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89章:插刀教主!沈浪殺人夜!   
  
第89章:插刀教主!沈浪殺人夜!

g,更新快,無彈窗,!

徐芊芊直接被一個耳光打蒙了.

而徐光允在邊上,沒有阻止,沒有喝罵,就好像沒有看見一般.

打完這一道耳光之後,張晉心中有點後悔了.

不是因為打了徐芊芊而心疼的後悔.

當一個男人主動打女人的時候,也就是他處于最無能的時候,只能拿自己的女人泄憤.

而他張晉,是堂堂太守之子,怎麼可以顯得無能.

徐芊芊沒有任何解釋.

比如我和祝文華是清白的之類,她只是望著張晉,沒有出聲.

因為不需要解釋,張晉對這個未婚妻是足夠了解的.

不是她有多麼的冰清玉潔,而是因為沒有拿到足夠的利益,她根本不舍得付出自己身體任何一部分,哪怕是一個吻,更何況是那層保鮮膜.

"你們當時為什麼不殺了那個畜生?為什麼不殺了他?"張晉只能找到這個理由.

總不能說你們為何要得罪那個畜生,因為得罪是在所難免的.

徐芊芊冷聲道:"張公子,當你的未婚妻受到傷害的時候,難道你只會對著她泄憤嗎?別的事情什麼也做不了?"

這是徐芊芊第一次對張晉這樣說話,平常任何時候她都是溫柔的,望向張晉的目光也充滿了仰慕.

張晉猛地一拳.

直接將牆壁砸出了一個坑.

"真的後悔,當時沒有弄死那個畜生啊."張晉咬牙切齒道:"當時為什麼不直接弄死啊."

徐芊芊沒有說話,只是端來了一杯茶遞給張晉,然後用絲帕輕輕擦拭張晉的手背.

這個動作如同一縷春風,吹過張晉的心.

張晉道:"我去找父親."

言下之意非常明白,動用政治的權力封殺沈浪的這本書.

然後,張晉用最快的速度,騎馬前往怒江郡城.

……

在太守府的書房內,張晉又看到了沈浪的這本《金/瓶/梅之風月無邊》.

"寫得真好……"張翀歎息道:"真是才華橫溢啊,完全不似一個年輕人寫得出來的,厲害啊!"

張晉剛剛進入,心口就活生生被捅了一刀.

這位太守仿佛半點都不生氣,竟是看得津津有味.

見到兒子怒氣沖沖進來,張翀拿起毛筆開始寫字.

張晉本以為父親會寫一個靜,但沒有想到寫的是一個殺.

這個殺很內斂,鋒芒都隱藏了起來,但是力透紙背,讓人隱隱感覺到陰冷的殺意.

"你是讓我過來徹底封禁了這本書?"張翀道.

"是."張晉道.

張翀道:"想要禁售這本書不難,將那個書商鄧先抓起來便可."

鄧先其實是有背景的,他是陽武郡太守小妾的哥哥.

但張翀真的要抓人,對方也擋不住.

張翀繼續道:"不僅在怒江郡,就算在整個天南行省封殺沈浪的這本書也能做到."

他確實可以做到,只要去總督府找祝戎大人說一句便可.

如今的張翀是祝系麾下的一員大將,而且還是先鋒官,他說的一句話,祝戎大都督還是要認真對待的.

"但是……"張翀道:"我不會那樣做的."

張晉道:"為什麼?"

張翀道:"你知道什麼書最火嗎?"

張晉心中知道答案,但實在被憤怒占據了頭腦.

"禁書."張翀道:"你越禁,它越火."

這位太守大人說出了真理.

"想要徹底滅掉這本書的風潮,唯一的辦法是沈浪死."張翀道:"但想要沈浪死,就必須先滅掉玄武伯爵府,這就回歸到了核心問題之上."

張晉道:"難道就任由這個畜生這樣玷汙徐芊芊的名聲?那我們張家豈不是成為了笑柄?"

張翀道:"你娶的是徐芊芊,還是徐家的錢?"

當然是徐家的錢,但張晉還無法坦然回答出這個問題.

"難道我們張家不需要名聲嗎?"張晉問道.

張翀道:"我是一個酷吏,是國君手中的一把刀.我又不做千古名臣,又不做什麼賢臣,我要那麼好的名聲做什麼?"

果然厲害的人物都是相似的,張翀大人頗有浪爺知己的味道啊.

這話,又直中了核心.

很多人說讀書人掌握了筆,就掌握了曆史,就讓很多人遺臭萬年.

比如說《楊家將》里面的那個龐太師.

人家龐籍雖然談不上是一代賢臣,但好歹也是一代名臣,哪里是什麼大奸臣了?

但是……

人家龐籍在乎嗎?

遺臭萬年分為兩種.

第一種是幾乎永久性,深層次的,比如秦檜和汪兆銘.

第二種是表面性的,比如龐太師.

"不要讓憤怒占據你的頭腦,從而失去了理智."張翀道:"我們的目標始終只有一個,如何擊敗玄武伯爵府,如何讓這個百年貴族徹底消失."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到時候沈浪這個蒼蠅自然就被碾死了.

"回去吧,就當作什麼都沒有發生."張翀淡淡道:"沈浪要得意就讓他得意,對玄武伯爵府的致命攻擊就要開始了,也正好驗證一下沈浪的貨色,看他是小聰明還是大智慧."

張晉站定原處不動.

張翀忽然道:"你打了徐芊芊了?"

張晉一愕,父親連這個都能猜到?

"讓人看輕你了."張翀道:"回去之後,好好表現吧."

忽然,張晉問道:"父親,我們究竟缺了多少錢?"

張翀淡淡道:"十萬金幣."

張晉道:"運作一個豔州下都督,竟然要十萬金幣嗎?等父親你滅了玄武伯爵府之後,功勞早就夠了啊,祝氏酬功也要為您弄到這個位置,為何還要錢去買?"

張翀猛地一拍桌子,厲聲道:"胡說八道什麼?"

"豔州下都督的位置何等重要?是金錢能夠衡量的嗎?"張翀道:"我們用這十萬金幣不是去運作這個官職,更加不是買官,只是用來堵住反對者的口而已,只是讓那些人不要出來壞事而已,難道這筆錢也要讓祝總督出嗎?"

張晉立刻躬身拜下道:"孩兒愚鈍."

"趕緊回去."張翀道:"你和徐芊芊的訂婚禮就在玄武城我們的老宅舉行."

"是!"張晉道.

張翀道:"你給我記住,你的訂婚宴就是一場政治戲,是新政派對玄武伯爵府的進攻前奏和預演."

張晉躬身道:"孩兒知道里面的分量."

張翀道:"辦好這次訂婚禮,務必營造出四面八方圍攻玄武伯爵府的氛圍.眼界放高一點,不要和沈浪這個人糾纏,永遠記住你的目標,玄武伯爵府."

"是!"

四面八方圍攻伯爵府!

……

沈浪的院子內.

他又站在半米高的凳子上,在牆壁上寫下了兩個新仇人的名字.

祝蘭亭,祝文華.

"娘子,我明明已經很努力了,但為何這牆壁上仇人的名字不減反增啊."沈浪幽怨道:"好不容易去掉了一個田橫,現在又多出了兩個名字,這冤冤相報何時了啊?"

"我什麼時候才能結束這無休止的複仇,過上幸福快樂的日子啊."

這個時候,聰明的人就應該說.

夫君,為何仇人的名字越來越多?難道你心中就沒數嗎?

就你那睚眦必報的性格,這輩子都報不完仇吧.

你瞅啥?瞅你咋地?結仇了!

你竟敢看不起我?你竟敢罵我?結仇了.

你雖然嘴里沒有在罵我,但是我覺得你心中在罵我.結仇了.

但是木蘭迷人一笑道:"夫君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

沈浪一咧嘴.

娘子,你別這麼優秀啊.

這場男女愛情之戰,我不想輸啊.

我絕對不能先淪陷.

要淪陷,也是你先.

愛情是一場戰爭,誰先說出我愛你,誰就輸.

寫完新仇人的名字後.

沈浪從凳子上下來,嘴里用口技響起了某種音樂.

一段看似輕快,實則肅殺的音樂.

這就是《權力的游戲》里面,瑟曦太後用野火炸毀大教堂,把七神教的大小麻雀,小玫瑰王後,高廷公爵,還有無數的權貴全部炸死時候的配樂.

木蘭聽著這段音樂道:"夫君,這音樂有種山雨欲來的感覺."

沈浪拿起一個絲巾,輕輕擦拭自己的雙手.

"娘子,今天晚上就要出席張晉和徐芊芊的訂婚宴了."

木蘭:"嗯."

"所以,今晚我要殺人了."

木蘭一愕,夫君你殺人?用什麼殺?難道是把敵人帥死嗎?

"對,是殺人."沈浪淡淡道:"不是想祝文華的那種打臉,而是真的殺人,從精神和肉體上徹底消滅的那種."

此時他難得沒有嬉皮笑臉,俊美無匹的面孔雖然帶著笑,但眼中是的殺氣.

"今天晚上的訂婚宴不是訂婚宴,而是一場戰斗預演."

"我要看誰敢跳出來,跳出來,就要死!"

……

注:眼巴巴望著諸位大大的口袋!拜票票,求票票.

謝謝瘋荔枝和茅台業的兩萬幣打賞.

上篇:第88章:慘不忍睹徐芊芊!打老婆了    下篇:第90章:真正牛逼沖天!好震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