一條沒有出息的走狗.我要是你爹的話,肯定後悔將你射/出來."

這下子,汪世明真的忍不住了,恐懼和憤怒徹底奪去了他的理智.

猛地一拳,朝著沈浪胸口揍去.

"啊……"

緊接著,傳來一聲殺豬一樣的慘嚎.

不是沈浪的,而是汪世明的.

一陣劇痛,他的手仿佛要骨折了,鮮血淋漓.

沈浪,我艹你娘.

你不但往胸口塞鐵板,而且還是帶尖刺的鐵板.

十指連心,汪世明痛得都要抽搐了.

而沈浪此時擇臉色一變,寒聲道:"大膽汪世明,你竟敢打我?宋主簿你看到了啊,這個汪世明打我."

"我堂堂玄武伯爵府的姑爺,竟然平白無故被打了."

"你這是在打我嗎?你這是在打玄武伯爵府的臉."

"來人啊,來人!"

頓時,金晦和另外一名伯爵府高手上前.

"有刺客,有刺客……"沈浪大聲道:"有人要取我性命."

金晦上前,抓起汪世明的雙臂,手刀猛地斬下去.

"咔嚓……"

這條祝文華的走狗,雙臂骨折.

"啊……"

這下子,汪世明傳來的慘嚎,就已經無比淒厲了,痛得直接歪倒在地,不斷抽搐.

沈浪蹲了下來,看著悲慘的汪世明面無表情.

他淡淡道:"流放那是官方對你的懲罰,我私人的懲罰也還是要有的,從來沒有一個人招惹我了之後還能安然無恙."

接著,沈浪大聲道:"宋主簿,你看清楚了啊,我這完全是自我防衛啊,他打我在先的."

此時,蘭山城的主簿宋敏終于忍不住了.

他朝著邊上玄武伯爵府的一名武士道:"你們家姑爺,一直都是這樣無恥的嗎?"

那個武士仿佛沒有聽到一般.

開玩笑,他敢點頭嗎?不怕被姑爺記仇嗎?

但趁著沈浪背對他的時候,這個武士飛快點了點頭.

沈浪朝著汪世明等走狗道:"想要將功贖罪嗎?想要被輕判嗎?只要檢舉揭發就可以了,大聲告訴所有人,你們是受了誰的指使才來燒《新政詔書》的?是誰指使你們對抗新政的?"

這下子,祝文華沒法躲了.

蛇要一口,入骨三分.

你沈浪這是想要我死啊?

普通書生焚燒《新政詔書》,頂多就是流放,年少輕狂不懂事.

而你祝文華可是子爵府公子啊?

你對抗新政,那可就是居心叵測,意圖謀反了啊.

"沈浪,你不要血口噴人."祝文華厲聲道:"你玄武伯爵府至今仍舊不交出封地和兵權,你們才是對抗新政.而我蘭山子爵府,早就響應國君的號召,交出兵權和封地了."

"所以啊……"沈浪道:"你才心中不滿,煽動這些書生圍攻城主府,焚燒《新政詔書》.你蘭山子爵府還真是居心叵測啊,表面一套,暗地一套,意圖謀反的心思昭然若揭啊."

祝文華真的要昏厥過去了.

沈浪,你,你這個狗賊怎麼那麼狠毒呢?

我只是來燒你的書而已.

你不但要置我于死地,還要將我祝氏全族都拖下水啊.

就這麼點私人恩怨,你卻想殺我全家?

而悄然而至的李芳城主,也TM的被驚呆了.

沈姑爺,我只是試探一下你有幾分本事,你……你玩這麼狠?這麼絕?

什麼仇,什麼怨啊?

沈浪眼尖,立刻發現了這位城主大人.

"李芳城主,這可是謀反大案,若不查處,蘭山城危也!"

……

注:諸位衣食父母,還有推薦票給我不?拜了

上篇:第83章:智計無雙沈恩公!一擊絕殺    下篇:第85章:沈大聖你太牛逼了!收了神通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